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英雄垂暮
    ,!

    先声夺人,雄浑的呵斥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威压,竟使得在场包括孙长空的所有都不得不为之一振,防备不及的几名杀手手腕一抖,兵器差点掉落在地。他们可都是过惯了刀口舔血的生活,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只凭一句话就能叫他们如此忌惮,可想来者实力绝非寻常。

    “别管别人,先把眼前这两个小的杀了再说。”

    终于,一个看似资历较为深厚的杀手率先开口,将涣散的战意再次聚拢起来。其余之人听罢之后,无一不为之振奋,手中的杀器又一次绽放出摄魂的寒光。

    “杀~!”

    四五名杀手挥舞刀刃,朝二人急速袭来。虽说以如今孙长空的实力,一般杀手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但面对如此之多的敌人,凭借他那点可怜的修为,还真不够人家练手的。大难当前,孙长空伸手摸向背后的琳琅宝刀,看来今天他真的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就在双方即将交锋之际,一道人影不知以何等手段,躲过所有的视线,霹雳般闪现在孙长空的面前。而那近在咫尺的数名杀手,撤招已然来不及,干脆将目标转向了突然出现、不长眼的“家伙”。一时间,空气之中被各种风啸所充斥,那是兵器快速挥舞时候发出的尖叫声。

    “滚开!”

    危急时刻,那人云袖挥舞,立即形成一层薄纱般的屏障。而那些来势汹汹的无情兵器刚刚触碰到它的刹那,便被其中激发出的一股可怕劲力纷纷震开,连同它们各自的主人,一同倒飞出数米之远。其中一名杀手低头一看,自己握持兵器的右手虎口,已经被震裂了一道创口。

    “是你!”

    孙长空与三胖异口同声地尖叫起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将琳琅宝刀出售给他们的豪侠匪刀。此刻,他的右臂衣袖下端随风扬起,短短一息之间,却令孙长空感到一股强烈的悲壮。

    “前辈,你怎么会来?”三胖惊喜地问道。

    “嘿,怪我自己多事。我看你们出去的时候,后面又跟着来了一群烟衣人。我估计又是吴不朽的奸计,所以就赶紧跟出来看看。没想到,我来得真是个时候,恰好看到你们被他们围堵在这里。”

    一边说着,豪侠匪刀再次向前迈出一步,这一回他将孙长空与三胖两人全部挡在了身后。意思是:想要他们性命,先要通过我这关。

    显然,突然杀出的豪侠匪刀使得所有杀手也是着实吃了一惊。尤其是那带头之人,眼眶都要裂开了似的,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极其吓人。

    “豪侠匪刀,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念你是一代枭雄,我们也不为难你。乖乖离开这里,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不然,别怪我们兄弟几个刀下不长眼。”

    “哼哼,好一个枭雄。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一定也清楚我为人处世的态度。我不想理睬的事情,你就算用金山银山贿赂也没用。而我决定要管的事,哪怕阎王老子挡在前面,我也要和他斗上一斗。别废话了,想上一起上吧!不要浪费我的口舌。”

    旋即,豪侠匪刀扭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二人,威风吹起斗笠下方遮面用的烟纱,那张布满伤疤的恐怖面容再次出现。不过,这一回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百年难得的一件的笑容,虽然不太美观,但却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你们快走吧!这群禽兽可不那么好对付。以我现在的状态顶多只能拖延个一时半刻,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有缘再见!”

    看着渐渐被杀手包围的豪侠匪刀,孙长空的双眼忽然传来一阵炙热,他伸手一摸,竟是几滴泪水。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为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赴汤蹈火,甚至豁出性命。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谓的仗义吗?

    “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三胖一脸怒相,使劲拉扯着孙长空,这才将他从感伤之中脱离出来。

    “前辈,我们等你!”

    豪侠匪刀看着越来越远的二人,脸上的微笑随即变成了傲视天下的狂笑。在这一刻,他仿佛成为了主宰,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不做半世懦夫,但争一瞬英雄。

    在杀手组织的联手合力之下,豪侠匪刀的身上迸溅出越来越多的血花。滚烫的血液甩落在地,勾勒出一幅幅惊心动魄的画卷。

    渐渐地,他的动作越来越慢,眼前的视线越是愈发模糊。他感觉死亡的临近,隐约看见了生命的尽头。豪侠匪刀的一生并不只有杀戮,在这最后时刻,他挽救了两条稚嫩的生命。而他们,必将在以后,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飒风袭过,黄沙漫天,一道孤独的身影挺立在夕阳之下,呆呆地望着远方,一双沧桑眼眸已经完全合上,脸上的安详让人忽视了他一身的伤口。

    “老大,他死了。”

    一位杀手再验过鼻息之后,将豪侠匪刀死亡的消息告诉给了带头之人。

    “该死的东西,没了刀,没了手,居然还有这样的修为,活该他死的这么凄惨,活该!”

