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掌门名曰方惜时
    ,!

    自己的同伴被人揍成这幅模样,张望远当场就把身边的一把太师椅轰成了碎片。

    那些克扣下来的丹药,本来是自己修炼用的。可他还没来得及看上它们一眼,丹药就被孙长空夺了去。

    张望远忽然想到了前两天二人比试时的场景,那时的他扇了孙长空一巴掌。而如今,对方又以另一种形式打了回来。

    “孙长空,总有一天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果不其然,内门弟子受伤的事情一大早就被传入到了掌门的耳目之中。早课还没完成,孙长空就被恭敬地请了出去。一同受连累的,还有王道人。一老一小,两道身影站在广场之上,一人头上顶着个一人来高的铜鼎。铜鼎之中时不时还飘出几缕青烟,那是用来安神醒脑的秘制香料,全初升大陆就只有他们苍北仙苑才有,别的门派想买都买不到。

    “师父,对不起,又让你跟我受苦了。”

    时间才刚刚过去半个时辰,孙长空的后背已经湿了大半,昨夜失眠加上今天的惩罚,令他双脚有些发软。多亏有那无二真经图顶着,他才没有昏倒在地。不过,再这么下去,换做谁都要吃不消的。

    “哎,别说了,事情已然如此,咱们就盼望着掌门他老人家从轻发落吧!你说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

    “师父,你自己都说不讲了,怎么还喋喋不休啊!”

    “你!”

    王道人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孙长空,咂摸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

    孩子啊孩子,你什么时候能够真正长大啊!

    大半上午的工夫,就在这样枯燥的惩罚之中艰难度过了。当放下炉鼎的那一刻,孙长空感觉浑身的骨头都仿佛要散架了似的。王道人的状况更是不容乐观,本就已年事已高的他,这时累得已经抬不起腰杆,猛一看过去就像个佝偻老头一样。

    两人一前一后迈入大殿,之前的种种不快竟在瞬间被一扫而光。

    当然,大殿本身并没有补充体力、精力的神效,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有着他们不得不虔诚信奉的人物。

    作为苍北仙苑的第一人,仙苑掌门方惜时,拥有着令人艳羡嫉妒的才华,所向披靡的修为,无所挑剔的人品,以及胜似潘安的样貌,硕大的苍北仙苑,没有一个人敢不尊敬他,即便是偶然飞过的雀儿,也愿意在他身边停留片刻。

    面对这样的人,孙长空与王道人又怎能提得起怒意呢?

    按照年岁来讲,方惜时要长于王道人。但因为修为的境界不同,前者已经到达了返老还童,驻颜不老的地步,比起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王道人,简直就是爷孙两代人。但即便这样,王道人仍然是十分恭敬,没有丝毫地不悦。

    “掌门~”

    此时,方惜时还在闭目养神,甫一听见王道人的声音,狭长的眼角不禁微微跳动了两下,之后口中轻吐出一道浊气,随即慢声细语道:

    “王道人,对于管理失职一事,你可知错?”

    “知错,属下知错。”

    王道人连忙应和道。

    “你呢?”

    方惜时仍旧没有张开眼皮,但面部已经稍稍扭向孙长空的方向,一脸平静道,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接着,大殿之中安静了几息,王道人这才扭过头看了孙孙长空一眼,呵斥道:

    “想什么了,掌门问你话呢!”

    “哦……哦……”

    口中虽然答应着,但孙长空的心思仍旧不在掌门方惜时的身上。他不是不尊敬对方,而是他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错误,所以他根本不想向掌门低头悔过。

    “孙长空!”方惜时高声道。

    “弟子在!”

    孙长空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却发现一双烁目正在自己的身上仔细打量,看得他着实不自在,如同处子**被人偷窥了一般。

    “你对我的判罚是否存有异议?”

    “呃……恩……”

    虽然内心万分纠结,但是向来坦率直爽的孙长空不愿继续伪装下去,只得开口承认道。

    “长空,你是不是脑袋让门挤了。掌门的决断你也敢反抗?快给掌门赔不是。”

    王道人被这直肠子的少年气得嘴角直哆嗦,如果不是他身体素质良好的话,恐怕早就被他气背过气去。

    “无妨,有什么话直说就好,我也看腻了虚伪的嘴脸,今天刚好可以见识一下王道人的真传弟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方惜时的意外态度,令王道人内心着实忐忑。他来苍北仙苑也有几十个年头了,但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有见对方这么和蔼可亲过。他甚至怀疑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白日梦而已。毕竟,方惜时的表现着实有些反常,反常的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是您让我说的,可不是我死皮赖脸要说的,师父你可给我作证。”

    “做做做,一会下去有你好看的。”王道人低声怒吼道。

    “掌门,你有所不知。我们自费弟子平日的生活本来就已相当拮据,而那些内门弟子非但没有伸出援助之手,反而从中作梗,私扣丹药。我们向他索要,有错吗?”

