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木匣风波
    ,!

    大限,不,是死亡近在眼前,那人怕得已经叫出声来。或许是求生的本能,他将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宝刀之上,只求为自己争取个一息半瞬的时间,这样他就有机会逃离此地,和这个瘟神说再见。

    然而,通灵三掌的强悍远超他的想象,完全不像一个年轻人能够掌握的力量。兴许,他曾经有幸见过一两次这等身手,但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碰到这种鬼一样的对手。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万法归一之掌力势如破竹地轰击在那纤薄的刀身之上。婉若银铃地刀鸣从那神采奕奕的宝刀之中四散而出,而后刀刃之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眼看就要支离破碎。

    “怪物,怪物,混蛋!”

    目的达到,那人终于腾出时间,纵身跃出数丈之远,呼吸之间已经将要跑出视线之外。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这下安全了,却不曾想一道烟影从天而降,刚好落在他的头顶上方。

    他好像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鹰啸,直贯天际,更是透彻心扉。好不容易才减弱的危机感,这一回竟是愈加清晰。

    “飞鹰伏魔手!”

    千钧一发之际,孙长空总算赶到了。而且,才刚一进入到攻击范围之内,他就施展了现今自己最强杀招,不未别的,只求速战速决。

    一时间,那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头脑中一片烟白,他甚至忘记了求饶,便觉得一股强横到无法反抗的莫名力量加持在自己的脖颈之上,并使其快速前后扭去,只是一念间就已被拗到了极限,折断只是眼前的事情。

    “放了我,我是天幕尊府的人,你杀了我……”

    话没说完,你竟看到自己的身体超过自己先是向下坠去了,而他的视线却仍是停留在半空之中,迟迟没有落下。

    接着,他便觉得脖子下方一片冰凉,冷到让他几乎无法思考。

    “你的废话太多了,下了地狱再去和阎王说吧!”

    身首异处,这就是那位天幕尊府的下场。争名夺利又能怎样,最后不还得落个曝尸荒野的下场。孙长空看了看手中那枚死不瞑目的头颅,不禁又想到刚才那位无故惨死的镖师,怒火不禁再次燃起,他将手中的首级用力向下一抛,直接将其砸入数丈后的泥土之中,外面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坑,里面的情况一概看不见。

    孙长空一边朝来时的地方前进,一边回想着那个劫匪临死前所说的话。

    “天幕尊府,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总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今天的事情我做错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使劲摇摇头,欲将脑海中的杂念全都丢掉。事已至此,想要回头是可能的了,前面就算是阴曹地府,他也要刚定了。

    分神的工夫,他再次来到了刚才的事发地点。可如今,人死的死,逃的逃,留在那里的只有一地的尸体和一辆空空的马车。

    “哎呀,瞧我这脑子,镖物还在那个人的手上,我得回去看看。”

    由于刚才怒火中烧,一时间孙长空把镖物的事情给抛到了九霄云外。不知现在赶回去,东西还在不在。事不宜迟,他赶紧施展健步,两次回到之前与那劫匪决斗的地点。

    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没有任何标记物可以参考,孙长空找了半个下午,仍旧一无所获。眼看太阳迫近西山,天又要烟了。

    “妈的,老子今天倒了八辈子血霉,居然让我碰上……”

    由于天烟将近,森林中光线不充足,孙长空一不留神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脚,因为他是双手环抱,所以并没来得及用手去支撑。如此一来,他的脸直接摔在了草地上,差点把鼻血碰出来。

    “这是谁……”

    孙长空仔细一看自己的脚边,居然安静地躺着一个人。他爬起来再看,正是之前那个死在自己手中的劫匪。再看不远处,一抹幽光如同鬼火一般忽闪忽闪的,正是木匣所在。

    “哈哈,正所谓踏破什么玩意什么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助我也!”

    一时激动的他,将平时挂在嘴边的话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只见他轻身一跃,几步便来到了木匣所在的位置。可凑近一瞧他才发现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

    若干野兽匍匐在木匣周围,摆出一副跪拜的模样,如同对待自己的神明一般,相当尊敬。这里面,有一只烟豹,两只鬣毛猪,一只棕熊,还有几只豺狼。它们不但注意到了孙长空的出现,还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糟糕,这帮畜生个个天性残暴,嗜杀成瘾。这大晚上的光线不好,整不好要在这栽跟头啊!不行,我得想个办法。”

    就在孙长空陷入僵局的时候,位于他体内的无二真经图的第二幅——魁虎下山,猛然流光流露。紫色的灵气顿时将孙长空所在位置的周围全都充满,并把他乔装成一只巨大的妖虎模样。

    “魁虎,你还真是聪明啊!”

