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备战晋级赛
    ,!

    孙长空就这么稀里糊涂昏睡了一夜,等到恢复神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睁眼的第一刻他便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师父——王道人。

    王道人是昨天傍晚回来的,因为害怕打扰孙长空休息,所以并没有知会他。而当得知了孙长空失踪之后,他不顾多日的奔波累,联系众人赶紧四处找寻。好在,三胖对于孙长空的习性十分了解,这小子能去什么地方,他都一清二楚。二人前往后山的路上,居然还碰到了“偶然”路过的沈万秋。于是,三人一同前往碧波潭的附近,谁知得到他们到达的时候,孙长空自己居然浮了上来。这才有了他濒临昏厥之际双眼所见到的一幕。

    说到沈万秋,自打孙长空清醒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他。因为那些“舒筋活血散”,他对沈万秋的态度急转直下。

    本来他还想分沈万秋一杯羹,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独享秘密,所以才有了他独自前往碧波潭孤身犯险的事情。而孙长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沈万秋称心如意。

    不过,孙长空心里也清楚,即便沈万秋没有整出之前的事情,只要对方得知了秘境之后也会在第一时间除掉自己,杀人灭口。孙长空不傻,自然不会作那个冤大头,所以即便冒着再大的危险,他也要一个人去。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他的,冥冥之中交于了他一份神奇的力量,不仅点亮了第二幅无二真经图,提升了自身的境界,还出乎意料地生出一对烟色的羽翼,使得自身的机动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对于法宝神兵一类的东西,孙长空倒是不会太在意。毕竟,那些都只是身外之物,能够真正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的,只有自己的力量与修为。许多修行到大成境界的修仙者,往往会摒弃自己的兵器宝贝。因为只有的身体才能随心所欲,其它的物体只会成为自己前进的累赘。

    王道人看到孙长空苏醒之后,赶紧来到床头跟前,关心地问道:

    “长空,事情我大体都知道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那个该死的红毛老道,是想以大欺小、无法无天不成?我王某人虽不是什么大成之人,可拼命的力气还是有的。你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和他斗个我死他活……长空啊,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被这种小事误了前程。想开点,你的未来还很光明……大晚上的跑到碧波潭那干嘛?莫非……你是想自寻短见不成?”

    王道人的“厚爱”,孙长空还是很感动的。不过,对方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说起话来要多啰嗦就有多啰嗦。一晃半个时辰过去了,王道人还在不厌其烦地开导劝慰着长空。听到现在他才明白醒悟,原来对方是怕自己想不开跳水轻生啊!

    但是,王道人的反应如此强烈,也并非没有原因。

    要不是自己中途有事离开,火髯道人怎能这般肆无忌惮、轻易搭上自己的爱徒?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更别说孙长空是他心爱的徒儿,关系更是非同一般。要不是众位弟子拦着,他早就找上门去寻仇了。

    如今看到孙长空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王道人更是悲怒交加,即便他的修为不如火髯强悍,但凭着满腔怒火以及一身胆量,他就不信拼了自己的一把老骨头还重创不了对方、

    “师父,您别担心,我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为了提防内门那帮人继续上门滋事,您先别把我伤好的事情传出去,这样等到下个月内门晋级赛,嘿嘿~您懂得~!”

    说罢,孙长空朝着一旁的三胖挤了下眼睛,露出一副奸诈的“嘴脸”,样子搞笑极了。

    看到孙长空还有心思在这整盅,王道人这才稍微心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师父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

    一边说着,王道人从怀中掏出一只细长木匣,打开上面的抽板,一只皱皱巴巴、长得好像枯萎的树根,被整齐地安放在里面,“树根”下端还拴着一条精致的红色丝线。

    “这只百年灵参是我十年前路过一座荒山的时候偶然所得,虽然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仙药,但对于内外伤的恢复还是大有裨益的。以你现在身强体壮的年纪,不用煎服,生吃就行。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灵参最原始的增补功效。”

    孙长空满眼炙热地看着王道人,而后从对方的手中小心接过那只看似普通的灵参。

    这只灵参的意义到底有多大,孙长空自是相当清楚。一般长在人间当中的“参”,只能称作人参。人参分为两种,山参和土参。而这二者当中,又以前者为佳。

    但无论是山参和土参,都只能算作“凡物”,充其量就只能作为进补的良药使用。而灵参就不同了,他们因为吸收了过多的天地灵气,致使自身化成了一个可以吐纳修行的灵物,只要假以时日,它们便可以修成人形,成为草木当中的精灵。

    如今孙长空手里持有的,便是一只被活活打回原形的稀有灵参。直到现在,他还能清晰看到灵参身上系着的红色丝线,那便是当年王道人为防止灵参溜走设下的禁制。

    “师父,我……”

    “行了,好好休息吧!回来到现在,你师父我还没去拜见掌门他老人家。你先躺着,我走了。”

    说完,王道人将棉被轻轻盖在孙长空的身上,转身欲要离去。谁知这时,孙长空开口了:

