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排名赛序幕
    ,!

    当天下午,晋级内门,也就是进入到最后排位赛的弟子就已经全部角逐出来了。自强院与不息会各占四个名额,可以说是平分秋色。

    排位赛的场地选择在了级别更高的乙级比武场内。一般情况下,只有正式进入内门,且拥有傲人天赋的弟子才能有机会在这里酣畅一战。而能够在这么重要的地方进行最后的角逐,可见仙苑高层对于这次排位赛的重视程度。

    第一局,孙长空就碰到了这次排名赛的热门,不息会公认的第一人高渐飞。

    早在之前复赛的时候,两人之间就差点爆发战争。好在,孙长空走得快才没有使得事态进一步恶化。

    这一次,大战在所难免。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孙长空还是站到了比武场上。

    两人交手只有短短十招之后,孙长空便意识到了对方的强大之处。攻如暴雨梨花,守如金汤铁壁。一把琳琅宝刀被耍得刀光漫天,却仍是力不从心。

    趁着二人缓冲的空档,孙长空赶紧权衡了一下利弊。眼下与高渐飞的一战,胜负未知。即便站到最后自己能够侥幸胜出,但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样一来,后面的战斗他几乎是无力招架,想要那个较好的排名也是极为困难的。

    与其现在拼个你死我活,不如暂时保存实力,将注意力放到后面的比赛当中。这样一来,即便最后还得遇到高渐飞,但经过两轮的消耗,对方的体力灵气都会有较大幅度地下降,即便赢不了也不会输得太残。

    抱定了这个想法,眼见高渐飞一击剑罡横扫而来,孙长空向后轻轻一跳,直接掉出了场外。就这样,在众人的惊呼当中,第一局的排位赛以高剑飞的胜利而告终。

    “这……这赢得也太轻松了吧!”

    不仅仅是在场观战弟子,就连上座的某些长老道人都感到疑惑不解。不过,和大环境反应截然不同的是,掌门方惜时却是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孙长空的方向,微微地点了点头。

    “恩,这个小子果然有点意思,当初我没看错他。你怎么看,万秋?”

    说着,他扭头看向后侧,瞧了一眼待在那里的沈万秋,一脸和气地说道。

    “掌门慧眼识真,徒儿佩服!”

    与此同时,擂台之上再次走来两人,乃是自强院的内战,号称小铁胆的朱大闯与一苇竹剑江流。一上来二人对战,互不相让,有来有往,可以算作打成平手。

    可越是到了后面,声势宏大的朱大闯就显得越来越是吃力。相反,以慢打快的江流凭借自己刚柔并进的凌厉剑术,渐渐掌握了场上的主动权,并令对手落到了自己的节奏之中。最终,朱大闯因为过度消耗体力不支,在比赛进行到一个整时辰的时候败下阵来。

    虽然江流赢得了比赛的胜利,可下场之后人们发现他身上的衣物好多地方都已经撕裂绽开。原来,在二人交手的过程当中,朱大闯的铁胆神拳虽然没有直接打在江流的身上,但随之产生的拳风却擦破了他的衣衫。而这些攻击,只有有一招击中,那么输得便是江流了。

    事后,朱大闯对于自己的失利十分不满,有人想要上前搀扶,却都被他给挡开了。站在台下的孙长空见到这一幕,微微皱起了眉头。而这一幕,却被正在气头上的朱大闯给撞见了。

    “怎么?你这个胆小鬼还有资格在这品评我的不是?怕死赶紧回家吃奶吧!小心一会别伤在我的铁拳之下!”

    说着,朱大闯朝着孙长空摆了摆拳头,搞出一副讥讽的架势。周围的弟子将目光纷纷投向后者,他们想看看面对这种情况,这位新秀将会如何应对。

    “呵呵,别着急,一会有的是机会让你表现……”

    孙长空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十分淡然,好像根本没有将对方的叫嚣放在心上一样。这个时候,有些弟子开始偷偷议论起来,大概意思是说孙长空技不如人、只能认栽了。不过,他对别人的评价倒是不以为然。实力不是靠嘴巴说的,拳头才是硬道理。

    没过多久,同样位于乙级的另一个比武场也有了分晓。这次排位赛中唯一的两位女弟子,自强院的红绫女段红绸与不息会的温玉过含香对决,前者以一招之威险胜。而第二场,也是本次排位赛最没有亮点的一场比试,董二郎与张三水前后焦灼了一个半时辰,仍未能分出胜负。到了最后,是张三水忽然挤出一张不知名的鬼画符,招来一阵电闪雷鸣,乱了董二郎的心神,这才侥幸赢下比赛。可到了这个时候,比赛的输赢已经不是关键,毕竟,大家想看的是精彩的对决。像这样如同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的东西是没人接会看的。

