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智斗郭含香
    ,!

    因为视线受阻,所以此时孙长空变得十分被动。他不知道接下来对方会何时出现,更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招式。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早知要面对这样的局面,就好好观察一下这位师妹的套路了。就算没有好的应对之策,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手足无措。如今的孙长空就好像一只瓮中之鳖,只能等着郭含香自己现身。

    等了片刻,孙长空终于忍不住,破口怒吼道:

    “喂,有本事出来打个痛快!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孙长空激将法并没有奏效,郭含香只是嘤咛啼笑了几声。随即一道婉转悦耳的声音翩然而至,传入他的耳中:

    “我本就不是什么好汉,这点手段又有什么。孙长空啊孙长空,让我看看你那所谓的英雄是怎么对付我这个弱女子的吧!”

    话音刚落,孙长空头上的雾气豁然分开,一只大若屋盖的巨型手掌从天而降,摧枯拉朽一般向来全力袭来。

    虽然这手掌看似绵软无力,但实际上却是力大无比。即便没有灵气加持,就算单凭其中的重量,也足以把孙长空拍得粉身碎骨。看透这一点的他,双腿急蹬,“噌噌噌”轻松跳出数仗之远,惊险地躲开了要命的一击。待到手掌再次抬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之前所站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枚足有半人来深的坑洞,别说是人,就算是快铁疙瘩站在里面,此时恐怕也要被拍成铁饼了。

    自己还未搞清那块温玉的神通,而眼下形势又是此等危急,孙长空本以为这次的比试将会十分简单,谁知自己却踢到了门板之上,苦不堪言。

    思绪未完,刚刚抬起的手掌再次呼啸而来。不同于上一次的是,这回过含香出掌更快,气势十足,即便远在十米开外,也能清晰感应到迎面扑来的火辣掌风。而且,这一次的掌击是横向推来,无论是攻击范围还是出招速度都有了较大的提升。孙长空心知,这次自己不得不正面迎战了。

    “妈的,一个小妮子还想把我逼上绝路,开什么玩笑!”

    被连番压制的孙长空,心中猛然升起一股莫名怒火,一时间手中琳琅宝刀光芒大作,手腕翻转,三道几乎一模一样的半月刀气破空掠出,同时击中那只巨大的手掌。瞬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席卷整座比武场,随即产生的气浪更是刮得衣袂翻飞。

    “嘿嘿,孙长空,你就这么点能耐吗?你可真让我失望啊!”

    硝烟还未散尽,一只崭新的手掌冲出爆炸中心,再次朝孙长空排山倒海般飞驰而来。虽然猜不透其中的诡异,但他已是不能再做任何思考,只见他架起宝刀,全力搠向那只白皙的手掌之上。

    可那只手掌不知怎的,居然坚固无比,刀枪不入。在刀身反馈回来的反震之下,孙长空差点将刀丢了出去。只听“铛铛铛”数声尖锐的轰鸣,孙长空借助刀尖处传来的力道已经跃入半空当中。

    为了卸掉多余的劲力,孙长空旋转着向上掠起,可怕的转速带动周围的空气一同流动,眨眼间便形成了一道小型的龙卷风。与此同时,那些白色的雾气也因为他的带动渐渐流向旋风中心,进而制造出一个颇具规模的漩涡。而就在此时,异象发生了。

    随着雾气渐渐凝聚,孙长空立即变得头晕眼花起来。而借助期间微小的间隔,他突然发现远处的天空当中竟是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露出一道贯穿苍穹的疤痕。透过那条巨大的伤疤,孙长空仿佛见到了另一处空间,稍稍回想一下竟是苍北仙苑的广场周围。

    见到这一幕,孙长空不禁心生骇意,莫非对方真的有通天的本领,可以在神不归鬼不觉的情况下降自己困入一方天地当中,而自己却一丝感觉都没有。这样的神通,别说是他,就连高高在上的掌门方惜时恐怕都未曾掌握。难道,那块温玉真的有如此神奇?

    如果自己真的处在对方掌控的空间之中的话,他是万万打不过郭含香的。但凭借以往的经验来判断,小小年纪的她是绝不可能领悟这等高神的神通的。

    疑点重重,矛盾不断,就在孙长空猜测其中玄机的时候,那只手掌又一次横空出现。而且,这次一出就是两只。

    如果说一只手掌孙长空还能勉强应付的话,那两只手掌合击之下他就算有再快的速度也是躲不开的了。更要命的是,这回两只手掌是一上一下同时采取攻势,任他上天入地都无法保全自己。通过刚才的初步试探,他已经大概能够猜得出,手掌当中蕴含的力量绝不是一般人类能够相抗衡的。正面迎战,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该死,我孙长空一世英名,难道今天真的要败在一个女孩子的手里了?”

