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偷师
    ,!

    对于自己的修为,沈万秋向来是自信的。别处不说,单是苍北仙苑年轻一代之中,能够从在手中走过十招的就超不过十个,这里面就包括莫非烟、冯玉郞之类的年轻翘楚。但直到遇到孙长空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在仙苑之中不可撼动的地位受到了威胁,而方柔的回归更是令情况雪上加霜。他必须要保证自己压倒性的实力,不然这两人联手,再加上莫非烟等人从中作梗,自己迟早要翻船。

    所以,他开始日夜不停地加紧修炼,只是短短的七天时间,沈万秋便感觉到了自己的境界竟又有了提升的迹象。要知道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灵感境界的极致,单比境界来说的话,像孙长空这种仍停留在强身境界的弟子来说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可因为一些先天的条件和外界因素的影响,孙长空的实力居然十分接近自己。如果想真正令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他就必须再次提升自己的境界,从而进入到转轮境界。

    进入了转轮境界,修行者的肉身将会摆脱轮回,超脱生死,自然的生老病死已经限制不了他们的寿命了,惟有外力才能使其灭亡。而修为也将会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层次,修行者能够任意剥夺凡人的阳寿,从而控制别人的生死。在硕大的苍北仙苑,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算上长老、道人,包括掌门在内,不超过二十个。可他们大多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而像沈万秋这样才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真实属罕见。

    “孙长空,你别得意。等晋入转轮境界之后,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

    说罢,沈万秋手上暗自用力,忽出一掌,一块半人多高的巨石被他轻易击碎,化为尘埃。

    身在石堆后方的孙长空早已将一切看在眼中,发现对方的修为又有精进,他的手心不禁攥出了汗。

    “这个家伙,本身就已经这么彪悍了,可还是这么不知疲倦地修炼。看来,勤奋仍是强大的关键啊!”

    靠着雄鹰图的不俗力量,孙长空在如此近的距离待了这么久,却仍未被沈万秋发现。不然,光是看他修炼的过程,就已经是大忌,就算不死也得修为被废,褪为一个普通人。

    看着看着,孙长空突然发现,沈万秋的掌力愈加犀利,隐约能够分辨出这就是当天差点击杀自己的、由掌门方惜时亲授的通灵三掌。

    那天因为自己怒气上脑,神志不清,所以并未见全通灵三掌的威力。但今日再见,孙长空这才意识到此招的恐惧之处。现在,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接一招一式了。

    沈万秋急出一招,掌劲化为金芒一束,扫过碎石区域。只听“轰”地一声,那些但凡被金光触及的石块,无一例外,悉数化为袅袅白烟,没了踪影。

    “这!不好,再这么下去我非得被沈万秋当成垃圾轰成渣子不成。得走了~”

    想到这,孙长空刚要抽身离去,却不曾想魁虎下山图猛然一闪,若干玄妙难勘的奇怪文字凌空飞出,直入他的意识当中。一幅幅景象如同幻灯片似的接连出现他的眼前。

    “这是……通灵三掌的修炼图示!天啊,简直太神奇了!”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无二真经图的推衍功能居然如此强大,就连方惜时引以为傲的看家本领都逃不出它的掌心。趁热打铁,孙长空借着自己刚刚看过沈万秋修炼的过程,赶紧飞身离开,寻了一块偏僻安静的地方席地打坐,体会着无二真经图中反馈出的通灵三掌的招式要领。他虽算不上聪明伶俐,却也不是一个笨人,现成的图示加上真人演练,如果这都不能学个大概的话,那就真的别再走修真成仙这条路了。

    再说还在碎石练得正起劲沈万秋,忽然停下了动作,略显虚脱的身体轻微摇晃了两下,这才稳住。方才还一脸自信的他,如今却是愁眉不展,好像是练功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难题似的。

    “掌门的通灵三掌虽然威力强悍,迅如霹雳。可这几天来,经过我反复琢磨,总感觉这功法里有些不瑕疵,每当掌力攀升到极致的时候,却有种力有不逮的错觉,致使通灵三掌的力量不能完全爆发出来。如果真的能十成十地开发其中的潜力,别说孙长空,就算是莫非烟来也要被我一击毙命。难道,掌门教授的通灵三掌还有所保留?这……”

    想到这,沈万秋心中不禁一凉。要知道,修行练功这种行当最怕走错门道。一旦误入歧途,轻则走火入魔,灵气倒流,废了一身修为;重则经脉尽断,五脏俱焚,死于非命。

    “不行,练功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省得到时候想改都没有后路。看来,光指望掌门是不行的了。莫非烟有个好爹,我沈万秋也不是没有靠山。好歹,我的舅舅也是天幕尊府的大人物,去讨个什么防身之术应该也不为过吧!嘿,心动不如行动,趁夜赶路,天明我就应该能到天幕山了。”