    经过前面的比试,晋级到胜者组的有高渐飞、段红绸、张三水以及江流。而败者组的则是孙长空、朱大闯、过含香和董二郎。

    接着,胜者组与败者组被分别安排到乙一和乙二两座比武场内,进行接下来的对决。到了如今,看热闹的大家已经初现倦意了。毕竟再精彩的比赛也有看腻的时候。他们是人,是人总有腻烦的时候。一些意志薄弱的弟子表示放弃,三五成群地去食堂吃饭了。而台上的贵宾席却仍是坐得满满当当。他们不是不想走,只是碍于自己的面子不能做那等消极懒散的事情罢了。

    “王道人,你看我的弟子和你的爱徒哪个能够冲出败者组与那胜者翟一名一较长短呢?”

    这时,坐在王道人右手边一个留着花白山羊胡须的老者看着他,和善地笑道。

    “嘿嘿,刘道人,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这一届参加排位赛的众弟子,实力相仿。但如果说胜者组里面的霸主,那必然是高渐飞。只不过说起你的徒儿朱大闯,虽然天资傲人,器宇不凡。但空有一身本事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终究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和我的弟子孙长空相比,他还差一些。”

    说罢,王道人轻轻端起桌上的茶杯,美美地品了一口,脸上满是幸福享受的表情。

    “哦?你说我的张望远儿打不过你的那个废物徒弟?”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咱们还是赛场上一分高下吧!”

    王道人笑呵呵地瞅了一眼刘道人,之后转过头去再也争口舌之便了。

    众位参赛弟子稍作休整,第二轮比试即将开始。乙一那边,上场的是段红绸与张三水。而乙二这边,孙长空运气比较好,抽到了第二场的比试,这样一来他就有更多时间进行休息。而如今上阵的,是来自自强院的朱大闯和不息会的董二郎。

    不知这家伙吃了什么药,上一场明明耗光气力的朱大闯,这一回居然再次恢复到了精神饱满、灵气四溢的状态。相比较之下,董二郎在经过了上一回绵长的缠斗之后,此刻已经气力无多。别说比试,就连上个比武场都累得大汗淋漓。孙长空不看也知道,朱大闯赢定了。

    故事的结局并没有出现意外,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中,董二郎重重摔落在比武场下。再看他的脸上,口鼻窜血,面色锃青,好像吃了什么剧毒之物一样。几个人上前七手八脚将其抬了出去,比试进程这才得以进行。

    可就在交换场地、孙长空与朱大闯二人错身之际,后者冷冷吐出一句:

    “下一个就是你!”

    面对这等指名道姓的威胁,孙长空仍然是不屑一顾。他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像对待一个无知的孩子一般,温柔地笑了笑,而后继续朝前走去。对于对方的轻视,朱大闯恨得牙根痒痒,如果不是规则限制,他早就冲上前去与之决一死战。

    孙长空走上台来,脸上的笑意却是变得更加明显了。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自己接下来将要有幸与本次参赛不多的女性弟子即将展开较量了。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他的荣幸。

    郭含香的名号,孙长空多少还是听说过一些的。据说,这女子天生身上便挂着一串温润白玉,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这股香气,即便是在数米开外也能清晰分辨。有的人说她是天择之女,有的人说她是仙玉转世。大家众说纷纭,却没得出一个统一的答案,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对于郭含香来讲这就足够了。就是因为这个民间传说,仙苑破格收入这个并无半分仙缘的女孩。好在,她后天的成长斌没有辜负门内长老道人的期望。只用了五年时间,郭含香一跃成为了自费弟子当中的精英翘楚,许多修行时间比她还要长的男弟子都没有她的修为来得高深。年仅十七岁的她,已经冲破强身境界,晋入到灵感境界,令无数弟子为之惊叹。就在不久之前,她还在一次偶遇当中将那块与自己一同降世的温玉莲花成了一件厉害的法宝,如今正位于他的掌心之中,散发出一团团素雅的白色光晕。

    “在下孙长空,请师妹多多指教!”

    “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等你掉下台的时候自会有人告诉你!”

    话音刚落,孙长空猛觉得一股携着莫名香味的奇怪灵气铺面而来,瞬间便将他包围其中。

    此刻,孙长空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那块玉石当中,只因为他双眼所见,却都是一望无际的茫茫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