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如期之战
    ,!

    刘道人一直都处在主攻的位置之上,身为仙苑长辈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自费弟子孙长空居然胆敢出手反抗。劈涛降临之际,他竟也忘了出手抵御,从而使得自己落入了危险的境地当中。

    眼看刀光即将劈落在刘道人的身上,孙长空却是微微皱了下眉。忽然间天空当中不知从何处又飞来一股浑厚掌劲,直接将劈涛刀式轰落陨灭。硝烟过后,众人投目望去,愕然发现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孙长空的师父王道人。

    “长空,点到即止吧!”王道人挡在刘道人的面前,脸上却都是凝重的神色。面对徒儿修为的突飞猛进,他非但没有感到丝毫欣慰,反而是略显失望,下巴上的山羊胡随风摇摆,好端端的初春时节竟有了深秋的气氛。

    “老王,你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现在都敢以下犯上了。我不管,今天就算掌门出面,我也要惩戒一次这个小王八蛋!”

    刘道人还要继续说下去,却不曾想王道人忽然转过头来,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者当时就没了气,就连之前盛气凌人的样子也一同消失不见。

    “你也罢手吧,身为苑内长辈居然向一个弟子下此毒手,自己还差点折在上面。刘向前啊刘向前,你怎么越活越出溜了呢?”

    王道人话语没给对方任何脸面,换作谁都要发作。可现在声卡的局势已然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接下来事态的发展还要看孙长空的选择。

    “师父,难道你不出面阻止一下吗?”

    就在众人将目光投向擂台之上的时候,位于最高点的方惜时地是不动声色。好像眼前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看到这,沈万秋忍不住开了口,很是期待对方的回应。

    “这么一个小小的晋级比赛也要我亲自出马吗?万秋,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将仙苑交给你啊!”

    说完,掌门方惜时站起身来,出人意料地转头向内殿之中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了踪影。而就在这时,沈万秋忽然抬起头,俊秀的脸颊之上竟是一股怪异的冷笑。

    “孙长空,看来今天的你还得折在我的手中啊!”

    场上,孙长空的行动暂时停止了下来。但刘道人却是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以防对方攻己不备。可就在他想要稍微调整自身状态的时候,前方再次袭来一股骇然战意。此时的他百感交集,既恚怒,又不得不忌惮。

    “闪开!”

    孙长空的回答干脆利落,手中的琳琅宝刀瞬间化为无数光影,遍布场上的所有空间。王道人想要出手阻拦,但没想到对方出手如此之快,他甚至还没看清眼前发生的状况,便觉得耳边忽然飞过一道烟色身影,接着刘道人便惊呼了一声,声音急促、惊愕。

    “忒~!”

    孙长空再出疾攻而来,刘道人连忙运气抵挡。谁承想对方伸手实在太快,根本不给他准备的时间。刹那间,他只看见而前的空中飞来一头张牙舞爪的魔鬼,漫天的光影全在他的掌控之下。

    无奈之下,刘道人急中生智,咬破自己的舌尖,一道精血喷射而出,立即化为一道实体光刃,刺向孙长空。

    可不知为何,如今的孙长空就好像幽灵一样,如此强势的招式击中他的躯体,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样,眨眼间就被完全吞噬,连点渣不剩。

    “完了!”

    意识到自己的招式无效之后,刘道人再无任何缓和的余地,如果无人前来相助,自己只有死路一条。面他在仙苑之中的口碑向来不好,同辈之中少有人与他交好。这个时候,真的有人会大发善心,救他于危难之间吗?

    但就这个时候,一袭白衫的沈万秋霹雳降临,衣袖翻飞,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孙长空打出了数米开外,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孙长空,你好大胆子!居然敢以便上犯上!”沈万秋眯眼看着对面人不人、鬼不鬼的孙长空,轻喝道。

    “呵呵,以下犯上?难道你就不说他以大欺小吗?”

    虽然正面结结实实挨了沈万秋一招,但孙长空的身上并未出现什么损伤。究竟是因为他此时身体素质强悍生猛,还是由于对方顾念旧情心留一线,就不得而知了。

    “刘道人护徒心切,这个可以理解。如果你不服气的话,那这样吧,我来代替他和你比试。如果你能接得下我三招,那场上之事我就可以放手不管,任你打杀。但你杂是输给我,非但要把这次排名赛的魁首让出来给高渐飞,还要接受门规惩罚,去往思过间四面囚禁三个月。怎么样,你敢不敢?”

