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沈万秋
    ,!

    大雨瓢泼,携着淤泥将地上的血迹渐渐淹没。除了那名中途离去的女子之外,其余十二名杀手无一幸免,全部葬送在了这片看似平静的树林之中。而那名犹如死神的神秘人,眨眼的工夫便消失不见了,连同那些冰冷的尸体……

    回到仙苑之中,师兄弟们纷纷散去,只留下王道人与三胖两人。

    对于贩卖布料的事情,孙长空绝口不提。毕竟,溶洞之中的机遇对他来讲是个天大的秘密,这样的事情任谁也不会轻易向他人吐露的。而他只是将豪侠匪刀挺身而出、以一敌多为他们争取逃脱时间的事情告知给了对方,而放走那名少女的事情他自是不会说。毕竟,在战场之上,像他这样的妇人之仁是为人所不齿的。

    所以,孙长空将被追杀的原因全部推到了琳琅宝刀的身上,而王道人也并未起疑心,只是听得面容变颜变色。

    “可惜了那位豪侠匪刀,虽然没怎么听过他的名号,但根据你们之前所说,此人一定是位侠肝义胆的英雄好汉。买把刀那群珍宝阁的人也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帮小痞子是越来越不知死活了,连我王道人的徒弟都赶敢动!”

    王道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现在将把那个吴掌柜按到面前,给他一顿暴打,方能泄愤。

    “师父,人家不吃你那套。别说了,就连咱们苍北仙苑他也没放在眼里。”三胖看了一眼正在气头上的王道人,非但没有开口安慰,反倒是出言激将道。

    “你!你和长空一个德行,都是气不死我誓不摆休的主儿!我说,你们下次出去的时候能不能多伙同几个,万一出个状况也好有个照应。咱们堂堂仙苑之人,什么时候沦落到让人追着打的地步了?”王道人怒视着二人,厉声责备道。

    “师父,咱们一直都被追着打……”三胖补充道。

    “滚,今天你们逃课的时候我还没有找你们算呢!去,每人抄写苍生心法第三层一百遍,抄不完不许睡觉。”

    早就知道逃不过这一关,所以这时的孙长空与三胖也是相当坦然,一人去拿抄写用的工具,一人去般桌椅板凳。对于这样的惩罚,他们早已习惯了。

    因为眼下是夏季,屋内环境闷热潮湿,还不如院中来得清凉干爽。所以,他们二人索性点上灯台,坐在台阶上抄写起来。期间,有几只不长眼的蚊虫飞来父去,大多都被反应敏锐的三胖给拍死了。

    “对了长空,这钱你拿回去吧!”

    说着,三胖从怀中将对方之前交于他的乾坤袋放到了方桌之上。这里面有孙长空的全部家当,八千灵气丹,以及五千两黄金。这么大笔钱财,放到乡下都可以买下一条商业街了。可现在却被三胖虽然丢了出来,与其以往喜好钱财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

    “哦?你居然还记得,没事,你先替我拿着吧!有了它们,你可以在仙苑里面倒卖点丹药秘籍啥的,肯定能大赚一笔。你兄弟我也没啥本事,这点钱就当我投资给你做买卖了。我不行,完全没有你那样的经商惯例头脑。要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会成立眼下这个组织呢?”

    孙长空很少会称赞了一个人,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大篇幅地夸奖三胖。经他这么一说,三胖居然还扭捏了起来,害羞的样子好像一个山里出来的大姑娘似的。

    “你……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把这么多贵重东西交给我不说,居然还破天荒地奉承起我来了。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

    此话一出,孙长空原本低着的头猛地昂起,差点撞翻凑在近处的三胖。

    “嘿嘿,还是你聪明啊!你看我刀也有了,眼下就缺本合适的刀谱秘籍练练手了。你在仙苑里面也算半个小灵通了,谁的手里有好刀谱你不会不清楚吧?”孙长空双眼放光,狡黠地问道。

    “你……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去收了一本刀谱吧?”三胖瞪大眼睛反问道。

    “对头,哈哈!”孙长空嬉笑道。

    “快拉倒吧!这种事情我可不干。”三胖坚定道。

    “为什么?”孙长空不解地问道。

    “你傻啊,如果你有一本好的武功秘籍,会轻易卖个别人吗?在这仙苑之中,别说没人卖,就算有人,那卖出的刀谱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不是漏洞百出的,就是晦涩难懂的。有的娃娃都能学的会,有的穷尽毕生精力也未见有起色。这种无论如何都亏本的买卖,我是肯定不会做的。”三胖最后斩钉截铁道。

    “照你这么说,我这刀岂不是白买了?”孙长空一脸不悦地说道。

    “这……这倒也未必……”

    三胖话没说完,却只能院门外面悠悠走来一人。此人脚步极轻,堪比簌簌雪花,一猜就是个内力修为极其深厚的人物,如果不是听力过于常人的三胖根本察觉不到。而在他的提醒之下,孙长空站起身来,准备迎接前来之人。

    “这人……是谁?”

