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斗身法
    ,!

    消除了各方三十四种担虑之后,孙长空爽快应下了这个看似不易、实则要难上数以十倍的要命任务。方柔自然还是不依的,可自己的爹还有当时人都已经双双同意了,她还能怎么样?

    “孙长空,你要去也可以,不过你要和我比试一场,如果你能赢我,这个任务我不再和你抢,你要去我也不拦你。可如果你输了,哼哼,你就得听我的,让我替你前往。怎么样,敢不敢和我打这个赌?”

    听了方柔的提议,孙长空一开始的反应是拒绝的。首先,他不认为自己有本事打得过方柔。而且就算侥幸胜过对方,以她向来倔强的性格,肯定还会想出其它别的办法来为难自己,直到方柔获得胜利为止。说来说去,最后输的还是他孙长空。

    “好,那咱们找个地方比划比划吧!”

    方惜时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孙长空居然会答应柔儿的约战。在他看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比试能耐,还没动手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和女人争强好胜的男从早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输了啊!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哪个会和女人计较得失输赢?

    孙长空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为什么还会做呢?

    除非他有能让方柔输得心服口服的理由,可这小子能有什么妙计呢?方惜时也看不出,想不明。

    “嘿嘿,长空,你和我较量还真是明智之选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

    方柔的意思很明白,她不认为对方有能胜过自己的可能。现在的他处在转轮境的中期,比起沈万秋还要强上些许。而现在的孙长空只不过是灵感第三至多第五境的样子,和转轮境和有巨大的距离。更何况,她还有师父和爹爹的扶持,功法秘籍不知要比孙长空多出多少倍。而她的天赋有目共睹,整个初始大陆当中,天资能超越他的恐怕超不出双手之数。如此多的优势罗列起来,那就是一股不可撼动、不容挑战的恐怖力量。想赢她,除非日出西山,激瀑回溯,鸟雀池中游,豺豹天上飞才行。

    当然,这都是不可能的。

    “你修为比我高出那么多,我自然打不过去你。不过……”

    “不过什么,你想反悔?”方柔不安地问道。

    “我孙长空一言九鼎,岂有反悔之理。不过,我想通过别的方式来和你一较高下。而且,你还一定愿意和我比试。”

    孙长空故弄玄虚地迟迟不讲,只是坏笑着看方柔,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神采。

    “什么方法,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女工刺绣,比力举鼎。就算是投掷无击,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有什么能打倒我的方法,尽管说出来吧!”

    “我们比身法,看谁的速度更快!”

    孙长空此话一出,不单的方柔,就连方惜时也忍不住露出轻视之色。

    一个人的身法,是和他的修为息息相关的。除非是有秘法加持,不然即便修为只差一个级别,二者的身法也会有天壤之别,弱者处处受制,强者处处制人。孙长空明知道自己的修为比之方柔差了整整一大截,可仍是选择这种方法较量,要不就是孙长空有意输掉,要不就是他的脑袋被驴踢了。

    “哈哈,长空,我看你是昨天掉进井里摔坏了脑子。和我比身法、比速度。你知道我的外号吗?”

    “小……小魔头?”

    “滚,我说的是现在。”

    “大……大魔……”

    “停,我现在叫小飞仙。”要不是自己的父亲在场,她一定要把孙长空狠揍一顿,这“孙子”太欠打了。

    即使这样,方柔的脸还是忍不住给气红了。待在一边见证的方惜时有种让人在后心上捶了一闷拳的错觉,这家伙的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强大哩!

    “我的身法在飘渺云巅里可是上乘当中的佼佼者,就算是些修为较低的师父们也未必是我的对手。这能选择这个方法来一试长短,我实在佩服你的勇气。不过,你既然说了,也就没有收回的道理了。说吧,去哪较量?”

    如今的方柔已经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把孙长空甩掉,让他连自己的影儿都瞧不着。

    “你选吧!规则我定,怎么样?”

    “不用,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不是比慢,你绝对赢不了我。”

    “那翠群山行吗?”

    方柔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惊讶的表现,她也猜到了对方会选这种地势复杂、沿途坎坷的地方。

    虽然叫翠群山,但实际上那并一是座山,而是一处由无数怪石组成的石林。因为石头上长满了植被,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枚枚嫩绿的翡翠一般,景象相当秀丽。只不过,那个地方实属不太好走,一般人绝不会轻易去那,不然多半要跌跟头的。也好,这种地方对于身法也算是一次严苛的考验,所以方柔并没有反对,甚至有些欢喜。

    因为她终于可以替孙长空前去剿匪,这样她就不用担心对方遭遇不测了。可女人们的心思就是那么单纯,难道她去了眼前的两个男人就能高枕无忧了吗?

