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最后的对手
    ,!

    记得早在十年前,孙长空、三胖还有朱大闯刚入门的时候,三个人本来都分到了自强院。可因为那时弟子众多,分配不均匀,导致不息会的数量以及质量难以与自强院相媲美。无奈之下,自强院想出了一个办法:通过比试来决定去留。赢的待在自强院,输的过到不息会去。

    其实,在那时大家的心中,两个地方全都是一样他们心目当中的象牙塔。可因为这个该死的规则,使得去往不息会成了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以至于此后的数年当中,自强院的弟子一直拿这个点来嘲讽对手。什么废物集散地,弱鸡收容所,能想到的难听外号,不息会都被寒瘆了个遍。

    当时,三胖运气好,直接留在了自强院中;而孙长空和朱大闯则不幸进入待定组。

    在那个年龄段,二人的比试还是十分简单的,规则也相当直白,一方将令另一方打到投降为止。

    那时的朱大闯憨厚老实,没有多少心眼,只有一身蛮力。而孙长空就不对,这小子从娘胎之中就带了一股痞气,打起架来也毫无套路章程可言。

    朱大闯虽然拳拳到位,可孙长空凭借灵巧的身段轻松闪过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到了后面,朱大闯因为身体虚脱累得直在原地喘气,而孙长空却仍是游刃有余,似是还有许多底牌没有用上。

    眼见时机成熟,孙长空从怀中掏出一把弹弓,打得可怜的朱大闯直叫唤。就这样,带着满头包的朱大闯被放入了不息会,而孙长空则和三胖一同留在了自强院。

    “看来,他还记恨着当年的事情啊!不过大闯,你的进步还真是巨大啊!如果当初你留在自强院的话,恐怕也就没有今天这个激流勇进的你了吧!好好加油吧!”‘

    孙长空看着被众人抬下场的朱大闯,脸上不禁扬起一丝欣慰的神情。

    确实,从那时起,不息会为了摆脱之前的“头衔”,开始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并引进了一大批优秀的弟子,其中就包括高松竹,冯玉郞之类的,一开始也都出自不息会。可以说,这几年,不息会已经迎头赶上,并且完全超越了自强院,这与后者的变相“激励”是分不开的。

    于是,孙长空与朱大闯二人决斗以后者体力不支倒地昏迷的结局草草收场。看着对方即便失去意识之后仍旧紧紧握实的双拳,一时间孙长空的心中五味杂陈,十分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胜者组的比试也终于来到了尾声。一方是意料之中的高渐飞,一方是同样擅长用剑的江流。双方虽然兵器相似,但招式风格却是截然不同。

    作为不息会公认的第一人,高渐飞的剑术以奔放洒脱、出其不意著称。而江流的流派和他的称号一样,看似轻描淡写,不动声色,实则是暗流涌动,另有玄机。只见他柳叶般宽窄的剑身稍稍一抖,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剑气立即扑向前方的高渐飞。后者别说回击,就连闪避的时间都来得相当仓促,稍有分神,便会落入江流的剑气当中。轻则皮开肉绽,重则性命堪忧。

    对于江流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变态招式,高渐飞已经显露疲态,在接连的逃遁当中,他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再这么下去,不用对方,他自个就要被活活累死了。

    台下的众人看得脸色阴晴不定,场上的形势更是时而舒缓,时而紧迫,叫人不得不将注意力全部投在上面,生怕一个疏忽错过精彩的环节。

    “高剑飞,不要逃了!不想惨败就快点认输吧!”

    到了如今,一脸淡然的江流已经开始劝降对方。这样一来,他可以保存更多的精力,为接下来的决赛做好准备。虽然比起高渐飞来,他的消耗少了三四成。但即便这样,现在的他仍然已是额头见汗,呼吸微乱,一看就是体力过度消耗的症状。

    说话间,江流的一苇竹剑隔空刺出,随即产生的一股螺旋气流,在紊流的影响之下愈演愈烈,最终华为一道锥气,朝着高渐飞的胸口奔驰而去。

    临危不乱的高渐飞,在最后的一秒时间内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被瞄准的左半边的身体忽而向右后方闪避。刹那间,他只觉得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身体左后方的一处石板应声破碎,连同一大块比武场一同泯灭在空气当中。

    “时候差不多了,该换我出招了!”

    在形似胜利宣言的告白之后,高渐飞双眼之中不可思议地剑芒暴纵,一道道目光化为一柄柄杀人利器,铺天盖地地向江流轰出。顿时间,擂台之上,石板尽皆崩裂,数不清的镭射纹将中央部位的江流团团围住,彻底断掉了他的退路。这一刻,江流的身体就好像被数道重达千斤的沉重锁链束缚着,连一动一分的可能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只有自己妄动一下,身体变有可能遭受凌迟酷刑,死无全尸。

    “你有空这么强大的招式,为什么不在之前使出来?”眼见自己大势已去,江流干脆放弃了抵抗,干巴巴地待在原地质问道。

    此刻,高渐飞已经将烟色佩剑收回剑鞘,一双冰冷的眸子当中充满的是无尽的奥秘。

    “呵呵,如果不能将你的招式全都见识个遍,我怎么能有把我封住你的所有行动?江流啊江流,说到底,你还是太年轻啊!再过几年,或许你能盛得了我!可现在,嘿嘿……”