    乍一看去,虽然光线昏暗,孙长空但仍能分辨出门外之人器宇轩昂,眉清目秀,浑身上下无一不散发着王者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仙苑之中数得上的人中龙凤。

    但可惜的是,平日里孙长空与内门弟子很少走动,所以对于其中一些出类拔萃的高材生并未有所耳闻。所以识不出眼前这人也就不稀奇了。

    “这……这是方掌门座下第一弟子沈万秋吗?天啊,没想到真如传闻中说,外貌英俊潇洒,修为高深莫测,实乃我等学习之榜样啊!不过,他来我们这里做什么?莫不是因为你之前出手伤了内门弟子?你可别冲动啊,和那个张望远还能叫叫板,逞逞能。但面对这人,你与他对抗的结果只有一个,输,一塌糊涂地输!”

    “哼,只要他河水不犯咱井水,怎么都好说。,如果他今天真的是来找茬的话,就算天王老子我孙长空也要和他斗上一斗!”

    说罢,孙长空向前走上几步,迎着即将到来的沈万秋,微笑道:

    “不知沈师兄夜中造访,有何贵干?”

    起先,那名叫沈万秋的内门弟子并未回答孙长空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在院中徘徊了两圈,观察了下四周的摆设,这才转身说道:

    “你就是孙长空吗?”

    虽说刚才嘴上逞强,但在对方如此之强的气场之下,就连一向傲慢惯了的孙长空也不得不微微低下头部,低声道:

    “是!”

    “恩恩,那就不会错了。这两天发生在你身上的状况有点多啊!先是伤人事件,然后又是今天的追杀事件,难道你师父没有告诉你要低调做人,低调做事吗?我们苍北仙苑的面子,就是叫你们这群自费弟子给丢光了的!”

    眼下,沈万秋的架势就如同方掌门亲自莅临一样,开始对近几天孙长空的所作所为批斗起来。刚一开始,孙长空还能忍他,可过了一炷香的时候,对方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絮叨着。他实在忍无可忍,恭敬的样子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喂,这位师兄,你叫你一声师兄,那是对你的尊重。我不尊称你,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那天的事情你先去打听清楚了再做评断,掌门他老人家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在这里对我指指点点?对不起,我们自强院不欢迎你,你还是快些走吧!省的大家不欢而散!”

    孙长空态度的突然转变,使得沈万秋着实有些挂不住面子。好歹,他也是众弟子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什么时候轮到像孙长空的蝼蚁对他大呼小叫。可出于一个“前辈”的角度,他只得暂且保住风度,轻咳了两声继续道:

    “听你话的意思,是不服从管教喽?”

    “呵呵,我想听的自然会听。不想听的,哼,你就是灌也灌不进去。”

    孙长空的态度十分强烈,这使得沈万秋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原本,修行到了他这种上善若水境界的修仙之人,已经可以做到无欲无求,无牵无挂,不因物喜不以己悲的化境。可因为他年岁尚浅,心智并没有完全成熟,所以在面对别人出言不逊的时候,沈万秋还是忍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一时之间,院中狂风四起,两侧的竹林被刮得哗哗直响,叫人心神难宁。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向我道歉。不然,我今天就代表掌门废了你的一身修为。”沈万秋的身体在高涨的灵气之下,缓缓浮起,掠入半空之中,并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着下方的孙长空。

    “哼,做梦!”事到如今,孙长空自知难逃一劫,干脆坦然面对,伸手一招,旁边的琳琅宝刀豁然跃起,随即落入他的右掌之中。而旁边的三胖虽然多番阻拦,仍然无济于事。眼下大战一触即发,而输赢他早已有了答案:孙长空必败无疑。

    “找死!”

    说话间,沈万秋提气隔空拍出一掌,声势浩大,飞沙走石,强大的掌风甚至让孙长空有些站立不稳,更别说是与之对战了。

    “手下留人!”

    关键时刻,大殿之中倏地窜出一道灰色身影,一股浑厚难见其底的古怪劲力随即破空而出,刚好接下沈万秋的奋力一掌,二者相互抵消,在巨大的轰鸣之中化为一团光华。

    “哦?弟子犯错,师父前来领罚了么?呵呵……”看着缓缓落下的王道人,沈万秋冷嘲热讽地低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