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小试牛刀
    ,!

    呼吸间,孙长空只觉得两三年没有精进的境界竟然有了难得一见的提升,而那些本来集聚在雏鹰画卷之中天地灵气犹如黄河泛滥般倾斜而出,眨眼间便将他的四肢百骸完全充满,其中灵气的密度更是从前数倍,惊人程度,令他难以置信。如果以现在的状态击出一拳,所产生的威力那可是要呈平方倍数增幅的。

    “这……是那个无二真经的功劳吗?我,我遇到高人了?”

    虽然不知自己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想必这发生的一切都与无二真经图以及那名神秘的断腿老人有关。想到这,孙长空赶紧动身前往登高城城郊的城隍庙,希望能从老人的嘴里问出这一切的真相。

    然而,当他根据自己之前记忆来到庙堂的时候,里面已经空空如也,除了昨夜满地的稻草之外,内有一物乍一瞧出十分突兀,孙长空俯身一看,竟是一封简短的书信。

    “有缘再见!”

    虽然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字中的一笔一划都透着苍劲有力的气势,尤其是“竖”画的下端,更是犹如一柄利剑,直接插入了孙长空的心窝之中,仿佛在那之中暗藏着什么不为人知不世绝学。

    孙长空努力回想那位乞丐的模样,但除了那双断腿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印象。他甚至在怀疑,昨天的际遇是否只是美梦一场。

    “哎,如果真的让我得到那本无二真经,或许我的修为还能更进一步。呵,要多少算多呢?这样的样子已经比之前好上太多了,如果让我现在和那张望远较量一番,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哼哼,你放心吧张望远,我不会现在找你的。等积累下足够的资本,我一定要你跪在我的面前痛哭求饶。”

    孙长空挥臂便是一拳,狠狠砸在那张残破的供桌之上,供桌四只桌腿轻而易举地刺入地板之下,一直没入一米来深才终于停下。神奇的是,桌面上居然没有丝毫损伤,好像之前的拳头没有打在上面似的。

    “经由雏鹰画卷提炼的天地灵气,竟是这么好用,想用多少力气,就有多少威力。一般的灵气如果任其宣泄,早就将桌子轰成木屑了。而现在,这力道不多不少,刚刚合我心意,真是太完美了!”

    经过这一次试手,孙长空依稀感应到无二真经的强大之处,如果有朝一日自己真的能将无二真经中的所有图卷全部融会贯通,兴许他能成为众人朝思夜想的真正仙人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的他距离那样的高度着实还有一段距离,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将这份刚刚得来的力量熟悉,不然很可能力量过大失控从而引起走火入魔。

    返程的途中,孙长空偶然发现自己的脚力也有了明显的提升。以前半个时辰才能到的地方,现在只需一刻钟就能抵达。不过仔细想想那幅无二真经图上雄鹰展翅的模样,自己的速度得到这点提升也就不算奇怪了。

    最起码,得到无二真经图的他仍然在陆地上活动,那就不算太夸张。不过,如果真让孙长空的后背上长出一双羽翼,那才是真正的天下奇闻哩。

    刚回到自强院的孙长空,忽然被门内的熙攘所吸引,抬头一看,几位师兄弟将一个陌生弟子团团围住,而且个个都是面露凶相,恨不得将那人生吃活剥才能解气。

    “上个月少了两千丹药,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次居然又少了一千五。快说,是不是你们那群内门弟子从中吃了回扣!交出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不然,今天你休想走出自强院的大门。”

    说着,说话的人再次向前抢上一步,鼻子几乎顶到对方的脸上,现场火药味十足,随时都有发生冲突的可能。

    面对众人的围堵,身处劣势的弟子竟然从容依旧,笔挺的腰杆如同一面胜利的旗帜,不肯低下一分一毫。

    “你们就是这么和我这个师兄说话的吗?丹药的事情是上面的安排,怪我有什么用。不服气的话你们可以去找掌门去说。质问我?哼哼,对不起,我没那个耐性。”

    内门弟子转身想要就此离开,却未料一道烟影就那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慌乱之下他一掌击出,希望用此办法将其避开。

    可是,当他触及到对方身体的时候,一股汹涌澎湃的天地灵气立即喷射而出,直接将他弹出数米开外,倒退了几个踉跄这才总算勉强稳住身形。

    “谁,是哪个不长眼的。”吃了亏的内门弟子愤怒吼道。

    “呵呵,是我,孙长空。”

    众人见到来人孙长空的时候,本来阴沉的脸色终于闪出一丝难得的激动。这几年来,作为弱势群体的自费弟子,一直都是孙长空这个嫉恶如仇屡败屡战的“兄弟”在为他们打抱不平,据理力争。就在昨天,他们以为孙长空在与张望远的比试之中彻底颓废了,可是,眼前的事实证明,他们眼中的英雄是不会轻易倒下的。

    而这位内门弟子显然早已知晓孙长空这个胡搅蛮缠的棘手家伙,刚才的轻松顷刻之间全部消失,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怒意。

    “怎么,想以多欺少不成?呵呵,我看你们这些废物也就这点本事了。”

    面对这名内门弟子的嚣张气焰,几位师兄弟已然忍他不了,眼看就要拔刀相向。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随意地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

    “你们看着就行,让我一个人来向师兄讨教两招吧!”

