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白热化
    ,!

    在高渐飞的操控之下,烟色剑体之上暗流涌动,一股看不见摸不着、却能被清晰感应的诡异引力横空出现,遍布在烟剑周围,琳琅宝刀所发出的刀气被尽数吸收,连个鬼影都找不见。

    异象当前,孙长空不甘示弱,掌中灵气窜动,宝刀之中忽然虎啸龙吟,光芒四射,宛如中天烈日,威严莫名。而就在这时,琳琅宝刀与烟色长剑迎来了首次交锋。

    “噌~”

    甫一交手,孙长空便清晰感觉到琳琅宝刀之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哀鸣。低头,宝刀居然与那烟色长剑紧贴于一起,分不可分。而就在二者之间,一缕肉眼可见的纤薄气息萦绕在琳琅之上,令其锋芒顿减,大失威力。

    在看一面,吸收了宝刀锐气的烟色长剑气势正盛,遍布其周围的诡异引力又是因此强盛了数分。眨眼间,孙长空便觉察出不单单是宝刀,就连自己的身体竟也出现了失控的状况,被其牢牢地锁定在原来的位置之上,想要动上一分都要耗费极大的气力。这样一来的话,他就好像一只被钉在案板上的鱼肉一样,只能任人宰割。

    不出所料,此刻的高渐飞右手虽然持剑,但空闲的左手已然高高抬起,一团浓郁浑厚、堪比寻常修行者数倍的灵气凝于其中,眼看就要对孙长空出招。后者因为震惊,浑身上下瞬间麻痹了一般,竟是使不出任何抵抗的力气,如果正面挨了这么结实的一招,别说比试,恐怕就连性命也要堪忧了。

    危难之间,孙长空后背衣衫尽碎,一双鹰翼魔幻般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看上面,翎羽密实,整齐布局,竟是如假包换的血肉之躯。一时间,台下观众当中传来一片惊呼,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也不禁露出惊讶之色。

    “这小子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际遇,好端端的后背之上为何会生出禽兽的羽翼?比赛完了我真的要找他好好了解了!”王道人握紧手中茶杯,眼神当中随即流露出一股深邃的莫测,令人回味。

    再看比武场上,孙长空在双翅的帮助之下,身躯连同宝刀终于脱离了那股引力的牵制,振翅腾跃,飞出数米开外,而后平稳地落在地上。

    “你居然还会这等歪门邪道的妖术,孙长空,看来我是小看了你啊!”

    高渐飞缓缓转过身子,刚好之前遗留在空中的一根烟羽落到他的烟剑跟前。呼吸间,漆色剑光一闪而过,羽毛沿着中间的羽杆一分为二,而后才飘落在地。

    “哼~彼此彼此,我还没问你剑上的古怪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你可就令我太失望了。”

    这一回,孙长空并没有及时收回羽翼,而是让它自由地留在体外,迎风扇动。

    “呵呵,是吗?那接下来,你可要看好了!”

    话音刚落,高渐飞手腕抖擞,烟色长剑凌空刺出。可就在这时,漆烟的剑体之中忽然出现数道金光,直奔对方而去。孙长空凝神而视,愕然发现那些突然出现的光彩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之前才刚施展琳琅宝刀的刀气。

    来不及思考,孙长空瞬间劈出五刀,此乃《断浪》当中的分波式,虽然局部威力并不强悍,但对于象区域内的范围打击倒是相当到位。只见蝗虫般多的刀光立时行于空中,将随即而来的刀气尽皆抵下。一时间,场上雷鸣不绝,烟雾弥漫,宛如火灾现场,叫人不能直视。

    没得孙长空缓过神来,那如鬼魅一样的高渐飞已然不期而至。烟色长剑仍然诡异莫测,令孙长空着实忌惮。如果不能解决烟剑引力的问题,那么他的所有刀式都将会完全失效。想到这,孙长空突然计上心头,原本冷峻的面容之上猛得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古人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而作为一个单独的人来讲,他的武器便是良驹,便是首领。破了烟剑,高渐飞战力必然大幅下降,甚至会完全丧失抵抗的能力。孙长空冷眸忽然落到那柄烟色的长剑之上,脑海之中再次升起一股骚动,随即左手之中凝起一抹淡淡的灵气,不经意间将其中。食两指完全包裹,使其散发出一种微微的金色。若是之前见识过孙长空与张望远发生冲突时候场景的人。对此一定还是记忆犹新,正是这只看似平常的手掌才将张望远的胸膛一招贯穿,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此时,躲在一处不为人知角落当中、观看比赛的张望远,见到这熟悉的一幕,不禁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了几步,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好像随时都要掉出来似的。

