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援军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沈万秋的来意居然是为了孙长空身上那件毫不起眼的破烂短衫。不仅仅是在场的众人,就连关修哲几位内门弟子的脸上,也出现了难以理解的神情。

    稍作调整,关修哲喜上眉梢,恭敬地对沈万秋说道:

    “呵呵,沈师兄想要什么,我们几人自然是阻止不了。但这小子对我们内门弟子的利益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莫师兄已经吩咐下来,务必将其以及相关党羽一并镇压。事已至此,咱们两方各取所需,互不影响,您看这么样?”

    对于关修哲的建议,沈万秋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似的,理都不理,独自一人径直走向被吓呆了的孙长空,双眼之中闪现出凌厉的神色。

    “把这件衣服给我,我可以帮你把他们摆平!”

    说着,沈万秋将手摊开,对着孙长空摆出一副所有的架势,而后陷入沉默之中。一时间,空气之中的气氛变得肃穆起来,周围的看客被吓得也是着实不轻,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沈万秋,你!”

    关修哲发现沈万秋有意与孙长空结盟,眼见形势急转直下,他的眼眶之中犹如在呼呼冒火一般,渗人的血丝随即遍布在眼白之上,分外狰狞。

    此刻,战争发动与否,决定权都在孙长空一人身上。一方面是得来不易的极品宝衣,一方面是自己的丹郎儿团队,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就好像有两个小人在厮打一般,搞得他头疼欲裂,苦不堪言。

    “想好没有?要不,等他们把你打死了之后,我再从你的尸体上拔下衣服也不错。宝贝就是宝贝,沾染上点晦气也无妨。快点选择吧,底下那帮人也按捺不住了。”

    在沈万秋的提醒之下,孙长空越过对方的身体看向后侧。只见关修哲四人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拉弓搭箭,摆出一副严正以待的架势。而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活过来的张望远,此刻也已经恢复了些体力,伤口处的血迹已经凝固,只留下一个烟褐色的烟斑。

    孙长空四下里看了看,而后贴在沈万秋的耳边巧巧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衣服是件宝贝的?”

    对于对方的疑问,沈万秋很不以为然。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不耐烦地回答道:

    “感觉,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已经确定它绝非凡物。王快嘴的快剑不是浪得虚名的,能够在不用外力协助的情况下接下刚才迅猛一剑,可想而知这件宝衣的威力。虽说仙苑之中,能够伤我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但有了他总归是有备无患,多一件宝贝就多一张底牌,何乐而不为呢?”

    孙长空注视着沈万秋炙热的目光,此时他的心中已有了答案,于是乎开口说道: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把这群家伙击退,我就把身上的这件衣服交给你。”

    “一言为定!”

    沈万秋微微一笑,身形顿时消散在他的面前。下一刻,位于石阶下方的四人,顿时感应到一股不可比拟的强大气息,滂湃杀意犹如江河决口一般,朝向他们呼啸而来。

    “小心!”

    关修哲口中的“心”字还没咬实,便只觉得胸前数枚大穴遭人锁定,随即他的身体犹如一片落叶,飞速向后坠落而去。可怕的劲力不知从何而来,毫无保留地倾斜在他的躯干之上。与其相比,他竟是毫无抵抗之力,只能像怒江之中的一叶扁舟一样,随风飘荡。

    倒飞出去的刹那,他发现其余几人的下场和他一样,只是遭受力道的方向不同,所以飞出的位置也各不一样。而其中下场最为悲惨的,就要数王快嘴。

    刚才中招的刹那,他妄图以风莺快剑与之抗衡。谁知,那股力道,遇强则强,甫一接触到快剑的剑锋,扑面而来的劲风便迅速衍变,化为数条刀刃,齐刷刷地砍在王快嘴的四肢之上。伤口处立即血流如注,瞬间便浸湿了衣衫。

    “躲开!”

    就在这时,关修哲惊出一语,刚刚战起身的高松竹,脚跟还没站稳,便只觉得眼前一烟,迎面一只干脆利落、毫不修饰的拳头直愣愣地打在他的眉心之上。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拳,实际其中隐藏着可怕的破坏力。拳劲透过他的颅骨,袭入他的大脑之中。后者的七孔之中,立即便淌下七条血痕,如果不是用拳者手下留情,现在的高松竹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力量强悍、体壮如牛的高松竹被瞬间击败,关修哲只觉得后背之上突生凉风,保险起见,他将自己的独门武器判官铁笔架了起来,只要沈万秋敢攻击他,他便要让对方尝尝这对铁笔的厉害。

    谁知,就在他刚刚才抬起判官铁笔的时候,关修哲浑身猛地一颤,两只胳膊失灵似的立即耷拉下来,一对兵器也随即“嘡啷”掉落在地。

    顺着关修哲所在的位置往后看,不知何时,沈万秋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一双手掌轻抚在对方的两肩之上。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此时关修哲的一双肩周已然变形扭曲,竟是脱臼的迹象。沈万秋居然只用了一招,便卸下了他的一对肩膀。如果对方把这心思用到杀人取命的心思之上,那关修哲百分之百是逃脱不了了。

