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刀无情 人有情
    ,!

    萍水相逢,豪侠匪刀为救孙长空与三胖壮烈牺牲,而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作为一个堂堂正正、侠肝义胆的热血男儿,孙长空怎能只顾逃跑?

    他要报仇,就算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不为别的,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且说那刀气霹雳乍现,根本不给那名烟衣杀手反应的时间。他的双脚虽然已经离地,但身体却仍旧停留在原来的位置。而那道要命的刀芒已然尽在咫尺,只取他的眉心要害。

    “忒!”

    惊呼之间,烟衣杀手架起一双铁掌,那是一双乌烟锃亮、其中还透着零星寒光的诡异兵器,不仅仅是孙长空,就连一般的修仙之人也绝未见过。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修仙者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门,但如果想练到天人合一,化气为兵的境界实在太难。有些人则通过一些极端偏门的方式,将身体的一部分练到刀枪不入,无坚不摧的可怕强度。而这名烟衣杀手,就是利用的这个方法。

    他的一双铁掌水火不忌,百毒不侵,开碑碎石,无所不克。而作为武器,又有哪一样能比得过自己的身体来得随心所欲呢?相同的修为,一个用身外之物作为武器,一个依仗拳脚攻击敌人,出手快慢显然易见。

    孙长空的刀虽然快,但仍逃不过烟衣杀手的毒辣眼光。身处半空之中的他,虽然无所凭借,但仍以扛鼎之势,稳稳接住了那道可怕的刀芒。一时间,天空之中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浑厚的劲力在那双铁掌之下,不得已停顿下来,戾气四溢,转眼间便萎靡下来。

    眼看自己出其不意的强力一刀都没取下对方的性命,孙长空的脸色顿时暗淡下来,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向下流淌,看来之前那一记劈斩对他的消耗极大。

    但再看那名烟衣杀手,也不能算作是毫发无损。就在刚刚化解刀劲的刹那,四散开来的刀光化作无数碎片,射向周围的空地之上,使得周围一米之内的空地之上尽是割裂的伤痕。同时,处于波及范围内的烟衣杀手,此时浑身上下也出现了数道细微的血口,虽然伤势不重,但看起来却是十分眨眼,颇为狼狈。

    “好……好险!”

    惊魂未定,烟衣杀手看着两只被割得血肉模糊的铁掌,一股强盛的怒意随即爆射而出,头巾飘落,怒发冲冠,一对剑眉微微一挑,好似要将这眼前不知死活的晚辈碎尸万段了一般。

    “该死,如果我的苍生心法修炼到第三层的话,这厮早就被我一分为二了。师父啊师父,今天徒儿就要为自己的吊儿郎当付出惨痛代价了!”

    反正事已至此,想到这,孙长空把心一横,手中的琳琅宝刀被他舞得呼呼作响。

    说实话,他并没有怎么用过刀,只是之前对剑有所涉猎而已。这刀剑的使用要领大相径庭,这让他这个从未修习过相关武学十分尴尬。眼下,他只得豁出蛮力挥动宝刀,至于效果如何,是一点也不敢想象了。

    “哼,花拳绣腿!”

    眼见孙长空一刀挥砍而来,烟衣杀手不屑一顾,右掌掐起大拇指与食指,刚好捏在刀刃前端。只听刀身之上“嗡”地传来一声尖锐的凤鸣,气势浩大的琳琅宝刀竟是停住不动了。

    孙长空见自己行动被制,索性伸出左手握持在刀柄之上,两臂一起用力,希望能够挽回局面。可是那柄琳琅宝刀如同着了魔似的,就在待在原地不前进一分,也抽不出一毫。在对方的眼中,他甚至不如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

    “走你!”

    在烟衣杀手轻俏的话语之下,孙长空赶紧自己整个人都被扔飞了出去。从刀身对侧透过来的可怕力道传入他的两臂之内,差点使他双肩脱臼。即便这样,他的身体在半空之中仍是被拧成了一个畸形的麻花,一边打着转,一边向下急速坠去,重重跌落在地。

    这一摔,孙长空身上出现了不轻的伤势。但不肯认输的他,身体还没落稳,猛然拍出的一掌掌力已经将他再次弹起。这一回,他的刀竟有了些起色,虽然招式之上仍然一塌糊涂,但刀身之上已经有了一些淡淡的金色,那是属于琳琅宝刀本身的罡气。除非使用者熟悉了一段时间,不然新手绝对无法达到这个效果的。面对这种神奇的场景,孙长空哪里有时间考虑,杀了眼前的敌人才是关键。

    “我就不相信,拼了我这条命还伤不到你!”

