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跃入龙门
    ,!

    浓郁的金色灵气立即充斥整座赛场,致使三名弟子仿佛置身于金汤之中,随其沉浮。而因为灵气的影响,三人的行动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别说采取攻势,就连挪动下身子都有些费力。

    可就在这时,金色的幻海当中竟然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犹如天地间露出的第一缕阳光一样,令人神清气爽,萎靡的战意更是不禁为之一振。

    “闪!”

    身材短小的弟子惊呼一声,只见那灵活看似螳螂的他纵身跃出一丈来远,两手同时发出不下十招暗器。乍一看去,金海之上犹如划过几道流星一样,银光闪闪,着实好看。

    可孙长空并未因为这幅美丽的场景而沉醉,眼见那些光斑飞奔而来,沉稳如山的他嘴角微微一样,右臂转而向左一挥,那沉入金色海洋当中的琳琅宝刀再次迸现,并以横扫千军之势挡下那些不起眼的小玩意。

    “铛铛铛~”

    快如急雨的暗器接连不断地打在刀身之上,发出铿锵脆响。然而,它们之中无一例外,全被孙长空轻松挡下。眼见一波攻击到达尾声,谁知一股劲风迎面砸来,声势狠辣决绝,不留任何后路。

    孙长空猛然抬头,只觉得顶上有一巨物从天而降,速度之快,已然封死了他全部的退路。临危之际,孙长空忽然间然气沉丹田,伸手抄过空中的琳琅宝刀,另一只手则钳在刀尖之上,横于头上,准备直面这撼地一击。

    此刻,那名高大汉子早已是孤注一掷,身在半空的他,两臂早已是青筋暴涨,犹如一条条毒虫,缠绕攀附。而他手中的浑天魔锤,更是被他舞得呼呼直响,乍一听去这哪里是什么钝器,分明就是刀剑之类的锐物。

    “看招!”

    在高大汉子的惊呼之中,坐在看台上的王道人忍不住站了起来,炙热的目光之中饱含了关切的神色。

    “小子,挺住啊!”

    “轰!”

    在众人期待的注视当中,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倾斜在那宽度还不足一掌来宽的琳琅宝刀之上。无数火光随即迸溅,犹如火种精灵一般,落入赛场之上,消失不见。再看侧面,因为巨大的力道,刀身早已被弯折成一个优雅的弧形,若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一柄看似如此笨重的宝刀能够拥有这等韧性。

    然而,即便这样,高大汉子仍不肯就此放手,他的肌肉仍在颤抖,浑天魔锤的破坏力依旧存在。可就在此时,之前因为凤鸣短刀被困的张川突然提身在上,再看他手中空空如也,居然是舍弃了自己的武器,欲要与之展开肉搏血战。毕竟他们这边人多势众,近战的话,将会占据相当大的便宜。而在如此之短的攻击距离之中,再也没有比赤手空拳来得更加实惠的了。

    “孙长空,吃我一拳!”

    说时迟那时快,身体被完全禁锢在高大汉子强悍力量当中的孙长空,眼中猛然间闪出一丝寒光,随即只见他身体右侧忽然向前扭动,握持宝刀的右手顺势松开。瞬间,那看似迟钝的刀柄化身为杀身之物,砰然撞在张川的面门之上。随着鲜血以及森白牙齿的掉落,身遭重创的张川直挺挺地栽倒,当场昏死过去。

    孙长空出人意料的一击实在是太过精彩,观看这场比试的人瞬间爆发出热烈的呼喊与叫好。而之前一直担心安危的王道人,此刻终于稍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再看他右手的不远处,来自不息会的一名道人脸色铁青,好像吃了苦瓜似的,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张川被袭的事实,直到现在,高大汉子与短小男子也不敢相信。正当他们依旧沉浸在刚刚交战的回忆当中时,孙长空三拳两脚便撂倒了两人。虽说前者身体强壮,皮糙肉厚,但孙长空招式凌厉,拳拳到肉,苍北长拳更是被他刷地炉火纯青,让人看了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丙一比武场,高渐飞胜出!”

    众人还没缓过神来,距离丙三比武场只有一场之隔的另一面,一袭烟色劲装的青年男子环抱双臂立于场中。再看赛场之外,三个犹如浴血的弟子摊到在四周,面如死灰,气如游丝,一看就是受了极重的伤势,再不采取急救恐有性命之忧。

    在数位弟子七手八脚的帮助之下,伤者终于被安全送离场外。而就在这时,台下长老再次宣布道:

    “丙三比武场,孙长空胜出!”