    “师父,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这时,王道人已经走到了门前,他只是微微偏过头,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大步迈出了房门。

    “喂喂喂,你昨天到底去干什么了。”

    送王道人走了之后,三胖赶紧跑入房间,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趴在床边,小声问向孙长空。

    其实,孙长空不说,他也早已意识到了不对劲。毕竟,那么重的伤势,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居然就可以恢复到这种程度,除非他又有了什么令人艳羡的奇遇,要不然就是有高人在背后出手相助。而这人的身份,三胖想了又想,联想昨晚时的情景,他将目标放到了沈万秋的身上。

    “这……说来话长,反正以后碧波潭那边你少去为妙。尤其是咱们曾经玩耍的地方,更不要擅自接近。”

    孙长空一边说着,一边响起昨晚自己所遭遇的种种一切。若要不是自己运气好,反应快,恐怕早在地面崩塌的时候他就已经葬身其中了。三瓶本身就不喜好修炼,他来这里全因为家里长辈的大力逼迫。而他体型又是那么臃肿,身手更是慢得要命。这要把他丢入到那些错落的空间当中,不用怪物妖兽,他自己就能把自个给玩死了。

    所以为免这小子财迷心窍、铤而走险,孙长空决定对于往生木和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不知是因为境界提升的原因,还是由于第二幅无二真经图的神效,孙长空的身体恢复得极其迅速,回来之后仅仅三天时间,他便已经彻底康复,而自身修为自然是远超从前。回想当日与张望远对战的情景,如果换做现在自己的话,不出十招他就能将其打出院外。而就算是来者当中修为最高的冯玉郎,他也有把握与之周旋不落下风。这便是境界提升后的好处。

    这一日,在屋里待着闲来无事的孙长空,决定去往外面走动一下。谁知,还没走出自家院门,他的身后被突然冒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你的伤痊愈了?”

    “恩,多谢师兄关心!”

    孙长空的后脑上面好像长了眼睛,不用肉眼看到就得知了来者的身份。仔细想想也是,这厮自打他从碧波潭回来之后就蒸发似的没了踪影,对于前往仙人之境的事情也不再提起,种种反常交织在一起,里面没有猫腻那才怪。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沈万秋今天才找到自己,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耐性已经实属不赖。

    “你那天去后山干什么,还有为什么你会从潭底当中漂浮上来?”沈万秋的态度有些不太友好,甚至有些愤怒。他的一言一行当中都透着一股莫名的急躁,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孙长空按在地上一顿暴打似的。

    “哦……你问那天啊!我是因为你的那些补药身体发燥,闲来无事便去潭里洗了个冷水澡,降降身上的火气。怎么,难道师兄也想去凉快凉快?”

    看着孙长空一脸欠揍的模样,沈万秋的手掌不禁被自己掐得发青。如果这不是在自强院中的话,他早就已经出手了。

    “孙长空,你可不要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啊!”

    沈万秋不愧是一门翘楚,明知自己被孙长空摆了一道,却仍能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刚刚脸上的狰狞也在此刻消失不见,被一副温暖的笑容取代。

    “呵呵,多谢师兄教诲。哦,对了,师兄的舒筋活血散果真是药到病除。现在的我已经用不到它们了,您拿回去自己享用吧!”

    孙长空忽然从怀中掏出一物猛地丢向对方。沈万秋轻描淡写地伸手一接,发现掌中之物正是自己精心调配的活血散。顿时间,他只觉得自己脸上热得发烫,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羞愤之情瞬间袭上脑海。待到沈万秋恢复平静之后,孙长空早已不知去向。

    “这家伙到底是经谁指点,一个小小的自费弟子居然能够辨别出这药里的玄机。真是可恶,差点就能如我所愿了。孙长空,这次算你运气好,下一次,咱们走着瞧吧!”

    沈万秋心中激荡,手上猛得一失准,只听“砰”地一声,烟色瓷瓶瞬间被捏成碎末,空气之中立即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药草气味。

    这时,就在自强院的对面,与之处于相同地位的不息会同样也是暗流涌动。眼下紧急比赛迫在眉睫,其中各方能人异士摩拳擦掌,只希望自己能够在接下来的考验当中顺利度过。

    一个弟子匆匆忙忙奔入屋内,上气不接下气地急忙道:

    “老大,老大,刚才有人见到那个孙长空居然出来溜达了。”

    再看堂上长椅之上端坐一位青年男子,烟发、烟瞳、烟长衫,烟裤、烟鞋,烟剑鞘。剑鞘之中,一把烟柄长剑缚于其中,令人有种拔出看看剑身是否烟色的冲动。

    说完那人报告的消息,堂上的烟色之人诡异地怪笑了一声,随即喃喃道:

    “好小子,这次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强一分,还是我……”

    烟衣男子以掌代剑,摧枯拉朽般刺入身边的茶几之内,手掌整个没入,只留下腕部留在外面。

    “更胜一筹!”

    男子按剑再次坐下,笑意愈浓,眼中满是狂傲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