    一边说着,那人还用手掌紧紧捂着腰腹间的一块区域。而他的指缝之前,不时还会渗漏出少量血液,竟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回想刚才,他们十几个人围攻豪侠匪刀一人,前期竟没有讨到丝毫便宜。期间,对方以手代刀,把一只血肉手掌,刺入到了带头之人的腹部之中,如果不是后者及时撤退,恐怕要被当场腰斩了。

    但正是这个契机,其余的杀手看准破绽,纷纷攻向豪侠匪刀的后心,致使后者血溅当场,背上更是多了数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如今,确定豪侠匪刀终于死了,那人这才敢绕到对方的面前,破口谩骂起来。

    “快,快去追那两个小子,一定要把宝贝所在的地方找出来。不然我活不了,你们也休想幸免。”

    在带头之人的呵斥之下,杀手相继离开,只留下豪侠匪刀一人独自留在那里,欣赏凄美的晚霞……

    “长空,那位前辈怎么还没赶上来,该不会是……”忙于奔走的二人已经来到了雪山脚下。只要穿过眼下的这片树林,就可以到达苍北仙苑的范围之内了。到时,就算那些杀手再怎么丧心病狂,也绝不敢冒进一步。毕竟,和如此之大的修仙门派相比,他们这种小规模的杀手组织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别乱讲,我相信豪侠匪刀会平安无恙的。恩,一定会!”

    说话的时候,孙长空并没有面对三胖而是将视线投向前方。所以,对方并看不到此刻他的样子。实际上,他的心里早已有了正确的答案。

    “嘿,小娃娃们,不要跑了,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喽!”

    就在二人以为暂时安全的时候,一声与周围静谧环境极其不符的轻俏呼喊,使得孙长空的心再次沉到了底部。

    他倒不是因为关心自己的安危才会这样,而是一旦见到追兵的话,那就意味着豪侠匪刀已经遭遇不测。

    “小胖,带着这些钱你先走,我断后!”

    孙长空伸手掏出怀里的乾坤袋,丢给了还未来得及停下的三胖,借着脚下传来的反作用力,身体顿时跳上数米高空,反向翻腾了两次,刚好来到了那名追来的杀手面前。

    “长……长空,我去搬救兵,你稍微撑一下!”

    三胖虽然情绪激动,但紧要关头,并没有自乱阵脚。他深知孙长空这样做的目标,如此自己继续逗留,只会让自己与对方双双陷入死路之中。

    “孙长空,你放心,今天你的救命之恩我三胖来日定会偿还的。”

    抹了一把眼中的泪水,三胖继续朝仙苑奔去,一眨眼的工夫便已消失在了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

    “你们把豪侠匪刀怎么样了?”看着面前的烟衣杀手,孙长空静静地问道。

    “嘿嘿,你说能怎么样,当然是死了。他的身上都快被扎成马蜂窝了,要是能活才怪。”杀手戏谑道。

    “恩,我知道了!”孙长空依旧沉稳地说着,但从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丝毫波澜。

    “怎么,你很喜欢当英雄吗?自己留下来对付我,让那小子先行离开。看不出,你们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名门正派还真有点意思啊!”

    说着,杀手掏出腰间那柄短剑,居然开始休整起指甲。而剑身上面,还残留着一道道血痕,那是之前他们与豪侠匪刀交战时候所遗留下的。

    “虚名这种东西我不想要。”孙长空解下背上的细长包裹,淡淡道。

    “哦?那我倒想听听,你到底想要什么?”杀手笑道。

    “你的命!”

    孙长空的最后一句话,犹如出鞘宝剑一样,径直刺向对面的烟衣杀手。与此同时,包裹炸裂,一股强盛的刀芒豁然迸现,毫无征兆地劈向那人的身前。

    惊惊惊!

    此刻的烟衣杀手身体如遭雷亟,方才轻蔑的态度一扫而光,挺拔的身子也在瞬间萎靡了不少。他的眼睛仿佛看见了死神的召唤,出于下意识的反应,他的身体猛然朝后跃起,却不曾想刀光已经抢先抵达。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