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剿匪
    ,!

    借着微弱的灯光,三胖和方柔惊讶发现如今的孙长空长得格外白净,甚至还能看到点点反光,如今夜里的萤石一般,着实神奇。

    在井水的浸润之下,孙长空混身上下被水渍包裹,打湿的发丝披散在后方,看上去飒爽利落,又是凭添了几分帅气。

    “长空,你没事吧!”

    方柔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刚才孙长空还是一幅半死不活的模样,怎么转身的工夫就变得生龙活虎了。要不是自己的双眼出了问题,那就是见鬼了。她围着对方转了好几圈,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关键点。这一回,就连她这个见多识广的“交换生”也没了辄。

    “老孙,这下你总算喝饱了吧!”

    比起方柔,三胖的想法就简单多了。只要人没事就行,至于牛饮、干尸之类的异常状况,他可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看着两个表情截然相反的人,孙长空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一副茫然地回道:

    “我能有什么事,估计是梦游不小心掉进井里了吧!你们放心,快回去睡觉吧!”

    不由他们继续询问,孙长空懒洋洋地伸了伸腰,然后自顾自地走回房间,只留下两人在晚风中四眼相对。

    “三胖,你发现了吗?长空腰间上的割伤居然消失了!”

    依靠着过人的观察力,方柔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还是找到了诡异的地方。但三胖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像他们这种长年修道打坐的非凡之人,身体素质本就异于常人,就算自愈能力出奇强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居然,那些修行到极限的仙人一众,就算身首异处也能自如回复,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与这相比,孙长空那点皮肉上的把戏就真的拿不出来了。

    对于这个解释,方柔当然接受不了。她的修为要高于孙长空好几个层次,可也没能拥有这快速修复的神通。更何况,他的赤炼银鞭也不是凡兵俗铁,一般人受了它的害,没有个一年半载是绝对痊愈不了的,怎么孙长空中了招就跟没事人似的呢?

    带着无数疑问,方柔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孙长空的住所。

    回到房间的孙长空,赶紧把门插上,然后迅速脱掉上衣,来到镜子面前审视。

    “嘿,还真奇怪了,伤口什么时候好的,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是无二真经图的功劳?不对啊,之前参加晋级赛的时候怎么没有触发这种神通呢?还是说……”

    突然,孙长空想起前些日子遇到的兴浪兽,他还清晰记得自己如何染了一身热血,还有那种让人痛苦不堪的感觉。再联系自己口渴的症状,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是真是假,我一试便知~!”

    想到这,五指并拢,成利刃状,然后猛地向自己的左腕斩去,随即鲜血喷溅,洒了一地。然后他趁机将受伤的手臂伸入到之前被打翻、但还依旧残留着若干井水的水桶当中。在孙长空的注视当中,只见那道深可见骨的创口开始急速凝聚,外翻的血肉同时也慢慢闭合,最终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痕迹。

    “神了!”

    望着自己重获新生的手腕,孙长空激动地差点跳上房梁。不知怎的,才恢复不久的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刚刚那种莫名的干渴感再一次隐隐发作,吓得他赶紧坐在床上休息。

    “这速愈的能力好是好,可带来的负作用也是显然易见的。能寻到水源固然是好,可一旦运气差了,那还不得被活活渴死。”

    联想到自己掉入井中之前那副皮包骨的鬼相,孙长空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来,关于身体的异变,改天他还是应该多多请教一下兴浪兽再说。

    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出行多日的沈万秋居然回来了。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顺天镖局被劫镖的天大消息。听说,包括在陈家、天幕尊府在内的数大门派都在搜索劫匪和镖物的下落,只要有人可以提供有效地的相关信息,将会得到黄金万两,并可获得去往一些名门大派进修的资格。

    这样的奖赏实在过于诱人,俗话说重赏之下并有勇夫,各路豪杰侠寇相继加入到寻镖杀匪的行列当中。

    孙长空为了避免事端,尽量减少出行。三胖发现他一反常态的乖巧,还开玩笑问到是不是他抢了镖物,吓得孙长空半天没说出话来。

    “万秋,你这些日子去哪了?让我好找~”

    方惜时仍如往常一样,坐在大殿之上,处理着仙苑着诸多事宜。几天不见,他的样子竟是略显憔悴,好像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弟子回家省亲几日,没向掌门师父请示,还请您莫要怪罪。”

    “呵呵,亲情无价,可以理解。看来,你是见方柔归来被触动了思乡情节,所以才会回去的吧?”

