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挥霍
    ,!

    虽然不知道地图上记录的到底是什么地方,但能让这位高人随身携带的物品,想来也不是什么凡俗之物。只不过,因为眼下光线较为暗淡,不便仔细观瞧,所以孙长空随手将其放入了怀中,继续烘烤余下的衣物。

    “真不愧是大手,连这衣服摸着也这么顺滑。哎呀呀,什么时候我也能买得起这样的奢侈物品。”

    孙长空真有些佩服自己的运气,这老者的身材和他相差不多,所以衣服穿起来十分合身,就好像量身定做的似的。

    “这衣服还真是结实啊,刚才吃了我那么多重拳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这玩意貌似有点玄机啊!”

    不说不知道,这低头一看,他惊讶发现那件白色的长衫之上浑身到下居然找不到半点接缝的地方,整件衣服浑然天成,好像是从制作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定了形,根本不需要后续加工。这样的手续,天上不知有没有,反正在孙长空的常识之中是绝对没有见过的。

    接着,他又聚气一团灵气,猛地轰向那件长衫。谁知,那块看似普通的布料居然蕴含着一种自动吸收外力的特殊功效,使得刚才的灵气被其吸收了十之**,只有一丝残余的气力透过衣衫,传递到了托着长衫的那只手掌之中。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劲力已经几乎完全散去,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

    “宝贝,这老人的寿衣居然是件难得的宝贝。哈哈哈!”

    孙长空抱着那件神奇的长衫,上下左右立体三百六十度仔细端详,而后又试了好几次,直到确认了其中的奥妙功能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将他抱在胸前,仰头摊到在石堆之上,呼呼喘着粗气。

    “这件宝衣实在了不起,有了它,就算正面干不过那个龟孙子张望远,但也不至于被一击重伤的吧!哼哼,小子,等着吃瘪吧!”

    接下来的一些时间,孙长空则把注意力放到了如何伪装宝衣的事情上来。平日里,苍北仙苑的弟子都要穿着统一的青色道服,乍一穿件白衫出去,肯定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思前想后,为了让宝衣更加具有实用性,孙长空决定将其剪裁一下,使其成为里面所穿的衬衣。这样一来,既不会引起别人注意,而且还能竟宝衣的神效发挥到淋漓尽致。毕竟,除了头部之外,人类的大多死穴都集中在躯干上方,只要把它保护好,也就等于给自己竖下了一面坚实的盾牌。

    本来,孙长空以为切割的过程将会相当艰难。可出人意料的是,当他试着撕扯衣摆下端的时候,宝衣之中竟是传来了裂锦似的刺耳尖啸。没花多少工夫,那件长衫便成为了一件才到腰际的汗衫。

    “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抗打不抗扯,真是奇怪。不过,只要遇不上女人,应该不会碰到被撕扯衣服的情况吧!嘿嘿~”

    将宝衣穿戴完毕之后,孙长空瞅了一眼地上的老者。此时他的身体已经一丝不挂,脸上的笑意却变得格外浓重,看得让他有些发憷。回想刚才尸变的时候,孙长空忽然意识到这里环境阴湿,且常年不见阳光,尸体待在这种环境之中,一旦遇到活物经过,发生尸变的概率简直是百分之百。枉他修仙十多年,居然连这么基本的常识都忘记了,如梦惊醒的孙长空猛拍自己的脑门,让大脑好好反省一下。

    “既然地下阴气太重,那我就只能用石头把你盖起来了。真是抱歉,打扰了你的清净不说,还把你的随身衣服穿了去。放心,回头有机会,我一定进来好好拜祭你!”

    孙长空话音未落,老者的身上忽然之间光芒四射,与之前他刚进入溶洞之中捡到的情景极其相似。唯一的不同的是,这次的白光数量极其庞大,而且瞬间便将整个空间完全吞没。此时,他的耳边猛然想起一道悠长的沧桑声:

    “再见!”

    孙长空猛然从噩梦之中惊醒,刚一坐起身来,却惊讶发现自己的面前站满了团内的成员,而与他关系最为亲近的三胖则趴在床边呼呼熟睡着,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苏醒。

    “我……我怎么会在这?”

    刚一开口,屋内的气氛瞬间炸了开来,欢呼雀跃声不绝于耳,孙长空一眼望去,觉得这些人的表现有些太过做作了。他将视线再次转向刚刚醒过神的三胖,开口道: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发现孙长空苏醒过来的三胖,显然也是十分喜悦,不过他的表现并没有其他人那般夸张,只是嬉笑着揉了揉眼睛说道:

    “你终于醒了,从那天我们从水里把你捞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你是没看见,你出水时候的样子,活脱脱地就是一个乞丐。不知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一套破衣烂衫,身上还带着好多水草浮萍。关于这件事情,师父都不知道。这不,如果今晚你再不醒,我们就要去求掌门来为你诊断了。”

    三胖终于松了口气,圆墩墩的身体从床边缓缓站起,使劲伸了个拦腰。看这小子疲惫的样子,想来是一直都陪在这里照顾。而再看周围的其他人,虽然个个都是喜形于色,但同样也是精神饱满,红光满面,完全没有萎靡的迹象。