    想定之后,沈万秋坐在原地稍稍回气,便起身前往天幕尊府了,不再赘叙。

    经过一夜的加紧训练,孙长空总算是对通灵三掌的整体有了些了解。

    原来,通灵三掌的原理就是靠摧动自身的灵气,从而引起周围环境、甚至天地万物灵气的共鸣,使其成为自身的部分力量,为自己所用。而随着对功法的熟练以及修为的提升,通灵三掌所能影响的范围也将越来越大。像是方惜时这种境界的修行者,几乎可以带动整座苍北仙苑,凡是具有生命的活物的灵气,无一不被其控制;然而换做沈万秋的话,顶多只能影响方圆十丈的区域,而且所能汲取的单个个体的灵气相当有限,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好在,个体数量众多,可以积水成渊,化作的通灵三掌威力仍是相当可观。

    按照现在孙长空对功法的认知和自己的修为来凭定,通灵三掌所能辐射的领域只有一丈左右,这还是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如若中途分神,就算功法不破,掌劲的威力也将去之**,和没有通灵三掌加持差不了多少。

    可情况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堪,孙长空的天赋和修为虽然都算不上上乘,但好在他还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还有一本神秘莫测的典籍。一宿的研究,孙长空也并不是毫无新的收获。在几个关键的地方,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迹象。

    好比说,沈万秋在他面前呈现的是一,无二真经图里反映出的却是二。通灵三掌虽是霸道非常,但按理说威力应远不如于此,还应该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本来他还觉得自己再这么偷师学艺、照猫画虎下去,就算学得一模一样,也绝不可能超过沈万秋。可因为这个微妙的变数,孙长空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哼哼,沈万秋,别看掌门对你疼爱有加,可你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对你有所保留吧!说到底,这就是命,虽说我没有你那样超绝天下的天赋,但我却有独一无二的无二真经图。等着瞧吧,看看上天到底更青睐哪一个……”

    心中笃定,孙长空豁然跃起,凌于空中,甩手便是一掌,再看远处,竹叶无风而动;地上,飞沙走石。碗口粗细的树干,一棵挨着一棵应声倒地,接连断了一十三棵才在末了的一块岩石上留下一道铜钱深浅的痕迹。

    “好!有戏!”

    孙长空抬头看看天,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上午,累了一晚,早上没吃饭,刚刚发了一记全力掌劲的他,眼下已经是饥饿难忍,再不吃点东西垫垫,恐怕要头晕目眩了。

    因为昨晚从乱石岗跑出来的急,一时间他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只是知道已经出了苍北仙苑的地界,来到了峒城县、天幕山的交界处。对于这里的情况,他还真是一无所知,想要找个休息打尖的地方实属不易。

    “这是什么鬼地方,别说人了,连贼都懒得来。要是三胖在就好了,这小子平时不好好修行,大好的时间全都用在勘探地形和游山玩水上面了。不行,我得快点了,天烟之前得回去,不然他们该担心了。”

    想到这,前方的树林之中依稀传来一连串车轮滚动的吱呦声。这荒郊野地的,哪户好人家会走这种下三滥的地儿。

    “除非,这是一伙从事特殊职业的人……”

    孙长空还是相当小心的,先不说来者是不是善茬,他脚跟一提,整个身体嗖地窜上了十来米的枝桠上面,极目而望。只见在一片绿荫的遮蔽之间,一辆金漆四轮马车正向他缓缓驶来。马车两旁跟着若干汉子,一个个神气涣发,精神抖擞,一看便知这是受过专门训练的。

    再看那马车之上,被牢牢捆着一枚五尺来长的紫檀木匣。木匣做工精细,上面描龙画蛇,一瞧便知这是出于名家之手。

    原来,这是一伙压镖的镖师!

    孙长空看着那枚紫檀木匣,不禁吞了吞口水,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仿佛在向他招呼道:

    “来呀来呀~”

    孙长空赶紧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想瞎心了,这些镖师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遇见他们躲来来不及呢,咋还想着夺人家的镖呢。再说,我孙长空做人文明正大,这种偷鸡摸狗、损人利己的事儿根本就不是我干的。”

    “等着瞧,一会就是你干得了~”

    他这还没寻思过来一直和他搭话的是谁,前方那辆镖车附近就炸了锅了。

    “坏了,有人劫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