    说话间,孙长空微微一笑,缓缓摊开双手,胸门大开,全然不将这位内门弟子放在眼里。

    孙长空的“嚣张”态度令这位内门师兄脸上着实无光,众人本以为二人马上就要当场翻脸,谁知道后者居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笑呵呵地道:

    “讨教就不必了吧?呵呵,毕竟你还是个自费弟子,修为和实战经验都要差我不少。再去修炼两年吧,什么时候你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再来向我讨教也不迟。”

    “这你不用担心,打不过你是我技不如人。但如果你败在我的手下,我也请你将克扣的丹药如数归还。”

    看着孙长空一本正经、毫无玩笑的模样,这位内门弟子终于不再掩盖丑陋的面目,索性全部爆发了出来。

    “臭小子,老子和你客气一下,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不成。前两天张师兄教训的你不够,还想再来一次是吧?好,既然你有心受辱,我就满足你受虐的要求。不过,我想再加个条件。”

    “哼,听你的口气,你和张望远是一伙的喽?果真是冤家路窄,呵呵,说吧!不要浪费时间,太阳都要下山了。”

    原来,眼前的内门弟子是张望远的党羽,这倒是大大出乎孙长空的意料之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要将昨日张望远欠他的账全部在此人的身上还回来。

    看着孙长空满不在乎的模样,周围在场的师兄弟不禁连连叫好。这么多年来,他们这群自费弟子早已被内门弟子压制得不成样子,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一雪前耻,作为自费弟子的代表,孙长空自然是民心所向。

    “好,如果你输了,你要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再恭敬地叫声爷爷。而我输了,也会这么做。怎么样,敢不敢?”

    “长空师弟,跟他赌。输了,我们跟你一起跪。”一名自费弟子忽然插嘴道。

    “对,师兄加油,我们和你共进退。”另一名弟子同样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和那名内门弟子拼个你死我活。

    现场的气氛越发难以控制,面对众位师兄弟的鼓励与期望,孙长空自然不会辜负大家,冷峻的脸颊之上忽然洋溢起一道绚丽的光芒。

    “好,来战!”

    虽然孙长空在之前与张望远的比试之中,佩剑遭毁。但十几年来,他一直没有将外家功夫抛下,苍北仙苑中有一著名武学——苍北长拳,便是他的拿手武功。

    换作前两天,孙长空的灵力值只有八十几的时候,苍北长拳的威力可以翻上三倍。而如今有了无二真经的辅佐之后,孙长空的灵力值虽然只提升了十几点,但苍北长拳则可以提升三倍的三倍,也就是九倍威力,简单的一招长拳立即就有了天差地别的剧变,破坏力更是难以想象。

    话音刚落,孙长空已祭出双拳,拳影扑朔,却是拳拳到肉。半空之中,只听“砰砰砰”数声闷响,内门弟子赶紧抽身暴腿,生怕被卷入到孙长空狂风暴雨般的长拳之中。

    作为一名内门弟子,苍北长拳早已烂熟于心。对于它的破坏力,攻击范围,体力灵力消耗,他都了如指掌,所以在第一眼见到孙长空使用苍北长拳的时候,他甚至还颇为不屑。

    但如今,形势急变,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接住那几拳,却没想到双手虎口竟在瞬间被震得瑟瑟发抖,酥麻感顺着双掌一直延伸到肘关节,以至于他刹那间几乎感受不到双臂的存在。

    而更加费解的是,他本已跳出了长拳的攻击范围,但身上仍是被拳劲打了个正着。胸口之处,更是红肿发紫,淤青的模样有些严重。从刚才到现在,这名内门弟子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位置处,一点还手的余地也没有。

    他好歹也是一名内门弟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窝囊气。他那一百好几的灵气值竟然在这个时候一点用场也排不上,腰间别的佩剑也成了摆设。唯一有用的一双脚,此刻也成了保命逃跑的玩意儿。

    而作为曾经儿时的打架能手,孙长空深知紧握主动权是取得战斗胜利的必要因素。而想要获得主动权,最为简单也是最为粗暴的方式那就是先手,快攻。

    先于对方之手,快到无法反攻。

    正所谓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只要他能保证如此持续不断的攻击下去,任对方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施展,而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来这样不计成本的攻势,是相当耗费体力的。但因为无二真经图里的雏鹰图内涵玄妙,可以最大限度地将力量运用到最为关键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浪费的环节。使出相同力道的一拳,旁人也许要耗费三个单位的力量,而孙长空只需要二到二点五,优势显而易见。

    又是一拳重击,那名内门弟子撤身不及,面门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剧痛令他鼻子酸的要命,两滴泪水趁乱流淌下来。

    “妈的!不要欺人太甚!”

    腾空之际,只见他袖间一闪,一丝寒光迎着斜阳飞射而出,直逼孙长空身上的檀中大穴。而檀中穴一旦受损,孙长空的修仙之路也就意味着走到了尽头。

    刹那间,孙长空瞳孔聚拢,一双冷酷得几乎结冰的神光豁然射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