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找上门
    ,!

    说实话,这已经是三胖近一个月来第十次拿刀谱过来了。每一回他的出色演技都成功骗过了孙长空,结果就是让后者一次次的失落。对于眼下的刀谱,孙长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换做是谁被这么折磨几次之后也会没有心态了吧!

    可不得不说,这本刀谱的异味实在是大,其实在翻腾的过程中,孙长空就已经嗅到了一丝怪异的味道,只是因为室外环境复杂才没有多做留意。

    可如今,当刀谱真的摆到面前的时候,他是一点也没有看的冲动了。

    这味道实在太冲了。

    “胖哥啊!你这找刀谱我没有意见,但你这是从哪里淘换的啊!感觉比你那双一年没刷的鞋还要来蛮横。不行,我受不了了。”

    说罢,孙长空干呕了两下,满脸都是嫌弃的表情。

    “喂,大哥,你不要这么刻薄好不好。我为了给你找本像样的刀谱,几乎打听遍了自强院和不息会。这不,我昨天才听说了有这么一本威力十分霸道的刀谱,可惜掉到了茅厕那边的后山之下。我冒着生命危险,帮你把它拿了回来。你不说句好听的也就罢了,居然还嫌好道歹的。不找了,这本不行的话,你爱咋咋地!”

    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完毕之后,三胖傲娇地将头扭到一边,不再看孙长空的脸上。回身之际,孙长空好像看到了对方的衣袂上沾着的污秽物,迎着阳光,闪闪发亮。

    “哎呀,别生气啊!我就是和你开玩笑呢!来一起看看这刀谱之中到底有什么玄机吧,难道你就不纳闷?”

    孙长空富有诱惑性的言论成功调动起了三胖的好奇心,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一想到那是自己辛辛苦苦找寻而来的东西,他立即麻利地凑到孙长空的身边,仍旧傲娇地说道:

    “哼,我找到的宝贝我自是要好好看看。”

    孙长空发现三胖的态度缓和了之后,这才嬉笑着将那本尘封已久的刀谱打开,只见书籍扉页少了半张,只留下两枚毛笔字印在上面:断浪。

    “这是什么名号,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孙长空疑惑地看着三胖,嘟囔道。

    “别问我,这方面你懂得比我多,你不知道,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了。不过看这名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继续看看。”

    不知何时,三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掏出一包坚果,“咯吱咯吱”地吃了起来,完全不顾眼前“恶劣的环境”。而孙长空古怪地瞧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你要吃吗?”三胖含糊说道。

    “你自己吃吧!”

    孙长空小心掀过一页,瞬间刀谱之上记载的刀法口诀飞一般地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而后,口诀衍化为各式各样的刀法招式,一二,二化四,四化十,十化无数,简单的一本刀谱在他的脑海之中,被一一拆解,然后重新组合,化不可能为可能,刀谱之中的疏漏缺陷被在瞬间填补完全。而这种种一切,全都是因为那张无二真经图。

    刀谱的招式每次被演练一遍,雄鹰图内的光芒便伴随着闪耀一次,且每一次光芒的强弱程度各不相同,奥妙无限。

    “喂,长空,你是不是看傻了,还是被屎臭味给熏懵了。说话,快说话!”

    看着孙长空一脸如痴如醉的样子,三胖忍不住朝他后脑拍了一下,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打得对方差点趴在刀谱之上。

    “三胖,你这是要怕死我啊!闹玩下死手!”

    三胖的一掌令孙长空如梦惊醒,回过味之后,脑海之中那些悬浮的刀式化为无数灰烬,焕然消逝。

    好在,刀式虽然不见了,但其中的关键要领却被孙长空记在了心中。只要掌握了它们,短时间学个大概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了,这本刀谱还不错,那个提供情报的人,多给他点钱吧!”

    不等三胖开口,孙长空已经转身回到了房间之中,只留下他一人独自在风中发愣。

    “嘿,当年的你可是为了一个馒头和别人打得头破血流,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大方了?”

    孙长空在房间里一待就是三天三夜,期间三胖虽然也来送过吃的,但每次回来来拿碗筷的时候发现文丝未动。如果不是透过窗户看到室内中的情况,他还真以为对方死在了屋中。

    第四天的一大早,孙长空终于打开了房门。过去的三天之中,他已经将那《断浪》谙熟于心,并且配合无二真经图的推衍神技,将刀法不断完善,最终到达完美的境界。而配合雄鹰图的独特效果,《断浪》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攻击速度和范围都不是曾经可以相提并论的。而感观上孙长空变化最大的,就是额前那缕银白色的发丝。这是在学会《断浪》之后第二天所产生的异象,之前他并没有注意,直到出来时候偶然照了下镜子这才发现。不知为何,有了这缕银发的孙长空,眉宇之间多了一丝邪气,不过程度十分轻微,几乎不可察觉。

    “你终于出来了啊,长空!”