    孙长空赶紧摸摸自己的怀中,发现地图还在。瞅瞅自己身上的衣物,与之前记忆之中从老者身上脱下来的一模一样,他这才确定之前经历的不是梦。

    看看外面昏暗的天空,孙长空随即开口说道:“几天来有劳大家费心照顾,时候挺晚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今天凡是到场的,我会每人分发十枚灵气丹,也算是我小小的心意。”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纷纷显露出相当振奋的神情。他们没有想到,刚刚才有些名气的孙长空,一出手竟然是这么阔绰。在场之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人,每人十枚,加在一起就是二三百枚。这要放在以前,就算攒上一年也不够分的。可如今,他居然张张口就给挥霍了。

    不得不承认,有钱就是好啊!

    将其他人逐一送走之后,三胖刚要随着人群一同散去,却被孙长空最后留下了。

    “你等等,我有事和你说。”

    “我的丹药你不用给了,这几天弄团队的事情,我也捞了不少,嘿嘿!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三胖吐吐舌头,顽皮地回道。

    “不是,我不是要和你说这事。明天我想要下山购置一些修行必备的东西。上次我的行侠剑被张望远那孙子给毁了,最近手里没家伙,干什么都没底气。如果明天你没事情的话,陪我一起走一遭,怎么样?”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小意思。可明天王道人要传授苍生心法第三重,难道你不想去听听看吗?”三胖反问道。

    “你啊你,真是目光短浅。有了钱,想要什么心法还愁得到不到嘛?”

    孙长空拍拍自己的胸膛,坏坏地笑道。

    当晚,孙长空确定屋外没人之后,这合上门窗,点起油灯,将那张地图缓缓展开,仔细端详。可瞅着好一阵子,他还是没有辨认出地图所指的区域究竟是哪山哪水。

    “奇怪,是不是时间太长了,许多地方已经面目全非,不知去向了?”

    孙长空将手指按压在地图上一处被标记红色圆点的地方,本来皱起的眉头此刻变得更加纠结了。

    “这是……”

    第二天天还没亮,孙长空便伙同三胖一同下山去了。这个时候,是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时辰,一些刻苦修行的弟子已经各就其位,准备开始一天的修行。而看到二人做贼似的的身影,这些人不禁对其嗤之以鼻。

    朽木不可雕也!

    离开苍北仙苑没多一会,二人便来到了登高城。这里虽说地处偏远,但必需品倒是一应俱全,对于他们这样底层的修仙者来讲已经足够日常使用了。

    本来,百姓之间流通的还是一般的金银、铜板。但因为修仙者的出现,一些地方也开始使用丹药作为货币。这丹药品质不同,价值也相差甚远。就拿流通最为普遍的灵气丹来讲,一颗灵气丹相当于十两银子。而更上一层的巨灵丹就需要一百两银子,也就是一两金子的价格。而至于目前市场上仍在流通的丹药,品相最为上乘的灵****,可以卖到一百两黄金一枚,可想而知丹药在世人心中的重要地位。

    登高城内有一处名叫珍宝阁的地方,是专门用来买卖奇珍异宝的交易之地。每天当中,会有数百比交易在这里成交,就拿每笔交易提成百分之五来算,那一天的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而且,这里的许多宝贝都是出自珍宝阁的本家。他们先在外面以相对低的价格收购,然后再拿到这里来高价贩卖,稳赚不赔。

    几年之内,珍宝阁已经一跃成为登高城内数一数二的势力,几乎控制了半个城池的经济。城内的商贩,无论大小,无一不对其毕恭毕敬,就连城主司马家族也要礼让三分。

    孙长空与三胖,这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今天便来到了这里。

    “来来来,千年寒冰铁,十年难得一见,不要九九八,不要九十八,只要十枚灵气丹,外加百分之五的交易税就可以轻松带回家。”

    “瞧一瞧,看一看,天上有,地下无的西域雪莲,疗伤圣物,保健利器。有了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走路也有劲儿了。”

    “你还脱发吗?你还肾虚吗?想重振男人雄威,找回昔日的jiqing吗?猛虎鞭是你不二选择。有了它,你好,她更好。”

    这里哪里是什么交易圣地,简直就是街上的卖瓜王婆。出乎二人的意料,珍宝阁内并不是工作人员主持交易,而是由买家自主摆摊,自己吆喝。而珍宝阁的人只需提供场地,就可坐享其成,天下简直没有比这更加轻松的来钱活儿了。

    听着珍宝阁内花样百出的宣传口号,孙长空与三胖被吵得头晕眼花,手脚冒汗,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而就在这时,旁边一处相对较为安静的摊位,引起了他的注意。

    摊位之上的牌匾工整书写着几枚大字:“琳琅宝刀,一万灵丹,绝不还价”。

    再看摊位的另一侧,一位身着烟色劲装、头戴破烂斗笠的神秘男子双臂环抱,盘腿坐在宝刀跟前,一言不发,好像个木头人似的。

    孙长空与三胖面面相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低声道:

    “有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