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伏魔露锋芒
    ,!

    一瞬间,孙长空的身体几乎是在潜意识之下进行活动的。

    金色的灵气跃出雄鹰图,源源不断涌入他的右手之中,瞬间使其变成了光洁无瑕的黄金色。与此同时,右手的皮肤之下,渐渐浮现起一抹淡淡的花纹。手指前端,指甲急速生长,并且成圆锥形,乍一看出就好像鹰爪一样。

    过程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巨大的变化已经令孙长空的身体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见张望远的绝强一刀迫在眉睫,孙长空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已那只突生异变的鹰爪横在了自己的身前。众人见到这一幕,不仅纷纷闭上双眼,他们不想看到血肉横飞、手臂分离的惨象。

    “砰!”

    孙长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眼睁睁看着刀刃砍在自己的手上,脸色竟然没有半分动容。

    只见他三指按在刀身之上,大片的火花倾洒而出,随即消失在周围的地面之上。

    再看他的右手之上,金色灵气浑厚充沛,硬是将那致命的刀气完全吸收,并且使其完全消弭。

    张望远势在必得的一招血雨腥风就这么被他化解了。

    “哇,孙师兄简直太棒了,支持孙长空,支持丹郎儿。”

    “孙长空今日一战,必定要扬名立万。此人,不可限量!”

    孙长空漂亮利落的身手,征服了在场所有人的内心。就连那几位内门弟子,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挑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敬佩。

    “别光看啊!张望远,继续打!”

    就在这时,关修哲的嘴中冒出了一句与现场气氛截然相反的呵斥。仍未回过神的张望远,盲目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他,又瞧了瞧台阶之上的孙长空,那颗高傲的自尊心在无情的践踏之下,被彻底粉碎。

    “孙长空,我要你命!”

    说时迟,那时快,张望远双腿一跳,眨眼间便来到了对方面前。此刻,他以手带刀,以气运力,手掌侧面豁然升起一道骇人寒光,电光火石一般劈向孙长空的胸膛之上。

    事情发生的如此之快,以至于孙长空都没有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便身遭厄难。如果这一击近身手刀砍在身上,即便不能当场毙命,估计胸骨肋骨也要折个七八成,再想恢复几乎不可能。但就在手刀贴近在其胸膛之上的时候,孙长空的大脑之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宝衣,是那件被他撕得破破烂烂只能称得上马甲的长衫。

    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忙于应战,居然把这件不为人知的宝贝给忘记了。虽然手刀劈落,但是孙长空并没有感受到应有的剧烈疼痛。恍惚间,他只觉得胸前一闷,好像有只毛毛虫在自己的身上蠕动,令他奇痒难忍。可当他再次定神看向自己身前的时候,那里明明只有一只手掌,一只令人发笑的手刀。

    “还你!”

    天赐良机,就在张望远分心于攻击未果的事情上的时候,孙长空把握了这绝好的空档,趁着右手金色灵气将散未散,果断竖起食指一只,径直戳向对方的肋间之中。

    在众人的瞩目之中,张望远的胸膛如同纸糊的一样,被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指毫无费力地“伸”了进去。而后,孙长空又将手指收了回来,要不是那枚圆形的豁口,大家还以为他在变戏法呢。

    虽然伤口暴露在外,但奇怪的是,豁口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液流出,充斥其中的只有一片烟暗。而张望远的神色却并不那么安详,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生机活力飞速流逝,几秒之后便已经死气沉沉,眼看就是不行了。

    “还看什么,救人!”

    王快嘴的剑和他的嘴一样快,话音刚落,他与他的风莺快剑已经破空掠出,直逼孙长空的咽喉死穴。

    刚刚虎口脱险的孙长空,机敏地躲开了快如箭矢的一击。但伴随一起的剑气,仍是穿过空间剐掉了他胸前的一块衣物,露出里面宝衣的一角。

    “这小子身上有古怪!”

    就在王快嘴落地之际,其余三人紧随其后,来到了张望远的身边。这边,高松竹以浑厚内力为其保住心脉。另一边关修哲从怀中掏出一只烟色的小瓷瓶,脸上虽有迟疑,但手上仍不怠慢,赶紧掏出一粒不知名的丹药,送入张望远的口中,并帮其服下。

    “你连回魂丹都用了,看来火髯道人给了你不少好处嘛!”

    高松竹扶着张望远的身体,脸上却是一副奇怪的表情。

    “先别说那些没用的,刚才老王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那小子的身上有古怪?”

