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老救星
    ,!

    王道人面色不改,即便与仙苑享有第一弟子之称的沈万秋对峙,也不落于下风。孙长空扭头看向他的脸庞,那张刻满岁月痕迹的瘦削脸颊此刻显得格外英俊,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十岁。

    “师父,你刚才的样子简直太潇洒了,能在你手下学习修仙之道,真是我的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三胖谄媚地跑上前来,又是给王道人按肩,又是给揉腿,一副小人献殷勤的样子,看得孙长空只想作呕。

    “沈万秋,掌门什么时候赐给你的权力,居然可以替我惩罚弟子了?”王道人冷冷道。

    “呵呵,王道人,我是看您徒弟戾气太重,需要管制一下。如果我有越俎代庖的行为,请您多见谅。”

    王道人的修为在仙苑众长老师父之中虽算不上出类拔萃,但辈分上以及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就连张望远的师父火髯道人在他面前,也要恭敬地喊上一声“师叔”。而像沈万秋这样的小辈,自然更要毕恭毕敬。仙门之中讲究的是礼仪忠孝,这点基本的常识他不会不知道的。

    “之前打伤弟子的事情掌门已经做出了定夺。他都没意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管好你的分内之事,专心于修行练功,其他人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王道人的态度仍然冰冷,全然没有给这位弟子之中的翘楚一丝薄面。接连的恶语相激,使得沈万秋愤慨不已,如若不是仗着王道人辈分尊高,早就分分秒教他做人了。

    “恩……王道人教训的是,万秋就此告退了。”

    说话间,沈万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物,别人或许不知,但孙长空与沈万秋却是清楚的很,那居然是之前方掌门准备赠予孙长空的宝莲灯。正是因为拒绝收下这件法宝,自强院才得到了十万灵气丹的补偿。而如此珍贵的宝物,如今怎么会到了沈万秋的手中呢?

    “看你们抄书光线不足,这玩意而就留着照亮吧!我试过,效果不错。”

    沈万秋伸手一指灯上的花蕊,一道柔和的光芒随即透过晶莹剔透的玉莲射向四面八方,将方圆三米之内的范围全部“点亮”,亮度不大不小,刚好可以看清书上的文字。

    “你……你的意思是要将这件法宝送……送给我们?”三胖结结巴巴地激动道。

    “一件法宝而已,掌门每年都要给我好多,平时也用不了,干脆做个顺水人情曾给你们得了。”

    看着沈万秋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孙长空气得牙根直痒痒。

    像宝莲灯这样的法宝,一个自费弟子能够拥有一两件就已经千恩万谢了,可如今在沈万秋的眼中,竟然如同草芥一般,随意丢弃。同样都是娘生爹养、吃饭长大的,这地位差距怎么会如此之大呢?

    眼看着沈万秋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一脸冰冷的王道人终于松了口气,萎靡地坐倒在台阶之上,也管上面干净与否。

    “不愧是方掌门的钦点继承人,小小年纪居然就有这等高深的修为,这要再过个十年八年,仙苑之中又有几个是他的对手?”

    王道人缓缓抬起那只红肿的手掌,仔细看去,明显能够分辨出掌心之中有一枚黄豆大小的血痕,正是刚才二者交手之时造成的。好在,如今的沈万秋火候未到融会贯通的经济诶,否则他的这只手掌恐怕就要废了。

    “师父,您没事吧!都怪我,又给您添麻烦了……”

    孙长空一脸惭愧地站在王道人的面前,出言自责道。

    “哎,怎么说呢,其实事情也不能全怪你。这个世道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年代,如果你不想被人踩在脚下一辈子,那就快快让自己强大起来吧!”

    王道人按摩着手掌中的淤血,脸上的怪异表情让人有些忍俊不禁。可现在的孙长空一点也笑不出来,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变强!

    到了后半夜,孙长空与三胖才将罚抄的心法完成。二人瘫坐在地上,两眼一片昏花。如果不是有宝莲灯的协助,现在的他们早已看不见物体了。

    “三胖,跟你说真的,想办法给我整一本刀谱,越厉害越好,就算有副作用也没有关系。”孙长空一本真经地说道。

    “那好吧,可你也别寄托太大希望,我只能尽力找找。话说咱们苍北仙苑人杰地灵,宝贝更是数不胜数,你为什么不再找件趁手的法宝武装一下自己呢?”三胖不解道。

    听到对方的提问,孙长空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的护身宝衣,旋即说道:

    “恩,也好,你我分头行动,或许成效会大些。”

    时辰实在不早了,二人赶紧收拾东西回去睡觉,至于宝莲灯,三胖直接放弃了。他的理由是,反正自己也是个劣等生,手上就算有宝贝也难以将其发扬光大。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它交给修为更加精湛的孙长空,宝物配英雄,再合适不过了。

