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我很记仇的
    谢壮带着谢花儿三人进门的时候,谢嘉音正在跟季明月杨氏一起做针线活,季明月跟杨氏都摆了绣架在院子里,在做精细的刺绣,而谢嘉音,则是在做一个布老虎,暖暖的阳光照下来,非常的舒服。

    谢嘉恒趴在秦子渊怀里,咯咯的笑!

    他非常喜欢秦子渊给他讲故事,秦大哥知道的东西简直太多太多了,有好多好多有趣的故事。

    就连谢云跟谢玉娇,也在旁边晒太阳呢!

    谢云手里做的,是谢玉娇的新衣服。

    谢壮进来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谢嘉音,直接开口道:“三丫!”

    尽管长房一脉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可是谢壮周氏等人一旦提起谢嘉音,更多的,还是称呼“三丫”。

    也不知道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的。

    见这几人过来,谢嘉音挑了挑眉。

    见谢嘉音见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热情,谢壮的脸色瞬间就有点儿不好看了,他们对谢家还是有感情的,还是敬重他这个爷爷的,不然上次谢嘉沣也不会出手把那些来闹事的人解决了!

    这一点,让谢壮心里舒服了很多,养了那么多年,终究没有白养,长房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要这些人依旧听话就好!

    虽然心里有点儿不高兴,但终究没怎么生气,可嘴上依旧道:“三丫,没看到爷爷来了?都不知道起来迎迎?你的规矩呢?”

    “爷爷有事?”谢嘉音直接道。

    谢壮一噎,实在不喜欢这几个孩子对他的冷淡态度。

    谢嘉音让身边的墨竹,丹碧,青灵去搬椅子过来给几人坐下,水月现在在作坊,不在这里。

    看着这三个丫鬟,谢壮眼里再次闪过不满,主宅那边都没有那么多的下人,长房这边,竟然用了那么多的下人,还把他这个爷爷放在眼里吗?

    不像话!

    谢壮坐下,问道:“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能看到你大哥二哥,他们为什么一直待在家里?云山书院放假了吗?”

    谢嘉音平静道:“没有,大哥二哥担心家里的事情忙不过来,就留在家里帮忙了,而且宋先生跟秦大哥学问很好,正好教导大哥二哥,大哥说了,宋先生讲学,讲的很好!”

    谢壮看向一旁的秦子渊,这人一身的书卷气,确实看着像个有学问的,可是……谢嘉沣是什么人?

    他的将来,可关乎到谢家未来,怎么能随便找个人教导呢?

    看着人模人样的,谁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几个孩子怎么办事的?路上救回来的人什么也不知道就让他们教导你大哥二哥?你大哥是什么人?那是云山书院的老师才能教导的,是随便哪个谁都能教导的吗?”

    “孩子就是孩子,以后不许胡闹,你大哥二哥呢?让他们过来,我要好好说道说道,赶紧老老实实的去书院上学去,明年就要下场了,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把读书当儿戏,简直岂有此理!”谢嘉音垂着眼皮,依旧做着手中的布老虎,淡淡道:“大哥二哥说明年下场不成问题,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在家里多温习温习就行了,再说了,二叔小叔大堂哥不是也要下场吗?大家不都在家吗?怎么我大哥

     

    二哥留在家里就是胡闹了?”

    “爷爷,你不疼我们不要紧,但是也别无端冤枉我们,不然,我可是很记仇的!”

    “你……”谢壮气的拍案而起,手抖着指着谢嘉音,“你……你这个臭丫头,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对长辈如此不敬,你这是不孝!”

    谢嘉音淡定的缝上布老虎的最后一针,一边剪断线,一边道:“说的好像爷爷把我们这些孩子放在眼里了似的!”

    “孩子跟谁亲不亲,那是要看对方对他怎么样的,家里人对孩子好了,孩子自然喜欢他,他对孩子不好,那他对孩子来说就跟陌生人无异,谁会在乎他啊!”

    “爷爷你这话应该去问小叔小姑他们,他们肯定是把你放在眼里的。”

    “你……”谢壮气的脸色铁青,这不就等于是明着跟他说,他们没把他放在眼里吗?

    岂有此理!

    简直岂有此理!

    见谢壮气的要爆发,谢花儿连忙道:“爹,瞧你,跟几个孩子计较什么呀?音儿说的没错呀!几个孩子当中您最宠爱的就是小弟跟小妹了,他们亲近您不是应该的吗?”

    谢花儿说着,又把目光看向一旁的谢云,这一看,愣住了!

    谢云这个姐姐,对她来说,是有点儿同病相怜的。

    小时候一起在谢家长大,她不受宠,而谢云没有大姐谢慧泼辣,所以她们两个,几乎是最倒霉的存在。

    总是有干不完的活儿,做不完的事儿,还吃不饱,穿不暖!

    当时虽然大房二房不对付,但她跟谢云的关系,却没有想象中的差。

    最后,两人的婚事,竟然都是一样的,都是被周氏弄了一个那么上不得台面的人家,相比于谢云的凄惨,她谢花儿,还要相对好一些呢!

    所以,即便过的都不好,谢花儿在面对谢云时,也是相当有底气的。

    可是现在……

    谢云身上穿了一件红底百花的棉袄,头发虽然有些枯黄但梳理的很仔细,还戴着一支金簪子!

    手腕上也带着一只很粗的金镯子,看着闪亮亮的,特别好看。

    那镯子,瞧着足有二两金子吧?

    再看旁边的谢玉娇,小姑娘身上穿的也是厚厚的棉袄,面子是绸布的,看着光滑极了,太阳一照,就像是反光一样,特别显眼。

    两只手腕上也戴着漂亮的金镯子,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金项圈,那可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才会戴的!

    谢花儿的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

    受宠的孩子,她比不上,不受宠的孩子,谢云有娘家,谢慧有婆家,只有她,什么都没有!

    “二姐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大哥家里住了好些天了吧?什么时候回王家去?”

    谢云做衣服的手一顿,那一针差点儿就扎进了肉里,她缓缓抬头,看向眸光中有一丝丝幸灾乐祸的谢花儿,眼眸阴了阴,“我不用回去了,待在娘亲家里挺好的,娘亲很疼我!”

    谢花儿的手攸的握紧!

    是啊!谢云的娘亲很疼她。可是,她的娘却不疼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