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克敌
    ,!

    朱大闯甫一出手,便是惊涛骇浪之势。拳影交叠,经久不息。虽然之前孙长空就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但谁承想对方来势如此凶猛,一时间他只得挥刀阻挡,却只觉得刀身被擂得嗡嗡作响,好像随时都有解体的危险。

    “这家伙难道有使不完的力气吗?这都打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有这么充沛的体力。怪物,简直就是怪物!”

    孙长空一边苦苦支撑着,一边心中不停地抱怨着。眼下,对方的势头正是大盛的时候,选择这个节骨眼与他正面抗争显然不是明智之取。如今,他只得先挨过这段艰苦时期,等对方的气力卸了再做反击。

    “孙长空,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号称自强院中的第一人吗?来,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说着,朱大闯抱起双拳,猛地朝向琳琅宝刀的中心砸去。可怕的力量使得刀身变形弯曲。那双无坚不摧的铁拳竟隔着宝刀轰击在了孙长空的胸膛之上。一时间,他只觉得天昏地暗,双耳轰鸣,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妈的!”

    被打急眼的孙长空反手就是一记竖向劈斩。凌厉的刀锋急速向下逼落,谁知那朱大闯出人意料,竟凭一双血肉之手夹住了刀身两侧,使得孙长空进退不能。

    “嘿嘿,孙长空,今天我要你身败名裂!”

    彻底掌握场上主动权的朱大闯越战越勇,不仅用两手接下了孙长空的奋力一击,甚至挥手间便将他丢入了半空当中。与此同时,朱大闯蓄力攒劲,摧枯拉朽一般推出一拳。拳尖之上顿时燃起熊熊烈火,仿佛要焚尽场上的一切物体。

    “呀!”

    自知身处险境,却无力躲闪。孙长空大脑当中忽然一热,背后骤然出现一双烟色羽翼。只见那双羽翼轻轻一振,孙长空整个人都向上掠起了好高,刚好避过了朱大闯致命的一拳。而见到这一幕的众位长老道人,无一不是叹为观止。

    “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了这种神通,看来最近他有不少事情瞒着我啊!”

    王道人虽然疑云满面,但心中实则是极其喜悦。自己的徒弟能有这番成就,说出去必然是十分有面子的。

    倒是一旁的刘道人,此刻早已按捺不住。一会说孙长空这么做事贪生怕死,一会又说他不按套路偷奸耍滑。看着大家不屑一顾的表情,他终于放弃了辩解,失望地倚靠在座椅之上,直愣愣地看着场上的朱大闯。

    “徒儿啊徒儿,你可得快快拿些比赛啊!不然,拖到后面你必输无疑了!”

    不仅仅是刘道人,就连在场一些修为较为浅薄的弟子都能看得出眼下的局势。孙长空虽然处处受制,但消耗却是极其微弱。反观朱大闯,肆无忌惮地宣泄着气力,好像生怕自己不会虚脱似的。不一会,他已经是浑身大汗,气喘如牛,眼看就要累趴在场上了。

    “朱大闯,我和你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居然叫你这么不顾一切地紧追不舍?”

    随着对方攻势愈发舒缓,孙长空倾吐一句,不禁问道。

    “哼哼,老子看你不爽,就想揍你怎么样!吃我这一记碎空拳!”

    忽然,朱大闯强出一招,拳风犀利,空气被急速撕裂,周围空间仿佛碎裂了一般,显现出数道龟裂的痕迹。然而,这种现象只是持续了一瞬,便又恢复了正常。

    “该死,又没打中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朱大闯无意间的一句抱怨,引起了孙长空的注意。借着对方攻上的机会,他猛然变换路数,引刀抹向朱大闯的脖颈,暂时制住了他的行动。

    “有话说不清楚,什么忘恩负义的小人,我和你有过节?”孙长空一脸无辜,愤愤道。

    “哼,和你这种货色有什么好说的。有本事正面来!”

    朱大闯惊出一语,拳尖之上煞气再现。不同于之前的是,这一回他的每一拳中都仿佛隐藏着一只下山猛虎,拳劲之中透着满满的狠辣快绝。孙长空才不过与他过了两三招,便觉得琳琅宝刀之上炽热无比,若不是有灵气包覆,几乎难以接近。即便这样,此时的他仍是苦不堪言,握刀的右手酥麻几将失去知觉。

    “这畜生难道是吃了大力丸不成?我真是……”

    就在孙长空刀势低靡、颓象毕现之际,存在其脑海当中的第二幅无二真经图紫芒大放,一道栩栩如生的妖异虎影破幕而出,随即华为屡屡灵气融入到他的四肢百骸当中。一时间,孙长空周身光芒四射,一股妖邪气息徐徐升起,乍一眼去犹如魑魅。

    “这……这是什么东西!”

