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秘洞惊魂
    ,!

    甫一入水,寒气刺骨,扎得孙长空浑身犹如针芒在背,苦不堪言。他的心里本已做好准备,谁知这突如其来的寒意还是令自己难以承受。

    下潜了不过一二十米,孙长空便觉得身体已经吃不消。再这么下去,还没找到溶洞的入口,他就要被活活冻死在这了。

    又僵持了几秒之后,孙长空实在抵御不住,只得重新浮出水面。此时,外界正挂起一股东北凉风,吹在浸湿的衣服之上,更让孙长空冻彻心扉。好不容易爬上岸边,他赶紧拾了些树枝升起篝火。又将之前脱下的外衣披在身上,依偎在火堆旁边取暖御寒。

    虽说首次下水一无所获,但根据刚才在水下的探查,孙长空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初进入溶洞的奇遇并不只是偶然。

    刚刚他已在上层水域周围了一番,却发现周围的岩体坚不可摧,别说什么洞口,就连个裂缝也找不见。如果当时自己真的是从这里进入的话,那么除非他是铜皮铁骨,否则就是撞也足以把他自己反震致死。

    踌躇之际,孙长空突然瞅见树梢上的明月,如今时候已入初秋,夜晚户外的空气格外清新,就连天空都好像干净了许多,犹如一面崭新的梳妆镜,看得令人气爽神怡。

    突然,孙长空的视线落到了那棵枝桠之上,恍惚间,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当时我是从树上直接跳入潭水当中的,莫非玄机就在这里?”

    顾不上自己的衣服还未烘干,孙长空连忙爬上旁边的一颗大树之上,而后“噗通”一声坠入水中。可没过多久,他又再次浮了上来,懂得发青的脸庞之上,猛然间显出一丝挣扎的神色。

    “妈的,我孙长空能进一回,就能进第二回。再来!”

    不肯罢休的他再次爬上另一棵杨树之上,又和之前一样跳入冰冷的潭水之中。可尝试的结果一样,他带着一身狼狈又一次出现在了水面之上。

    “不够,还不够!”

    就这样,孙长空接连换了好几棵树尝试,但结果都是一样。这不,他的手脚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潭水之中,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冻伤迹象。加上他旧伤未愈,身体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但是,孙长空向来都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会继续。这一回,他趔趄地来到一根其貌不扬、但却叫不出名字的树木跟前。平日里,他与三胖就是在这玩水嬉戏的。

    就在孙长空刚将手掌触到树干的时候,一串奇怪的文字冲出无二真经图的包围,豁然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往生木,天地幽冥之气所化,拥有穿越时空的神奇能力。”

    孙长空愣了有好一阵子,这才从那些文字解释当中缓过神来。

    “这……这也太巧了些吧!平时被我们当成跳台的树杈,居然拥有这等不凡的神效。见鬼了,不,是走运了!”

    孙长空拍拍自己的脑袋,三下五除二便爬上了树冠。他的脚来到树杈的边缘,激动的心开始剧烈跳动,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似的。

    “是福是祸,就看着一次了。我来也!”

    孙长空鱼跃一般钻入潭水之中,在月光的映照之下,碧波潭上忽而亮起一道诡异的寒光,伴随着孙长空的人影,一同消失在了漆烟的潭底。

    这一次,孙长空的神智明显比之前要清醒的多。不过,眼下四周的环境极其动荡,而自己的身体则在其中上下左右来回飞滚,眨眼间他的眼前就已经昏花一片,脏腑之中同样也是一片混乱,随时都有呕吐的可能。

    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孙长空,举起几乎断裂的脖颈,看向四周,谁知眼前的景象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哪里?”

    孙长空一边喃喃地自言自语,一边从地上吃力地爬了起来。刚才的滚落使得他的脚踝有些挫伤,所以现在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加之满身水渍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狼狈。

    虽说上次在溶洞的时候,四下里漆烟一片,但孙长空可以确信,眼下自己所处的地方跟之前的绝不是同一处。

    同样是伸手不见五指,但这里的气候要暖和得多,干燥得多。不一会,孙长空便觉得身上舒服了许多,再一摸自己的贴身衣物,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他奶奶的,我不会是迷路了吧!”