    腾空之际,孙长空的身体已经蜷缩成一团,并且以向前滚落的姿态,继续向下坠落。这一次,琳琅宝刀杀气毕现,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急感袭上了烟衣杀手的心头。

    这一回,烟衣杀手仍想用刚刚的招数羞辱对方,可当他的手掌刚一接近宝刀,其上包裹着的一层金色罡气瞬间便将他的虎口撕裂。未待伤及筋骨,烟衣杀手赶紧撤招,却忘记了脸上的烟色面罩,在一道尖锐的裂锦声音之后,烟衣杀手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你……你怎么会如此年轻!”

    本来,在孙长空的概念之中,眼前的杀手应该是一个经验老道、年近花甲的老手。可此时呈现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年龄比他大个两三岁的年轻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它居然还是一名女孩子!

    孙长空甚至还能从对方那张稚嫩的脸庞上看到一丝羞赧的痕迹。孙他怎么也想不通,年纪轻轻的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干上了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

    “你……你居然看到了我的真实面目,今天你必须死!”

    见到地上滑落的烟巾,少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已经暴露,原本秀气的脸上立即蒙上了一层骇人杀意,眼眸之中闪现出来的犀利决绝,是与她外表年纪十分不符的。

    不知为何,这一次少女杀手的攻击竟是破绽百出,孙长空虽然闪避得有些困难,但却也算是有惊无险地躲开了。其中好几次,都有绝佳的反攻机会,可孙长空全都放弃了。不为别的,就冲对方是个女性,他也不能趁人之危。

    “姑娘,你的招式好像乱了啊!”

    二人交手之际,孙长空居然还有时间提醒对方,这让少女杀手原本愤怒的心情变得更加恼火。于是乎,她出手的动作越来越快,但其中的破绽也是越来越多。借着她一个向前跨立的机会,孙长空一个翻身来到对方的身后,轻提一脚,蹬在对方的腰间之下,一下子就将她弹出了数米开外。在一番踉跄之后,那名少女杀手还是没有稳住,狼狈地扑倒在地,吃了一嘴的泥土。

    “认输吧,如今的你阵脚大乱,绝不是我的对手。看你这么年轻为那些人卖命,定是身不由己。这样,豪侠匪刀的事情我不追究,你走吧!”

    孙长空挥挥衣袖,将脸侧到一边,不再看那少女。而后者一边向外喷吐着嘴里的砂石,一边泪眼婆娑地看着对方,一口细白小牙被她自个咬得咔咔直响。

    “你等着,看我改天把你千刀万剐了!”

    直到如今,少女终于露出了真正的桑心,那是一股犹如银铃溪水的清澈声音,不含任何杂质,好像一耳朵就能听出对方的心声似的。

    原来,之前那道浑厚的声音是她装出来的。

    等到孙长空再次看向对方的时候,那位少女樱不知所踪,惟有那块撕破的烟色面巾被遗忘在中间的地上,随着风势不时地左右摇摆两下。‘

    “快看,长空在那里!”

    就在孙长空沉浸在刚刚交战场景的时候,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想起。是三胖,是他的好友,挚友,生死之交带人来了。

    隔空望去,只见三胖背后,数名苍北仙苑的弟子纷纷赶来,这里面既有自强院的,也有内门之中的,当然还有他的师父王道人。没想到,生死时刻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他的安危。看来,他要重新评价一下在他印象中那个原本冷漠无情的苍北仙苑了。

    “长空,你没事吧!”

    王道人落到孙长空的身前,赶快他的伤势。好在,刚刚他与那人交手的时候并未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刚才摔落的时候,震伤了脾脏,回去之后好好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师父,各位师兄弟,这次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多谢大家前来营救。我孙长空没齿难忘!”

    说着,孙长空就要鞠躬行礼,王道人赶紧伸手扶起,责怪道:

    “少说废话,告诉我,这次下山又去哪里疯了!是不是又去酒馆买醉了!你啊你,就是一个天生的酒鬼!”

    不等孙长空解释,王道人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快如闪电的枯瘦手掌直奔他的耳朵,一把掐住,拎着就往回走,完全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师父,师父,放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一阵喧杂之后,众人拥着王道人与孙长空两个渐渐朝仙苑行去了。

    此时,不远的枝桠之上,站立着数道漆烟的身影,其中一人手捂着腰间,恨恨地说道:

    “可恶,晚了一步。”

    “不晚不晚,刚刚好呢!”

    不知不觉之中,一道身影忽然从天而降,余下众人感觉天空仿佛塌陷了一般,死亡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