    高渐飞一边轻笑着,一边渐渐走近江流的周身范围之内。他的右手两指一直保持着指剑的架势,他正在寻找一个完美的角度给予对方沉痛的一击。

    “哦?你就这么自信已经看遍了我的所有招式?”突然,江流原本灰暗的眼神当中猛地跳出一丝生气,随即开口略有玩味地问道。

    “当然,你的一苇漂流剑法一共有一十三式,刚才打碎擂台的那招就是你的杀手锏——梦断彼岸。使出了它,也就代表你的攻势达到了巅峰。但同时,那也是的你败亡之路的开始。”

    一语不合,高渐飞腾空跃起,右手食指中指之上剑气暴增数倍,已有长款匕首那般大小。眼下,只要他的剑指能够刺在江流的身上,那么这场比试的胜利也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可就在这时,原本被禁锢在无数剑气当中的江流同样抬起两只手指。但不同于高渐飞的是,他的剑指竟是戳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千钧一发之际,他那剑指所触碰的额头中心之处,忽然闪出一道迅疾罡气,不偏不倚,正巧对上了高渐飞的会心剑指。一时间,天空当中光芒万丈,慑人魂魄。两声闷哼接连吐出,一停就知道是源于两人之口。

    两败俱伤,这对于孙长空来讲自然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可是不知为何,他又希望自己能够跟其中的胜利者来一次堂堂正正、公正公平的对决。他不想留下遗憾,更不想靠这种运气赢得最终的胜利。

    在光幕渐渐退去之后,众人将视线再次投向乙一比武场上。令无数人感到震惊的是,江流傲然站立在场地之上。因为之前的冲突,本已被剑气所伤的擂台此刻彻底坍塌下去,如今的他竟是比之前的高度矮了足足有半人有余,他的周围则是一枚规则的圆形深坑。

    再看另一侧的高渐飞,不知怎的竟然跪倒在擂台之上,右手手指之上两道血痕缓缓淌下,但好在伤势不重。

    高渐飞受伤了,高渐飞竟然伤在了名不见经传的江流手中。这是不息会乃至整个自费弟子阵营都无法想象的。尤其是他现在狰狞痛苦的表情,更是令许多他的忠实拥护者伤了心。

    “高渐飞,我的心剑滋味不错吧!”

    就在这时,江流缓缓闭上双眼,如释重负地说道。

    “千算万算,我居然没有料到你竟然会使用这种极端的招式。虽然伤了我,但你自己的情况也好不了哪里去吧!”

    话音刚落,高渐飞猛然向前跃出数米,刚好来到了江流面前。而就在同一时间,对方微微一笑,整个身体随即向后倒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两个不同的擂台,结局却是出乎意料的相似。朱大闯与江流虽然都在招式当中胜过了自己的对手,但终因为力量反噬使得自己自食恶果。而本来略逊一筹的孙长空与高渐飞却因祸得福,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最后的决赛当中。\

    为了保证最后一战的质量,仙苑破例为孙长空与高渐飞派发了一枚活气丹,虽然不能将二人调整到最佳状态,但也足以使得他们的身体状况有所改善。眼下,日迫西山,天色已然暗淡下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孙长空,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们自强院可全看你的了!”

    就在孙长空待在场下打坐休息之际,此前曾在丹郎儿待过一段日子的王姓弟子忽而来到他的身后,隔着半人来高的围墙高声地喊道。而听到对方的呼唤之后,孙长空随即睁开双眼,瞧了一眼那人的样子,依稀记得自己之前见这么个人,这才勉强地微笑示意。

    再看另一边的高渐飞,早已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弟子所包围。本来就已处在众星捧月地位上的他,如今更是娇贵得了不得,就算要口水疏通下嗓子都要人来服侍。可不管在干什么事情,他那双散发着寒气的眼睛总是盯着孙长空那边的情形,一个细节也不肯错过。不了解事情的人以为他在眉目传情呢!

    “接下来,请胜者组冠军高渐飞,败者组冠军孙长空上场进行最后排名赛的角逐,最终的胜利者将会获得本次排名赛的翟一名。”

    长老刚刚宣读完比赛规程之后,三名弟子手捧三只朱漆托盘先后来到。托盘之后盖有红色绸缎,大小不一,这便是今天排名赛前三甲的奖励。但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只有发放奖励的掌门方惜时一人知晓。

    看着尽在眼前的奖励,孙、高二人心头不禁为之激动起来。一想到胜利之后可以斩获宝物,他们的血脉就如同沸腾了一般,令其心神难宁。再看另一边的赛场,因为江流与朱大闯双双昏迷所以空无一人。至于第三名的争夺之战,则改在他日再续。

    夕阳西下,禽兽归巢。而乙一比武场外,却是热闹非凡。场内,宝刀精芒璀璨,利剑杀气弥漫,孙长空,高渐飞,分立两侧,四目而视,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想认输就趁早,别像上次那样半途而废。”高渐飞冷冷地讥讽道。

    “好吃的菜品当然要留在最后,如果之前就将你击败,那这次排名赛未免有些枯燥了些。”

    孙长空缓缓架起琳琅宝刀,在斜阳的映照之下,其上七枚颜色、形状、质地各不相同的宝石相继放射出异样的光彩。最终,七道光晕联成一体,化作北斗七星那样的药匙形状,居于孙长空面前。

    “哼,既然这样,那就干吧!”

    高剑飞语出惊人,快到令人难以招架。而他的话虽快,却仍抵不过他手中漆烟长剑。刹那间,剑体掠过空间之中的光线,尽收其中,犹如一个吞噬万物的烟洞一样。

    大战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