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积德作孽 一念之间
    ,!

    眼看形势危机,众人不禁为孙长空的安危捏了把汗,尤其是之前为他打气加油的那位师兄,更是哀嚎着“啊”了一声,就如同挨打的是他一样。

    然而寒光虽快,但仍快不过孙长空的一双慧眼。眼看危险降临,孙长空猛地向左侧身,刚好让那寒光贴着耳边飞驰而过,“嗖”地钻入后面的围墙之内,只留下一个绣花针粗细的小孔。

    原来,早在对方身在空中之时,孙长空便意识到了危险。表面上他不动声色,实际上早已提高了警备。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名堂堂正正的苍北仙苑内门弟子竟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在衣袖之中还隐匿杀人弹指间的“暗器”。不仅仅是孙长空,就连在场的其他弟子也不禁对他嗤之以鼻。

    而逃过一劫的孙长空,愤慨之余更是发誓绝对要狠狠惩罚一下这名心狠手辣的同门。

    自己最为得意的杀招都被人轻松闪开,内门弟子索性不再保留,两只普普通通的血肉之手,竟是在瞬间被舞得残影连绵。

    而与此同时,掌影中不时射出数道杀气,孙长空定神一看,那些竟是晶莹剔透、纤细如丝的特质银针。这些银针手法刁钻毒辣,所攻击的目标无一不是人体上的大穴、死穴。中招之后,轻则沦为废人,重则当场丧命。

    好在,如今的孙长空早已不时当初的他,在无二真经图的帮助之下,他的速度身法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以前躲不开的攻击,现在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将其化解。

    呼吸间,只见孙长空一起一落,轻松躲开十三枚致命银针。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边上师兄弟看来,孙长空已经化身为一只灵动迅捷的鹰隼,沉如磐石,动若翩鸿,招意身法之中都透露着无尽的玄机奥妙,远远超乎他们这群自费弟子的常识。

    又是一记诡异的银针,孙长空大鹏展翅般身体豁然跃起半人来高,双腿左右张开,容飞针刚好通过。刹那间他只觉得裆下一丝清凉滑过,皮肤上一根根汗毛顿时竖起。

    “好险,差点让我断子绝孙。”

    重新落地的孙长空惊魂未定,不放心的他伸手朝私密地带摸了两下,这才稍稍安心。

    孙长空玩世不恭的态度,使得之前为他提心吊胆的众位弟兄着实大跌眼镜,现在他们甚至在怀疑,自己之前的担虑是不是多余的。

    “长空,别玩了!赶快把他拿下。别忘了,我们的丹药还在他的手上!”

    说话间,那名内门弟子双手骤然一停,两根足有手指粗细的银锥在惯性的作用之下,疯狂刺向孙长空的左右肋下。这一招如果得逞,孙长空必然要落个肠穿肚烂的悲惨下场。

    出招的同时,众人甚至看到了内门弟子嘴角边扬起的冷笑,右手竖起的两只手指就好像在比划胜利的”v”字标志,预示着战斗即将结束。

    电光火石之间,距离银针不到一寸的孙长空遽地在原地上消失不见了。忽然失去了攻击目标的内门弟子赶紧四下寻找对方的身形,却愕然发现自己的一对银锥竟然静止不动了。

    这些银针、银锥,向来都是他的心爱之物,除了自己之外,就连父母都未曾见过。在他们看来,这些玩意都是些歪门邪道,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在他看来,在如今这个胜者为王的年代,只要能够取得胜利,任何手段都不是禁忌。因此,他铤而走险,到溪流山上偷偷拜师,才学了这么一门邪术。

    就是这么一门令他深入珍宝的“绝学”,怎么就会突然失灵了呢?

    顺着银锥向上看去,只见在银锥顶端,居然各有两根手指加持,正是它们才阻止了对方的奸计得逞。

    “我就该弄死你~!”

    孙长空一语惊人,满腔的怒火夹杂着浑厚的战意连同怒吼一同传入到对方的耳朵之中。消失的身形随即出现在内门弟子的面前。

    孙长空手指猛然拨动,并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硬是将两根银锥从对方的手中夺了过来。紧接着,他的双手顺势向下送去,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只觉得眼前一片嫣然……

    在夕阳的映照之下,之前还雄纠纠气昂昂的内门弟子,立即萎靡下来,全身的鲜血顺着膝盖的两枚窟窿汩汩流出,仿佛永远也没有穷尽。地上,银锥仍然扎眼,只是因为上面多了些血污,而显得有些瘆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来应该插入自己身体内的银锥,如今却给对方造成了永远不能消除的重创,孙长空因此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方才,他将银锥夺下然后猫腰将其刺入对方膝盖之中,最终拔出银锥丢在地上,整个过程自然到无法挑剔。这些动作不断在孙长空的脑海之中回放,想想之前对方的种种行径他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将银锥射入对方的天灵之上。

    或许,他还是慈悲了些吧!

