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妖虎真经图
    ,!

    虽说这大家伙个头唬人,但孙长空发现紫虎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双方对峙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对方居然只是伸了伸懒腰,然后舔了下自己的前爪,继续瞅着面前跟头还不如自己一根须子长的孙长空。

    “咦?这只大猫是不是傻了?怎么看它有点呆滞啊!”

    犯嘀咕的孙长空猫腰悄悄朝对方接近,然后自以为聪明地躲在碎石后面,尽量避过紫虎的视线。谁知,在光线情况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大猫的视力仍是好得令人发指,每当孙长空中途停歇的时候,它便将头自动扭到相对应的方向,角度不差一丝一毫。而那双烟暗之中散发着妖异光彩的眼瞳,在这等紧张的气氛显得愈加诡秘。

    意识到自己的天真之后,孙长空一咬牙干脆从碎石后面跳了出来。事已至此,要死就死吧,与其继续周旋下去,还不如与其决一死战。于是,他干脆跳了出来,大声叫嚣道:

    “喂,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从刚才到现在一直盯着我,要打快打!”

    说着,孙长空“苍狼”一声拔出背后琳琅宝刀,气沉丹田,双臂架起,摆出一副备战的阵势。其实,现在的他早已心如乱麻,以他那点微末的修为,别说是如此强大的巨兽,就连一般的妖兽对付起来也是相当困难。

    要知道,这些兽类筋骨奇特,躯体强悍无比,即便不小心受了些小伤也能在较短的时间当中快速恢复。更加棘手的是,这些家伙力量极大,一扑一爪当中便蕴含了开碑碎石的恐怖破坏力。这般攻击如果落到正常人的身上,不是被开膛破腹,也要断个胳膊腿儿的。而修仙者当中修为较低的也难逃厄运,孙长空便是其中的一员。

    然而,宝刀一出,一场厮杀在所难免,一触即发。可令孙长空始料未及的是,那只巨大的紫虎非但没有因此生气,反而是伸出它那条长如流瀑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身体。可孙长空的个头对于紫虎实在过于渺小,仅仅一个舌尖便足以将他半拉身子呼啦个遍。瞬间,他的身上从头到脚被一股粘稠如胶、腥臭刺鼻的口水完全包围。这一刻,孙长空连死的心都有了。

    “士可杀不可辱,你这番羞煞,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和你斗上一斗!”

    孙长空怒不可止,纵身跳到紫虎的背脊之上。刹那间,只见他手中宝刀寒光迸现,一股慑人心魄的杀气顺势流露,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忽然扫到了对方的腰间之上。

    说是腰间,其实只是在紫虎腹部靠下的位置。只见就在那光滑顺泽的皮毛之间,赫然伫立着一块异物,仔细一看竟是一枚梭形的石块。石块个头不小,足有他一抱来粗。梭石大部分都淹没在紫虎的身体当中,只有顶端的一点露在外面。而在石块的周围,紫红色的血液“噗嗤、噗嗤”地向外溢出,看周围血流成河的规模,受伤应该有段时间了。

    怪不得这只大猫没有把他当耗子抓来打牙祭,原来是身体有恙啊!

    孙长空扶着那些光滑的毛发慢慢接近凶器梭石,越接近目标,周围的血腥气息便越是浓郁。可能是紫虎身体内血液的影响,此时就连他自己体内都沾染上了一丝妖异的气息,虽然很是稀薄,但仍能清晰觉察。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他已没有退路,或许这便是他的际遇吧!

    总算到达梭石的中心,孙长空轻抚石面,谁知自己只是单纯的触碰,就令脚下的紫虎疼痛难当,一声声低沉的哀鸣传入他的双耳之中,让他有些于心不忍。

    “哎,本想借助这个契机彻底要了大猫的性命。可这家伙好像也没什么威胁啊,就这么杀了他是不是有点太不讲理了……”

    孙长空回头看了一眼,这时紫虎正将头扭转过来,同样瞅着他。但不同的是,对方的眼神之中明显有一股哀求的意味,可怜兮兮的样子,教人心生善念。这么一瞧,孙长空更是下不起手了。

    “嘿~这家伙,算了,今天就当我行善积德了。妈的,宝贝没捞着,居然还要救只畜牲。我被火髯老儿重创的时候怎么没人来救我?切!”

    虽然心中略有怨言,但孙长空已经将目光重新投向那块石头之上。

    定睛一瞧,孙长空不禁倒吸口冷气。这石头嵌入得实在太深,根据他的估计,没入身体的一端梭石大概有一丈来长。虽未贯穿紫虎的身躯,但已经是伤及内脏了。不要问孙长空是怎么看出来的,伤口的出血量已经说明了一切。凭其自身强悍的恢复能力居然还能流出这么多血液,可想而知伤势的严重性。

    要想祛除异物并不困难,大不了用琳琅宝刀三两下把它碎成小块。而真正艰巨的是,如何在拔出梭石之后控制伤情,止住流血,才是最为关键的。眼下梭石周围血流的速度已经堪比溪流,这要猛地将异物取出,紫虎分分秒便会失血过多死去。孙长空绞尽脑汁思考对策,可凭他那点学识,想要应付如此之重的伤势实在有点不自量力。

    “妈的,真没办法了?眼看着这家伙流血流死?”