    第二天,三胖便开始着手收购倒卖丹药了。有了这么大一笔钱财,如鱼得水的他,终于可以大干一笔。他不但将自强院的灵气丹几近收购,甚至还将不息会内接近一半的灵气丹一同买了去。同时,他放风给外面,说最近灵气丹价格大跌,仙苑将要大批引进,并且下放给苑内弟子。如此一来,大家出售丹药的心情就更加迫切了。

    到了最后,他不但将孙长空交于他的五千黄金花光,甚至还向外面借了两千两,这才初步完成了垄断计划。

    接下来的数日,自费弟子之中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用丹荒。少数手中持有丹药的弟子,也不敢贸然出手,能够维持自己平日的消耗已经算是不错了。而就在这个迫在眉睫的时刻,救世主“三胖”出现了。

    他并未直接现身,而是将丹药交给团中的众位弟兄,由他们来出售贩卖,价格大约是收购时候的一点五倍,如果需求量较大的话,还要酌情提高单价。毕竟,眼前的灵气丹十分短缺,多卖一枚就少一枚。你想多占有一点,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大的代价。

    这样一来,丹药卖了才刚刚过半,三胖的本金就已经收的差不多了。而跟着他一起干的众兄弟同样赚得盘满钵满,个个都成了小财主。因为这次倒卖丹药的世间,仙苑弟子给孙长空他们的队伍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丹郎儿。

    丹郎儿的名声越来越大,这个致力于贩卖丹药的组织,每月光是账上流过的丹药数量,就不下万枚。这其中,甚至还有些内门弟子的参与。刚一开始还好,后来甚至传到了几位威望颇高的弟子耳中。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他们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孙长空这批人。

    仙苑西端,紫琼山上的紫来阁中,作为苑内首屈一指的内门弟子,莫非烟坐镇阁中,一脸冷酷。

    “张望远,这个孙长空和你有过节的吧?”

    原来,张望远在进入到内门之后,便归入了莫非烟的旗下。有了这把保护伞之后,他的修行顺风顺水,前程似锦。而以此换来的,便是他对莫非烟的绝对服从,不能有任何反抗,即便对方的决策是错误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

    “恩,大哥果真体恤我等兄弟,这种小事居然也逃不过您的耳目。”

    在为人处世上面,张望远做得十分漂亮。不然,他也不会令向来恃才傲物的莫非烟对他青睐有加。只不过时间一长,众人对于二人的关系却是指指点点,有的人说他们有断袖之癖。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被人如此污蔑,他连死的心都有。不过,谁让他天生长了一副妖艳、堪比女人的脸颊呢?有这样的猜疑,也是情有可原的。

    “那好,今天下午你就去和他好好叙叙旧吧!如果他不识时务的话,让他见识一下我莫家兄弟的厉害。”

    莫非烟的话语相当简练,交代妥当之后,他便回到了楼上,继续参悟修仙奥妙。而此时的张望远目光如炬,仿佛单凭一副眼眸就能焚尽眼前所见的一切物体。

    “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

    正在屋内潜心修炼的孙长空,被屋外一阵喧杂声吵得差点走火入魔,好在他及时将那口浊气吐出体外,才没有引起大的伤害。

    “三胖,又是你!”

    惊呼之中,孙长空翻腾跃出窗外,身形犹如一只灵越的飞燕一般,忽而降临在三胖的面前。

    “呦,你的修为又见长进啊!快说,是不是最近又在偷练什么武功秘籍,才有了这么大的精进。”

    面对三胖的质问,孙长空干笑了两声,嘴巴张合了数次,就是没说出半个字来。如果他说是脑海之中那幅雏鹰图的原因,三胖能信吗?

    进一步的修行,使得孙长空脑海之中的无二真经图再次发生了变化。

    原本,暗淡的轮廓,如今已经可以清晰可见。一些枝末部分的细节,此刻也可以依稀辨别。唯一不能尽如人意的是,那只翱翔的雏鹰缺少关键的一只鹰眼。如果将鹰眼补齐,想必这幅雄鹰图也就大功告成了。

    不过,根据他的亲身感受,这样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惟有踏实稳定的修炼,强固根本,才能水到渠成,将那画鹰点睛的一笔添上。

    “哎,不说那么多了,你要的刀谱我已经找到了,你看!”

    说着,三胖将一本残破的不成样子、封面早已脱落的陈旧书册递给了他。

    孙长空接过手来,拿到近处仔细一看。

    “我靠,这是什么味,茅厕!”

    一时间,孙长空顿感五脏六腑抽筋似的拧到了一起,还未来得及消化的胃容物随时都要破口而出。

    三胖啊三胖,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办事还是这么没准头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