    沈万秋说完,便自信满满地环抱起双臂,等待对方最终的答复。闲暇时,他还不忘向看台的上方看去。在那里,有着几位资历颇深的“老古董”。他们和方惜时的观点相同:顺其自然。

    “好,人也想见识一下,现在时候的我,究竟和你还有多少差距。”

    说罢,孙长空抬起手臂,看着这个几个让他完全陌生的自己。如今他所处的状态十分奇怪,虽然自己拥有完全的意识,但自己的身体却受一股未知的力量操纵。只要他的情绪稍稍激动,那股力量便会夺取他对身体的领导权,并且取而代之。所以刚才他所施展的那些招式,都不是出息他的意愿。不过在他看来这样也好,最起码他不用一味的被动挨打了。

    “既然你答应了,那就不要反悔了。孙长空,我会让你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话风一转,沈万秋按掌凝气,苍蓝钯的灵气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聚集,形成一枚散发着异彩流光的球状气旋。在脸上显露出不屑的神情之际,沈万秋忽出一掌,气旋飞速衍化,成为一枚巨大的淡蓝钯掌印,轰向对侧的孙长空。

    面对这种看似平常的招式,孙长空毫不畏惧。电光火石之间,他随着掌印袭来的节奏顺势劈出一刀。刀光迸现,威风凛凛,裂帛撕巾般畅快地将掌印一式击碎。碎片散入空中,形成点点光晕,即将消散。

    眼见自己的招式被轻松化解,自视甚高沈万秋这次居然没有生气,脸上居然还停留着之前得意的笑容。王道人瞧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天上仍未泯灭的光晕,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小心长空,这是掌门的通灵三掌,你敌不过的!”

    毕竟是跟随多久的老前辈,王道人一眼便识出了沈万秋的招式,居然就是方惜时当年的成名绝技,灵通三掌。这套武学威力强大,所向披靡,但无奈习得的条件苛刻,非是有深厚修为以及坚定信念以及不懈锻炼不能掌握。沈万秋是被掌门器重,但王道人却想不到对方会把自己如此珍贵的“宝物”赠予他。看来,他们两人关系要比他们群外人看来亲昵得多啊!

    这边孙长空还未领会对方的话语的意思,便看到满天的光晕尽数变异,化作若干巴掌大小的光波,同时射向位于中心的孙长空。

    “轰~轰~轰~”

    数不清的爆炸声最终汇聚成一曲悲壮的音乐,在旬阳最后一缕的光辉之中彻底落幕。王道人似是早已意料到这番结局,遍布面上的皱纹此时变得着实深刻,暗淡的双眼随即合上,再也不去观瞧。

    “该死!”

    就在包括王道人在内的所有人以为孙长空这次必输无疑之际,这位不死不灭的煞星居然破空掠出,直奔罪魁祸首沈万秋。

    这一时间,大家终于可以好好看上一眼他的样子。只见此刻的他就如同刚经受过研磨地狱的酷刑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皮血绽开,血流如注,模样看起来极其狰狞。但他的表情仍和刚刚一样,并没有多少变化,身上的伤口就好像和他没有关联一样。

    “好!”

    眼见对方遭受了如此之重的强招,却仍能屹立不倒,甚至还有反击的余力,沈万秋不禁向他投以认同的眼光。但就在同时,他的双掌已然进入了二次聚气的状态。不管对方如何坚强,就算是块磐石,他也要将他拍成碎片。

    “看好了,第二掌,万法归一!”

    说话间,只见沈万秋双掌指天,无数掌影破体窜出,散入空中。

    孙长空吃了刚才的亏,身上的伤势还没来得及恢复。诡异的是,那些溢出的鲜血,不等多时竟然悉数涌入到琳琅宝刀之中。随即,孙长空的精神不禁为之抖擞,因为失血导致的身体虚弱,这时也缓解了许多。

    因为吃了之前的亏,孙长空这回变得十分小心。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些才刚飞入空中的掌影居然在这个时候聚到了一起,并形成一道足有一丈见方的光幕,罩在孙长空的头顶之上。见到这个场景,众人一片哗然,好不容易才有些起色的孙长空又一次陷入了困境之中。

    “这!”

    孙长空话没来得及吐露,地只觉得上方忽然传来一股不可抗横的可怕力量。呼吸之间,他的整个身体便已被倾压在擂台之上,接着石板崩碎,大地变形,一束蕴含死亡气息的巨大光波从天而降,全部击中他那千疮百孔的皮囊之上。

    “看来,用不着三掌了!”

    在冲击波的嘶吼之中,丝发迎风飘扬的沈万秋掸了掸身上的灰土,自言自语地说着,却未想到一道鬼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纳命来吧沈万秋!”

    刀光闪现,人鬼肃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