    就在这时,几日以来不离不弃的三胖再次端着早饭来看他了。仙苑早上的饭菜比较清淡,除了米粥,就是些山中野菜,吃了虽然不能强身健体,但排毒养颜还是可以的。

    当三胖见到那缕白发的刹那,原本一脸笑容的三胖不禁露出一丝异样,古怪的神情颇具深意。

    “长空,我今天得和你说个事情。”三胖严肃道。

    “怎么了,是丹药的事情出了问题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不是,我听说内门有些弟子看不惯,准备要教训咱们一顿。你也知道,那群弟子个个生性野蛮,行事作风毫无原则可言。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是坐以待毙。要不,咱俩出去躲躲风头,过几日再回来,如何?”

    “那其他弟兄们怎么办?咱们要是跑了,他们更没有自保的本事了。”孙长空补充道。

    “嗨,大难临头各自飞,咱们保护他们,谁来保护我们呢?再说,内门那群弟子的目标是我们,和他们又没有多大关系。就算被叫了去,顶多也就是挨几拳的意思。反过来要是我们被抓了,轻则被打个手残脚残,重则性命不保。你快些决定吧,据说今天下午他们就会行动。”

    三胖的分析十分到位,常人看来定要举双手赞同。可孙长空的体内有根反骨,向来都和别人的思维大不相同。眼下,在面对弟兄和自身安危抉择的时候,他再次做出了意外的决定:

    “我不能走,要走你走吧!”

    孙长空的倔强令三胖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已经找好了躲藏的地方。那是一处距离仙苑不远、但极其隐蔽的山洞。洞内通风,且有水源,就算没有食物,以他们这种修仙者的修为,饿个一年半载的也死不了。可如今,所有的计划多泡汤了。瞬间,三胖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孙长空,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什么叫做弟兄,什么叫做兄弟。到底是弟兄重要,还是兄弟重要,你自己难道没有分寸吗?说到底,他们是想倚仗你的能力从而得到庇护。一旦哪一天你名落孙山,他们会像踢皮球一样将你抛弃。醒醒吧,现在跟我走,我是你的兄弟,绝不会欺骗你的。”

    说着,三胖伸手拽了一下对方的手臂。可因为双方力量相差太过悬殊,这一拉非但没有撼动孙长空的身体,反而是将自己扯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孙长空!”三胖厉声道。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抛下他们。他们怎么对我,我不关心。我只想做到自己满意,问心无愧而已。”

    孙长空健步掠出自己的庭院之中,只留下三胖一人站在石桌旁边。石桌之上,米粥已凉。

    王道人因为上面交代的任务,所以暂时出去了一段时间,过几天才能回来。这回,自强院中可谓是没了靠山,形式做人都要低调了许多。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望远却忽然杀到了。

    陪他一起来的,还有内门之中几位颇具实力的弟子,虽然不及沈万秋和莫非烟,但比起张望远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几人刚一进入自强院便开始故意找茬,即便见了主家的自费弟子,也是毫不客气,甚至出手推推搡搡,态度十分嚣张。

    “快点,把你们的英雄孙长空叫出来吧!我们哥几个找他有点事情谈谈。”

    这是其中一位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健壮弟子率先开口,点名道姓地要照孙长空麻烦。众人一看事情不妙,赶紧派人前去通报。谁知,就在此时,孙长空居然溜溜达达地从石阶的尽头走了出来,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俯视着下方的四名内门弟子,一脸微笑道:

    “呦,这不是高松竹、高师兄吗?你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

    终于见到“目标”的四人,情绪不禁为之一振,张望远更是双眼瞪得发亮,如同一只等候捕食的恶狼。

    “嘿,你小子的胆量还真不是一般大,早晨放了口风就是想让你知难而退。可惜,你居然自寻死路。望远,跟我们这位亲爱的小师弟叙叙旧吧!”

    高松竹扭头看向张望远,用下巴指了指前方的孙长空,示意对方开口。不知为何,张望远竟有些羞赧,本来不可一世的他居然也有如此低调的一面。

    “孙长空,你们丹郎儿最近抢了我们不少生意,莫非烟和几位师兄对你们十分不满。我们也不是要赶尽杀绝。这样吧,只要你们将资源交给内门的我们,并且归为成为我们的部下,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不然的话,不要怪我们几人手下无情了!”

    话音刚落,张望远手中血色刀光猛然乍现,当即在两者之间的石板之上画出一条长约一丈,深达一指的裂口。

    见到这,孙长空面色一沉,几天不见,张望远的修为果然再次精进,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