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琳琅显神通
    ,!

    咳~咳~咳!

    孙长空的身体虽然在剧烈抽搐,但是口中发出的咳嗽声却是小得可怜。连番的消耗已经今他入不敷出,刚刚来自高渐飞的畜力一击更是让他求生不得。琳琅宝刀虽然还有手中,但因为主人灵气涣散,导致自己的威力也大打折扣,刀身之上颓相毕露,唯一残留的一丝刀气也在傍晚的微风吹得若有若无,眼看就要烟消云散。

    此时的高渐飞不慌不忙地抬起手掌,只见食指尖上已然凝起一道微小但绝不微弱的凌厉剑气。剑气依旧是通窍体漆烟,如同染了墨汁一样,浓郁令人欲滴。他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的胜势,所以他的手臂显得格外张扬,好像一面胜利的旗帜。

    “孙长空,认输吧!”高渐飞冷呵道。

    “嘿~嘿,别那么婆婆妈妈,有本事就将我的意识完全摧毁吧!”

    面对对方的最后警告,孙长空仍旧一脸淡然,死亡在他面前不能构成丝毫威胁,即便现在的他已经无力抵抗。

    “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罢,高渐飞眼色陡然一变,手中杀气倾泄而出,宛若噬魂的小鬼,萦绕在孙长空的身边。

    紧接着,那道烟色剑气瞬间壮大数倍,愣是从一指来长长成了一尺多长,剑气尖端刚好抵在孙长空的心窝之上,衣衫皆碎,里面的肌肤被轻轻划出一条浅浅的伤痕,一眼看去可以隐约见到红色的鲜血。

    孙长空不是不知道对方的厉害,但向来不肯服输的性格令他难以向高渐飞轻言放弃。就算死,他也要坚持到底。

    就在他的神志处于迷离之间的时候,本以失去光辉的无二真经图突然传来一道浑厚的嗓音。不知为何,他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血,血,我要血。”

    孙长空虽然身体失去了意识,但是大脑却是清楚得很。声音居然是从自己手中的琳琅宝刀传来。

    “你是谁?你要血做什么?”孙长空不解道。

    “你不想赢得这场比赛吗?想的话,就把你的鲜血献给我。献祭的血液越多,你所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强大。不要再犹豫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方的声音拥有着一股难以言表的魔力,孙长空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手持宝刀的右臂徐徐举起。对此,高渐飞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对方已经完全丧失战力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实在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呲~”

    宝刀入体,血光乍现,声音悦耳。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那刀攻击的对象不是高渐飞,而是自己的使用者,孙长空。

    本来就已身负重伤的他,眼下又结结实实挨了这么一刀,众人原以为这一次他定要小命难保的。可谁知,琳琅宝刀之中忽然冒出一缕阴邪煞气,顺势涌入到孙长空的体内。

    一时间,赛场之上风起云涌,飞沙走石。异象之中,高渐为求自保,赶紧松手,向后掠出数米开外。等到他站稳再看,只见在他远处伫立一人,烟发披散,头部低垂,一身青色长衫却被一股诡异的气息所缠绕,变成一袭墨绿烟袍。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时断时续的凄笑声,不等众人回过神来,那人猛然抬起腥红的眼瞳,纤薄的嘴唇边上遗留着一抹淡淡的残忍。

    孙长空!

    令人难以置信,刚刚还命在旦夕的孙长空,如今居然脱胎换骨,成了现在这副如鬼似魅的模样。在众人的注视之中,他将嵌在体内的琳琅宝刀轻轻抽了出来,就像从刀鞘当中拔出一样

    轻松。而在刀身完全拔除之际,伤口竟然自动愈合,连同外面的衣衫也恢复了平整。

    面对眼前发生的种种怪象,高渐飞虽然心中震惊不已,但表面上仍然沉着冷静,不动声色,只是用眼目不转睛得盯着。

    “怎么,你这小子练妖法走火入魔了?”