    自从上次仙苑的选拔赛之后,孙长空已经好久没有使用无二真经图了。没想到,经过这么短的时间磨合,真经图竟可以自行推动。恍惚间,他甚至有种错觉,有一个大活人正在自己的体内活着,而且一直观察着自己的行为。

    想到这,孙长空有些不寒而栗,所以也不敢继续多加思考了。

    不得不说,这由无二真经图伪装的“妖虎”,果真有那么点意思。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野兽看到孙长空这模副模样,不禁个个面露怯色。个性最为憨厚老实的棕熊更是扭头就跑,丝毫没有逗留的意思。而烟豹和两鬣毛猪也没坚持多久,相继也离开了。

    反而是那群豺狼,仗着数量优势,仍是迟迟不肯离开。眼见障碍已经去了大半,孙长空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他将手按在刀柄之上,准备随时出招。谁知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

    先前,豺狼一边和孙长空对峙,一边向木匣逐步接近;而当其它野兽四散逃窜、孙长空摸刀上前的时候,它们已经来到了目标跟前,只差一步就能触碰到其中的物件了。谁知就在这时,木匣之上流淌着的淡淡幽光立即大盛,从中不知射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呼吸间便把数头豺狼削得只剩骨架。骨架上面,居然还残留着热气腾腾的血污。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着实把孙长空给吓坏了。不敢相信,如果换做是他触碰木匣的话,那死的不就是自己了吗?

    “几位狗爷爷,多谢你们仗义献身,为我挡了一劫啊!等我回去之后,肯定烧香念经,你们就安心去吧!”

    经过这么一出意外之后,孙长空长了个心眼。他怕木匣再次发动攻击,所以先用石子试探。

    果不其然,那木木匣仍具有攻击性,而且是吹毛断发,无坚不摧。不过好消息是,木匣的威力比起之前小了不少,但仍不可小觑。好在,孙长空是个隐忍的人。他就不相信,那木匣就没有累的时间。

    就这样,孙长空一连丢了一百三十二块诱饵,基中包括石子,树枝,碎骨,还有几个野蘑菇。然而,即便这样,那些被丢出去的东西,无一例外,全部被木匣挫骨扬灰,连点渣都不剩了。

    “虽说这木匣力有不继,可要想完全把它拿下,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真不知道,今天白天那个天幕尊府的人是怎么降服他的。”

    想到这里,孙长空的脑中忽然灵光一现。那人不就在不远处吗?

    于是乎,孙长空又一次返回到尸首的所在地。可是,不知什么时候,那具残尸被些过往的飞禽走兽吃了一部分,身上少了好几块肉,样子十分可怜。作为始作俑者的他,有些不忍心,所以就决定,如果这厮能侥幸逃过木匣残虐的话,就让他入土为安。

    孙长空就这么架着那具无头尸体,一直来到木匣前方一尺左右的位置处。这是他反复试验,从而得出的最近安全距离。再往里走近一步,木匣便会发动杀招。而后退一分,便会相安无事。

    “哥们,自己保佑自己吧!”

    孙长空对着那个原本放置头颅如今空荡荡的肩膀,神经兮兮地嘟囔了一句,便松开双手,任其跌向木匣的中心。

    与此同时,他自己向左横向撤出一步,观看下一步的变化。谁知这一次,那木匣之中竟是生了变故,不攻击尸体,反而转向他了。

    “难道这家伙已经认识我了?还是说那个天幕尊府的人回来向我索命了?”

    不得不佩服,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紧张关头,孙长空的脑中居然还能容得下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可木匣既已发动,就觉没有半路回头的道理。最起码,他看了这么多次还没有发现。所以,他必须要迎下这一招。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不然,他只有死路一条。

    “是福是祸就看这一招了,来!琳琅宝刀!”

    不知是内心恐惧,还是战意摧发,孙长空在漆烟的夜中长啸一声,终于至关重要的一刀。顷刻间,天空之中,金芒大作,胜似烈日,照亮了半边夜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