    而那名内门弟子,在身遭重创之下,除了之前的那声惨叫之外,愣是没有吐出说出半个求饶的字。双腿颤抖,但为了最后的尊严,他仍然咬牙坚持着,用两腿的内侧相互支撑,这才没有跪倒在地。这样的坚毅精神,在那群自费弟子看来仍旧值得赞赏。少数一些人见到对方沦落到这般田地,不禁良心发现,相继放弃了要回丹药的想法。

    双膝膝盖骨粉碎性破损,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当中这位内门弟子恐怕要在床上度过了。就算用再多的灵气丹,也休想令他完全恢复。而那些被其扣下的丹药,就当是给他的营养品了。

    “来,遵守你的承诺,交出丹药……”

    孙长空的声音很是低沉,不知是因为之前的比武消耗太大,还是因为害怕别人觉察出他的激动而刻意伪装,如今的他就好像一柄收入鞘中的利剑,让人捉摸不透。

    “你……这是你们的丹药,拿去!”

    好在,那名内门弟子还算有些信用,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紫色锦缎布袋,布袋之上绣有貔貅的图腾。这是苍北仙苑里专门用作储存丹药的容器,别看外形小巧,里面却是格外的宽敞,栋高楼大厦也能装的进去,区区几千枚丹药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孙长空接过布袋,搁手掂量了下,微微点点头。

    “还有呢?”

    说着,孙长空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残忍。或许,他不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有今天的所作所为,但现在他的表现,确实与那睚眦必报的市井小人没有多少区别。

    “孙长空,你不要得寸进尺。别忘了,我可是内门弟子,你将我伤成这样,本来要遭受重罚的。如果今天你能退让一步,我完全可以说是意外所致,与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但如果想让我屈膝下跪,别说是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绝不可能……”

    对方话没说完,孙长空弯腰拾起地上散落的一根银针,然后将其缓缓移到对方的头顶之上,悠悠地说道:

    “尊严重要,还是人命重要,你自己选吧!欠债还钱,愿赌服输,如果你敢继续在这唧唧歪歪,小心我要你的命!”

    眼下的孙长空,一改常日里善良谦和的本色,露出少有的狠心毒辣。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整个自强院,包括王道人,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已不想继续这么消沉下去,就算死,他也要让别人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孙长空。

    看着杀气腾腾的孙长空,那名内门弟子顿时丧失了之前的魄力,哆嗦的嘴唇,要张未张,想说又不敢说,最终笔直身体崩溃似的轰然倒下,双手配合着撑在地上,手指却紧紧扣在砖缝之间,硬是将其中镶嵌的泥土生生挖了出来。

    “爷……”

    内门弟子话语一顿,一口鲜血喷口而出,溅的满地都是,孙长空也未能逃出波及,两只灰色布鞋已经是通红一片。

    孙长空没有动手,那人被自己体内产生的肝火生生气死了过去,内伤加外患,这名内门弟子想要完全恢复过来真不知要猴年马月了。

    而那些原本站在孙长空一方的自费弟子,此时有的在叹息,有的在咂嘴,有的干脆扭过头不去看。恍惚间,孙长空成了人人惧怕的瘟神,唯恐被其传染上要命的恶疾。

    是啊,他们这些自费弟子不过是些庸才而已,打上内门弟子,那可是相当于以下犯上的大罪。真不知道,掌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孙长空将会接受到何等严厉的惩罚。还有,他们这些看客会不会被受到牵连,都是未能确定的。

    过了许久,天色几乎都要烟了下来,几位好心的自费弟子才将那位受伤者从地上搀扶起来,慢慢朝寝室行去。

    “不要怪大家,你做的很好!”

    此时,唯一留在孙长空身边的那位师兄,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切地安慰道,生怕大家的冷漠反应打消了这位初出茅庐、血气方刚、青年才俊的热情。

    “为了让他叫一声爷爷,我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孙长空低头道。

    “不过分,不然跪在那里的就是你喽。早点收拾一下睡吧!”

    当天晚上,孙长空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体内的那幅雏鹰在天地灵气的催动之下,蠢蠢欲动,仿佛一只随时都将展翅高飞的雏鹰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