    高渐飞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方,发现除了外形和气质之外,自己居然感觉不动任何变化。甚至,他不能从孙长空的身上感觉到半分灵气的波动,犹如死物一般。

    再说异变之后的孙长空,虽然身上携着一股妖邪气息,但神志却是出奇地清醒。从刚才到现在,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己的宝刀之上,面前的高渐飞就连看也不曾看过一眼,好像根本看不见一样。

    “你说我的刀究竟能不能破解你的招式?”忽然孙长空的口中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视线却仍在琳琅上。

    “哼哼,我还以为你哑巴了。你要是想知道答案,为何不自己亲身尝试一下?”孙长空的无理并没有完全激怒高渐飞,反而现在的他出奇地冷静,就连混乱的呼吸也平复了许多。

    “试?我怕试过了你就没命了~”

    孙长空话尾的声音故意拉长了少许,方才明明还在手中的琳琅宝刀居然凭空消失,下一刻却诡异地出现在了高渐飞的面前,在场这么多人,愣是没有一人看见他是怎样出手的。

    然而,高渐飞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即便接连遭受如此之多的匪夷所思的怪事,仍然是冰心未乱,眼见琳琅刀芒当前,冷眸一闪,掌中引力再现,欲要心此强行扭转宝刀的运行轨迹。

    谁知,不等他神功发威,琳琅刀再次隐匿。紧接着,背后之中猛然响起一道惊魂虎啸,正是宝刀疾驰。

    高渐飞甚至来不及做好受创的准备,整个人便如落叶一般随风飞舞而去,刀口与嘴唇边上同时溢出大片鲜血,并使他体内保存的生命活力快速流失,眼看将有性命之忧。

    可作为不息会的霸主,高渐飞自然不会乖乖束手就擒。危难间只见他伤口之处再现怪风,在引力的引导之下,原本存在于琳琅之中的大量灵气飞速流逝,并不断融入到自己的患处当中。而他那原来苍白如纸的脸色也在瞬间缓和了许多,出现了以往的健康红润。可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孙长空居然开口大笑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的灵气你也妄图染指,不自量力!”

    话音刚落,洋洋得意的高渐飞神情倏地僵硬了一下,随即无瑕的脸颊之上突然滋生出大量烟色的斑晕,而且呈现片状,好似死人身上的尸斑一样。

    “飞儿,小心!”

    形势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一直坐在长椅之上的刘道人再也按捺不了,纵身跃入擂台之上,昂首挡在自己的徒儿面前,保护其不受二番伤害。

    再看后面的高渐飞,如今已经是面如死灰,血气涣散,是要走火入魔的征兆。刘道人赶紧扶他躺下,从瓶内掏出数枚灵丹妙药替对方服下。而后,他又往高渐飞的身体当中注入了不少新鲜纯净的灵气,对方这才稍稍恢复了一些。

    “同门一场,你这个狗东西怎么好意思对师史弟使出这狠毒的手段。看我怎么替你师父教训一下你!”

    说完,刘道人手中疾速聚气,形成一枚巨型白色剑罡,直逼前方的孙长空。

    再看后者,居然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神色自若,摆出一股逆来顺受的架势,安静等待着对方攻击的到来。

    刘道人是何许人也,从入门到现在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小觑过。盛怒之下,只见他手掌一伸,剑罡一分为四,从四个不同的方位分别刺向孙长空的周身大穴。

    “砰砰砰砰!”

    剑罡接连射入孙长空的体内,随即发出一连串的爆鸣声。见到这一幕,其余弟子因为不忍心而选择纷纷闭上双眼。而等到他们再次睁眼看向孙长空的时候,四枚已化为实体的剑罡尽数插入他的身体。场面惨烈,实属少见。但令人感到困惑的是,那些随即出现的伤口居然没有流出半滴血液,肉眼可见的便只有一望无边的烟暗。而他的表现也是同之前一样,一脸的淡然,身上的伤就好像和他无关一样。

    “你这小子,居然死不悔改,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眼见自己的威严受到亵渎,刘道人眼中陡然升起一抹杀意,接着那只原来操控剑罡的手掌猛然合十,插入孙长空体内的剑罡立即收到召唤,四处原本不在一起的剑罡在刘道人掌控之下轰然归一,那具早已千疮百孔的身躯顿时筋肉翻飞,个别的碎肉甚至掉落在地。

    可这一回,就连刘道人也有些惊骇。孙长空的表情依旧那样,犹如被永远定格一般,脸上的笑意看得让人不寒而栗。不知其中源由的他,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自以为到了安全范围之内才停了下来。

    “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了吗?刘道人,呵呵,不过如此!”

    孙长空刻意压低的嗓音突然抬高数倍,随即被刘道人所致的伤口顷刻间变得完好如初。怒吼之际,琳琅应声而起。一时间,风云变色,天地昏暗,空气犹如浪涛一般被一分为二,中间部分气压瞬间变成几乎为零的真空状态,并将其中的目标人物刘道人暴露在刀光之下。

    这正是《断浪》当中的劈涛一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