    孙长空本以为通过上次的经验,这回自己进入溶洞要轻松得多。谁知,眼下完全陌生的环境,使他又一次跌倒了起点。更加严峻的问题是,上一次自己能够侥幸逃离溶洞,这一回自己还能继续幸运吗?

    孙长空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段路程,谁知脚下突遇一件异物,刚好绊住他的脚步,猝不及防的他,身体一晃,头朝下猛地栽去,差点磕在地上。

    这一摔不要紧,孙长空双手一扶,指尖处忽然摸到了一丝凉意。继续向前摸索,孙长空心中一惊,竟发现了一条足有他腰围粗细的金属锁链。

    按照这个架势,锁链的长度估计得有好几里。到底什么样的事物,居然需要这么夸张的巨型锁链束缚。孙长空不能想象,同样也不敢想象。

    去亦或不去,成了孙长空眼下急需解决的事情。不去意味着将放弃际遇,去则有可能丢了性命。进退维谷之际,孙长空因为紧张不小心碰了一下脖颈的烫伤,一时间一股剧痛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该死的火髯,老子要是死在这里,变作鬼我也要让你偿命!”

    如今的世道就是这样,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寇。想要被被人欺负,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要么你踩着别人,要么被别人踩着。他已经被踩你,这一回,该由他来践踏别人了。

    孙长空将心一横,装着胆子朝锁链的上游行进。因为有锁链指引,所以一路走来的他也没遇到多少困难。唯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锁链的长度实在超乎想象,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样子,却仍见不到头,这下可把孙长空给急坏了。

    可事情已然如此,他也没有后退的理由了,管它是死是活,见到再说。可就在这个工夫,孙长空忽而见到前方地上散落着一些白花花的物体。好奇的他随便拾起一块,递到眼前观瞧。

    “妈呀,好多的尸骸!”

    孙长空惊叫着将手里的骸骨仍出好远,吐了口唾沫,骂了声晦气,这才稍稍安心。可回过神来仔细想想,如此隐蔽的地方居然能见到人类的尸骨,莫非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是来碰运气的?

    想到这,他不禁抽了抽脖子,一股骇人寒意涌上心头。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最清楚。这些人都不幸遇难了,自己能逃过一劫吗?

    心有余悸的他忐忑地又向前方走了半里路的距离,谁知沿途上的尸骨越来越多,到了后面的路段地面之上已经被森白的骨骼完全铺满,俨然成了一处荒废多时的乱葬岗。而其中这些骨头里面,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好像是被某种可怕的外力强行碾碎,最后倾洒在了这里。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他们来这的目的又是什么,数不尽的疑问徘徊于孙长空的脑海之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前面的空间之中忽而传来一声震人心肺的可怕嘶吼,随即整个隧道被掀起的一股强大气浪完全充斥。沿途的石壁开始被无数密集细微的裂缝占据,眨眼间便波及到了他的身边。

    此刻的孙长空双手仍然攀附着金属锁链,眼见隧道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他索性飞上链条,双腿一叉骑在了上面。

    没等坐稳,他只听脚下的大地“轰隆”一声,等到再次看去的时候,整块地面已经彻底塌陷,犹如消失了一般,再也不见踪迹。

    “好……好险!”

    虚惊一场之后,孙长空赶紧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行进,谁知就在这时,第二波声浪接踵而至。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扭成了麻花,口鼻之中更是“呼呼”飙出鲜血。紧接着,在气浪摧枯拉朽的力量之下,孙长空的整个人被扔向了隧道的侧方,在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碎裂声之后,伴着无数碎石滚落的他完全昏死过去,最终坠入到另一处未知的空间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腥臭难闻的气息将原本陷入昏迷的孙长空渐渐唤醒。在无感渐渐恢复的过程之中,他仿佛看见自己的身边匍匐着一只浑身泛着紫光的巨大老虎。

    “这……这!”

    惊呼间,孙长空翻身跪坐起来。定神一看,眼前的庞然大物几乎令他压抑得难以呼吸。这哪里是什么老虎,简直就是一座蔚为壮观的小型山丘。但见这紫虎身体庞大,实属罕见,单是那只闪着异彩的虎头就有两人之高。再看它的一双虎爪,厚重坚实;前端竖起的一枚枚獠牙,好似夺命杀器一样,泛着腥血一般的光泽。

    孙长空摸了摸自己发麻的脸颊,这要是自己挨上一下,别说自己的小命,恐怕连半拉身子都会变成肉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