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仙人之迷
    ,!

    自从上次内门弟子与丹郎儿发生冲突已经过去了一周之久,事情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自费弟子之中依然不肯将这难得一见的话题轻易放下。

    “你们说那个孙长空胆子怎么就那么大,面对好几个内门弟子也不肯示弱。现在可好,别说团队了,就连小命都要不保了。”饭后的闲暇之余,几个弟子围坐在饭桌旁边,笑声议论道。

    “嗨,你也别看不起人家。换做你,恐怕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了。怪不得小花看不上你,哪个女人愿意要你这么样的一个懦夫。”另一个弟子听了刚才那人的嘲讽,一时间气不过,忍不住回呛了两句。这下可好,本是一句玩笑话,挣得二人面红耳赤,最终不欢而散。

    孙长空昏迷之后,便被送回了自己的住处。这期间,除了三胖仍然不离不弃地守护在旁边之外,很少有人前来探望。

    不知怎的,之前还被众星捧月的孙长空,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嗤之以鼻的煞星,门庭若市沦落到无人问津,换做谁都接受不了吧!

    现在,只要稍一靠近孙长空的房屋就能闻到一股烧焦的气味。当日火髯道人的火毒实在可怕,虽然没有侵蚀到五脏六腑,但也已烧伤了他身体表面百分之五十左右的皮肤。如今的孙长空裹得就好像一只粽子,叫人有些发笑。

    事实上,早在三天之前,孙长空就已经苏醒过来了。再次恢复神智的他第一眼便看向自己的身体,而那件被他视作珍宝的衣服已然消失不见,想必是被那火髯道人夺了去送给了他的宝贝徒儿张望远。

    身上的伤痛还不算什么,可向来命运坎坷的孙长空发现自己处处受阻、一无是处的时候,再如何坚强勇敢的他也难以承受心中的委屈,眼中随即留下了不甘的泪水。

    “长空,吃饭吧!”

    三胖又一次端来饭菜,看看床边丝毫未动的食物,他深深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无奈与悲伤。

    那一天与孙长空不欢而散之后,他便独自下山借酒消愁了去。谁知酒没吃一半,就有人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将孙长空被人打伤告知给他。

    匆匆赶回仙苑之后,昏迷的孙长空已经被送了回来。当时的情景实在有些惨烈,看到浑身是伤的孙长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的时候,三胖再也忍耐不住,悔恨的泪水好似江河泛滥一般直涌出来。

    从那天起,三胖就决定,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绝不会让孙长空独自面对了。将对方安顿好之后,当天晚上他便给丹郎儿的所有成员开了个短会,宣布丹郎儿就此解散。

    众人本就是看重孙长空的名气而来,眼下出了这么一档子的大事,大家自然对孙长空的能力开始怀疑。你一言,我一语,看似团结的团队瞬间变得松散起来。有的要退团,有的要加入别人的党派,墙倒众人推,一夜之间,在自强院内风光一时的丹郎儿就这么散伙了。

    对于这个结果,三胖早已有所预见。只是孙长空为人单纯直率,更把别人也都当做与自己相似的人,以至于为自己埋下了隐患,最终造成今日的结果。

    不过,现在好了,没了丹郎儿,三胖可以专心照顾孙长空。有了之前积攒下来的资产,就算现在下山开个小店铺,也足以养活两人了。不过,事情还没有到达那个地步,能在仙苑当中多留一天就是一天。毕竟,这里已经是他们的家了。

    “长空,你吃点东西吧!再这么下去,就算身体没伤也要活活饿出毛病来的。”

    三胖手里端着自己独家制作的十全大补汤,脸上仍然挂着以往贱兮兮的笑容。

    孙长空害怕对方看出自己刚刚哭过,所以用手抹了抹眼睛,装作若无其事道:

    “没事,我身体好得很,少吃个一顿两顿不会有事的。这些天让你照顾我,辛苦了。”

    “嗨,都是兄弟,说这些没用的干嘛!”

    “恩,兄弟!”孙长空眼中泛着炙热的光芒,坚定不移道。

    “哈哈,这才对嘛!快点好起来,我还等着你为我撑腰呢!这两天其余自强院的党派有些嚣张,等你痊愈之后,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孙三胖的厉害!”

