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快意恩仇
    ,!

    春天,万物复苏,百废俱兴。方才披上翠色霓裳的广袤大地,到处散发着生机勃勃的气息。

    穿过这片大地,往北三百余里,有一巍峨雪山,山上积雪经久不化,远远望去就如同一位白发仙翁似的,伫立在天地之间。

    而就在这极寒之地,竟有一处飘渺仙境,乃是自古以来修真之人得到成仙的一处重要道场,苍北仙苑。或许,寻常百姓对此并不熟悉,但对于众多梦想修成正果飞升入天的修仙之人来讲,这便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绝佳之地。

    每年,数以万计的青年才俊响应号召慕名前来,求个弟子的身份,成为人中龙凤。可惜,僧多肉少,大多数人都要成为垫脚石,只有千万之一的幸运儿才能如愿以偿。

    又是一届招生会,一大清早苍北仙苑便被热闹喧杂的声音所吵醒。一些懒惰的弟子还没起床,而山门之外却已聚集起了人山人海,一眼看去让人有种密集恐惧症作祟的感觉。

    “长空,不好了!”

    随着一记野蛮的冲撞,原本阖上的房门竟被猛地摊开,一只浑圆的能与汤圆叫板的身影掠进房间,而后一个踉跄地跳步,刚好跪倒在窗边的床榻之上。

    “哎呀!三胖,快给老子闪开,要死,要死!”

    再看床上,一个衣衫不整,睡相犹如嫦娥奔月的年轻人,被这突来之人一惊,立马跳了起来,口中一边骂骂咧咧地,一边埋怨道:

    “你个熊样,难道是你姐姐被人胁持了不成?”

    说着,那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人,睡眼朦胧地坐立起来,通红布满血丝的双眼,露出一副要杀人的气势。

    这就是三胖那人口中所说的长空,孙长空。

    他揉揉肿胀的眼眶,这才依稀记得昨天自己又是喝到了大半夜。没办法,一些老生一直成为不了内门弟子,索性卷铺盖走人了。像他这样贪图酒肉的人,怎么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白吃白喝的送行宴。说实话,直到现在他也没记住那几个师兄的名号。好吧,大概就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吧!

    别看之前那胖子行动鲁莽,但看到孙长空发火样子的他,立刻就从保龄球变成了氢气球,刚才的气势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谄媚的贱相。

    “不是我大呼小叫,那孙子又开始为难我们了。”

    孙长空不紧不慢地跳下床,先是来到桌边小酌了一辈凉茶,然后才坐在旁边的圆椅之上,翘起一只脚,漫不经心道:

    “又是张望远?”

    “没错,就是他!”

    孙长空似乎早已猜到事情的一切,随即轻哼一声,随手抄起旁边的衣衫,噌地站了起来,快得好像一支离弦之箭。

    “走,****!”

    山门处,两张长桌,四把太师椅,报名者正在按顺序挨个考核。判断一个人是否具有入苑条件,方法只有一个:显灵镜。

    只要将显灵镜的背面朝向考核者的身体,镜面上便会显示相应的数值。九为大,一为小。常人的灵力一般只有一到二,稍微有些能耐的大概是三或四。唯独身怀仙缘的奇人,才能达到六以上。而苍北仙苑的入苑标准就是六。

    初次进入到苍北仙苑之中的弟子,将会被分入到自强院和不息会内。

    由于苍北仙苑师资有限,这里的弟子基本都是自掏腰包,每年要按时按量地缴纳一定的费用,以保证正常的修行生活。他们被统称为自费弟子,孙长空和三胖便是其中一员。

    而一旦修行达到一定的要求,自费弟子便会升为内门弟子,隶属苍北仙苑本部,有权享受门派最大限度的修炼资源,甚至可以获得传说之中的无上神通。最为关键的是,你不需要支付一毛钱。