    就这样,两个赛场的霸主隔空相望,脸上全都荡漾着不屑的笑意,如果不是规则在前,恐怕他们就要接着打下去了。

    “胜者下场稍作休息,一会将要进行排位赛!”

    在长老的示意之下,孙长空与高渐飞双双离场,这时三胖不知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一把抱起了毫无防备的孙长空。

    “老孙,你成功了,你现在是内门弟子了!”

    如果不是三胖的提醒,孙长空的脑子依旧意识不到自己成为内门弟子的事实。之前,他曾经无数次努力,希望能够在内门之中占据一席之地,然而全都未果。可如今,几乎是在灵耗损的前提之下,他便轻轻松松拿下了丙三的魁首。不得不承认,世事难料,沧海桑田啊!

    “哈哈,今天完事之后,无论排位赛如何,咱哥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

    孙长空与三胖嬉笑着离开之后,换来了周围人的无数鄙夷。一个为人处世如此吊耳拦挡的登徒子,怎么就这么好运成了内门弟子了呢?真的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哼,孙长空,等你进了内门之后,我会让你后悔的。”仍在一边观看的张望远使劲咬了咬牙,却觉得胸口忽然传来一阵悸动,却不知是因为上次旧伤未愈,还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所引起的。而就在这时,之前那位斩杀吞食瑞兽四不像的男子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他是只身前来,手里再没有任何血腥,只有一串晶莹剔透的水晶葡萄。

    “你怎么整天吃个没完,不怕撑坏吗?”张望远瞅了一眼对方,嫌弃地撇撇嘴,不耐烦道。

    “嘿嘿,这就是你不懂了。饭后吃点水果可是有利于消化吸收的。那四不像肉太老,我怕消化不良。”

    那人瞅了瞅赛场那边的情况,有瞧了瞧张望远阴沉的脸色,结果不言而喻。

    “你看你的样子,好像刚被人屠了全家似的。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哥几个的实力?”

    “你懂什么!”

    不知是因为自己心绪太乱,还是因为对方的话刺到了心中的痛点,张望远的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浓郁杀意,就连两条眉毛都被激得杀气腾腾,好似两柄尖刀一样,叫人极不舒服。

    不过,对方显然不吃他这套。相反,对于张望远的怒火,那人居然是熟视无睹,嘴里刚刚吃进的葡萄,猛地又被他喷了出来,刚好打在对方的脸上。

    “你敢再说一遍吗?”那人淡淡道。

    不知为何,本来怒意冲天的张望远,居然被一颗小小的葡萄打得泄了火。他就好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顿时没了气势,就连说话的语调也变得唯唯诺诺。

    “抱……抱歉,屠昊阳大哥!是我刚才语气不妥,我给您赔罪了。”

    那被称作屠昊阳的男子不屑地瞟了眼面前低声下气的张望远,确定对方真的是有心认错,这才稍微平静了下心情,直愣愣地说了句:

    “把那颗葡萄吃了!”

    张望远慢慢看向自己脚边早已沾满灰土的葡萄,不禁咽了一大口口水,颤颤巍巍地问道:

    “吃了它?”

    “快点!”

    屠昊阳的态度急转直下,手中的一串水晶葡萄竟是被他一把攥成了水汽。此时,他所展现的可怕杀意远比之前张望远的强大了数十倍。与他相比,张望远就如同一个襁褓一样,连哭泣的资格都没有。

    “好~”

    张望远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接着他小心翼翼拾起那枚水晶葡萄,如同对待自己亲生子女刚要擦拭上面的灰尘,谁知这时屠昊阳再次开口说道:

    “别擦,囫囵吃!皮核一起吞了!别浪费!”

    呆呆望着自己面前如同神一般的屠昊阳,张望远嘴唇微微张开想要说话却并没有发声,他仔细看着掌中的污秽之物,回想起数月前自己被孙长空一指贯体的情景,他的心彻底冻结了。

    “孙长空,这笔账我会算在你身上的!”

    想到这里,张望远好像背负刑场的死刑犯,一股悲凉徒然而生。接着,手指轻轻一弹,葡萄应声入口,而后他猛地将头扬起,一股来自府内的三昧真火顿时便将水晶葡萄焚烧殆尽。

    亲眼见到张望远把葡萄吞入之后,屠昊阳这次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外灿烂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吗,仍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我的好师兄,味道如何,甜不甜啊?”

    “屠昊阳师兄的东西自然是极好的。张某身体突感不适,想要回去休息一下了,咱们以后见!”

    说罢,张望远仍然礼貌地行了一礼,这才信步离开,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嘿嘿,原来张师弟也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啊!哈哈哈!”

    在屠昊阳尖酸刺耳的嘲讽当中,张望远走完了自己最为耻辱的一段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