    朱大闯一边施展着自己急如暴雨的虎形拳劲,一边注视着孙长空的一行一动,生怕其中再生异端。谁知,对方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朱大闯所释放的拳劲悉数轰击在他的身体之上,一波又一波汹涌热浪将孙长空浑身上下包裹得密不透风。

    然而,那些看似凶猛的火魔,一旦遇到那些紫色的灵气,竟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立即缩了起来,之前的嚣张气焰再也找不见。

    “嘿嘿,这回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虎威吧!”

    说完,浸淫在红色火光当中的孙长空,眼神陡然一变,一股源于野兽猛禽的凌厉凶狠爆射而出,直接将周围的火光全部震散。红色火光退却,一股紫色光晕取而代之。

    “吃我一拳!”

    没有丝毫修饰,孙长空隔空便是简单粗暴的一拳。经由拳劲当中散发而出的灵气,进而幻化成魁虎的姿势,张牙舞爪地向朱大闯猛扑过去。所经过的空间,无一不是流星飞火,四爪之下更是踩踏着如同祥云的紫色云雾,举止极其豪放。

    自己的虎形拳劲失效之后,朱大闯便如同没了爪牙的老虎一样,只有一具高大魁梧的身躯作为靶子,留给对方蹂躏虐待。魁虎幻影不过才碰一下他的身体,朱大闯便便整个人的倒飞了出去。再看之前他与幻影接触的右臂衣衫尽碎,上面血迹斑斑,伤势着实不轻。

    自知技不如人的朱大闯,即便落到这番天地,仍不肯就此认输。倔强的他再次轰出数枚虎形拳影,但都被孙长空魁虎紫影一一消灭了。而更令他感到崩溃的是,那只巨大的魁虎在不断吞食拳影当中的灵气之后,身形越变越大,如今已经接近小半个比武场的大小,而且势头仍是有增无减。照这样下去,不用孙长空动手,单是这只魁虎就足以把朱大闯挤到场下了。

    “混蛋,我朱大闯还没在正面决战当中输过,曾经没有,今后也不会有!”

    好不容易躲过魁虎的穷追猛舍,朱大闯猛然咬破舌尖,一股精血随即喷出,并在空中凝结出一枚血色符文的样子。然后,符文越变越大,眨眼间已经有一人来高。趁着这个机会,朱大闯忽然向前迈出一步,与那血色符文融为一体。随即,他的整个身体都散发出一股血腥的气息,虽然说不出是什么门派的武学,但一看就知道是来自邪门歪道、三教九流的邪恶秘籍。

    这些秘籍虽然可以再短时间内大幅提升修仙者的修为与力量,但随之带来的后遗症也是极其恐怖的。有些修仙者因为擅自使用邪术,甚至导致自己终身瘫痪在床,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见到这一幕,刘道人惊得不禁站了起来,连他也不曾知晓的秘术,其中究竟隐藏了多少玄机呢?

    “孙长空,我要你的命!”

    眼看魁虎幻影呼啸来至,朱大闯不闪不避,伸手便擒住了对方的脖颈。那只足有数人并排来宽的虎爪拍击在他的身上,后者竟犹如未觉。更加夸张的是,他的身上毫发无损,就连衣物也未曾受损,这与之前其狼狈逃奔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朱大闯一手抓着魁虎,一手微微攥紧。此时,他的拳头之上再无任何花招的异彩。在孙长空看来,那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拳头。可不知为何,就是这只拳头竟令他心神不宁,如芒在背。渐渐地,孙长空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随即一抹苦笑显现在他那张率真清秀的脸上。

    “哎,何必呢?”

    随着孙长空的话语吐出,朱大闯两臂之上的肱二头肌猛然暴涨数倍,那巨大到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魁梧幻影竟被他像拎萝卜一样拎了起来,而他那只蓄力许久的拳头终于霹雳出击,甫一起手便已引起周围空间的波动。

    “这是……什么力量!”

    王道人惊愕着看着异动中心的朱大闯,痴痴地问道。

    “轰!”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朱大闯的拳头径直击中魁虎的面门,后者的面门被可怕的劲力被瞬间撕裂,碎成千片万片。而后,这种崩溃延伸到身躯的各个角落。其中蕴含的浑厚灵气顺势溢出,顷刻间便将整座比武场全部覆盖。

    “为了一道幻影,值吗?”孙长空看着模糊的前方,淡淡道。

    “我朱大闯绝不会输在正面,绝不!”

    在一声悠长、充满怨念的嘶吼当中,朱大闯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之前弥漫在场上的灵气也随即消散,露出其中本来的样子。

    孙长空一人站在赛场之上。

    与此同时,他的思绪竟被带到了数年前的一个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