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宝刀
    ,!

    眼前的这把名叫琳琅宝刀的利器,通体鎏金,刀柄用上好虎皮包裹,刀身两侧更是镶嵌了不多不少七枚鸽子蛋大小的珍贵宝石,每一颗都是价值不菲。但就是这样的稀罕物,居然被这么安放在了一把杀人凶器的上面,着实令人惋惜。

    再看那位沉默的摊主,煞气逼人,不动如钟,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位刀口舔血的主儿。而唯一令孙长空在意的是,那人抱在胸前的右臂,到了手腕以下便是空荡荡的了。

    他居然少了一只手。而且应该是一只用刀的惯用手。

    怪不得此人会把这么好的一把伙计忍痛割让,原来是他不能用刀了。对于一个刀客,或者一位剑侠来讲,还有什么比不能使用自己心爱的武器还要更加痛苦的呢?

    大概没有了吧!

    “长空,这刀不错,就是有点贵!”三胖拉了拉孙长空衣袂,小声地嘟囔道。

    “我不瞎,当然知道。可钱常有,趁手的武器却不能常得。现在我身上还有八千灵气丹,你那呢?”

    孙长空挑了挑眉毛,看着旁边的三胖,不怀好意地问道。

    “你……你要干嘛!这是我的老婆本,我还要留着回家盖房娶媳妇呢!”

    此时的三胖心里极其没谱,下意识间他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乾坤袋,接着向后小退了两步。

    “嘿嘿,胖胖,胖胖胖,你听哥哥说啊!”

    孙长空哪里管三胖乐意不乐意,脸上标志性的坏笑浮起的时候,他已经一步赶到对方的面前,一只胳膊直接朝对方的腰间摸去。

    “不给不给,死也不给。”

    三胖知道自己拧不过对方,干脆向后一仰躺在地上,装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誓要与孙长空这位万恶的剥削者抗争到底。

    但后者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既然你敢躺下,我就敢与你抱在一团”。孙长空索性叉腿骑到三胖的肚皮之上,故意在上面上蹿下跳。

    “嘿,投降吧!不然,今天我就要把你的屎给坐出来。”

    “饶命,饶命。不,不给,死也不给!”

    就在二人因为争夺丹药打的不可开交之际,一位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位摊主面前。

    “这位前辈,这把刀就这么卖了,不感觉有点可惜吗?”因为对方背着身,所以滚倒在地的孙长空与二胖并不能看见那人的样貌。但通过那人的谈吐举止,他们可以想象到,这位青年一定为器宇不凡的翘楚才俊。

    听到青年的疑问,那名摊主先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而后动了一动,破天空地开口道:

    “刀再好有什么用,人废了,到就是件累赘。”

    摊主的态度极其冷漠,就好像三九天的井水一样,冰冷刺骨,丝毫没有做买卖的态度。这么看来,他不是来卖刀的,而是来发泄愤懑情绪的。

    “曾经的豪侠匪刀居然沦落到如今这般地步,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了。看你如此落寞样子的份儿上,这样,我出二千两黄金买你这把琳琅宝刀,算是对你的尊重。”

    出口便是二千黄金,如此阔绰的手笔,在孙长空有记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对方的出价比那摊主的报价还要整整高出一倍,此人不是钱多了没处花,那就是脑袋被驴踢坏了。

    眼见自己的心怡宝刀即将成为别人的囊肿之物,孙长空起身两步便来到了那人的面前,一双星目精芒四射,好像无数金针飞出一样。

    可孙长空一看不要紧,眼前这位比他足足高出半头的男子竟是英俊的一塌糊涂,貌若潘安不夸张,一身豪气赛吕布。按理说,像他这样的修仙者,见到的俊男靓女也是相当多了。可在这男子的面前,那些人简直形同糟粕,根本不值一提。

    孙长空就这么呆呆地愣了两秒,而后支吾地说道:

    “我……你……”

    “怎么了,兄台,有何贵干?”俊秀男子淡然一笑,转身谦和地说道。

    意识到自己略有失态,孙长空轻咳了一声,这才继续说道:

    “你你你,你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吗?你没看到我和那个胖子因为这把烂铁打得不可开交吗?你居然趁人之危,借机插队。你还有没有点男人气魄,枉你生了这么好的一幅皮囊……”

    孙长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如同蚊鸣,再也听不到了。好歹以他的样貌,在硕大的自强院中也是数得上的,可到了此人面前,竟是相形见绌,一下就没了底气,这叫孙长空着实没有面子。

    但更可悲的是,连他自己都承认这一点。

    “呵呵,是这样吗?那我只能先说抱歉了。可我也十分喜欢这柄琳琅宝刀,尤其是它身上所隐藏的故事,更是让我欲罢不能。要不……你割爱把它让给我怎么样?”

