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比赛落幕
    ,!

    孙长空是怎么出现的,在场众人无一察觉。他们只觉得眼前忽然一花,他的身影便已降临在沈万秋的面前。而在这等高级别的交手当中,就连王道人这些修为稍显低微的师父们也无从插手。

    谁要胆敢妄自出手,那么倒霉的就是他。

    突发状况,沈万秋仍旧冰心未乱,眼看寒光掠过,只见他双掌骤然合十,随即身体外侧罡气遍布,一道巍峨的神秘光影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哈哈,居然逼万秋使出这招,看来这次的排位赛可以圆满完成了……”

    看台之上,一直不动声色的方惜时,脸上终于浮起一股喜悦的神色,接着他的整具仙身开始飞速瓦解,脆弱得如同风中余烬。

    如今,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乙一比武场上。作为沈万秋的受业恩师,他深知此时孙长空此时遭遇的是何等可怕的招式。一旦让沈万秋完成蓄力,别说是他,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休想挽救孙长空的小命。现在他所施展的,乃是一种境界极高的位移仙术。此术不需准备,随时可以发动。但因为其恐惧的灵力消耗,一般修仙者就算学会了轻易也不敢使用,否则自己很有可能落下油尽灯枯的后果。

    可方惜时毕竟是方惜时,他修为高深,灵力充沛堪比不尽江海。所以在别人眼中代价极大的仙术,到了他的身上就成了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事情。

    但就在他刚准备冲入二人战斗之中的时候,方惜时的身体忽然又恢复了原样。而这时他的视线却落到了周围看客的人群之中。

    虽然看不见,但是他明明在那感应到了一股强悍的气息。它就好像一只伺机而动猎豹,潜伏在众人之间,等待猎物出现破绽,然后出其不意攻出致命一击。

    方惜时有些佩服这个人,对方隐忍之深,竟然险些逃过自己的法眼。不过,在他看来,此人的出现并不是想要偷袭某人,反而是为了保护其中一人的性命。

    “孙长空,受死吧!”

    沈万秋周围无故生风,衣衫被刮得呼呼作响。再看他眉头紧锁,纤发飘扬,虽然没有使出一招一式,却已然是不怒自威,一副凶煞恶象。而他的两掌之中,金光方才闪现,范围虽小,但却隐藏着神圣的威严。

    面对这等岌岌可危的阵势,这要换作从前的孙长空早点选择避其锋芒了。可如今不一样了,处于变异状态下的他,早已是目空一切,别说是沈万秋,就算方惜时亲自移驾也毫不示弱。自知强招当头,孙长空猛然双手握持刀柄,欲要以全身的力量,硬接对方的夺命一掌。可谁知,沈万秋居然笑了。

    他的笑很冷,冷得就好像深秋的溪水,叫人五脏六腑为之冻结。意识到其中必有蹊跷的孙长空这才发现自己的琳琅宝刀竟被沈万秋徒手接住。而且只用了三根手指——拇指、食指、中指。

    看似纤弱的三根手指,其中却隐含了不可预知的巨大能量。紧接着,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极速向后疾退。与此同时,他感到浑身到下每寸筋骨、每寸肌肉,到处都遍布着撕裂似的剧痛。可令不敢相信的是,沈万秋的掌力还未来得及真正落在自己的身上。现在他所遭受的一切,不过是一支序奏而已。

    此时此刻,此地此景,此劫此难,孙长空这才领悟死亡的可怕。他曾无数次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前生命的终结,可如今他才知道,那是何等恐惧的噩梦。这一切的缘由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现在的他与死亡只有一线之间。

    “让开!”

    就在沈万秋志在必得,孙长空万念俱灰之时,一串银铃般的清亮嗓音忽然响起,后都只觉得自己腰间莫名其妙得被人轻扶一下,然后整个身体便乖巧地停在了原地。而之前身上所出现的种种不适,也因为那“搅局”之人烟消云散了。

    “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莽撞啊!”

    顺着那略带责备、实即充满关切的声音看去,孙长空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站着一位亭亭少女。顾不得观赏对方曼妙多姿的身材,长只看了她一眼,身体便不自主得猛得颤动了一下,脑海之中更是空白一片,如同遭了别人一闷棍一样。一个存放在他脑中、却许久未能拾起的名字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方柔……”

    在念出那位女子的名字之后,孙长空再也支撑不住,周身煞气瞬间消散,化为无数烟瘴,随风而去。而原来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还原到了开始时候的面貌。伴着一声清脆如银铃般的破碎声,孙长空轰然摔倒,而软绵绵的身子刚好落入那名叫方柔女子的怀中。

    “紫色霓裳,小魔头又回来了么?”

