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连谢云一起罚!
    谢嘉音回房,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她的东西,很多都放在红莲空间里,表面上也就收拾一些随身用的就行,毕竟锦园那边,其实什么都有。

    季明月过来,见谢嘉音在收拾东西,愣了!

    “音儿……”

    “表姐!”谢嘉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道:“我跟哥哥们都要走了,去镇上住了,表哥们也一起走,你就留下跟着我娘亲,娘亲心里有数,她会好好教你的,你要是无聊了,去镇上找我啊!”

    镇上的锦园,季明月已经知道了,可是此时见谢嘉音这么急着走,而且哥哥表哥们全都走,尤其还是在谢云刚闹了一场的情况下,这……

    谢嘉音笑了,“本就是早就计划好的,正好元宵节也过了,后面我跟哥哥们也都该忙起来了,去青山镇上,也方便点儿!”“还有啊!大哥马上就要下场考试了,谁知道爷爷那边会不会临时让他们搬回去啊?为了大哥的功名,爷爷说不定会装好人让我们全家都搬回前面那大院里住呢!到时候我们还不憋屈死?干脆提前搬出去!

    ”

    过了年,科举考试也就该提上日程了,谢家那边,说不定还真干得出来!

    季明月见这情况,估计是这几人非走不可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她只知道,谢云……悲剧了!

    “要我帮忙吗?”季明月问。

    “不用,随便收拾点儿就行了,那边什么都有,再说了,青山镇这么近,随时都能回来。”

    季明月笑了,这倒是,镇上就在不远处,她要是想去,抬脚就能去了!

    正是因为近,所以众人收拾行李都很简单,一小会儿就全部搞定。

    而此时,谢云的屋子里,谢云还在等着谢冬去跟她道歉,等着吴氏去哄她呢!

    吴氏确实来了,也确实在哄着她,可是却没敢说谢冬要给她盖一处小院让她搬出去住的话。

    儿子这样的安排她其实是很满意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扭曲又敏感的女儿,吴氏生怕她会多想,便只安慰她哄着她,并没有多说。

    谢云一直在等谢冬来给她道歉,可是谢冬一直没来,来的,是墨竹,丹碧,还有身后跟着的四个婆子!

    谢云一愣,随即就满脸厌恶,“你们来干什么?”

    墨竹进来,便低眉顺眼的给吴氏行礼,“老夫人,二姑奶奶,老爷让奴婢过来,将表小姐带去小库房受罚!”

    谢云当即就愣住了!彻底愣住了!

    就连一旁的吴氏,也傻眼了!

    刚才谢冬说要把谢玉娇弄去小库房清洗那些坛子,还不给她吃饭,刚才闹的那么厉害,她都把这件事忘了!

    如今看来,谢冬是认真的?

    谢云反应过来,面容瞬间扭曲了,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你们敢!”

    谢云此时恨极,没想到谢冬竟然这么对她,她跟娇娇受了委屈,他竟然还要来羞辱她?

    可恶!

    墨竹不动声色,依旧低眉顺眼的,“老夫人,老爷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表小姐暂时住在谢家,就要守规矩,家里读书人多,将来还要入朝为官,规矩是必须的,以后大家都要习惯。”

    “而且表小姐年纪还小,女孩子管教一下没什么坏处,万一长歪了,将来去了婆家,可就没人护着她,偏袒她了,肯定是要受罪的。”

    “这……”吴氏说不出话来。

    这番话,她总觉得话里有话,想起之前儿子跟她说的那些,再想想此时此刻,这些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吴氏的脑子彻底乱了!

    完全没了主意!

    墨竹对身后的婆子吩咐道:“带走!”

    两个婆子立马上来拉谢玉娇!

    “啊……我不走!娘救救我,我不走……”两个婆子还没碰到谢玉娇,谢玉娇便大声尖叫起来,声音刺耳,惊恐非常!

    吴氏吓了一跳!

    谢云立马把谢玉娇护到身后,发狠道:“你们谁敢动我女儿试试,一群狗奴才,敢对主子不敬,我直接打死你们!”

    墨竹当没听见,直接让人拉开谢云,将谢玉娇拖走!

    “不要……不要……娘,救我……救我……啊啊啊……”

    谢玉娇的声音,就这样越来越远。

    “不……”谢云彻底疯狂了,“娘,大哥太过分了,你放了娇娇,快放了娇娇,凭什么?不是娇娇的错,凭什么罚她?”

    “是谢嘉恒,该罚的是谢嘉恒!还有谢嘉音,这些丫鬟都是她的,肯定是她擅作主张故意报复娇娇的,一两个小小年纪就这么歹毒,娘,你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快去把他们抓起来!快去抓他们啊!他们才是最该受罚的,打,狠狠打啊!”

    面前的谢云,面容狰狞,满脸阴狠,抓着吴氏的手,指甲都掐进了吴氏的肉里,这疯狂的模样,对吴氏来说,太陌生了!

    她说要打谢嘉恒与谢嘉音时的表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活像是有深仇大恨要弄死这两个孩子一般!

    吴氏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自己的二女儿!

    怎么会这样?

    在王家的这些年,她真的已经扭曲了吗?

    见吴氏怔楞着不说话,谢云更加疯狂了,“娘,你快去啊!大哥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这些年家里被他害的还不够吗?要不是他是个病秧子,我们这么多年何必受那么多苦?”

    “他今天这样对我,就是不对!病成那副德行,凭什么耀武扬威?老实在家里养病不好吗?可恶!可恶!我看最应该受罚的就是他,最可恶的就是他!”

    吴氏一脸呆滞的看着谢云,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墨竹开口了,“二姑奶奶,老爷说了,他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他的话,就连大少爷也反抗不了,你如果对家主出言不敬,对长兄不敬,一样是要受罚的。”

    谢云一愣!墨竹道:“老爷说了,关于表小姐的事情,您要是知错的话,就只罚表小姐一个,可是你要是不知悔改,对家主出言不敬,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不会重罚,你就在这里面壁思过,在表小姐没有把库房的坛

    子洗完之前,你也不要吃饭了!”墨竹说完,对着吴氏行了一礼,“老夫人,午饭时间到了,老爷让我们请老夫人去饭堂用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