    因为有方惜时的帮助,两个转瞬之间便已来到了目的地。这里位于苍北仙苑东测,四下荒无人烟,偶尔会有几只飞禽走兽路过,但大多也不会在此逗留。这里实在太静了,静得让人有些不安。所以就算出来游玩,他们也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借着方柔分神的工夫,方惜时用心语对孙长空讲道:

    “我会暗中助你,你放心,先让柔儿出发。”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

    孙长空的回应令方惜时有些恼怒,一双星目立时变成两颗燃烧的烈日,差点将对方烤成灰烬。

    “爹,长空,你俩嘀咕什么呢,别想作弊啊!”

    孙长空将视线从掌门的身上移开,转身走向方柔的旁边,而后道:

    “从这边开始,一直向东,谁知第一个冲出翠群山,谁就是胜利者。怎么样,规则还算简单易懂吧!”

    “嗯,快别磨叽了,比完之后我还要去收拾行李呢!”

    看着方柔一脸天直灿漫的表情,孙长空微笑道:

    “你就这么确信自己能赢我?”

    方柔古怪地瞅着孙长空,摆出一副本应如此的态势,自信地答道:

    “当然!”

    “那好!预备~跑!”

    孙长空的发号声实在有些突然,方柔还没回过味来,他早已窜出数米开外,而且两者的距离还在拉大。

    “哼,我就先让你几米。爹,你看好了,别等一会他不认账!”

    说罢,方柔化身破空利箭,腾空而起,一直“射”出数十米之后才终于落到一块顽石之上,而后继教追赶孙长空的步伐。

    “长空的身法是不错,可和柔儿相比,还是弱了些。你啊你,千万别坑了我闺女啊!”

    对于孙长空拒绝自己援手的事情,方惜时并没有动怒。他只是有只不懂,对方何来的勇气,居然敢与方柔直面抗横。不知觉中,他突然想起了年少时的自己,只是因为年代久远,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了。好像,当年的自己也干过类似的鲁莽事情。

    是啊!年少谁不轻狂啊!

    孙长空的脚程很快,快得有些不像灵感境弟子的实力。他踏石,腾空,飞掠,着地,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他就好像地上的麻雀,轻巧地活跃在群石之间,好像这就是他的乐园一样,一举一行全都游刃有余,丝毫不费力。

    但在看后方的方柔,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与孙长空踏石的境界相比,她简直进入到了“目空一切”的境界。仿佛她脚下所踩的,就是普通的泥土一样,步长,步频全都一样,不因为石林的分布不同而变化。她不是在踏石,而是踏空。

    空空如也。

    她就那么在空中信步前行,甚至还有时间观察一下沿途的风景,欣赏周围的花草。她伸手撷下只桔梗,将它别在自己的头上。紫色的花瓣迎风摆动,甚至动人。

    孙长空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一美景,他仍在跑,亦或是在逃。也习惯了这种“逃亡”的感觉。他与命运是这样,与自己卑微的身位也是这样。人总不能是认命的,不然你就只能被所制。他要一飞冲天,就要“逃亡”,只逃亡才能令他摆脱现在的境遇,为人所不为,能人所不能。他很是享受这种感觉,他喜欢被人仰视的感觉。

    然而,命运又一次追到了。

    而且十分迅猛。

    方柔不想继续耽搁下去了,所以她要尽快结束这场无意思的比试。她先是以飘渺云巅的无上身法“飘渺云踪”几步赶上对方。又以苍北仙苑的惊天一跃超过孙长空,并落到百数开外的空间之中。她仍是悬空站立,这里的规则根本限制不了她的行动。在这位天时、地利、人和占全的应天之女看来,比试已经结束。

    可是孙长空为什么还不放弃。

    接着,怪象发生了。

    孙长空所在的空间当中升起一团烟焰,进而烟焰衍化成一双羽翼的样子,附着在他的后脊之上。

    不知怎的,方柔感觉孙长空的身体顿时高大了起来,连那原本佝偻着的脊梁也在此刻变得笔直。他好像见到一束光,一道奇迹的金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