    三胖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格外灿烂,孙长空看着看着,眼睛不自觉地湿润了。

    虽然没了宝衣庇护,但好在琳琅宝刀还在。而他的脑海之中还有自己的杀手锏,无二真经图。

    之前在与张望远交手的过程中,无二真经图被无意间激活,飞鹰伏魔手便是那张雄鹰图的产物。而在那之后,他也终于知道这幅画卷的真实身份——雏鹰展翅图。

    开始的时候,孙长空认为无二真经图只是单纯地增加体内灵气容量浓度的增幅工具而已。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触发真经图的过程之中,他的速度,身手都有了极大的提升。现阶段的他仍然只有强身第八境,但自身具备的脚力却是初等灵感境界的修仙者也望尘莫及的。这就是无二真经图奥妙之处。

    而且与此同时,无二真经图有推衍计算的神奇功效。就像之前的《断浪》刀法,在外人看来,想要真正领悟刀谱的真谛需要数十年的坚持不懈。可在无二真经图的神效之下,短短三天的时间他就已经掌握诀窍,只要再稍稍熟练一下,便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可到了现在,孙长空再次从无二真经图内看出了一丝端倪。

    原本,他以为这真经图是独一无二的。可自从雏鹰展翅图被完全激活之后,旁边的位置一处居然同样显现出一副画卷的轮廓。可是,因为光线问题,孙长空并不能看清那张画卷的面膜,甚至连点虚影都瞧不清。或许,只有他体内的灵气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真经图所释放的光芒才足以照亮它吧!

    想要提升自身灵气的容量,就他目前所能掌握的学识方法只有一个,提升境界。可现在的他,别说修炼习武,就连生活自理也是相当不易。这两天来,身上的伤口虽然愈合了不少,但随其结起的血痂令他手脚僵硬,稍一活动就会向外渗血。若想在短暂的时间之内恢复完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外面天色已烟,弟子纷纷睡去。陷入纠结之中的孙长空难以安歇,却忽然听到房门“执拗”地一声开了。

    “谁!”

    因为没有点灯空间之中漆烟一片,孙长空支起笨拙的身体,极目看去,发现门外之中悠悠走进一人。

    “不用担心,是我!”

    那人指头一挑,一道火光穿过烟夜径直落在桌上的烛台之上,四下里豁然明亮起来。伴着昏暗的烛光,孙长空认出,来者正是自己当日的临时战友,沈万秋。

    “你怎么来了?当时跑得不是挺快的吗?”虽然身体状况不好,但孙长空的一口伶牙俐齿还是灵活的很。眼下他不能用行动报复对方,只得暂且图个口舌之快。

    “怎么,还生我的气?呵呵,别忘了,咱们不是真正的同盟。当时你我只不过是做了一笔交易罢了。况且,那件宝衣并没有落在我的手上,这就相当于当天我免费出力帮你收拾了关修哲几个。以咱们这种淡如水的交情,我做得已经仁至义尽了吧!”

    听完沈万秋的辩解之后,孙长空沉吟了一阵,随后无力地向后仰过头去,狠狠摔在了枕头之上,无力的他举起肿得如同胡萝卜的手掌,喃喃道:

    “你找我还做什么,衣服已经叫那个火髯老儿抢了去,除了那把琳琅宝刀,我的身上就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见到孙长空的态度缓和了许多,沈万秋喜笑颜开,快步来到床边,双眼放光地说道:

    “你在哪里发现的那件衣服,带我去一趟。或许,那里有能治愈伤势的圣物。”

    “哦?真的假的,你只是想帮我尽快恢复?”孙长空质疑地问道。

    “嘿嘿,当然,我也想去里面碰碰运气。说不定,那里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宝贝。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都能有那般神效,如果是件兵器法宝什么的,还不得搞得天下大乱。”

    孙长空就知道沈万秋绝没有那么好心。只是,他不曾想到对方竟然这般开诚布公,袒露心声,这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我打击你,当初我能进到里面,也全都是机缘巧合。如果再尝试一次的话,我还真没有什么把握。话说,你从那件衣服上面能看出什么端倪?你就这么确定在放置那衣服的地方还有别的宝贝?”

    “当然,我当然知道。”沈万秋自信道。

    “那衣服的主人是谁?”

    “哼哼,天上有,地下无,降世临凡,不染纤尘。”

    “到底什么意思?”孙长空不耐烦地道。

    “仙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件衣服应该就是无缝天衣,是天上仙人独用的绝品衣物。”

    沈万秋的声音虽不大,但孙长空听在心中,却是异常震撼,愣是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说那个老头是仙人!”

    话出之际,孙长空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赶紧屏住了呼吸。

    “什么?你说老头?你见过衣服的主人?”

    面对沈万秋的厉声责问,孙长空一看事情败露,索性不再隐瞒,就像自己在溶洞之中的际遇讲述了一番。当说到自己为了取暖,如何如何将那老者脱得精光,将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又怎样怎样把对方丢入寒池之内的时候,沈万秋的脸色立即变得格外纠结起来,想笑不能笑,想怒亦是怒不起来。

    骇人听闻也不过如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