    之前还战意十足的三人,瞬间便兵败山倒。然而,就在众人以为今日来这的内门弟子即将全军覆没之际,第四人冯玉郎终于出现了。

    冯玉郎披着一件烟色的披风,宽大的披风将他除了脑袋之外的所有部分全部笼罩其中,使人看不出他的体型,出手路数,甚至连使用的兵器也看不到。可就在沈万秋准备对关修哲动手的时候,那条风影似的披风居然飞了起来,而且一飞就飞到了沈万秋的头上,险些将他包围其中。

    对于这样的障眼法,身经无数战斗的沈万秋早已是见怪不怪。呼吸间,只见他提气运掌,一股澎湃气浪豁然之间从掌心之中一跃而起,顷刻便将披风吹得逆向飞了出去。

    但此时的披风化身为了剧场上的幕布,甫一掀开,冯玉郎竟然凭空出现,而他手中,一根混铁朝天棍锃光瓦亮,照得人眼都睁不开。

    “吃我一棍!”

    冯玉郎出身于名门望族,家传的一套五郎八卦棍,在江湖之上早已是闻名遐迩。此时他所施展的,便是其中的一式,名叫移山填海。此棍一出,杀性极大,被攻击者非死即伤。他所施展的,更是五郎八卦棍之中单体伤害最强的招式,一柱倾天。瞬间,混铁朝天棍之上,火花四射,通红的棍身好似一根烤熟的火腿一样。

    “好棍法!”

    沈万秋自然知道冯玉郎的底细,五郎八卦棍如雷贯耳,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只是,形势危急的时刻,他居然傲然挺立,双脚一动不动,没有任何退让的待在那里,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样子。

    只见他抽出一指,指尖之上立即金光炫目,一股凌厉的浑厚灵气顺势迸现,犹如一根金晃晃的锥子,竖在自己的身前。

    “让我沈万秋来领教一下五郎八卦棍的厉害!”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棍风劈落,沈万秋顺势将那根异变的手指戳在那棍头之上。遥望而去,只见天空之中一朵妖艳的火莲在尖锐的轰鸣之中豁然绽放,无数金针般的光芒飞射而出,刺得众人双目剧痛,陷入短暂的失明当中。

    可怕的气浪掀起一人多高,沈万秋身下的一块石板被随即宣泄下来的劲力震得粉碎,甚至连同下方的大地也未能幸免,惊现出一枚夸张的凹陷。

    “撤!”‘

    就在二人交手即将结束之际,关修哲不顾双肩的剧痛,猛然间惊呼一声。

    冯玉郎战得正酣,万万没有撤招的意思。可他的混铁棍还没来得及抡下,却只觉得腰间一顿错动,一股来自侧方的莫名力气将将他连根拔起,而后丢向远方。

    腾空的片刻,冯玉郎只觉得迎面扑来一股骇然战意,一道快到无法想象的闪光穿过他的旁边,呼啸而去。须臾间,他只听到身后“轰”的一声巨响,自强院外侧的一段围墙居然应声崩塌了。

    愕然看着那一堆华为废墟的瓦砾,冯玉郎恐惧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

    要知道,他们距离围墙少说也有二三十米院,且因为是仙府福地,所以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由人注入灵气专门修建的,坚固程度比起一般的城墙还要强个三五十倍。沈万秋随便一招就能产生这样的破坏力,如果让他认真起来,可怕程度不可想象。

    这时,冯玉郎转身看向后侧,不知何时,高松竹居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原来刚才冒死使他偏离沈万秋攻击方向的人正是他。

    “快,快给莫非烟师兄传信,咱们几个干不过他!”

    高松竹惨然一笑,之前身上才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暗红色的鲜血缓缓流下,使得原本污秽的衣衫变得更加凌乱。

    冯玉郎不甘心地瞪一眼前方不动声色的沈万秋,而后又看了看几位重伤的师兄弟,他懊恼地咬了咬牙,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枚圆柱形的物体。

    这是他们内部人员用于联络的特殊信号弹,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而一旦发出信号,他们的伙伴将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而作为团队老大的莫非烟自然也会出现。

    如果莫非烟真的来到自强院,那么他与沈万秋的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届时,这件事情必定会传到掌门以及众位长老师父耳中,小事也会变成大事。

    可就在冯玉郎准备发射信号弹的时候,一只厚重、粗糙、温暖的手掌握持在他那粗壮的手腕之上。顺着手的方向,冯玉郎定神一看,原本灰暗丧气的神色一扫而光,眼瞳之中立即燃起一片炙热,那是热切的期望。

    “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