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开战
    ,!

    时间转眼即逝,就在别人依旧沉浸在昨日精彩人生当中的时候,苍北仙苑一年一度的内门晋级大赛悄然来至。不少平日里作风低调实则拥有惊天天赋的自费弟子纷纷崭露头角,只为取得那宝贵的一席之地。

    内门晋级大赛分为初赛、复赛、排位赛三项。初赛就是俗称的海选阶段,这个过程将会淘汰绝大部分心存侥幸、浑水摸鱼的凡夫俗子,只有身怀真正本领的弟子才能参加比赛。

    而作为关乎是否能够成为内门弟子关键部分,复赛将会变得更加激烈。

    复赛参赛者一共三十二人,进入复赛之后,比赛者将被分为八组,每组四人。四人混战,最后站在场上的人则是胜利者,成为名副其实的内门弟子。

    作为重头戏,进入排位赛的弟子,将会被分成两两一组。胜利者进入胜者组,失败者败者组。最终,两组的冠亚军将会分别展开角逐,冠军争夺一二名,亚军确定三四名。而前三名的弟子,将会获得由仙苑奖励的丰厚赏赐。赏赐不分贵贱,只分合适与否。如果你不谙剑术,就算得到一柄绝世神剑也只能作为唬人的手段,不能发挥其万分之一的力量。所以说到底,匹配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毕竟是前三甲的奖品,无一不是令人为之疯狂,望之垂涎的珍贵宝物,随便拿出一件放到珍宝阁都能卖出天价。也正因为此,最后的排位赛才能当之无愧成为最后的压轴节目上演。注定,最后八人的厮杀将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在管理长老宣布初赛结果之后,场下弟子一个个摩拳擦掌,摆出一副亟不可待的架势。而就在他们当中,身着一袭青衣的孙长空正站在一处偏远的地方,注视着前方发生的一切。

    “自强院,第三四四〇号,孙长空,通过。”

    在周围人艳羡的目光当中,孙长空灿然一笑,对着旁边几人连连拱手,这才嬉笑着向台上走去。而就在擂台方阵东方的不远处,一群内门弟子正掩身在拐角的阴影之中,双目如炬地盯着即将走上台来的孙长空。尤其是站在前排的一人,更是不禁攥紧拳头,显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张望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姑且让他风光一会吧!别说他进不了内门,就算侥幸让他入了,咱们哥几个也绝不会让他好过的。”

    说着,那之前开口之人将一块不知名的熟肉放在他的手中,一脸阴险地安慰道。

    “恩?这是灵兽四不像?”

    张望远虽然没有吃过四不像,但从手中肉质紧致程度,以及其独有的香味来看,此物定是兽中极品,吃了之后非但能够充饥果腹,还能强健身躯,提高肌肉的力量,是无数修真者做梦都想得到的美味佳肴。

    “嘿嘿,猜对了一半。这是四不像没错,但这不是灵兽四不像,而是瑞兽四不像。哈哈!今天你哥哥我运气好,居然在野外遇见了它,虽然中间捕杀的过程比较坎坷,但好在……”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脚下一枚鹿首模样的头颅举了起来,张望远瞧了一眼差点没仰过身去,这不正是四不像的脑袋吗?只是因为失去了生机,此时的四不像早已没有生前那般伶俐欢悦,明珠般的双眼早已暗淡无光,两道血泪沿着眼眶淌下,模样相当凄惨。

    “什么?你说瑞兽?这东西可是能保佑我们苍北仙苑风调雨顺、相安无事的灵物啊!你们……你们居然就给这么糟蹋啦?”

    说罢,张望远刚要把手中的熟肉送还给对方,谁知,一道凌厉的骇人杀意豁然出现,瞬间便将他的身体吞没其中。

    “嘿小子,既然你选择跟我们哥几个混,就不要婆婆妈妈的!步非烟交代下来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按时按量完成。可你!”

    说着,他用他那只刚刚摸过四不像头颅的手掌戳了戳张望远的胸口,携着一股威胁的口气说道:

    “也要配合啊!不然,别怪我这个当哥哥的翻脸不认人。”

    虽然嘴中的话语让人不寒而栗,但那人的脸上却仍是一副善良纯真的笑容。而正是这样的狠角色,才会让人疲于应对,防不胜防。不仅仅是别人,张望远也是十分头疼。

    “孙长空,为了报上次的一指之仇。这回我可是下了血本。孙长空啊孙长空,你可不要叫我失望啊!”