    孙长空望了一眼紫虎的情况。从刚才开始,对方就一直在打哈气,如今更是干脆将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发愣。他感觉到脚下紫虎的呼吸越来越是缓慢,起伏的程度也削弱了不少。再这么下去,这只大家伙真的要就此长眠了。

    “这个时候要是沈万秋在就好了,他身上的宝贝多,随便丢出一样就能救了这厮的性命。可如今……”

    看着渐渐向他包围过来的血迹,孙长空心疼地用手抚摸了一下变成一缕缕的毛发,谁知,就在这时孙长空的身体就好像被人用鱼叉戳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在此刻僵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血有毒?”

    孙长空第一反应是自己中毒了。这些妖兽常年生存在条件严苛的环境之中,久而久之体内积攒出一些毒素也是情有可原的。可因为他刚才一时马虎,不小心触碰到了兽血,进而造成身体麻痹,这就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嗡~”

    就在孙长空身体僵直的后一秒,来自他脑海当中那幅雏鹰展翅图,竟然发生了异变。

    不知从何处涌来的紫色灵气轰然侵入到真经图,致使原本金光灿烂的雄鹰立即暗淡下来,而后彻底归于沉寂。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处于旁边、沉寂许久的另一幅画卷突然一颤,一股犹如雏鸟破壳般的生命悸动豁然出现。

    接着,画卷之上再生变数,漆烟如墨的图纸之上居然开始显现出一条条细微的裂痕。裂痕之中随即散发出一缕缕剔透纯粹的紫色光华。裂痕越多,从中透射而出的光晕越多。呼吸之间,细小的裂痕汇聚成较大的裂纹,较大的裂纹又溶成了更大的断纹。紫光的范围越来越大,不一会便已有了相当可观的规模,形成一块极不规则的光幕。而后,光幕的边缘向四周一直延伸,直到触及到画卷尽头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幅模糊的猛虎轮廓,孙长空居然无意间触发了无二真经图的第二图。

    第二幅无二真经图的成功唤醒,令孙长空大喜过望。可眼下紫色妖虎命在旦夕,自己虽然突破在即,但“兽”命关天,他强行停下内视,而是将注意力继续放在梭石之上,继续思考营救的办法。可就在这时,一道充满威严的沙哑声音出现在他的耳畔。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是孙长空,你……你是谁?”

    “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大猫。”

    “啊?”

    事情的发展有些戏剧性,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只看似傻乎乎的紫色妖虎居然可以开口讲话。他只听说过一些道行到达一定程度的妖物才能化作人形,吐露人语;却不曾想到这仍处于原形的兽类也能谙熟人言,与自己顺畅交流。短短一夜的时间,会穿越时空的往生木,长达数十里的巨型锁链,崩裂大地的可怕声浪,能言善语的紫色巨虎,孙长空的世界观被完全摧毁了。

    “你这家伙怎么不早些说话,害我自己在这唱了这么久的独角戏。”孙长空心中仍是忌惮,因此颤颤巍巍道。

    “你能听见我所说的话是因为你的身体沾染上了我的血液。妖兽的修为只要达到一定境界,只要将自己的一滴精血涂抹到他者的身上,即便二者相距千里,也能通过心灵感应彼此的存在,甚至可以自由交流。现在的你我就是通过这项神通对话的。”

    说完,紫色妖虎轻咳了两声,浑厚低沉粗糙堪比砂砾的声音让孙长空有种肝颤的错觉。看来,对方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了。

    “哎呀,这些废话就省了吧!快说,怎么才能救你性命?”孙长空知道眼下时间有限,所以不耐烦地疾呼道。

    “呵呵,不用担心,我就是为了等你才在这里一直守候着的。如今你来了,我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

    生离死别,看似严肃深邃的人生哲理在紫色妖虎的嘴中竟是那么轻巧。此时的它早已看破一切,日出日落,花谢花开,世间万物不过是在遵循他们各自的命数而运行着。而此时,命数已尽,它也要像无数生灵那样魂归天际了。

    “等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等我?”越说越是迷糊,孙长空亟不可待,赶紧追问道。

    “因为你的身上有我的归宿。”

    “什么归宿?”孙长空不解道。

    话音未落,孙长空猛然觉得一股强大到无可比拟的恐怖气息涌入到自己的脑海之中,随即一道缩小版紫色妖虎的光影出现在那面刚刚完成的光幕面前。它的眼神仍是那般妖异,可不同的是,现如今的它们,其中更多了一分难得的坚定。

    “记住,我叫魁虎。”

    留下简单的几个字之后,那道光影纵身跃入紫色的光幕之中。一时间,画卷之上紫芒大作,一条细微的烟线在上上上下下,驰骋迂回,眨眼间一只猛虎怒吼的轮廓出现在光幕之中。孙长空还未反应过来,竟忽然觉得自身境界毫无预兆地突然提升,轻松度过强身境的最后关口,顺利进入到灵感境界。

    瞬间,孙长空感觉自己成为了这个空间的主人,无尽的灵气不断涌入他的体内,顷刻便注满了第二幅无二真经图。功德圆满之际,他只觉得身上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就算是火髯道人在这,他也要与其争上一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