    想要成为内门弟子,方法只有通过定期举行的内门晋级赛。当然,有极个别的弟子因为走后门托关系,进入到了内门。不过,这些人毕竟只是少数,所以忽略不计。

    左手边,一位身穿灰色道袍的邋遢老者正坐在那里一丝不苟地核对着着每个前来登记报名者的信息。这是自强会的老师代表兼管理者,王道人。不要问他叫什么名字,整个苍北仙苑恐怕只有山下那棵不知长了几百年的老杉树才能说得清。

    王道人旁边,一位斯斯文文、年纪轻轻的弟子正在向他时不时地递过考核信息表。才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这位小道人的脸上就已经见汗了,本来就已经很瘦小的身子,如今显得更加病态。其实,这份工作本应落到孙长空的肩上,只是因为昨晚喝醉再次爽约了而已。

    对于孙长空这样吊耳拦挡、毫无责任心的弟子,老者表示:

    当我没收过。

    不得不说,这次报名人员的资质再创自强院新低,从刚才到现在一个时辰的时间内,符合入院条件的只有三人。一个脸上长胡茬的悍妇,一个娘里娘气的男子,还有一个年近古稀、双眼却还闪着淫光的矍铄老头。再这么下去,今年他们所在的自强院大半就要开天窗了。

    再看对面,也就是不息会一方,则是一番截然相反的景象。无论是报名者的数量,还是自身的修养素质,都要比那自强会强上数倍,就连衣着举止,也要高上数个档次。乍一看去,竟有一种贫民窟与别墅区的即视感。如果真要让自强院和不息会举办一次比赛,那前者一定会把遮羞布都输掉的。

    一些在旁边看热闹的仙苑弟子气不过,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你看那个张师兄,也太欺负人了吧!虽然王道人是自费弟子那边的老师,但也用不着把好的都挑了去,只剩些歪瓜裂枣给人家吧!”

    那名弟子一边口中嘟囔着宣泄不满,一边将嘴里的瓜子皮狠狠喷出,丝毫也没有收敛的意思。仿佛,他这一切就是要做给那个张师兄看的。

    “怪不得大家都叫你长舌夫,这种事情轮得到你我操心?难道你不知道张望远是他师父火髯道人最为其器重的弟子吗?这一次,他能来坐镇,还不全靠他师父的面子。要不然,哼,这么有油水的活儿怎会落到他的头上。”

    说着,那人扬了扬下巴,指指张望远的那边,只见一个前来报名考核的人员缩着衣袖,正将一个精致的小布袋往张望远的身前送去。

    那张望远先是装模作样地退让了几下,而后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最终双手接过对方手中的物品,收入怀中,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欺负到我们自强院的头上,快给我出来。”

    好端端的考核报名工作,就在这么一声尖锐,刺耳,蛮横,浑厚的叫嚣之中被彻底搅乱了。众人将目光纷纷投向山门内侧,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犹如白驹过隙般,穿过人群,一个优美的翻身动作,恰好落在张望远所在的长桌之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从房间之中杀气腾腾奔出来的孙长空。

    不同之前,如今的他早已将初晨的困倦一扫而光,冠玉般的俊秀脸颊之上,是两只深邃漆烟的眼眸。他的眉毛虽然未经修正,但规则的边缘就好比两只锋利的宝刀,谁若敢冒然上前一步,它们便要将其搅成碎片。

    直到这时,张望远这才缓缓抬起头来。不得不承认,张望远也是一名美男子。但不同于孙长空,他的脸上隐约透着一股难言的妖异,尤其是那双婆娑凤眼,竟是有种独特的勾魂魅力。这哪里是什么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吸人阳气的狐狸精。

    面对对方的直接挑衅,张望远竟是出人意料地选择沉默,他只是微微将头转向一旁,微笑着朝王道人点了点头,反常的表现让人不得不提高警惕。

    “长空,休得无礼!快下来!”