    如今的孙长空,空有一身的力气却无的放矢,悲愤之间,他只觉得胸口当中有团火焰,烘烤着他的五脏六腑,令他苦不堪言。而就在两只手掌即将到达之际,孙长空的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幻象,一切都是幻象!”

    虽然不知说话之人是谁,但孙长空在听到提醒之后,眼前不禁豁然开朗起来。原本体内乱窜的灵气,此刻总算又恢复了正常,一直萦绕在他眼前的纤薄迷雾渐渐消散,熟悉的环境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知何时,郭含香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眼下,右掌之中温玉光芒大作,左手高高举起,似是要以五雷轰顶之势轰击自己的天灵。

    这个时候,台下的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从刚才开始,二人就这么傻呆呆地站在擂台上,一动也不动,好像着了魔似的,要不是因为孙长空的一句大喝,他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小丫头,看我的厉害!”

    孙长空一边尖啸着,一边飞速踢出一脚,刚好迎在对方的被臂膀之上。郭含香毕竟是个女人,力量修为都没有孙长空来得强大精湛。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到无法抗拒的力量扭成一个畸形的姿势,接着手臂就如同失了魂似的,倏然耷拉下来,竟是当场脱臼了。

    “你……你居然能从我的幻术当中自行苏醒?这……这怎么可能?”

    郭含香抱着半跪在比武场之上,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温玉的力量她自己最是清楚,非是有高神修为以及鉴定毅力之人方能抵御,且缺一不可。孙长空身为一个自费弟子,就算让他捅破天也就那点能耐。她怎么也想不通,对方是如何一个人破解自己的幻术的。

    “嘿嘿,小爷运气好,就连老天都不肯帮你!我说郭含香,你还是认输算了。省得再受皮肉之苦!”

    重新掌握场上主动的孙长空,此刻不由得有些得意起来,说话的风格也恢复了以往轻浮诙谐的本色。

    “哼,让我认输,除非你杀了我!”

    见到一个弱女子还有这般气魄,孙长空坏笑着走近对方,略带玩味地看着郭含香的双眸。

    郭含香话没说完,却只觉得脚下忽然一轻,随即天旋地转,头朝下地倒置在半空当中。待她仔细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孙长空居然从后包抄近了她的身,右手将她拎了起来,左手顺势脱下她的绣花鞋子,并用四指在脚底板上挠痒。想郭含香好端端的一个黄花大姑娘,连手都没让人牵过,今天竟被孙长空这般调戏。想到这,她不禁觉得脑中传来一阵阵晕眩,差点气昏过去。

    “你……你放开我!孙长空,等我下去,我一定要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面前郭含香的大声辱骂,孙长空不以为然。他一边露着奸诈的笑容,一边转身朝比武场的边缘走去。

    “行啦,有什么事下去再说吧!”孙长空不耐烦地告诫道。

    “你,你放……啊!”

    这一回,孙长空尽然真的听了郭含香的话将她“放”了下来。只不过,后者的位置是悬在比武场之外,所以孙长空刚一松手,郭含香便应声摔在了台下的草地之上。五尺来高的台高摔下来也是够她吃一壶的了。过了好大晌,她才从昏迷当中苏醒过来。

    醒来的第一刻,郭含香“噌”得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恼羞成怒的她一脸粉红,模样就好像树刚从树上掉下来的熟桃子。

    “孙长空,我记住你了!”

    说罢,郭含香捂着脸几步便跳出了比赛场地,一溜烟地消失在了众人的嬉笑当中。

    “这一局,孙长空胜!”

    总的来讲,一场胜利来得有惊无险。虽然过程略显坎坷,但好在没有耗费太多气力。紧接着,台下的休息区当中传来一阵令人畏惧的杀意,孙长空抬眼一看,正是之前与自己多番叫嚣的朱大闯。

    不知为何,朱大闯见了孙长空就好像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一脸凶煞,极其恐怖。反观孙长空倒还来得自然,只是因为对方的再三挑衅而变得怒意横生罢了。毕竟,这里是讲实力的地方,不服,赛场上比划比划。

    在众弟子的期待之中,朱大闯迈着坚实的步伐慢慢走上台来。甫一落地,场上的地板便被他生生踏碎了一块。见到这一幕,孙长空眉头紧皱,似是对他的表现十分不满。

    “有本事拳脚上见高下,欺负一块石板算什么本事。”孙长空瞅着对面的朱大闯,不屑地说道。

    “嘿嘿,孙长空,你不要说得太轻巧。一会,我定让你感受一下粉身碎骨的快感!”

    一言说罢,朱大闯双腿一蹬,径直来到孙长空的跟前。举起的拳头呼呼作响,一股猩红色的磅礴灵气随即倾泻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