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喜事连连
    ,!

    魁虎幻象进入光幕的同时,孙长空脚下紫色妖虎的本体随即华为漫天光斑,而后融入虚空之中,再无任何痕迹。

    前后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孙长空体内的剧变这才终于停歇下来。如今的他,浑身上下,从内到外,无不透露着一股妖艳的紫光,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朵盛开的妖莲,散发出阵阵诡秘。

    就在这时,一直沉寂于内视当中的孙长空缓缓睁开双目,一股清澈的神光顺势爆射而出,无限寒意随即遍布四周,叫人立感莫名威严。

    “这就是开启第二幅无二真经图后的神效吗?感觉……内门弟子也不过如此!”

    说罢,孙长空挥拳轰击在身旁一块足以一人来高的巨石,后者竟是毫无抵抗之力,瞬间便化为了若干碎屑,并随之散落在地。但神奇的是,在这等恐怖的劲力之下,那些因为碎裂掉落的石块竟然没有一个溅射到外面,全都自然地向下坠落,围绕着中心一点平铺成一个规则的圆锥状。

    看似不算惊艳的一击挥拳,实际上是内藏玄机。

    之前,因为领悟了雏鹰展翅图,孙长空对于自身灵气和力量的运用有了本质上的提升。现如今,在第二幅无二真经图的辅助之下,他的力量又得到了再次加强,出手便有开碑碎石的可怕破坏力。即便不使用武器,他也可以徒手随便轰碎一位同等境界修仙者的脑袋。就算是面对关修哲之类的对手,他也不会轻易落于下风。若要打败他,除非对方依靠自己体内灵气的优势软磨硬泡,将他活活拖死。不然,想要短时间内击败孙长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稍稍收敛了一下身上的气息,孙长空重归平静,恢复成以往的模样,从外表看去并不能察觉到任何异常,只有他自己猜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怎样脱胎换骨的变化。

    “力量是提升了不少,可我现在怎么从这出去?”

    一眼望去,空间四下昏暗一片,别说没出路,就算有,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而之前自己跌落的那个洞口,此刻已经被重新堵上,具体这石壁有多厚,他也不清楚。所以,未免浪费不闭眼的体力,孙长空决定先观察一下再做打算。

    回想起刚刚魁虎所说的话语,孙长空心中忽然升起一份敬意。如此孤寂的地方,它是怎样孑然一身度过这些岁月的。但同时他也感到好奇,待在这种寸草不生的地方,它究竟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难道这家伙已经达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可它的样子也不像是得道成仙的啊?”

    就在孙长空迷惑之际,他突然在一个角落当中发现了一处地下泉水。这泉水规模不大,刚刚才有一个脸盆大小。可因为水源充足,所以泉水能够保持不会断流,看样子,泉水存在的时间已经有些年头了。甚至,它的出现还要远在在苍北仙苑建立之前。

    从进来到现在,孙长空滴水未进,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水源,不假思索的他一头扎入泉水之中,“咕咚咕咚”牛饮起来。

    可没喝几口,孙长空忽而觉得脸颊之上传来一阵灼热感,再看他的手臂胸膛,同样也是通红充血,好像随时都要涨破似的。

    眼看充血的情况越来越是严重,粉红色的皮肤已然变得隐隐发紫,孙长空见了感觉有些眼熟,仔细回忆才想到,魁虎的样子不就是这样的吗?

    怪不得它的外表会承想出那样一种夸张的颜色,原来玄机都在这一池泉水之中。想来,魁虎能够与外界隔绝如此之久却仍能存活,应该全靠这一汪活水了吧!

    可妖兽能消受的东西,不代表孙长空这样的人类也能适用。害怕泉水对身体有负作用的他,

    用力扣了扣嗓子,可不知那水是什么成分组成的,居然如此之快地被机体吸收,以至于什么东西也没吐出来。这事,一股莫名的无力感袭上心头,令孙长空瘫倒在地,他看着头上的穹顶,喃喃地道:

    “我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吧!”

    思绪未完,孙长空猛然觉察到体内深处突然暴发出一股诡异的灵气,流窜于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之中,好在这股气息并不具备什么攻击性。

    只是那股灵气行动不同寻常,就好像一只淘气的毛毛虫,上下左右来回蠕动,直教他浑身奇痒难忍,腹中突生邪火。

    “都怪我没有听娘的话,吃东西不讲卫生,现在果真是自食恶果了。老天,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痛改前非,做一个干净整洁、讲卫生的好青年!”

