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老人与真经
    ,!

    老人心满意足抱着几个西瓜大小的酒坛,酒坛之中装的是远近闻名的竹叶青。此刻,他的脸上洋溢着孩提似的笑容,满脸的幸福就好像即将洞房的新郎。

    而跟在后面的孙长空垂头丧气地瞅了一眼手中瘪了的钱袋,而后用充满恶毒的眼神投向身前的老人。

    “哎呀,今天的心情着实不错啊!来,跟我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一个穷的连酒钱都付不起的邋遢老头,能有什么好东西珍藏着。即便有,大多也是被典当换成了酒肉钱。

    可看着无奈老人神神秘秘的样子,孙长空不想残忍拒绝,只好跟着对方朝登高城的城郊走去。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孙长空隐约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年久失修的城隍庙。曾经,在还没有苍北仙苑的时候,每年百姓都会来庙中上香求签,寻求神明保佑。城隍庙内,香火鼎盛,来往之人络绎不绝。

    然而,自打有了修仙之路以后,这些传统神明便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最终被丢弃在世间的角落。

    毕竟,有了真正的仙人为世人指点迷境,造福百姓,又有谁愿意去追寻那些缥缈无形的大神呢?

    现在的城隍庙已然破旧不堪,其中城隍爷的金身更是黯淡无光,表面的涂层早已斑驳脱落,露出其中泥陶的原貌。

    “随便找地儿坐吧!”

    老头将酒坛轻轻放在地上,转身朝庙后的偏门走去,只留下孙长空一人待在庙堂之上。

    环视四周,庙内处处都透着一股萧条破败的气息,烛台躺在供桌之上,有气无力。

    看着满地的狼藉,孙长空心想别说坐了,就连站脚的地方都找不到,真是想不通那个老头是怎么一个人在这生活的。

    再次见到那位老人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盘椒盐花生米。虽说不知他是从哪搞来的,但从老远就能闻到的香气上来评价,手艺还是相当不错的。

    老人将盘子交给孙长空,顺势一屁股坐到在地,孙长空还回过味来,对方竟然把自己的双腿“卸”下来了。

    没错,他的一双腿脚就那么随意地被他拿在手里,那是一双由木质较为疏松的杉木雕刻而成的假肢。别看表面功夫做得粗糙,但重要部位关节处却是灵活自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无法相信对方居然是个残疾人。

    “你……你的腿怎么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孙长空不禁口吃起来,磕磕巴巴地问道。

    “啊?呵呵,年轻时候作下的孽,不谈也罢。来,喝酒!”

    老人从身后的供桌下掏出两只不知多久没用使用的粗瓷大碗,打开其中一个酒坛“咕咚咕咚”倒了那么两下。他的喝酒方式很是粗犷,一看就是老江湖,只见他仰头一口就将碗中的美物喝了个精光,溢出的酒水撒的满身都是,因为舒爽发出的赞叹声回荡在许久不曾热闹的庙堂之上。

    现在他的样子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位风姿绰约的绝世美女,如痴如醉。

    趁着对方牛饮的工夫,孙长空瞥了一眼老人的患处,只见那双腿齐根截断,断面平整,显然是被利器斩断造成。而因为经年累月与木腿摩擦,疤痕处已经留下了厚厚的一层老茧,茧呈棕黄色,局部地方有渗血发炎的迹象。唯一庆幸的是,老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即便酒水不小心洒在上面,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任何痛苦的表情。仿佛,他的心早已和那些老茧一样坏死了。

    “年轻人,看你闷闷不乐,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说说看,也许我这个不受代价的老无赖能棒的了你。”

    酒过三巡,老人的戒心似乎也早已放下,如今说话已然有些不太利索,但是真性情却已显现出来。想来,曾经的他也是一位豪侠浪客。

    “呵呵,多谢你的好意。可是,那人太强大了,以我现在的修为,恐怕再苦练十年也不是他的对手。毕竟,我在努力的同时,他也在飞速成长……”‘

    话没说完,孙长空的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本泛黄破旧的书籍。封面之上,刚劲有力地写着几枚小字:

    “无二真经。”

    老人的表情很是淡然,好像那本书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孙长空先是古怪地看了一眼老头,然后时期面前的无二真经,开始翻阅起来。

    一看不要紧,这哪里是什么武学秘籍,分明就是一本驳杂的画册。

    书中所描绘的,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巍峨俊秀的大山,曲折蜿蜒的溪流。整本画册全都是以水墨画的形势来描绘,气势雄浑磅礴,画风也是相当豪放,没有丝毫拘束。即便是其中的一花一虫,一草一木,都透露着难以形容的隽永。

    不知为什么,这无二真经图之中竟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只要看上一眼就休想转移注意力。不一会的工夫,孙长空已经大致浏览了一遍,不说烂熟于心,但好歹已经有了一些印象。

    “怎么,看完了吗?有什么感想?”