    关修哲有些不耐烦,干脆站起来身来跑到王快嘴的面前,连忙追问道。

    “你对我的剑怎么看?”王快嘴看了一眼关修哲,低沉道。

    “快,超乎想象地快。”关修哲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还有呢?”王快嘴故弄玄虚,看着对方,继续问道。

    “利,几乎无坚不摧。”这一回,关修哲的思绪仍是清晰有序,只是不知对方如此问的原因是什么。

    接着,王快嘴居然不说话。他翘起一指,指了指孙长空的身上背割掉衣物的位置处,而后才眉头紧皱地说道:

    “我的剑居然刺不破他的一件衣服,除非是我的剑钝了。要不然,这小子的衣服就是件宝贝!”

    王快嘴的话,终于引起了周围几人的注意。这一刻,他们将注意力齐刷刷地投向孙长空的身上。

    这几人,全都是灵感境界的修仙者,观察事物已经可以达到心随念动的地步。但以他们多年以来的修仙经验,居然都看不出孙长空身上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时间,空气中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意识到事情不妙的孙长空,想要就此脱身离去,暂避风头。谁知除了张望远剩下的四人洞察极其敏锐,未等他采取行动,这几个鬼一般的对手已经将他的所有退路统统封住。想要离开只有一个办法,从他们的身上踏过去。

    “伤了人还想走。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跟你算清,你以为自己能这么一直好运下去吗?”关修哲冷冷道。

    眼见自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孙长空干脆放弃了遁走的想法,坦然地说道:

    “想杀我,尽管动手!不过,我会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说着,孙长空伸手一握,插在地上的琳琅宝刀随着召唤豁然跳入他的掌中,之前消失的凌厉杀气再次出现,甚至比之刚才还要强盛几分。四人见到这一幕,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关键时刻,灵感境界的修仙者展现出了应有的气魄。

    这一次,高松竹抢先开口道:

    “小子,我劝你不要挣扎了。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你也许还能对付几招。可我们四人联手,别说几招,就算一式你都接不下来。兄弟们别站了了,再不让他瞧瞧内门弟子的厉害,他还以为我们在仙苑之中混吃等死了!”

    高松竹一声令下,四人身形瞬间消失。随之,孙长空感觉到一股来自四面八方、强悍到不可抗拒的威压席卷而来,瞬间便将他的身体笼罩其中。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失灵,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身上的所有大穴,全被近在咫尺的四人锁定了去。只要稍有行动,下一刻他便会成为一具尸体。

    “你不是要和我鱼死网破吗?动下试试!”王快嘴将剑搭在孙长空的肩膀之上,挑动了几次,嬉笑地说道。

    “哼,四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一个一个地来。看我不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

    死到临头,孙长空嘴上仍是不饶半点便宜,俗话所说的“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落泪”就是说得他这样的一类人吧!

    “你小子,果真活腻了!”

    孙长空的不识时务彻底激怒了高松竹这位脾气暴躁的敌人。愤怒之下,他的两只牛眼几乎被瞪了出来,一双虎钳似的双手紧紧扣合在孙长空的身体两侧,摆出一副即将倒插葱的架势。

    “你们几个闹够了吧!”

    孙长空危难之间,自强院的院门之外再次出现一个人的身影。此人气息极强,别说孙长空,就连关修哲几个也不是对手。而站在后侧冯玉郎,瞟了一眼门外的情况,淡淡道:

    “他来了!”

    “他”是谁?在场的几十人,除了他们四个之外,恐怕无人知晓。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包括高松竹在内的几人,无一不露出几分敬畏。他们或许不属于同一势力,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只有瞻仰膜拜的资格。

    “沈万秋!”

    这时,众弟子之中,一个平淡无奇的声音忽然想起。随后,众人将目光投向门外之人,就连孙长空也忘了自己当下的处境,跟着大家寻找那人的身影。

    他来了,举步如风,他来了,屹立如松。他的到来,令内门四人心惊胆战。他的到来,令孙长空见到了一线生机。

    “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你们四个把我们内门弟子的脸面当做抹布了吧!还不给我退下!”

    沈万秋的王者霸气,幻化为一只不可比拟的巨大手掌,顷刻间便将包围孙长空四人打得倒飞了出去。四人吃了瘪,可愣是不敢说一个不字,尤其是冯玉郎,冷峻的脸上一片惨白,原本红润的嘴唇被他咬得渗出了血液。

    “你为什么要帮我?”

    面对沈万秋的出手相助,孙长空直言不讳地疑问道。

    “呵呵,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帮你的。”沈万秋微笑地回复道。

    “那你?”

    “我来是为了取你身上的那件宝衣!”

    话出音落,沈万秋隔空便是一掌,灵巧的劲力绕过几人的阻挡,全部透入到孙长空的身体之上。瞬间,他的外衣便华为了无数碎片,唯独一件滑稽的破旧马甲停留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