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双拳敌四手
    ,!

    然而,孙长空的身上承载着太多人的期望与目光。现在的他不再是孤独一人,丹郎儿已经成为了他的家,而那群不离不弃的弟兄就是家人。今天,他就要为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人血战到底。

    “张望远,你也不要太嚣张。别以为自己是内门弟子,就可以在这里横着走。别忘了,你的同伴是怎么伤在我手上的。”

    孙长空的话无疑是在张望远的伤口上撒盐。本来他对此事就一直耿耿于怀,如今对方的冷嘲热讽,简直就是在**裸地侮辱自己。

    眼见张望远即将发作,站在后侧、一位身材矮小的青年男子突然伸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随即轻声道:

    “这小子的气息有古怪,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说。”

    这位说话之人,乃是内门弟子关修哲,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可惜就是身材略微矮小,比起同龄人短了整整一头。而在高大威猛的高松竹面前,关修哲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子。

    不过,这些自身所限并未成为关修哲成长的障碍,相反他超越了内门弟子九成的数量,成为其中赫赫有名的小智囊。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智慧,还有他那独到的眼光,以及对事物敏锐的洞察能力,就算沈万秋也要相形见绌。

    才不过一个照面,他便已经感应到了孙长空身上的古怪。按理说,修仙者一身傲然正气,妖邪见到也要暂避锋芒。可眼下的孙长空,不说眉宇间浮动的邪气,就连所在的位置之处都染上了一丝怪异,猛地看去就好像时空扭曲了一般,叫人为之一振。

    “修哲,你能看出他如今的境界吗?”高松竹冷冷问道。

    “这个……按照一般自费弟子的水平,充其量也就是强身第三境吧!”

    “你我都已是灵感第四境,望远师弟前几天也精进到灵感第三境了,咱们几个还怕他?”

    高松竹天生神力,一副铜皮铁骨所向无敌。在确定了孙长空的实力之后,再无后顾之忧的他一把抄起旁边圆滚滚的石凳,像丢石子一般将其仍向了上方的孙长空。

    石凳的速度相当迅猛,根本不给别人反应的时间。在外人看来,那只是一枚无头无脑横冲直撞的石头。但孙长空却不这么认为。

    “咤!”

    危急当前,琳琅宝刀豁然出现。在孙长空的掌控之下,刀光一分为四,迎面砍向那枚石凳之上。瞬间,石凳一分为四,如同绽放一般,散入周围。可就在此时,石凳之中突然射出一物,快如流星,急似闪电,奔着孙长空的下盘就射了过去。

    “糟糕!”

    情况变数实在太快,全然出乎孙长空的意料。如今躲闪已经来不及,他索性转动刀柄,将刀身侧面横在双膝跟前挡下高松竹的奇招。只听“铛”的一声鸣响,琳琅宝刀已经被撞得倒飞了出去。瞬间,孙长空握刀的右手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险些没有当场折断。

    刚一稳住身形,孙长空移动目光看向自己的武器,只见在宝刀刀身上第四颗宝石的位置之处,出现了一道轻微的划痕。而在刀的不远处,一块规则的圆形砂砾躺在那里,装成一副无辜样子。

    “一枚小小的石子居然都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是正面挨上这一下,恐怕性命不保啊!果然么,这群内门弟子没一个好惹的东西。”

    眼见孙长空成功防住自己志在必得的一记杀招,高松竹不甘心地挥了下拳头,口中说着“晦气,晦气”。

    “不是只有强身境界吗?就算让他完成了修炼到最高的第九境,也不可能接住高松竹的破竹石矢啊?修哲,你不会看走眼了吧!”

    这时,跟随他们一起来的第三人也终于开了口,从他那尖酸刻薄的口气上就能知道,此人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姓王,大家对于他的名字并不清楚,但因为其一口伶牙俐齿,被人幽默地叫做王快嘴。

    可是,王快嘴快得不只是嘴,他的一套风莺快剑在仙苑之中早已远近闻名。如果你对自己的速度有自信的话,可以向他挑战一下,保证几秒之内教你重新做人。

    王快嘴虽然也是灵感第四境界,但因为那把追星迫矢的快剑,他可以直面灵感第五境的弟子而不落下风。

    在他旁边,这次到场的内门弟子的最后一人,便是他们之中唯一的一位灵感第五境,冯玉郎。

    此子生的面如冠玉,光彩照人,以至于站在他身旁的王快嘴,也显得“明亮”起来。平日里,大家都不愿跟他走得太近,不为别的,就是那种与皓月争辉的自卑感,也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不过,冯玉郎向来都是个安静的人。他甚至一整个月待在屋里,不和他人说上一句话。平日里,他的消遣活动也是相当单一,睡觉,永远也睡不醒的睡觉。

