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雄鹰图的威力
    ,!

    眼见老人杀招在即,孙长空出于对危险的本能反应,用力向后方跳出好几米远。可由于用力过猛,头上的旧伤再次发作,眩晕来袭,孙长空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险些没有晕倒在地。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如果不是三胖那小子提的这个馊主意出来洗澡,老子现在还在床上数着丹药呢。如果让我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身体还未落地,孙长空又一次屏气提身,漂亮的一次翻身腾跃,使他一下子便来到了数米开外,暂时拉开了双方间的距离。

    可是就在孙长空惊魂甫定之际,面前的一丝寒气又令他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这……怎么可能!”

    原以为暂时安全的孙长空,忽然发现那白衣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跟前,而且与他脸贴着脸,肩对着肩,吓得他三魂七魄差点散去。

    可是,孙长空毕竟是一名修仙之人,对于这种魑魅魍魉早已在心理上有了一丝底气。毕竟,从小他就被教育道:邪不胜正。活人姑且需要忌惮一下,死尸,呵呵,看我不把你串起来烤了吃。

    不过,眼前的活尸并不是寻常之物。从他的衣着打扮以及死时的状态来讲,对方生前必然是一名得道高人。虽然没有成为真正的天上仙人,但想必相差也不过太过遥远。生前的他,或许曾经不可一世。而死后留下的遗体,孙长空能否与之一战呢?

    形势危急,如果让活尸继续接近,后果不可想象。孙长空提掌变拳,以碎甲穿石之势,两记重拳“砰砰”接连打在对方身上。巨大的劲力震得周围劲风四起,由于力气实在太大,随即产生的后坐力致使孙长空双手瞬间一片淤青,手腕之中更是传来清脆的“咔嚓”声,虽然未断,但却是在关键时刻错位了。

    再看对面,活尸因为两拳强大的破坏力,“咚咚咚”向后急退数步。直到最后一步,踏实的脚后跟直接嵌入身下的一块岩石之中,凹陷边缘浮现出数道裂纹,将碎未碎。

    脱臼造成的疼痛让孙长空忍不住咬住嘴唇,接着他使劲抡起右臂,在臂膀下坠到最低点的时候,忽然扼制。靠着惯性,错位的环扣再次回到了原始的位置。对于他们这群修仙者来讲,治疗如此程度的伤势简直不值一提,就算整个臂膀掉了也不过是用块破衣烂布简单包扎一下。

    修仙之路本就如此坎坷。

    刚刚缓过神来的孙长空举目看向前方的活尸,然而他所希望的情景并没有出现。白衣老者仍然站在哪里,之前中了孙长空攻击的胸膛之上,只是微微向下凹陷了一些,如果不仔细观瞧根本察觉不到。

    “这玩意儿死都死了,还能怎么对付。莫非让我烧了你成?这周围湿气这么重,别说焚尸,就算用火折子点也未必能成啊!”

    孙长空拍拍自己的身上,除了下身穿着的一条短裤别无其它。他真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多带点东西一起下水。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年代在往前推上几年的话,恐怕他连条遮羞布都没有了。

    思绪未完,活尸再次跃起攻来。这一次,他的动作明显比之前灵活了许多,僵硬的四肢也可以简单地弯曲伸展,想来是身体通过刚才的简单运动得到了磨合。再这么下去,别说手里没有家伙,就算把神器他可打不过对方。

    “妈的,没办法了,我看看咱俩的水性孰强孰弱。”

    孙长空瞅了一眼不远处的水池,把心一横,咬牙跺脚,纵身跃入冰冷的寒池之中。之前,他已经领教了池水的温度,不说冻彻心扉,也足以叫人浑身战栗。

    才刚恢复没多久的他,刚一进入水下,便受到了冲动的惩罚。先前的活动已经令他浑身发热,而突然接触到如此低的气温,直接令其身上多处肌肉痉挛,也就是所谓的抽筋。其他地方抽筋还好,但腿部的肌肉一旦抽筋,直接领孙长空身体急速下沉。而他的手臂此时也变得僵直无力,眼看自己就要活活溺在这池深不见底的无情物之中了。

    就在孙长空正与自己的身体做着最后斗争的时候,头上池水传来的一声闷响令他那颗原本就已到达极限的心脏彻底沉入了底部。他甚至不用眼看,就能想象到活尸张牙舞爪向他袭来时的嘴脸。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抬头了。这一看不要紧,他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之前在水上的时候,活尸再怎么活动,面容还保持着当初慈祥和蔼的模样。

    可如今到了这池下之后,寒气使得对方面部的肌肉缩成一团,一双本已算得上很大的牛眼,如今已经几乎瞪出了眼眶。而在极低温度的刺激之下,眼球之上瞬间便浮现出无数细碎的血丝,看得孙长空恨不得死了才好。

    “想我孙长空英明一生,眼下居然要死在这么丑陋的活尸手中。老天啊老天,之前上供的贡品是不是都让你喂了狗了?”

