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寻镖
    ,!

    天幕山山脚,两队人马不约而同地集结于此,个个全副武装,眼看一场旷日大战即将暴发。

    位于东侧的这一批是这里的东家,天幕尊府。只见他们个个身着烟色道装,紫冠青履,神采奕奕,令人不禁心生敬畏之意。

    可这些人比起那领头者,那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了。单瞧他一眼,你便会被他超然脱俗的样貌所震慑,真乃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虽长于尘世,却好似天生天养,混身上下被无上至盛的天地灵气环抱,一看就是个道行极高的大能。

    “天幕尊者,事情发生在你们的地盘上,怎么也得给我们陈家一个交待吧!”

    说话的人,声音虽略显稚嫩,显修为血量却是异常强大,就算比起他口中所提到的天幕尊者也不遑多让。此人正是陈家乃至天下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陈世杰。

    说起陈家,在这片大陆之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因为别的,单是坐镇其中的仙人就足以令整个初升大陆颤抖。仙人是谁,凌驾尘世,高居九霄之上的无上境界,随手就能将一个城市从世间抹除,这样的力量就算初升大陆上的所有高手一起出招,也未必能与之配敌。这样的对手,一般的门派惹得起吗?

    当然惹不起。但好在,天幕尊府并不是一般之类。虽说府内并没有仙之类的极致人物,但天尊地尊兄弟二人,修为非凡,且有先天秘法加身,配上天幕山四十二嗜杀血阵,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与仙人相抗横的不世神力。所以,孙家也不敢主动找麻烦。

    陈世杰身后,是三十六个赤胳大汉,手中各有两枚流星陨铁锤,杀伤力极强,寻常的修行者挨上一招就要小命不保了,要是将这三十六对、七十二枚流星锤吃个遍,恐怕要尸骨无存了。

    面对一个晚辈的叫嚣,那位尊者并没太过嗔怒,甚至还能面带微笑,谈笑自若。

    “陈家的少主能够亲临我府,那可真是我等的荣幸啊!不知陈老太爷最近身体可好?”

    “什么好不好的,他老人家早已臻至化境,不老不灭,要多好就有多好。你放心,就算你老死了老祖宗还活得好好的呢。”

    陈世杰的山蛮横无理让一些天幕尊府的弟子有些气不过了。其中不少已经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到前给这黄毛小子两耳光。

    “你们听好了,这可是陈家的少东家,见他就和见陈老仙人是一个意思。你们冒犯他,就等于和整个陈家做对,这么大的罪过,谁能担得起?”

    对于尊者的奉承,陈世杰听着还是很顺耳的。一时间,他竟忘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少主,镖,镖!”

    这时,一个手下附到孙世杰的耳边,小声提醒了几句,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尴尬的他轻轻咳了一声,这才继续道:

    “废话少说,今天顺天镖局押送的一件物品在你们的地界被抢了,不想受牵连的话就赶紧将东西给我找出来。不然,我们陈家兄弟定要让你们天幕尊府鸡犬不宁!”

    陈世杰本以为自己刚才的一番言辞怎么也能令那尊者心中震三震。谁知,对方非但没有恭敬如前,甚至一改慈眉善目的样子,一脸冷漠道:

    “陈少主,别怪老朽不识时务。你怎么羞辱在下全都无所谓,可如果你想动天幕尊府一根毫毛,就算拼了这条歹命,我也要你们陈家付出惨重的代价!”

    说罢,四周的树木岩石,甚至土地之中“噌噌噌”不知跳出多少烟衣弟子,一个个蒙面遮脸,通体都散发着浓郁的杀气。原来明面上的这些都是幌子,真正的杀招全都隐藏在暗地里。

    陈世杰挑眼这么一扫,其中与自己修为相仿的烟衣人就不下五个。这要是双方硬拼起来的话,他们陈家可要全要覆灭、一个也剩不下了。

    “呵呵,都说天幕尊府实力雄厚,不可小觑,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既然这样,晚辈也不再打扰,咱们有缘再见。”

    眼看对方转身要走,天幕尊者突然怒斥一声,吓得陈世杰和那三十六位大汉当时变了脸色。

    “陈少主,你就没忘记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世杰打量了下四周人的脸色,又看了看尊者含蓄难琢的笑意,静默了好大晌这才勉强笑道:“替我向天地双尊问好。”

    “哈哈哈哈,好好,你的问候我会带到的。陈少主还有事么,没事的话就早些回去吧!我们天幕尊府向来极少预备客房,如有不便,就请少主多多包涵了。”

    天幕尊者十分有“诚意”地行了一礼,随即大袖一挥,那些烟衣人“唰”地又都消失不见了,连点动静都没发出,好像根本就没来过一样。看到这一幕,陈世杰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有多么无知,险些就把小命葬送在这了。

    就这样,两波势力即将分离,突然,远处一道不名爆炸引起了双方的注意。

    “快去!”