    在王快嘴的质疑之下,关修哲的脸色渐渐烟了下来。其实早在刚才,他就已经猜到其中必有古怪。只是因为高松竹出手鲁莽,这才令他阻止未果,让孙长空逃过一劫。

    “放心,这小子的境界绝对进不到灵感境界,不然那颗石子他不可能躲不开。不过,看他一身邪气,好像是修炼什么偏门的功法,这才额外获得了一种怪力。不过,他的极限也就到这了,咱们哥几个一同出手,任他是何方神圣,也要当场折了。望远,你说你的就行,其他人的事情不用管。只要这帮废物们敢冒进,我保证分分钟撂倒他们。”

    说罢,关修哲衣袖之中寒光一闪,一对判官铁笔隐隐作现。

    “几位师兄莫要着急,还是让我来会会他吧!你们且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张望远回过头来,脸上的笑意随即华为无限的杀机。他的样貌不再妖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只应属于恶毒夫人的表情。他的脸在抽动,青筋伴着浮起一大片,好似一条条跃跃欲试的毒蛇,等待着随时出动。

    “孙长空,你这是自找的。”张望远恶狠狠道。

    稍稍舒了口气的孙长空,终于再次直立起腰板。他的右腿内侧有些发麻,刚才的撞击使得他的大腿受了不小的震荡,虽然并未产生足以打倒他的伤势,但已然令他行动受阻,气血难畅。“少说废话,来!”

    不等张望远动手,孙长空率先出招。

    不得不说,之前三天的闭门修行,使得他对琳琅宝刀以及那未知的《断浪》刀法的运用更加熟练。而且,在无二真经图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他的灵力再次有了突飞猛进,短短几天时间已经出人意料地翻了一倍,这在孙长空本人看来都是不敢相信的。可通过刚刚的交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变强了,而且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孙长空甫一亮刀,便已使出了《断浪》刀法之中的翻天式,但见堪比浪涛般的无数刀光无穷无尽,排山倒海般涌向下方站着的张望远。

    眼见对方如此之大的手笔,张望远不甘示弱,同是仙苑弟子,同是用刀,但他那柄血色刀刃在他的挥动之下,跃入天空之中,飞速旋转,呼吸间便已化作一道规模相当可观的血色龙卷,伫立在大院之中。巨大的风头吹得周围树叶呼呼直响;纤弱的花瓣因为暴风残虐洒落一地,令人突生一股葬花悲情。

    一边是无边刀海,一边是狂暴腥风,在众人热切的期盼之中,二者终于迎来了首次碰面。顷刻间,院内寒风阵阵,犹胜三九寒天。地面顿时被无情刀气泯为无数纤尘,随风扬起,刮得脸蛋生疼。

    “她奶奶的,这俩小子有些彪悍。”高松竹直挺挺地站在风势之中,魁梧的身体丝毫不为之所动。再看旁边的关修哲,一边用袖子蒙着脸,一边缩在高松竹的身后,只流出一只眼来观看前方的战情。

    “他张望远有这种身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有火髯道人的鼎力相助,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可这位小弟弟孙长空时从哪里得到了些天才地宝,居然拥有如此彪悍的灵力。范围如此之大的招式,恐怕就是灵感境界的弟子也无法轻易使用吧!”

    “嘿嘿,说起火髯道人来,我听说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据别人讲,张望远好像是那人的私生……”

    王快嘴话没说利落,却被关修哲一手捂住,挣扎了半天也没能如愿说话,只得暂且放弃。

    “你要死啊!这种流言蜚语如果传到他老人家耳中,不说那造谣的人,就连你也要受牵连。不要忘记,他那火髯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关修哲的提醒让王快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惊恐的表情,就连那张好似永远也合不上的嘴巴也奇迹般地闭上了。

    “快看,要见分晓!”

    突然,关修哲惊叫一声,本来打得难分难舍的两方刀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巨大的气浪横扫千军般地朝四面八方外波及而去,在场众人纷纷向后躲闪,就连那四位内门弟子也无一例外。

    再看战场中央,绯红血刀稳压一头,将琳琅宝刀逼得插入地下不说,自己更以摧枯拉朽之势飞向赤手空拳的孙长空。

    生死之间,孙长空眼神射出一道慑人寒光,犀利的神采犹如鹰隼一般,教人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沉浸在他脑海之中的雄鹰图忽然之间金光迸现,一只方能振翅击空的雏鹰破境而出,一时间无数信息化为清晰的图像涌入了他的意识之中。

    “这是……飞鹰伏魔手?”

    此刻,呈现在孙长空的是,居然是一部完整凌厉的神秘武学。瞬间,他仿佛见到了反败为胜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