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男子与猛兽
    ,!

    孙长空一飞就出了百十来里,一直到了碧波潭附近这才落地。在看现在的他,满身大汗不说,脸色煞白一片,嘴唇发干皴裂,整得好像大病初愈似的。

    “嘿……嘿嘿,追老子,你们还嫩点~”

    别看烟羽功能单一,可这消耗可真够吓人的。根据他粗略估计,短短一个时辰的飞行,几乎用尽了他身上九成的灵气。要是这还不够脱离追击的话,恐怕他就真的危险了。

    收起招式的孙长空,缓步来到碧波潭前。恰逢圆月当空,精疲力竭的他坐在一块巨石上面,迎风开始休息。

    “夜里的晚风虽凉,可也是沁人心脾啊!这身上的气力还能恢复过来,脑袋反倒是清醒多了。”

    人是清醒了,可问题也随之而来。身边这个烫手的山芋该如何处理。

    首先完璧归赵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自己杀了天幕尊府的弟子,而且还是精英弟子(从修为上判断),不说自己的出现将会引起物主人、镖局与天幕尊府的血拼,自己也会被后者视为大敌,弄不死他才怪。

    可如果将镖物就这么上缴,孙长空又有些不甘心。好歹,这也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夺来的,给了上头,非但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以后人家追究下来,苑里还有可能出卖自己,以求两家相安无事。思前想后,这东西是万万不能见过的了。

    “哼,是福不是祸,是祸老子也照样过。东西已经在我手上,想让我再吐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孙长空看着身旁依旧泛光的木匣,眼神当中随即放射出了一股狠色。就连自己都已经感觉到,这些日子以来发生他身上的变化,他变得有些市侩,变得有些自私。十年前的他,会毫不犹豫地将无二真经图的秘密分享给三胖和方柔,可现在的孙长空绝不会了。

    晚风吹拂,寒光撩拨着他的发梢,碧波潭倒映出那张冷俊的面庞。接着,他缓缓打开木匣,只是抖了下手腕,那柄不知名的兵器便坠入到潭水之中,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最凶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就先在这里待些时日吧!等风声过了,我再回来取你!”

    语毕,孙长空把手中的木匣高高抛入空中,随即挥出一掌将其轰成了粉末,算作是最后的毁尸灭迹。

    可是事情并没有就这么完事。尤其是在他把木匣销毁之后。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因为潭水沸腾了。

    不只是潭水,好像整个碧波潭都在此时此刻变得活跃起来。孙长空脚下所站的巨石左右摇摆,长在周围的草木也在瑟瑟发抖;就连原本已经安歇的昆虫鸟兽,也被从梦中惊醒,吓得四处逃窜。

    孙长空的第一反应也是逃,只不过他没有它们逃得快,逃得妙而已。他没有虫豸那样微小的身材,也没有虎豹那样迅猛的速度。好在,他还有一双翅膀,能够像鹰隼一样飞入空中。孙长空有些得意,因为他比那些一般的鸟类飞得快,飞得高。

    可他还是有些晚了,还是应该说危机到的太快了。

    当孙长空确认自己到达安全高度的时候,他突然发觉头顶上的月光竟被完全遮住了。好端端的夜空,哪里来的阴云?

    原本,那是一道烟影。

    这也是孙长空抬头看过之后才发现的。

    再然后,他就真的绝望了。如同山一样巍峨的身影,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可怕生物?最起码活了二十来年,他是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也许,他只是在儿时的神话传说中听过那么两耳朵,这难道就是故事当中据说拥有垂天之云般双翼的巨兽鲲鹏吗?

    望着那只大如花坛的眼睛,孙长空几乎忘记了呼吸,甚至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暗中闪着淡淡银光的兽鳞一望无际,眼下的世界似是被这妖魔彻底占据了。

    二者就这么对峙了一秒左右,直到一滴滚烫如同热油的液体落在眉心,孙长空这才回过神来,伸手一擦,凑到近处一看,微微的清香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以及淡淡的甘甜随即飘入鼻中,略像龙涎香,却要比之还要沁人心扉,醒脑提神。

    这是血!

    孙长空的反应有点迟钝,因为他的精力已经几乎耗尽了。接连的奇事怪事以及战事令他的精神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不知道一直支持着自己不倒的信念是什么。也许就是简单的求生**吧!

    “是你扔的武器?”

    突然,一道灵异的声音传入到孙长空的脑海当中。那是一种极其沙哑、带有浓郁古老气息的嗓音。声音低沉到令人心悸,余音幽长得又钻入脑髓。一般人就单是听这么一声呼唤,恐怕三魂也要丢个一二了。

    “是我!”

    “快!快帮我拔除它!我的精元快要被它吸尽了!”