    沈万秋哪里敢把自己去天幕尊府求援表舅的事情告诉给方惜时,所以他只能应着,脸上满是愧色。

    “哦,对了,镖物被劫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你表舅应该挺忙的吧!”

    本想就此蒙混过关,谁知方惜时居然神机妙算,对自己的去向了如指掌。这么说来,他对自己的目的也很清楚。一时间,沈万秋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你别害怕,能有背景在后面支持,那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但是,别忘了这里是根,我才是你的师父。”

    “是,是,弟子谨记。”

    这时,沈万秋的冷汗已经流下来,要不是方惜时先开口,现在的他就已经被吓爬了。

    “本来我这有个任务要让你独立去完成,可看你最近状态不好。这样吧,你去告诉柔儿,让她和孙长空一同来见我,我有事和他们交待。”

    沈万秋一边应着,就边向门外退去。他的脸上虽不表现,可心里却是一阵翻腾,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仙苑一哥的位置有些不稳了。

    “有个步非烟就已经够头痛的了,没想到现在又杀出来个孙长空。你啊你,我真后悔当时怎么没把你扼杀在摇篮里。”

    沈万秋心里追悔莫及,可事实已然如此。现在的他只能尽快提升的实力,这样才能捍卫自己不败的地位。

    “掌门,你叫我和长空有什么事啊?”

    没消一会饿,孙长空与方柔一前一后进入到大殿之上。可方柔是那种人未到声先至的活跃分子,所以看见的是前者,声音却是银铃的女子嗓音。

    “怎么样,进入到内门之后感觉还习惯吗?”

    “习惯,习惯得很。只是近些日子有些轻闲,并没有多少修行任务让我去完成,说起来我待得还真有些闷了。”

    “是吗?那好,我现在派去完成个任务,你敢去吗?”方惜时微笑地看着孙长空,一眼慈祥地说道。

    “只要是能力范围之内,弟子义不容辞。”

    “嗯,这样,在苍北仙苑以北三百里地外有一伙新出现的马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据传,这些人原是一批修行者,但因为门派倒闭于是就地落草为寇,作起了山大王。来往行人旅客闻风丧胆,无人不对他们害怕恐惧。所以,我想派你去剿灭了他们,还当地居民一个安宁。”

    “啊?我一个人?”

    “怎么?有问题吗?”

    “这……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吧!好歹那也是一群亡命之徒,不说他们各各身负修道成仙之术,就光是他们人多势重,我也干不过啊!”

    “这你可以放心。这才马贼事件惊扰的不光是我们工作苍北仙苑,飘渺云巅也受到了牵连。为了配合这次剿匪任务飘缈仙子也会派人前去。”

    “飘渺云巅?爹,我怎么不知道?”

    “是飘渺云巅,有问题吗?”

    “您的意思是这才和长空合作的是一群女人吗?这不行啊!”

    “哪里不行了?”方惜时眼中闪着金光,笑眯眯地问道。

    “这……就是不行啦!身为飘渺云巅的弟子,和师姐妹并肩做战是我的本分之事,请爹,不,请掌门让我代长空前去吧!”

    “那怎么行?此次任务凶险非常,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我就你一个宝贝女儿,怎么敢让你前去犯险?听爹的话,安心待在仙苑里,我保证会派其它弟子和孙长空一同前去,这样总行了吧~”

    其实,方惜时并不是真的想让孙长空单独一人赴约。他只不过是想通过这个事情来试探一下自己女儿对孙长空到底有多少意思。说实话,他并不怎么看好自己这个未来女婿。

    凭方惜时在初始大陆的影响力,他完全可以将方柔嫁给个一方豪绅,或是某门某派的继承者,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自己的爱徒、年轻翘楚沈万秋,怎么就非得把她送给那个一事无成、毫无背景的穷小子。

    所以,他这次让孙长空前去剿匪,就是想看看这个博得自己宝贝女儿芳心的男子到底有多少斤两。

    孙长空能够平安回来也就罢了;如果万一回不来,正好可以断了自己女儿的情锁,也可以为其另觅佳偶。

    但这一切的切,同样也被孙长空洞悉了。所以他爽快地应下了这个任务。

    “弟子尊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