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再探碧波潭
    ,!

    得知了那位仙人居然被孙长空拔了个精光被丢入寒池之后,沈万秋顿觉五雷轰顶,双耳尖鸣。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之躯啊!仙逝之后惨遭凌辱不说,居然还生变诈尸。在孙长空笑意横生讲述那位老者蜷曲样子的时候,他恨不得一掌把这个大逆不道的无知者当场轰毙了。

    为了获得更加细致的信息,沈万秋只得稍稍压制一下心中的怒意,沉吟道:

    “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前往仙人所在的地方?”

    “我的样子你也见到了,这么严重的烧伤少说也得半年才能自由行动吧!可惜,如果换做之前的时候,上面也许还会赐给我一颗半瓶的灵药疗伤。现如今,呵呵,连我师父王道人也是多日未见了。”

    说着,孙长空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从天上摔到地上的感觉总归不是那么舒服的。

    “这个简单!”

    不等孙长空反应,沈万秋掏出自己乾坤袋,不一会便翻出了一堆灵丹妙药,其中有些能叫得出名字,有些孙长空连见都没见过。

    “这都是一些疗伤圣物,虽然不能药到病除,但是加快恢复速度还是十分有效的。从今天晚上起,就算不吃饭,你也要按时服药。不然,我会让你连本带利还回来的。”

    语毕,沈万秋的眼神之中闪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其中饱含着一股令万物噤声的可怕威严。孙长空呆呆地望了一眼,而后乖乖低下了头,用那仍不灵活的手指,扒拉了一下那座小巧的“药山”。

    不得不承认,作为掌门手下的第一红人,沈万秋所占据的资源数量实在是他们一般弟子不敢想象的。根据他保守估计,这些丹药的价值少说也有十一二万灵气丹。这是什么概念?以前他们丹郎儿一个月的流水也不过是七八万的灵气丹,如今对方居然随随便便就挥霍了。

    财大气粗就是好啊!

    目送着沈万秋离开之后,孙长空接连服下好几味丹药,有药丸,有仙露。多日未曾尽是的他,腹内空空如也。猛地吞下这么多药性如此猛烈的灵药,致使他五脏六腑如同着火了一样,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就连自己的呼吸之中都带着微微的火焰。原本就一身烧伤的孙长空,如今更是苦不堪言,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挣扎了许多,孙长空身上的不良反应这才渐渐退去。不过,沈万秋的药倒真是些好东西,吃下没多久,他便觉得浑身上下泛起一阵阵瘙痒。之前结痂处的流血现象,此刻也得到了大范围缓解,只有少数地方仍有渗血的情况。

    但是,令孙长空真正震撼的不只是这些表象。在伤势逐渐恢复的过程之中,他发现体内的那张雏鹰展翅图也变得活跃起来,期间闪耀的金色光芒如今变得着实耀眼。再看真经图内部,灵气汹涌澎湃,丝毫看不出受过重伤的迹象,反倒是其中灵气的储备量变得稍稍大了一些,虽然差别不大,但足以令他心中亢奋不已。

    “这些灵药可真是好东西,不仅能够治愈伤患,还能为我扩充气量。这么看来,短时间内想要完全恢复也并不是件难事。”

    想到这,孙长空高兴地端起枕边的饭菜,大口大口地吞食起来。现在的他必须要让自己尽快复原,只有那样,他才有机会报仇雪恨,一泯前耻。

    “火髯老儿,瘪三小张,你们等着抱头求饶吧!”

    想着想着,孙长空渐渐进入了梦想。这是他自从受伤一来第一次睡得安稳觉。梦中,他又一次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代……

    孙长空的重新振作令三胖有些难以接受。虽然,他也希望对方如此。但是短短一夜之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换做谁都是无法接受的。

    三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所以,对于其中的隐情他也没有主动询问。时机到了,对方自然会说。他所需要完成的,就是保证孙长空的一日三餐,让他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说实话,他有点怀念当初那个没心没肺、率真活泼的孙长空了。

    时间一晃,一个半月过去了。孙长空身上的雪痂已经脱落了七七八八,只有个别地方仍未痊愈。不过,以防招惹太多目光,他仍是以绷带包裹的木乃伊面目示人,时不时地剧烈咳嗽几声,刻意营造出重伤难愈的假象。本来内门对他仍不放心,但见到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也就慢慢减少了关注,最后彻底不加理睬,任由他自生自灭。

    这一夜,孙长空刚将身上的绷带解开,只觉得窗外猛地刮入一阵狂风,定神一看,正是沈万秋。

    这段日子以来,沈万秋时不时得便来探望一下孙长空,并观察伤势的恢复情况。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孙长空所展现出的过人自生能力,让他这个转轮境弟子都不禁为之震撼。

    虽说他的药多多少少起到了些疗效,但真正做到起死回生,化腐朽为神奇的,其实是孙长空自己。沈万秋越来越庆幸孙长空受伤之后自己做出的选择。他没有真正抛弃他,而是暂避封面,暗中相助。正因为此,他才有了孙长空这样可畏又可敬的同盟。

    “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嘛!”