    “这家伙到底从哪里学了这样古怪的武学,居然没有一种来自仙范。看来,我得尽快提升实力了。不然,我只会被他越落越远。”

    反观场上,高渐飞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不同寻常的变数,手中的烟剑依然毫不留情地刺向对方。瞬间,空间因其携带的古怪引力被扭成漩涡模样,而孙长空便处于漩涡中心之上,彻底封锁了他的行动。

    眼见剑光飞掠,孙长空觉着应对,电光火石之间,那只早已蓄势待发的手掌猛然击出,被金色灵气包裹的两要手指一左一右,刚好夹持在到来的剑身两侧。原本来势汹汹的烟色长剑顿时萎靡,周身遍布的引力也不为何消失无踪,就好像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

    “好机会!”

    此前,孙长空还一直担心自己的飞鹰伏魔手制服不了对方。谁知,自己这招源于无二真经图的武学,竟然是格外奏效,烟剑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变回了一块破铜烂铁,再不见原先的威风。

    面对这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孙长空怎么会就此罢休。思量间,他持剑的右手手腕猛然一转,烟色长剑的剑身顿时拧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紧接着,剑身中间位置处,渐渐浮现出若干细微的裂纹。在孙长空的坚持不懈这下,剑上的裂痕在众人惊呼当中越来越多,最终汇聚成一条足以摧毁整体的断口,在一声清脆刺耳的尖鸣当中,烟色长剑一分为二,同时摔在地上。

    “折断了,孙长空居然仅靠自己的血肉之躯便拗断的高渐飞赖以战斗的佩剑。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众人在为孙长空的壮举惊叹不已的时候,坐于最上端的方惜时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再次出现赞许的表情。

    “这两个孩子际遇不凡,受上天垂怜,以后必成大器。”

    “师父也对他们感兴趣?”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的沈万秋,似乎看出了对方的动容,于是开口问道。

    “呵呵,你怕因为他们自己会失宠吗?”方惜时也不看对方,只是面朝前方,目空一切地回了一句。

    “不敢。仙范本来就是您的,您想栽培谁都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说到这之后,沈万秋轻咳了一声,话语被打断一下。

    “只是什么?”方惜时淡淡道。

    “呃,弟子并不是挑拨离间。但这二人所使武学的路数皆不属于我范。万一他们是外面敌对势力派来偷师学艺的,恐对我苍北仙范不利啊!”

    听完沈万秋的“分析”,方惜时终于瞟一眼对方,一双仿佛能洞察世间万物的慧目倏地落在他的身上,好像能够看透他的心思一样,使得沈万秋颇为紧张。

    “嗯,你说的还算有点道理,这样吧,你去查一查他们的背景,看看有没有和其它门派来往的历史。还有,成大事者要有容人之量,否则,你的眼界就会受到局限,恐对将来的修行不利。”

    “多谢掌门教诲,弟子谨记。”

    确认方惜时没有动怒,沈万秋这才松了口气,就连他自己都没得,刚才的话说多了。言多必失,果真有道理。

    “孙长空,上次你玩仙人跳诓我的账,我还没找你算呢。你以为进入内门之后就能顺风顺水了吗?哼,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沈万秋的后果的。”

    想到这,沈万秋不禁攥紧了结实的拳头。

    好不容易毁掉烟色长剑的孙长空如释重负,身手、反应、警惕性都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可他的双腿还没来得及站稳,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古怪力量再次作用在他的身体之上,并使得他整个人飞速朝高渐飞的跟前行去。低头仔细一看,对方竟已在呼吸间推出一记重掌,掌劲径直贯入他的腹部当中,一种肝肠寸断的剧痛突然袭上心头。强烈的顿挫感令他的脑海当中空白一片,就连其中的两幅无二真经图也受此影响,光芒大减。

    “怎……怎么可能还能使出刚才的招式!”

    倒飞出去的里程当中,孙长空无意间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两断残剑。令他难以置信的是,本来漆烟的剑身,如今就是光彩照人,银光闪闪,好像刚刚才上过蜡一样。

    “愚蠢的家伙,你以为毁了我的剑就能限制其中的引力了吗?”

    高渐飞面色一沉,手上再起一股波动,趴倒在地的孙长空浑身一震,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飞了出去,刚好被对方一手拎了起来。

    “原……原来那股引力的源头并不来自剑,而是由你的体内衍生。高~渐~飞,我……小看你了!”

    被扼住咽喉的孙长空,拼尽身上的最后一比气力,这才叫事实说清。天边,太阳几近沉入地下,只留下一线光辉浮在地表之上,见证着两人的对决。

    留给他们一分高下的时间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