    在相关人员的引导之下,孙长空和其余三名弟子一同进入丙三比武场中。如今因为境界提升的缘故,孙长空可以清楚看出哪些境界相对较低弟子的水平。不得不说,这次他的运气着实不错,在场三位同门,只有一人才刚进入到灵感境界,其余两者都只是强身境界的极限状态,距离灵感境界还有一步之遥。但你要知道,看似简单的一步,好多人需要付出几年、几十年的岁月修炼。而像孙长空这种阴差阳错、靠着点运气顺利提升的情况,实在少之又少,这在常人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位就是孙长空孙师兄吧!久仰久仰!”

    这时,位置距离孙长空最近的一名男性弟子率先开口,恭敬地向他鞠了一躬,随即谦逊地说道。

    “哎,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愣头青,如果一会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你还要多多包涵。”

    既然对方以礼相待,孙长空虽不谙熟这些客道话,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寒暄了两句,一脸笑容映衬着。

    “呵呵,好的好的!一会下手的时候肯定我一定虎倍加小心。毕竟,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势,常人恐怕早已瘫痪在床一蹶不振。你能来到这里就已经实属不易了。来来来,咱们先来比划比划,最后的胜出者再和他应付两招。毕竟是前辈,不能太过鲁莽。”

    这时,除了孙长空之外的三名弟子相互看了一眼,再也忍耐不住的他们终于爆发出一片刺耳的凄厉笑声。孙长空呆立在原地,抱起的双手还没来得及放下。他本以为今日自己运气不错遇上了几个武德双修的师兄弟。谁知自己的想法太天真,孙长空那点仅存的慈悲此时也成了别人眼中杂耍般的笑料。老天啊老天,你什么时候把人间变得这般冷酷无情了?孙长空有点想不通。

    “呦,我看孙长空孙师兄有些壮志未酬。这样,让我张川领教领教你的能耐,如何?”

    那名叫张川的人,口中虽然还不确定,但他的行动已经暴露了他的意图。趁其不备的他猛然从背后抄出凤鸣短刀,一击雁过留声直逼孙长空的下盘,欲想将其双腿齐刷斫断。刹那间,空中回荡起凤凰尖锐的尖啸之声,一股悲凉寒意顿时散发而出。

    “好快的刀!”

    这些日子来,孙长空一直专注于无二真经图以及断浪刀法的钻研之中。他自信,整个自费弟子的范围当中,刀式能够快与他的寥寥无几。可谁承想,进入复赛的首次较量,他便遇上了如此强悍的对手。这人真的只有强身境界吗?

    一时间,无数疑问浮现在孙长空的脑海之中,致使他失去了宝贵的闪避时机,从而不得不正面面对张川的雁过留声。形势不容乐观,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背后刀芒毕露,一股沁人寒意豁然倾洒,当场便将那柄凤鸣短刀冻在半空当中。刀身前方甚至还有因为刀气凝结起的一片薄冰。

    一切发生的实在超乎想象,张川甚至还没看到孙长空武器的模样,自己的杀招便已被轻松化解。他欲要上前取刀,谁知刀身冰冻在寒冰之中极其坚固,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撼动半分。

    这招正是来自于断浪当中的“惊寒”一式。

    无奈之下,他只得祭出灵气将其化作纯阳真火烘烤刀身。谁知,这冰生得古怪,一会过去了,冰块之上只是滴了些水滴,甚至连个头大小都没有变化。照这个速度下去,就算他把全身的灵气全部焚尽,恐怕也难以如愿拿回武器。但见他额头之上微微浮起一些汗水,显然是有些熬不住了。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打啊!”

    事到如今,其余两名弟子也不再多加掩饰,索性露出原本歹毒的本色。只见眼下这两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怪人,前者坦胸露乳,使用一件混世魔锤。后者衣着华丽,掌中寒光璀璨,乃是一名暗器高手。不给孙长空任何喘息的机会,二人同一时间飞身攻上,阴阳刚柔两种截然相反的攻击同时攻向场中的孙长空。此时的他,眼眸之中透出一股鹰隼般的犀利,身手真可算得上是追风迫矢、无人可及了。

    远远望去,孙长空的身后仿佛升起了一道通天逆流,将大地苍穹连接在一起,成为其间的枢纽。与此同时,他那件普通的青衣被微风吹得稍稍一动,一股璀璨夺目的刀光立即遍布丙三比试场,叫周围观众无一不为之惊叹。

    “这……这小子用得难道是天上的太阳吗?”

    孙长空负手站立,两臂甚至连动都没动,背上的琳琅宝刀已然破空而出,再次施展出断浪之中的刀式——断水,才刚出招便已凭借蛮横的力道分海平山地劈向即将那两名弟子。一时间,天空昏暗,大地颤抖,可怕的轰鸣声响彻云霄,似是要把九重天一同撕裂一样,声势大的叫人心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