    听罢,孙长空这才抬头看向上空,只见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四丈的位置处,有一突起在幽幽地发光,定睛一瞧,正是他丢入潭中的兵器。

    千算万算,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柄怪兵居然不偏不倚正巧戳中了那只巨大水怪,之前那滴血迹就是伤口当中渗出来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兵器的光芒愈加强盛,只几息的工夫便有灯盏那么亮了。再这么下去,这家伙要把周围所有活物全都惊醒了。

    “奶奶的,我今天直是疯了!”

    烟羽振空,孙长空瞬间向上跃起数丈之高,刚好来到患处跟前。伸手一握柄端,一股刺入骨子当中的剧痛袭中脑中。怪兵再次生出铁刺,将那才刚止血的手掌再次撕破。只是这一回,铁刺的攻击又狠毒了不知多少分,他只觉得右掌掌心经脉尽断,血肉横飞,其中森白的掌骨暴露在外,极其恐怖。

    “给钱出来!”

    这时,孙长空的右手已经由于失血过多而使不上力气,好在他的手指已经固定在了锷上,这才不至于脱手。于是,他借着完好的左手,通过残废的右手,将那柄邪门的兵器从巨兽的体内一点点拽出来。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哀鸣,数之不尽的血液喷洒在孙长空的身体上,超高的温度令他如同浸泡在铁水当中,使其当场昏死过去。而那道贯穿天地的身影也在之后迅速缩小,最后完全消失在孙长空的视野当中。

    下坠的途中,他仿佛看到一道修长的人影,伫立在月光之下。

    冰凉的潭水不断击打着孙长空的面庞,半拉身子泡在水中,另一边身体瘫倒在岸上,不知是浪给他送上来的,还是他自己爬上来的。他的手与那件邪兵似乎长在了一起,血污将两者紧紧地边接起来,即便外力再怎么强大也无法将它们分开。一向狂燥不安的古怪兵器现在也变得安分了,凌厉的寒光已经幻化成另一种湿润的,不再让人感到那般厌恶。

    不管怎么样,孙长空活下来了。

    虽然危机解除,可碧波潭中仍然十分动荡,一波接一波的浪花涌上岸边,将周围的花草树木悉数打湿。好在,最近天干物燥,这些绿荫早已是渴得不行,这场意外水患却是阴差阳错地拯救了它们。

    “哗~哗~”

    嘈杂的浪声终于将孙长空唤醒,在剧烈咳嗽将气道中潭水吐净之后,他这才恢复了神志。恍惚之间,他看到了一个白衣人昂首站立在不远的位置处。

    “你是那些人派来的追兵吗?”

    孙长空的话听来有些突兀,那人先是一怔,然后略带怒意地回道:

    “你说谁是追兵?”

    “呵呵,你别装了,你不是为了来夺这柄邪兵的吗?”

    说着,孙长空吃力地将手中的武器摇了两下,勉强地笑道。

    孙长空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令对方彻底失去了耐性。但见他那飘逸的身姿只在空中忽闪了两次,便已来到了对方的面前。他的脸色有些惨白,好像刚刚受过重伤似的,更奇怪的是,他的眉间居然有一条细长的伤口,伤口中不时淌出一些血水,着实有些吓人。

    看着那人的样貌,孙长空先是一愣,随即注意力停留在了那道伤口之上,紧接着他的嘴巴竟是猛地张开,险些要把自己的腮给撑破了。

    “你是那只巨兽!”

    别的不记得,但那只眼睛孙长空到死都不会忘却,冷酷,漠然,目空一切,深邃难测,看着那双如同烟洞一样的眼眸,孙长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你终于记起我了!”

    那人似是了了这一声最后的心愿,大大地舒了口气,而后他也像孙长空一样躺在水边,大口呼吸着身边的空气。

    好不容易才爬上岸的孙长空,来不及将气喘匀,四肢无力的他用肩膀支撑着地面,一点一点朝那人蹭去,直到两人几乎面对面时,这才停下来,充满愧疚说道:

    “对不住了兄台,是我不小心害了你,我也是被人一路追到了这里,请你多见谅。如果有我孙长空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那人偏过头来,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怒意,相反,那是一种感恩戴德的态度,让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别吓唬我,如果你真要报仇的话,那你也在我眉心来一下吧!反正,生生死死都走过来了,也不差这一回两的回的。来,痛快点!”

    孙长空一边叫喝着,一边用那只完整的手指着自己的眉心,强硬地说道:

    “来!朝这,不要犹豫,是个爷们就下手快点,别让我受太多的罪,反正横竖都是一刀,躲不过了。”

    那人看着几乎疯狂的孙长空,有些诧异,白衣人再次站起身来,被搞昏头的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喃喃道:“你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