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劫镖
    ,!

    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本来还想就此离去,这么看来,他是想置身事外也不成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已至此,只能随机应变了。先看看再说~”

    这思量的工夫,那边双方已经交上手了。果然,这些镖师各各身怀绝技,且身子骨个比个的结实,就算没有学过功夫,这一拳头要是吃个整多半也好受不了。砂锅大的拳头被他们舞得呼呼直叫,煞有杀威灭气的意思。

    可前来劫镖的一干人等,也绝不是泛泛之辈。看他们虽是刀枪棍棒样样俱全,然而出手的套路都是缘于一家,想来同一师门出来的。这个年代,能够一次性训练出这么多高素质的打手可不容易,不知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好,镖爷这边眼看就要顶不住了,我是不是该出手帮一下。”

    看了有几十回合,孙长空对这群人的身手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除了那个带关的默哀蒙面人之外,其它的大多都是虾兵蟹将。也许他们对普通人来讲是噩梦,可在孙长空看来,这不过是些花拳绣腿罢了,构不成什么杀伤力。

    带头的劫镖人引刀直逼马车,镖师这边,一个年纪约莫有四十多岁、络腮胡须的中年人,提槊迎上,欲要拦下对方。谁知,那人手中竟是一柄名不见经传的神兵宝刀。刀刃砍在马槊之上,如同切瓜似的,后者应声折断。那镖师赶紧拾起残槊继续顽抗。但在神兵宝刀接连的蚕食之下,槊身一分为二,成了两截短棍。

    劫匪胜利在望,镖师以为自己小命不保,冷汗一下子打湿了后脊。可谁成想那人忽而抽走即将劈在镖师脸上的宝刀,折身直奔主题而去。不得不说,这一招声东击西运用的实在巧妙,众镖师将注意力都放到了老大的安危之上,全然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使命。

    “护镖。”

    虽是异口,却是同声。镖师们只恨自己不是长臂猿猴,不是鹰隼大鹏。眼见敌人抢先一步,马上就要将镖物夺去,一道烟影从天而降,霹雳乍现,当时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用猜也知道,来人正是之前一直躲在树上的孙长空。

    孙长空的出现实在过于突然,毫无预兆,致使那跟前的劫匪吓得差点跌落在地。就是这样,他的脚下还是没能免去打滑的命运,晃晃悠悠,勉强站住了。

    “你是谁,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大白天地吓唬老子。”

    瞅瞅了面前足比自己矮半截(此时的孙长空正站在马车上,所以比起待在地面上的众劫匪要高一些)劫匪,不禁冷哼一声,爱搭不理地回道:

    “按一般的剧情来讲,这么说的人,之后都是先死的。我看你,呵呵,也逃不过今天。”

    挨了孙长空这么一通嘲讽,那劫匪二话不说,手腕翻转,刀光四起,顷刻就使对方陷入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眼见杀招越来越近,刚刚才死里逃生的镖师再次揪起了心。

    “雕虫小技。”

    昨夜,孙长空出来的急,并未带上琳琅宝刀。不过,现在有了通灵三掌加持,就算遇上真刀真剑,只要双方实力相差不大,他都能从容应对。

    感觉到刀气席卷而来,割在脸上火辣辣地的疼,呼吸之间孙长空已经击出四掌,“咚咚咚咚”四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刀劲竟被掌力轻松化解,甚至连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没有伤及。内行人一看便知其中的可怕之处。

    “呦!还挺有两下子,看来是我小瞧你了。”劫匪戴着烟纱,所以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而孙长空向来就讨厌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这么一听,他的脾气是更差了。

    “你还有什么本事就一口气全都使出来吧!小爷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瞎耽误……”

    孙长空话没说完,那蒙面的劫匪突然“咯咯”地坏笑起来,好像是什么阴谋诡计得逞了一样,态度十分狂妄。

    “哈哈,看看你后面再想想怎么说。”

    顺着劫匪的视线,孙长空转过身去,却惊愕地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压镖的总镖师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得死在了马车旁。只见他匍匐在地,脸朝下趴着,漫射被鲜血包围,就如同刚从阿鼻地狱回来一样,死状异常惨烈。

    “你!什么时候!”

    “嘿嘿,你刚才的威风去哪了,不是挺能耐的吗?告诉你也无妨,就在刚刚对你发动攻击的同时,我顺便也‘照顾’了下那位镖师。没想到,这人看着强壮,却是个外强中干的稻草人,中看不中用。怎么,你害怕了?”

    “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明明可以带着镖物远走高飞的。”此时,孙长空的态度竟是格外和善,安静得让人有些瘆得展慌。

    “我杀人还要你同意吗?如果我说就是那张充满期待的脸才令我起了杀心,你能满意吗?”