    方惜时听到这,不禁微微坐正身子,本来撑着下巴的手臂也收了回去,摆出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

    “没有错。”

    “可我们索要未果,他居然还以大欺小,打着内门弟子的名号肆意欺压我们,这种事情我们能忍吗?”

    “不能。”方惜时继续回答道。

    “好说不成,双方约战,公平公正,这里有问题吗?”

    “没有。”方惜时道。

    “本来比武点到什么即止,对方居然使用暗器偷袭,我出手还击,这有毛病吗?”

    话说至此,孙长空索要阐述的核心问题已经一目了然。只要掌门继续同意他的观点,那么他出手打伤内门弟子的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然,同门斗殴造成严重后果的,惩罚手段极其严厉,弄不好十来年打下的底子就要毁于一旦。

    “孙长空你很聪明,下好了套,等着我往里面钻啊!”

    “不敢,弟子不过是有一说一罢了,绝无半分虚假。”

    “哦?那我要问问你,现在被克扣的丹药在哪?”方惜时话风一转,淡淡道。

    “已经被我要回,如今应该已经被师兄弟们分了吧!”

    “那位内门弟子怎么样了?”方惜时继续问道。

    “估计……躺在床上静养了吧!”不知为何,说到这的时候,孙长空竟感到了一丝心虚,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话语的主动权正在被掌门一点点争夺过去。

    “现在的情况是,你们的损失已经得到了弥补。而那名内门弟子将要花费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卧床恢复。这段时间内,他的损失该有谁负责?”

    一时间,孙长空有种被五雷轰顶的错觉,掌门问题竟让他变得亚口无牙。就在刚刚,他还十分自信,认为自己的行为没有错误。但经过对方细致地分析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弟子知错,请掌门责罚!”

    说着,孙长空深深低下了头,但说话的音量却没有丝毫影响。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的事情,他绝不容让半步;错的事情,就算承担再大的代价他也会毅然决然的接受。

    这便是他,一个普通的修仙者。

    “哈哈哈!”

    忽然间,方惜时的口中传出一串豪放的笑声,笑声由远及近,声音源头的位置移动速度极快。等到孙长空再次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站到了自己的面前,高大巍峨的身形让他顿感自卑。

    “掌门,手下留情!”

    见到这副架势,王道人吓得声音都变了腔调。以方惜时的修为,像孙长空这样的修仙者,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撂倒数十个,更不用说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想要对方的性命,根本就是眨眨眼的事情而已。

    或许,之前的孙长空心中还有少许畏惧,但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却变得异常豁达起来。世间万物,无论是人是鬼,是神是妖,都免不得要一死,区别只不过是多少人会发觉而已。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现在死在方惜时的手里,他也是值得的。最起码,自强院内的兄弟们会永远记住他。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来讲,这就已经足够了。

    “小子,怕死吗?”方惜时依旧不动声色道。

    “怕。”孙长空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那为什么不躲?”

    “如果躲了,我不就白死了。”

    “好,好一个不白死。”

    听到孙长空最后一句回答的时候,方惜时居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本来已经处于聚气状态的双手突然加持在对方的两臂之上,现在的他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孙长空抛到天空之中。

    “王道人,你收了个好徒弟啊!”

    面对方惜时没头没脑的夸赞,王道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应付着傻笑两声,然后瞅瞅自己的“宝贝”徒弟,露出一脸无奈样。

    “就冲你今天这股不怕死的劲儿,少华,把那件东西拿出来。”

    方惜时口中所说的少华是其手下的贴身侍从,除了他这个掌门之外,就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字辈长老也无权命令他们。而此时的少华,听话的就像一只看家护院的土狗,主人一声令下绝不敢有半分违抗。

    转眼间,少华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枚托盘,托盘之上,一只由玉石雕刻的宝莲灯,散发着温润的光泽,婉如一只少女的纤手,在向对方招摇示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