    老人抓了把花生米塞入口中,连同美酒一同咽下,而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看倒是看完了,不过这东西有什么用啊!我又不是什么文人骚客,欣赏不了这种东西。”

    看着孙长空满脸疑惑的神情,老人不禁咯咯地大笑起来,然后继续道:

    “看了就好,看了就好。”

    接着,二人就这么简单地重复着端起放下的动作,一坛坛竹叶青就被他们这样消受了。到了后来孙长空已经失去意识,他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仙苑的。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才扶着几乎将要裂开的脑袋挣扎起来。

    “这酒的劲头也太大了些吧!怎么我的脑袋好像是让人拍了一板砖?”

    就在孙长空抚摸后脑勺的时候,他的心念忽然一动,一张模糊的图卷依稀漂浮在他的脑海之中。虽然不能完全想起,但根据点滴的记忆他大概猜测出这便是昨天那无二真经图其中一张。

    想到这里,孙长空赶紧在身上找寻那本无二真经,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那本画册居然莫名其妙不见了。

    虽说昨天喝得不少,但他记得中途自己确实将那本画册揣到了怀中,怎么就一觉醒来找不见了。莫非,是那糟老头半路后悔又拿回去了不成?不过,想到那本无二真经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索性也就不再理会。

    按照日常的修行习惯,每个弟子早上都要打坐半个时辰,用来吸收天地灵气。因为早上的时候天地灵气最为浓郁,吸收起来也就事半功倍。一晃好几天,孙长空几乎忘记了每日的修行课程,为了避免修为退步,孙长空赶紧原地打坐,希望自己能够赶上今天的末班车。谁知,刚过了没多少时间他便感觉到了异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

    按照常理来讲,被他吸收的天地灵气应该进入到他的丹田之中,然后稍加凝练,然后再输入到身体的四肢百骸之中,进而锤炼自己的肉身,达到提升修为的效果。

    可是,今天孙长空吸收了灵气之后,竟然在身体之中神秘消失了。既没有进入到丹田,也没有到达身体的其它部位。眼下,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无底烟洞,有多少灵气进入都将石沉大海,一去不回头。

    起先,孙长空并没有在意,以为这是多日疏于修炼的结果所致。但情况一致持续了几个时辰,日头都已经落到了西侧,但情况仍未得到改善。此时的他,额头之上急的哗哗冒汗,许久没有进水的唇部已经开始龟裂出血。

    “他奶奶的,今天莫非是见了鬼不成,真是邪乎!”

    嘴里一边埋怨,孙长空再次按照常规的办法,将体内原本储存的灵气再次运行了一遍,而当灵气涌入脑海的时候,它们居然再次失踪了。

    “没有,没有,没有!”

    孙长空几乎寻找了大脑的每一个角落,但仍旧一无所获。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脑海中央浮现出的那张模糊的画卷竟然开始金光大作。

    “这是……”

    孙长空咽了咽口水,这才将注意力放到那张神秘莫测的画卷之上,只见上面金光闪烁,雾气缭绕,一缕缕金色的气息流淌其中,正是那些消失的天地灵气,原来它们都被吸引到了这里,怪不得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天地灵气失而复得,孙长空也算稍稍安心了一些,经过半天的灵气吸收,雏鹰画卷上的图案已经比上午的时候清晰了许多,但仔细观察依旧只能看出一些轮廓的线条,细节处依旧模糊不清。

    “这上面画的好像是一只振翅雏鹰的模样,奇怪了,这有什么含义啊?”

    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异样全都来源于那本无二真经图,孙长空决定再次去趟城隍庙,找那残障乞丐问个究竟。

    然而,就在他刚刚站起身来的刹那,一股令他始料未及的气场随即扩散开来。气场掠过之处无一不是尘土飞扬,威风凛凛,好似一只沉睡许久的凶兽猛然苏醒了一样。

    尘埃落地,路面之上浮现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