    沈万秋凝视着前方不远处记忆中的故人,原本狠辣的神情竟也神奇地消失不见,留下的惟有儿时的烂漫与童贞。

    “果真是好久不见,方柔,你还是这么漂亮……”

    此时,沈万秋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羞涩,温暖的笑容简直比初春的阳光还要来的和煦。他的眼神之中饱含期待,他希望对方能够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而实际上,就连他也不知道,方柔对自己是否还留有一丝记忆。所以,如今的他是格外激动的,过速的心跳甚至比当初成为掌门首席弟子的时候还要来的猛烈。

    然而,沈万秋的等待是无果的,方柔甚至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此刻她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怀中之人,那个拥有一副稍显稚嫩脸庞的青年,正安详躺在方柔的身上呼呼睡着。

    激战告一段落,一直在台下观看寸步未移的三胖翻身跨过围墙,径直窜到擂台边上,想要上前一探究竟。谁知,他的眼神刚一落在方柔的身上,自己便好似僵硬了一般,别说动,就连话都说不出了。

    “你是三胖吧!好久不见,你该减减肥了,接着~”

    方柔不假思索,直接把熟睡的孙长空抛给了对方。三胖虽然体型膘硕,但大多都是肥肉,身上能够使出的力量十分有限,面对方柔这一看似不经意的“一击”,竟是毫无反抗的余地,好不容易接住迎面飞来孙长空的他,砰然倒地,两人抱成一团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头这才停下。

    “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啊!神经大条,作风飒利,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哥们看待啊!”

    三胖推开压在自己头上来自孙长空的大腿,张口就开始大声谩骂起来。可奇怪的是,站在台上的方柔居然一点都不生产,殷红的脸颊上露出一丝与之气质极不相符的愧色,想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众人还在对方柔到来惊讶的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突然降临在擂台之上。方柔看到了之后,想都没想,直接投入了他的怀抱,然后娇声道:

    “爹,你想我没?”

    听到女儿的问候,方惜时终于也放下了以往的架子,严师的外表立即转变成慈父的形象。

    “柔儿,你何时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来,让我看看你瘦了没有。”

    方柔乖巧地在原地转了好几圈这才停下。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之后,方惜时终于显出一副欣慰的表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光。

    好端端的内门晋级赛,最后变成一场认亲大会,这样大出所料的结局大概可以载入苍北仙苑的史册了吧!

    就在方惜时父女沉浸在重逢喜悦当时之际,跌倒在擂台一处偏远地方的高渐飞居然奇迹般地自行苏醒了过来。依照排位赛的规定,当有一方昏迷不醒之时,另一方自动取得比赛的胜利。所以,高渐飞自然而然得获得了本场比试的胜利,而孙长空只得抱憾而归。

    但对于比赛结果,包括王道人、方柔、三胖在内的许多人都表示强烈抗议。可无奈的是,孙长空以下犯上在先,虽说之前取得了比赛的胜利,可如今却已昏死过去,所以仍是判定高渐飞为胜者。而刘道人护徒心切情有可原,沈万秋辅助维护苑中长辈安全更是大功一件。所以说来说去,错的还是只有孙长空自己。

    对于比赛结果,王道人已经不想再追究了。毕竟,人还没有恢复过来,争那些名利又有什么意义。对他和孙长空来讲,能够晋级内门就已经是对自己的最大肯定。只要以后勤加努力,还愁以后没有证明自己的时候吗?

    为了扫除白天的不快,与他一同在王道人手下修行的几个弟子,和三胖合计了一下,决定给孙长空举行一个小型的庆功宴,送他一个惊喜。可谁承想,宴会的当天晚上,刚苏醒不久的孙长空居然无故消失了,这叫几个精心为其准备的师兄弟着实有些沮丧。

    “孙长空,看你回来我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内门府地,一座石桥之上,孙长空孤身一人骑坐在石栏之上,两眼盯着漆烟的湖面,一语不发。而在他的不远处,一个身穿紫色长衣的倩影伫步在明暗之间,时隐时现。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吗?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

    说罢,孙长空起身欲要离开,却不曾想一只纤细但又强健有力的手掌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然后用力将他整个人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你敢走!”

    那迷一样的女子猛然低头,把自己烈焰般的娇唇送到对方的嘴巴边上,用边向上贴去。起初,孙长空还有反抗的趋势,可渐渐地,他觉得自己整个人,整颗心,都好似融化在了无尽的爱意当中。

    远处凉亭之中,一双妒眸,伴着幽暗,闪出渗人的火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