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学习
    “这些都是……”

    “药!救命的药!”

    流川立即明白了,战场上,最重要的,就是药!

    每年都会有很多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了没有足够的药上。

    军队里药物稀缺,即便朝廷已经尽可能的来弥补这一缺憾了,可是依旧无法真正缓解。

    谢嘉音道:“这里的,都是我花了大心思特地弄出来的,不是普通的药,都是救命的药,不到关键时刻,不要用这些,省着点儿用!”

    谢嘉音忍不住一遍遍的叮嘱。“这里面有两百斤的金疮药,我敢保证,药效绝对比你们军营里最好的金疮药都要好,还有一百斤的,是药膏,这个是外伤之后,专门用来帮助伤口愈合的,这个跟金疮药的效果差不多,只是没有金疮药的

    止血效果好。”

    流川两样放光的看着这一切,他可是跟随在主子身边的人,亲眼见过主子上战场的,这些药在关键时刻会有什么样的用处,他自然是明白的。接下来,谢嘉音又把一些装好的瓶瓶罐罐交给他,“这里面,是四十颗小还丹,十颗大还丹,还有三十颗解毒丸,这封信上详细的写了这些药的药效跟用法,你最好自己先背下来,免得路上遇到危险把这个

    丢了就糟了!”

    “记住,一定要亲自交到你家主子的手上!”

    说完又交了三个水囊给流川,“这个,是给你的,跟习凛的那个一样,我想你应该知道,同样的,一天不要喝太多。”

    “这个,是给你家主子的,还有这一个,是专门为他的爷爷准备的!”

    墨修辰的爷爷也在北境,这一点谢嘉音知道,并且那也是一位长年待在战场上的老人,所以谢嘉音在准备东西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忘了这位老人的。

    流川很受触动,保证道:“姑娘,您放心,我一定亲自交到主子手上。”

    “这里还有一封信,帮我交给他!”

    谢嘉音把自己写给墨修辰的信交给流川。

    流川没有在这边多留,第二天一早就启程离开了,他加快速度,希望能在过年前赶回北境。

    流川走后,作坊也已经稳定,大冬天的没事做,谢嘉音便被谢嘉沣秦子渊还有宋知墨给拉到书房去读书,写字,画画!

    意外看到谢嘉音的书法还有绘画,几个大才子觉得谢嘉音非常有天赋,然后,就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弃这个人才了!

    弄的谢嘉音简直苦不堪言!

    她那不是天赋!不是天赋!

    是前世就会!

    嗷嗷嗷嗷!

    书房里,谢嘉音苦着一张小脸,正在听秦子渊将政治!

    如何治理国家,如何……勾心斗角!

    “我又不用去当官,你教我这些干什么?”谢嘉音的语气里满是幽怨,她想去闯荡江湖,她的修罗教,丫丫的已经好久没有出去刷脸了!

    旁边的同样被拉过来学习的谢嘉明,闻言抬头看了自家妹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学习去了。

    他学的东西,比妹妹的更枯燥,都是诗经子集,八股取士之类的科考类知识,学的他头晕眼花!<

    br />

    从前谢嘉明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的,最近又经常待在妹妹的空间里,天地灵气滋养着,灵泉水喝着,他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变得比以前更聪明了。

    为什么一遇到了这个宋先生,他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个笨蛋了?

    偷偷瞅了一眼旁边一直被誉为天才少年的大哥,见他家无所不能的大哥都被折腾的眉头紧皱,额角冒汗,谢嘉明终于平衡了!

    娘的!他跟妹妹,到底是怎么把这两个怪物捡回家的?

    面对谢嘉音的抱怨,秦子渊相当淡定的道:“你大哥二哥才气都不错,将来说不定能封王拜相,这可是权力顶峰了,你是他们的妹妹,平时面对的达官贵人太多了,不学这些怎么行?”

    谢嘉音看了眼自家大哥,一脸控诉的对秦子渊道:“我大哥只让我练练字绣绣花,做千金小姐就行了!”

    秦子渊挑挑眉,“你想做千金小姐?要不……我教你女戒女训,三从四德?”

    谢嘉音:“……这你都会?”

    谢嘉音瞪大了眼睛!

    秦子渊依旧淡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不会的。”

    谢嘉音:“……”

    这份迷之自信,真的跟自家大哥有点儿像!

    谢嘉音转了转眼珠,对秦子渊道:“既然你什么都会,那……就我来问你好了,我想知道什么,想了解什么,就学什么,学习我感兴趣的东西,总比你单方面的教有趣多了,你说对吧?”

    秦子渊看了她一眼,点头,“行,你说,想知道什么?”

    谢嘉音一本正经的道:“你告诉我当今的朝局,太子殿下跟四皇子,到底谁更可能登上皇位?”

    秦子渊眸光暗沉,“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

    谢嘉音理所当然的道:“站队啊!大哥二哥都要科考,当然得知道上头的人是谁了?即便不效力与他,最起码也不要得罪狠了,这叫自保啊!”

    秦子渊垂眸,“论治理国家,太子擅长,论阴谋诡计,四皇子擅长!”

    谢嘉音:“……”说了等于没说。

    “你大哥二哥若想玩弄手段只为自己上位,那么就帮助四皇子登基,但要随时防止四皇子登基后铲除你们。”

    “你若想登上高位并且实现自己的报复,名留千史,或者跟随一代明君,一身才华有用武之地,那么,就干掉四皇子保太子上位!”

    谢嘉音:“……”

    雾草!草!草!草!

    谢嘉音惊呆了,她故意问这种敏感又最不好回答的问题的,没想到这家伙回答的竟然这么大胆!

    这胆子!牛逼了哇!

    旁边一直在苦思冥想的谢嘉沣闻言,悄悄抬眸看了秦子渊一眼,又垂下了眼眸,暗地里跟谢嘉明对视了一眼。

    干掉四皇子?

    他们很感兴趣啊!

    旁边一直在看书的宋知墨,将面前的这几个小家伙的神情尽收眼底,暗自好笑!

    林家的这几个孩子,还真是好玩啊!宋知墨有些怀念,曾经在林家的日子了,那……可都是一群狐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