    求人不如求己,抱怨苍天显然是不会有所帮助的,当下能够救他脱离这里的只有自己了。

    可经过多番挣扎,孙长空的体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一身充沛的灵气却是毫无作用。之前成功助他冲破风口的无二真经图,此刻也变得暗淡无光,仔细打量,其中竟是一丝灵气也没有了。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先把无二真经图充满再说!”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孙长空竟体内所剩的所有灵气一股脑地送入脑海之中的雄鹰图案之中。还真别说,无二真经图容量极大,孙长空将体内差不多三分之二的灵气全部耗尽,才不过将雄鹰的一双翅膀点亮。

    但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再次出现。

    和上一次在风口遇到的情况相同,孙长空后背双侧肩胛骨的下端,忽然传来一阵刺痛,虽然只是短短的刹那,但也足以令他面部扭曲。

    痛觉刚过,孙长空身后猛地亮起一团异样的蓝光。在光芒的辐射之下,周围的池水被强势推开,一双翼展长达三四米的翅膀随即出现在他的身上。虽然只有淡淡的轮廓以及少数荧光点缀,但乍一看去极其威严,叫人不禁心生敬畏之情。

    “成了!我去也!”

    眼见活尸近在咫尺,孙长空两臂猛地向前一振,池水顺势将其向后退出数米之远。机不可失,那双翅膀在他的意念之下,“嗖”地一抖,孙长空便犹如一只掠食的水鸟一般,飞速向上浮去。

    孙长空只知道在陆地上高速运动的时候会听到风啸,却不曾想水下高速运动的时候噪音更是可怕。无数浪花拍打着他的双耳,巨大的水鸣几乎令他当场失聪。面前的水渍更是打的眼皮生疼,根本睁不开眼睛,更别说看路了。

    就在此时,孙长空猛然觉得脚踝处传来一阵酥麻,他扭头眯着眼,透过缝隙看去,却惊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活尸居然迎头赶上。且看对方四肢蜷曲的模样,想来也是被这要命的池水折磨到了极限。再这么继续下去,恐怕要永远留在池底了。

    但活尸的出现使得孙长空的速度明显变慢,眼看就要静止在这冰冷的水面之下。而好不容易看到一丝生机的他,怎么会这么放任对方?

    一时之间,孙长空不知从哪来了一丝力量,虽然左腿被活尸抓住,但右腿之中却憋足了一股力气。他并没有着急踢出这一脚,而是将左腿向上提了一提,使得活尸距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这一回,活尸的嘴脸更是狰狞,在刚才水势的冲击之下,他的嘴巴已经完全张开,森白的牙齿以及捎带红润的牙床看得叫人浑身发毛。而就在这时,孙长空竟然开口了:

    “我去!”

    伴着一声含糊的脏话,孙长空一脚将活尸蹬得飞了出去。在强横的力道之下,活尸那只钳住他左腿的手臂直接被一扯两半。在一口浓痰的伴随之下,白衣老人带着一脸怨念坠入了漆烟的池底之中。

    破水,击空,孙长空身负双翼,毫无凭借地伫立在天空之中。此时,那双若有若无的羽翼之上仍旧沾着零星的水珠,遥空望去煞是璀璨,就如同夜空之中的星座,散发着令人着魔的光彩。

    “刚才好险,吓死爷爷了!”

    一边安慰着自己,不知不觉之中孙长空已经渐渐着陆。在一串银铃般的破碎龙吟之后,羽翼光影轰然瓦解,而后消弭于空气之中。

    不知为何,失去羽翼加持的孙长空,体内竟是传来一阵出奇的虚弱,如今的他还不如一位大病初愈的老人,佝偻的躯干让人忍不住为其担忧。

    不肖一炷香的工夫,那位白衣老人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回,他不再是活尸,而是一具冰冷,畸形,毫无生气的躯壳。不知何时,他的双眼竟是奇迹般地合上,脸上的笑容同样恢复,只是剩余的三肢仍然蜷缩着,断臂部分筋骨外露,期间还能看到少许血水溢出。

    “得亏这寒池的功劳,不然我要被你生吃活剥了!”

    孙长空低头瞅瞅自己的样子,除了一件浸湿的短裤之外,再无其它蔽体的衣物。眼下空间气温骤降,应该是天色已晚太阳落山。再不找点东西御寒,恐怕他就要被活活冻死在这里了。

    可这溶洞空间有限,除了满地的碎石以及一池冰水之外,孙长空能找到的就只有那具尸体。思前想后,孙长空虽然有万般不愿,但为了性命只得将老者拖到水边,将他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拔了下来。

    “出去之后一定找个算命方士去去晦气,不然晚上睡觉都别想安稳了。”

    孙长空一边用体内的灵气烘烤着手中的衣物,一边坐在石堆之上嘟囔着。谁知,就在他摸到贴身衣物的时候,一张不知放了多少年的黄纸忽然飘落在地。

    “什么东西,厕纸随身携带?”

    瞅到近处,孙长空摆出一副相当嫌弃的表情,将地上的东西捏了起来,望去的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有光芒闪烁。

    “这是……地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