    “快走!”

    陈世杰和天幕尊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号师令,才刚稍稍舒缓的气氛,又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对于劫镖的事情,天幕尊者是完全知情的。应该说,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就是他打听好镖车的运送路径,进而制定出进攻的路线。也是他授意一干弟子前去抢镖,其中便包括他的心腹弟子——霍英。

    对于这名弟子的实力,他是再了解不过的了。同等修为、相仿年纪的修行者,能够胜过他的寥寥无几,想要取他性命的,更是世间罕有。所以,对于这些自己安排的任务,他是十分有谱的。

    可奇怪的是,按理说中午前就可以完成的事情,为什么天烟了都没见到霍英的影子。难道是他出了什么意外不成?不,不可能,他对霍英有信心。

    果然不负期望,刚刚的那声爆炸就应该是霍英发生的信号吧?这么说,那小子已经得手了?

    无数的念头在天幕尊者头脑中闪过,他得意的有些失态,脸上满是与之气质不符的奸笑。

    当然,陈家一众也并不见是聋子傻子。尤其是陈世杰,这回他敢肯定镖物还在这附近。

    要说木匣内的东西,在场的这些人中,恐怕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了。要知道,这可是他怕老祖宗利用自己当然的一个人情,在遥远的南国得到的一件惊世宝贝。有了它,他陈世杰就真的可以俯瞰凡尘、藐视众生了。

    可陈家还是高看了自己,本以为倚仗自己在道上的势力和影响力,没有人敢从中染指,到后来,还是阴沟翻船了。

    不过,陈家的老祖宗并没有亲自干涉此事。在这帮“孩子”看来,那镖物或许是要命的东西,但在他眼中不过是件玩具罢了。一个老人家会因为一件玩具大动干戈吗?当然不会。所以这次出面的,只有孙世杰和他的保镖手下。

    虽然所选的道路不同,但双方的目的地是一致的。森林深处,一只犹如洪荒凶兽的恐怖气息正在蠢蠢欲动。

    孙长空看着眼前的一幕,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后背上不禁冒出一层冷汗。不因为别的,他手中的琳琅宝刀居然“受伤”了。

    琳琅宝刀倒底是什么实力,他孙长空不是不知道。可看着刀身上那道足有一寸来长的豁口,惊魂未定的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没有操作就能有这等威力,那这物件本身是有多么强悍的杀伤力啊!”

    喘匀了气之后,孙长空这才从地上坐了起来。只见之前的木匣跟前,插着一把非剑非刀、似戟似镗的古怪兵器。武器通体浸淫着一抹翡翠般的嫩绿,中心处却有着类似血管一样的红色刃纹。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纹路,却如同一条抽象的锁链般,将武器的封印其中,使其不能锋芒毕露。但即便这样,武器的威力仍是令人咋舌。

    “我了个乖乖,这是什么怪物,长得怎么跟个拉长的刺猬似的。这么多人不要命的抢,就是因为你。嘿嘿,不过现在你是我的了。”

    孙长空一边坏笑着,一边试探着接近那柄奇怪的武器。在确定对方再无攻击性之后,他这才舒了口气,伸手从地上将其拔起。

    然而,这一用力不要紧,光秃秃的握柄之上竟突生若干细小的铁刺,当时就把他的右手扎得鲜血直流。好在,这些铁刺个头很小,虽能伤皮,但动不了骨。只是,这么一来他又得休养几天了。

    被气歪嘴的孙长空一脚将那把“家伙”踢飞老远,本想发泄怒火的他,却又发现自己的靴子被挂了个大洞,一根脚指头在外面露着,样子相当无奈。

    “你大爷~”

    以防兵器再误伤自己,孙长空又不得不将那木匣拾了起来。顺带着,他还将那名天幕尊府的弟子就地埋了,省得留下后患。

    前后差不多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孙长空刚将兵器收入木匣当中,就发现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听声儿人数还不少。想来是刚刚的动静太大,惊扰了附近的人,惹得人家找上来了。

    “快快,就在这附近,给我仔细搜。”

    “你们慢慢找吧,大爷要走了,拜拜呗您~”

    孙长空转身朝后方疾撤,不曾想,追兵的速度过于快速,双方非但没有拉开距离,甚至还越来越近。

    “烟羽助我!”

    心念方生,一双漆烟的羽翼从孙长空的后背之上豁然出现,只是轻轻一振,他的整个身体便跃入了半空之中,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