    沈万秋根本不需要主人招呼,自己便来到桌边倒了杯凉茶,自顾自地畅饮起来。多次的探访使他早已对这了如指掌,不知不觉之中,他已是自来熟了。

    “恩,再有几天,等把你的那些丹药全部吞下之后,我的身体就可以痊愈了。”

    孙长空举起自己那只刚刚从绷带中解脱的手掌。在灵药的神效之下,他身上的伤疤几乎已经褪去了九成之多,唯独脖颈前端,有一处巴掌长短的灼伤,迟迟不见消退。

    “好,到时别忘了你我的约定。这是昨日掌门赐给我的舒筋活血散,对于内伤有着强大的治愈能力。刚才与你交谈的时候,我发现你的内息仍有不顺,未免给以后的修炼埋下隐患,你还是吃些药好好调息一下吧!”

    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沈万秋这才从窗户“嗖”地跃出。确定对方真的离开之后,孙长空这才将之前对方交给自己的舒筋活血散拿了出来,倒在掌中一些仔细嗅了嗅。

    “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是我多虑了?”

    孙长空知道自己的尽量,让沈万秋这种人中之魁为他牵肠挂肚,嘘寒问暖,他怎么想也想不通对方这么做的初衷。难道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把他带到那个溶洞之中?如果对方强势威胁他也毫无办法。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孙长空攥着那只装着活血散的瓷瓶迎头倒在床榻之上,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存在于脑海之中的无二真经图居然再次激活了。

    紧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文字从那幅雏鹰展翅图中不断飞出,仔细一瞧,竟是一些药材的名字。

    田七,丹参,红花,鸡血藤……

    起先的一些药材,孙长空还能多少有所了解。可到了后面,他可就真的是走马观花,犹看天书了。

    生络草,活筋天香,灵仙菇,气愈幽莲……

    不一会,孙长空就已经看得眼花缭乱,头脑发胀。根据他的猜测,这些应该就是这所谓的舒筋活血散的配方。没想到无二真经图神通广大到这般地步,就连一味小小的配方也能推衍计算。这么说来,有了它,自己岂不是成了名副其实的百事通?

    正当孙长空洋洋得意之际,真经图之中又一次跳出几副药材的名字。这下子,他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忘情花,蚀骨草,穿肠死水,百无归木……

    虽说自己不谙药理,但从最后这几味药材的名字来看,无一不是见血封喉、要人性命的剧毒之物。惊骇之余,他不由得感到一丝庆幸。如果自己刚才不是万分谨慎的话,恐怕现在的自己已经性命不保。

    但根据孙长空的猜测,这毒药虽然厉害,不至于立即发作。不然他死了之后,谁还能带沈万秋进入到仙人的埋骨之地。

    得知了对方的打算了之后,孙长空将瓷瓶小心翼翼地装了起来,随即他的双眼之中闪出一丝毒辣的神光……

    你不仁我不义,事情既然如此,孙长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抢在计划之前,前往后山中的碧波潭。照沈万秋所说,那个溶洞之中必然还有未曾发掘的强大宝物,而一旦将之据为己有,前途将会不可限量。

    再次来到熟悉的地方,孙长空看着周围沉寂幽静的树林,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要知道,苍北仙苑的后山之中危险重重,夜里尤为厉害。曾经,有一对弟子趁着夜色悄悄出来幽会,谁承想半路糟了野兽的祸害。众人寻找了数天这才在一处山脚下发现了他们的尸首,至死他们的手掌依旧紧紧牵在一起。

    从那时起,仙苑就颁布了条文,规定酉时起到第二天早上不准进入后山一步,违者废去十年道行,并罚在思过崖下面壁半年。

    但是他孙长空可不管那一套,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偶尔触犯一次又不会怎样。在他眼中,苑中的规定只不过是上层人物对于权力的一种炫耀,至于其中到底能有多少好处,他就不想知道了。

    “老天啊老天,如果你真的在看着的话,就请保佑我这次平安归来吧!哼,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曾经踩在我身上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孙长空褪去外面的衣衫,将琳琅宝刀在背上一束,纵身一跃,没入了冰冷的水潭之中,翻了几个气泡之后,便没了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