    孙长空欲哭无泪,身子匍匐在泉水旁边,挣扎了许久。他这辈子不怕苦,不怕疼,唯独害怕的只有痒。那股骚动的气息还未停止运转,他自己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后脊之上奇痒尤为突出,孙长空伸手抓挠用力过猛,竟是被上身的衣服给扯坏了,两侧的肩胛骨随即暴露在外,高高隆起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要从体内窜出来似的。

    “啊!”

    终于,孙长空忍耐不住,口中发出一道凄厉的嘶吼。可正是这不经意的宣泄,竟使得肩胛骨处突破了筋肉的束缚,两根奇长无比的森白骨骼穿刺而出,支在两侧。其上,数不清的细小纤骨顺着主干骨骼向下延伸,同时骨骼之上立即生出无数血肉,眨眼间便将整副骨架完全覆盖。伴随着一声轻轻的抖动,皮肉表面钻出大片烟色的羽毛,一双宽阔有力的羽翼随即出现在孙长空的背后。

    “这是什么东西?我的身体究竟怎么了?”

    抚摸着顺滑的烟羽,孙长空脑海中的雏鹰展翅图光芒大作,正气凌然,其上雄鹰振翅的姿态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要从画卷当中飞出来一样。

    “莫非这也是无二真经图搞得鬼?”

    想到这,孙长空后心中间处猛地一用力,一股强劲的气浪随即波及开来,而他的身体犹如一片树叶一般,被轻松送入高空之中,差点将头装在凹凸不平的洞顶之上。

    “有意思!”

    接着,孙长空又尝试了许久,这才初步掌握了飞行的技巧。别看这对烟羽个头不小,但耗费的灵气力量着实有限。待在空中差不多一炷香的工夫当中,他也没感到丝毫不适。凡是倒是因为眼下这种奇妙的感觉,他居然渐渐开始喜欢上飞行的状态了。

    “哈哈,有了这对翅膀,以后还走什么路,直接用飞的就行了。”

    欣喜若狂的孙长空话没说完,忽然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来自于身体核心深处的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致使他自己还没来得及采取对策便已栽倒下去,轰隆一声摔入乱石之中。

    好在,因为境界提升之后他的身体强度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不然单是刚刚的坠空就足以叫他吃上一壶。此时的他注意到脑海中的两幅无二真经图黯淡无光,就好像夜晚被蒙上乌云的明月一样,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

    “看来好东西不能一次吃个够啊!”

    孙长空苦笑着摇了摇头,干脆又到泉水旁边俯身喝了几口。这一回,他的身体并没有感到不适,反倒是在泉水的刺激之下,变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休整了好大一晌,确定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孙长空背后烟羽猛然一振,矫健的身姿犹如一枚离弦快剑一般,呼啸射向头顶上方的洞顶之上。而就在二者即将碰撞之际,孙长空手中刀光澎湃,凌厉到无坚不摧的恐怖战意顺势爆发。

    “看我的断浪刀法!”

    之前,孙长空丫在地上,距离洞顶太远,琳琅宝刀的威力难以施展。现在好了,目标近在眼前,他甚至感觉到手中刀刃正在蠢蠢欲动。

    光影扑朔,刀气横生,渗着慑人寒意的刀锋轰然劈入看似坚实的岩石之内。一时间,洞顶之上宛如荷花绽开般豁然炸裂。由琳琅宝刀内部激发而出的四道刀气成十字形状势如破竹地扯开整面洞顶,其上积压着的无数岩石砂砾因为失去支撑“砰”地一声彻底崩溃,一波又一波的大地震动随即而来,而那池泉水也在乱石飞落之间被完全掩埋,连同这山洞之中发生的一切,被永远留在了泥土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将洞顶劈落之后,源源不断的巨大水流涌入到山洞之中。虽说有烟羽帮助,但眼下空间实在狭小,根本不给他发展的机会。空有一身力气的他,在怒涛惊浪当中被一遍遍吞没。起先他还能面前从水下钻出来,到了后来便已经力不从心,最终虚脱无力,沉入水底……

    不知过了多久,孙长空只觉得闭气已经到达了极限,此时他的神识已经几近模糊,就在这时,他仿佛听到了来自他人的呼唤。

    “瞧,他浮上来了!”

    依稀间,孙长空看见了三胖臃肿的身形,以及仙风道骨的师父王道人。而在他们二人的身后,沈万秋脸色阴冷着朝他的方向来看,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将他撵成肉酱做成饺子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