    俊美男子仍是一副和善的模样,嘴边的笑意从始至终就没消失过,这让孙长空一直提不起脾气来。不只是他,换做谁愿意和这样温柔的男人动怒呢?

    “你说你买这刀多半是为了它的故事?你要是想听故事,直接找这位刀的主人询问明白不得了。他知道的肯定最为清楚。这刀我也需要,而且是非要不可。”

    “你看,这就是你不懂了吧!故事固然可以听到,但背负了那些故事的刀却是见证历史的唯一幸存者。你可知道,在这位豪侠匪刀之前,琳琅宝刀之前的五任主人么?”

    “什么,这刀居然是个七手货?”

    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如此稀罕的一把宝刀,居然还有这般坎坷的一生。到底是它的那些主人命该如此,还是这刀本身就会带来不幸呢?不知为何,他竟被琳琅宝刀背后的故事深深吸引,忍不住想继续听下去。

    “哈哈,你要是硬是这么说也没错。他的第一任主人是距今一千年前的燕归门掌门燕南飞。燕南飞一生叱咤,折在他刀下的人命,不下千条,斩杀妖孽更是不计其数。可最终,因为门派内斗,他的弟子意图谋反,趁夜用琳琅宝刀砍下了他的脑袋。直到后来抓到那名弟子的时候,燕南飞的头颅仍旧不知所踪,事情极其诡异。”

    “接着呢,刀的第二任主人呢?”到了如今,孙长空已经完全忘记了买刀的事情,现在他的心思全在故事之上,哪里还会记得面前的男子是自己的竞争者。而旁边的三胖尝试性地扯了扯孙长空的衣袖,却被他一把甩开了。

    “接着,琳琅宝刀下落不明,知道八百年前,在东南方向伏魔山的佛音寺中,宝刀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它的出世带走了一十八条高僧的人命,而且刀刀致命。更邪乎的是,他们的右臂全部不翼而飞,而那名刀的使用者魔道佛更是在屠杀之后坠崖身亡,尸身与宝刀一同消失在了深不见底的山涧之内。”

    听到这里,孙长空猛地觉得脖颈之上不时传来阵阵阴风,逼得他不得不竖起衣襟,当仍然于事无补。出于好奇,他扭头看了一眼,愕然发现不知何时三胖居然绕到了他的身后,憋红腮帮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吹气呢!

    气急败坏的孙长空飞踹一脚,蹬得三胖“噌噌噌”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停下。对此,三胖竟然不以为然,仍旧在那前仰后合地笑着。

    “别管他,你继续讲。”

    孙长空惊魂未定地摸了摸仍旧发凉的脖颈,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你有一个很不错的朋友。”俊美男子忽然开口道。

    “恩,确切说是一个很不错的损友。”孙长空不太好意思地惭愧道。

    “多加珍惜吧!看来我得走了~我叫纳百川,今天咱们就算认识了,来日有缘再见!”

    那名俊美男子睢了远方一眼,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急匆匆地离开了。孙长空还未回过味来,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就在四下寻找对方身影的时候,孙长空猛然觉得胸前一鼓,伸手一摸居然是一个崭新的乾坤袋。将袋子大口,孙长空当场就惊呆了:

    “好多的金子!”

    好奇的三胖跑上前来一探究竟,而当看到那满满一袋黄金的时候,他的神情同样变得极其夸张,一双眼睛差点掉到口袋里面。

    “这么多钱,你小子什么时候藏的,快说。”

    “一边玩去,我什么底你还不知道。平时别说金子,就连银子我也花不起。家里为了供我在仙苑中修行花销已经不小了,我肯定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哪里还能存下这么多的钱。这应该是刚才那人用来买刀的。可不止为何,这钱居然神不知鬼不觉跑到我的身上了。”

    “你你你,我三胖真是看错了你!为了买把破刀,居然做梁上君子。快,见一面分一半。”

    前半部分还一本正经的三胖,到了后面又忍不住显出原形,一副谄媚的样子令孙长空极其厌恶。可谁让对方是他为数不多的挚友呢,即便有时他也会被坑得够呛。

    “这人不太寻常,看来这次我们遇上高人了。”

    孙长空抬起眼皮,看向珍宝阁的门外,满脸的愁云与其之前玩世不恭的态度着实不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