    “这里空间小,施展不开。咱们找个空旷的地方,怎么样?”孙长空仍旧是慢条斯理,一副不着急的样子。他果真成功激怒了劫匪。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了你。请!”

    说完,蒙面人隔空将手一挥,那被束缚在马车上的木匣骤然掠起,径直飞入他的腋下,被其夹在手中。而后,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消失在战场之上。

    云停,风止,正午的太阳晒得让人有些心烦。孙长空与蒙面人各占一方,摆好架势,大战随时开始。

    “小子,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和我性命相搏,值得吗?”

    “除了我,没有人能为他讨回公道了。亮兵器吧!”

    “好!”那人将手中的木匣往小心放到一旁,才刚直起身子,眼中便冷光闪过,随即杀气突现。

    霎时间,天空中风云涌动,好像大难来临之前发生的天兆一样,令人心神不安。不过,此时的孙长空毫不在意,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镖师报仇。

    “看招!”

    蒙面人提身飞入空中,反手就是拦腰一刀。刀劲,猛,疾,狠,准,不给孙长空任何喘息思考的时间。

    要说只凭一双血肉之手,想要对付如此凌厉的刀势,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孙长空就是这种不肯服输的“硬骨头”。越是难敌的对手,他便越要干上一干。不求能神乎其神,但求能问心无愧。

    孙长空举拳正面抵上,同一时间通灵三掌早已暗自蓄力,眼见刀光在即,只见他变拳为掌,内劲随即宣泄。掌力与刀劲二者相碰,闷声如春雷来袭一般,刀中银光化作星星碎片,散入空中。

    巨大的力量将孙长空挫出两三丈来远,手上由于碰撞产生的麻痹感,到现在还未消退。

    再看蒙面人那边,方才对招时四溢而出的风刃竟是将他的衣衫划破了数道口子,其中一道贯穿面纱,使得蒙面人的真实面貌展露在孙长空的眼前。

    “你~我好像在哪见过。”

    听了这话,那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原本平淡无奇甚至还带着一比笑意的脸上,如今变得甚是狰狞,这下,他是真的不再需要隐藏身手了。

    “本来我还想饶你一命的,可既然你看见了我的相貌,记住了我,那你就真的该死了。天绝刀典,浮云刀海!”

    那人神色中闪出一分歹毒,想是下了杀心。手中的宝刀,动作迅速变幻,比起之前不知快了多少。再看原本肆意扩张的刀光,此时也变得收敛凝实起来,让人再也无法捉摸预判它的下一步招式。

    孙长空还没缓过神来,却愕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置身于刀光气浪之中。本来他还想有所保留,可眼下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没想到才刚会的通灵三掌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沈万秋啊沈万秋,我还真是爱上你了呢!”

    料定不能继续隐忍的孙长空,云掌翻飞,残影似虹,一分十,十化百,百生无数,纷纷对上那些刀光刀气。一连串的爆鸣声使得大地都不得不为之颤抖,震耳欲聋,直透云霄。

    “好家伙,再接我一刀!”

    眼见自己的杀招即将被孙长空化解,那人再次飞身跃起。不过,这一回,他只劈出了一刀。可这一招,足以惊退神灵,震慑幽冥。

    但见,那高如峻岭,重如泰山的刀劲迎头飞落。空间中,因为被其影响,居然被一分为二,空气向左右两边分别流去,只有孙长空所在的地点没有任何气息残留。

    要知道,通灵三掌之所以可怕,那是因为它可以带动周围空气中所蕴藏的灵气。可因为刀劲这么一搅合,孙长空在他所能掌控的范围内,感应不动丝毫灵气的存在,通灵三掌似乎真的不灵了。

    “奶奶的,以为这样就能切断我的后路了吗?看我的通灵三掌,万法归一!”

    孙长空的脑海之中还依稀记得当日与沈万秋战斗的场景。虽然都是片断,但却是历历在目。如今,他效仿着,伸出一手,只见那些才刚与刀劲相抵、还未来得及消散的掌力,竟是再次活了过来,并朝孙长空的手掌飞去。百化十,十为一,一时间他那右掌上的光芒,到达了极致,绚丽得尤如空中烟火,实在好看。

    “去!”

    随着孙长空的一声训斥,那道放射着异彩流光的掌劲破空而出,乌云,雾霾,碎石,尘埃,瞬间被清扫得一点不胜。那人握着刀,似乎还沉浸在胜利的想象之中,却不曾想过,自己的大限已然近在咫尺。

    “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