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以大欺小
    ,!

    实际上,在冯玉郎意识到那人出现之前,孙长空便已注意到对方的到来。

    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位满脸皱纹、面黄肌瘦的花甲老头。但如果稍有道行的人便能感应到,对方平凡外表之下隐藏的不同寻常。

    他一身破旧长衫,却一尘不染;他步履蹒跚,却是轻如鸿毛。他面色枯黄看似营养不良,但一双眼眸却是炯炯有神,内含无数玄机,叫人不敢与之对视。而孙长空只是单纯地望了一眼,就不再也不敢继续窥视了。

    与孙长空相比,沈万秋的反应就要自然多了。或许他早已看惯了这种架势,或许他早已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他年轻,狂傲,不可一世。即便是长辈先人,如果没有真本事也休想令他诚服。他和孙长空的无礼不同,后者是不谙世俗,不拘小节。而沈万秋,则是不屑,对于不如他的人如若未见。

    此刻,出现在冯玉郎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与张望远的师父,火髯道人。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议论纷纷,有的弟子说内门弟子没本事,打不过了叫家长。有的则开始担心沈万秋与孙长空接下来的处境。毕竟,他老人家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别说弟子,就连掌门方惜时轻易也不敢招惹他。火髯道人就像一截鞭炮,只需星星之火就可以将其引燃。

    大家的议论同样传入了孙长空的耳中。得知面前的“老头“就是传闻中的火髯道人,他还真有点不敢相信。

    据他目测,火髯道人的身高绝超不过一米七五,而且骨瘦如柴,脸颊瘦削,乍一看就好像一只螳螂似的,引得他有些发笑。孙长空怎么也想不通,这种形象的修仙之人是如何与“火髯”二字联系在一起的。

    冯玉郎稍稍交代了几句之后,火髯道人轻叹了一声,拍拍对方的肩膀,褶皱之中勉强挤出一丝慈祥的笑容。接着,他掠过冯玉郎,径直走到沈万秋的跟前。二者身高相差极大,以沈万秋将近一米九的身材,火髯道人需要仰着头才能顺利交流。然而,他并没有。他只是平视着对方的胸口,淡淡道:

    “是谁打伤我徒弟?”

    面对火髯道人的质问,沈万秋仍然是满脸笑意,温文尔雅的姿态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一名软弱无力的书儒。

    “哪一个?”

    沈万秋的傲慢无理彻底引爆了火髯道人胸间的那颗火种。那两颗招子在可怕火力的烘烤之下,闪现出火红的光彩。而他的死法,胡须在这一刻中被同时“点燃”,幻化成两束鲜活的火焰,活跃在他的头颅之上。

    接着,他体内的每一寸肌肤都变得肿胀起来,通红的模样好像随时都要滴血似的。而位于身体更内侧的骨骼,也在这时发出“咔咔”的脆响,眨眼间他那瘦弱的身躯便已膨胀了数倍,本来体型处于弱势的他,立即变为一尊火煞,就连之前高松竹站在旁边都显得羸弱了许多。

    “沈万秋,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谁伤了我徒儿,我要他的命来赔!”

    直到此时,孙长空这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何等稚嫩与可笑。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并不能确定出火髯道人的真实实力,但看这强悍的气势,恐怕要比之前技压群雄的沈万秋还要强盛几分。面对这种鬼神一般的敌人,孙长空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焚烧殆尽了。

    “以气化形的境界吗?这么说,您已经晋级到天人境了?呵呵,既然这样,我这种转轮境后生哪里还有资本在这里耀武扬威。你要找的人在上面,我走了!”

    沈万秋的做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孙长空与火髯道人。在年轻弟子之中几乎可以称王称霸的翘楚,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临阵脱逃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居然也能做得出。而对于沈万秋的遁走,火髯道人并未出手阻拦。毕竟他也不想和对方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同是仙苑之人,以后孰强孰弱、谁高谁低还是个未知数。以免给自己树敌,火髯道人只能暂且压制一下心中的怒意。

    走了沈万秋,孙长空忽然意识到自己又成了孤身一人。别说火髯道人亲自出马,就算是其余的几个内门弟子,他也绝不是对手。恍惚间,孙长空觉得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变得诡异了起来。好像,他们看的不是人,而是一只令人畏惧的恐怖恶灵。

    “妈的,早知道那个沈万秋靠不住。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回真的要玩完了!”

    此刻,孙长空已经几乎绝望,一边咒骂着沈万秋无情无义的同时,他只得祈祷奇迹的降临。

    “你就是丹郎儿的头头儿孙长空?”火髯道人谈吐间,口中竟是冒出几道火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烤得孙长空浑身的汗毛差点缩成一团。

    “是~是我!”孙长空颤颤巍巍地回应道。

    “那就没错了!”

    语毕,火髯道人抬起手掌,轻轻一吸,孙长空只觉得身后传来无数道掌力,自己的身体仿若失控一般,朝向对方“嗖”地飞了过去。他想挣扎,却于事无补。因为,在刚刚中招的同时,他身上的数个大穴已经被制。别说是像火髯道人这种修为高深的修仙者,就算一个宰杀牲畜的屠夫也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啪!”