    怪不得张望远没有立即发作,原来他使了一招借刀杀人。借王道人的口,杀孙长空的锐气。

    其实,孙长空与张望远的过节可以追溯到许久以前。

    那时,张望远还不是内门弟子,而孙长空也只是个刚刚入院的新生。两人为了地上一只受伤的小鸟,大打出手。孙长空要给他疗伤,而孙长空则要吃鸟肉。就在他们争执的时候,小鸟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而丧命。

    从那之后,凡是张望远要的,孙长空都要争上一争。而一旦孙长空喜欢的,张望远也要插上一脚,抢不过来就索性破坏掉。

    然而,现在的局势不同了,张望远成了内门新秀,而孙长空却因为一次极不是时候的腹泻而错过了内门考核的时间,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个不求上进的劣等生。

    或许,孙长空可以不讲张望远这个前辈放在眼里,但违抗师命,那可就是不能轻饶的罪过了。而孙长空向来又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在他的眼中,王道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父命如山,想不听都不行。

    虽然不甘心,但孙长空还是从桌上跳了下来。这时,排队等候的人们开始谴责起他的种种不是来,反而是将张望远放到了道德的制高点,夸赞这个年轻人沉着冷静,待人亲切,不愧是苍北仙苑新一代的年轻代表。

    “师父,你为什么要忍这个狗东西?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罢了,凭什么和您争。”

    这个时候,姗姗来迟的三胖也终于跟了上来,见到双方并未产生摩擦,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失落的神情。

    “哎,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只要是为仙苑尽份薄力,就算让我去砍柴挑粪又有什么关系。长空啊,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不懂。来,给师父看看这些信息表里有没有什么纰漏。”

    王道人还没来得及将名册端起来,孙长空宝剑已然出鞘。手腕翻转,一道苍白色的剑气随即划过对面那张长桌,四条桌腿被拦腰折断,好端端的办公桌就这么成了喝茶用的迷你茶几,让人看了不禁想笑。

    “有种就跟我过来,别躲在后面跟个龟儿子似的。别人不记得我可记得,你进入内门的时间也不过才半年而已。我就不信,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你能有什么突飞猛进的变化。”

    说罢,孙长空轻嗤一鼻,纵身一跃便寻不见了。

    “呵呵,看来长空师弟跟我有些误会,容我向他解释一下,去去就来。诗寅师弟,这里就交给你了。”

    话音刚落,张望远的身影猛然虚晃了一下,呼吸间便来到了王道人的身旁,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孬种的徒弟到底有有几斤几两的能耐,我倒要好好看看!”

    虽然二者错身的时间十分短暂,但王道人仍然听到了张望远满口的嚣张跋扈。他万万没想到,外表看起来如此谦逊和善的张望远,内心之中竟是这般污秽不堪,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旁人或许听不到,但就在边上的三胖可是半个字也没拉下,全都被他听了个真切。眼见自己的师傅受到奇耻大辱,他那臃肿的手掌突然间攥成了一团,敦实厚重的模样就好像一枚肉锤似的。常人如果挨了这么一下,估计就要骨折重伤了。

    “三胖,让他去!”

    王道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在这么多外人的面前公然内讧,那可是相当于给仙苑蒙上奇耻大辱。为了仙苑的声誉,他再次选择忍让。

    这么多年他都熬了过来,难道还会缺这一次吗?

    不,当然不缺。

    苍北仙苑之中有一处专门为弟子间切磋设立的比武场。比武场分别甲乙丙丁四类,越是靠前,说明比武者修为越高,比武也就越能吸引眼球。而像孙长空他们这种自费弟子级别的比试,充其量就只能在丁类比武场比划比划了。

    虽然外面的考核报名不时有些意外惊喜,不世奇才纷纷崭露头角;但这些在荷枪实弹的针锋对决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先前看到孙长空与张望远一前一后飞入比赛场中,弟子们纷纷涌入比武场内,期待看到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

    仙苑的风又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