    在火髯道人的掌控之下,孙长空的脖颈狠狠摔在了他的虎口之上。而后者只是抬起手臂,便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孙长空使劲在空中蹬踹,换来的只有无尽的火魔侵蚀。不消片刻,他的胸前皮肤已经开始逐渐剥落,鲜红的血肉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景象极其惨烈。

    “好小子,居然敢打伤我的徒弟。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火髯道人也不出招,单凭他灵气之中散发出的热力就足以让孙长空生不如死。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飞速闪到孙长空身后,一股充满怨念的声音随即响起:

    “师父,让我来!”

    原来,经过刚才几人的救治以及自行运气调理,身受重伤的张望远已经恢复了五六成的修为。之前沈万秋在场的时候,为了避免自己身受二次伤害,张望远一直忍辱偷生。如今,好不容易翻身的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报仇的机会。只见他翻身腾起,右手顺势击出一记霸道掌力,不将孙长空轰个粉身碎骨绝不罢休。

    “砰!”

    在张望远的手掌击中孙长空后心的刹那,在场之人包括几位内门弟子都不禁为之捏了把汗。王快嘴胆子更小,干脆将眼睛合上,不想看那残酷的一幕。谁知,就在这时,围观的群众之中居然发出了一道整齐的惊呼声。

    好奇的他再次睁开双眼,但见孙长空面如死灰,嘴角处鲜血流淌,并被急速蒸发。而在他后侧的不远处,张望远手扶胸口,大口大口地剧烈咳血。

    “你这小混蛋,居然敢使阴招!”

    就在刚才,张望远攻出一击杀掌,却不曾想掌力宣泄在孙长空的身上之后,居然再次反弹。孙长空受到的伤害不大,反倒是张望远自食恶果,一正一反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道瞬间便使他的手肘脱臼。而残余的劲力则将张望远打飞了好远,最后才出现了他倒地吐血的一幕。

    火髯道人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孙长空,手腕之上忍不住又加重了些力气。可怕的握力足以捏断一只成年虎的颈椎,更不用说是人类那样柔弱的脊骨了。

    多亏孙长空从小到大受了不少磨难,一身大大小小的伤,换来了一条怎么也死不掉的贱命。虽然能够听到体内骨骼的悲鸣,但依靠着坚韧的体质,孙长空仍旧没有死去,而是如同顽强的蟑螂一样,怒视着眼前这位面目可憎的老头。

    “嘿嘿,就算死我也要带上你的宝贝徒弟。孩子吃亏,家长出气。你这种人,一辈子也休想飞升成仙。休想!”

    孙长空的恶语成功让火髯道人失去了理智。呼吸之间,他的左手边上燃起一束熊熊烈火,火焰轮廓犹如一柄杀生魔刀,直逼孙长空的咽喉。

    “火髯,适可而止吧!”

    就在众人以为孙长空必死无疑之际,天际之中忽而传来一道神圣浑然的声音。在场众人听罢之后,纷纷跪落。而杀气大盛的火髯道人亦是萎靡下来,周身的火焰连同掌中火刀一同消失不见了。

    “掌门,这种教育弟子的小事你也要亲力亲为吗?”

    火髯道人的杀气虽然没了,但那与生俱来的冷酷,仍旧显于形色。说话间,他已将孙长空重重甩飞了出去,再不管对方的死活。

    就在二人对话之际,天空之中缓缓投下一束白光。白光之中隐约有一人影,仔细辨别竟是掌门方惜时的样貌。

    同样都是一个时期的修仙之人,方惜时风流倜傥,而火髯道人却已是人老色衰,二者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给现场原本肃杀的气氛徒增了几分趣味。

    “火髯,你我都一把年纪了,和这些小辈动气不感觉有**份吗?”

    和传言中一样,方惜时见了火髯道人一脸谦和,丝毫没有掌门的架子。现在他的模样,就好像一个人见到了阔别许久的好友一样,脸上的喜悦别提有多夸张了。

    “可他伤我徒弟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刚才玉郎跟我说,为了救我那小徒儿,耗费了一颗回魂丹。你知道丹药的价值,这里的损失该怎么算,你说我是不是该打死那个小畜生!”

    说着说着,火髯道人的脾气越来越大,鼻孔旁边的胡须被他吹得直晃悠,一些弟子看了之后不禁掩面大笑起来。

    “这……损失是有点大。但杀了他能换回那颗回魂丹吗?”方惜时的论道精神仍然健在,火髯道人与他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方接下来想怎么说,他都一清二楚。所以这一次,他抢先开口了:

    “杀他是没用,可我的损失谁来赔偿?”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看他身上。他那件衣服就足以抵得上一颗回魂丹。”

    方惜时伸手一指昏倒在地的孙长空,胸口前面的皮肉已经被完全烧焦。如果这个时候将它们剥落下来,就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骨骼。

    可就在那件衣服的周围,一缕缕轻微的白色气体顺着皮肤渗入到孙长空的身体之中,一点一滴地修复着受伤的部位。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烧伤部分已经恢复了十之一二,只要时间充裕,完全康复也不是不可能。

    火髯道人注视着那件宝衣,深邃的眼瞳之中忽而闪出一道难得的神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