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周氏挨打!
    当然,喜怒不形于色,是秦子渊最擅长的事情,所以,即便脸红,那也是微乎其微的,谢嘉音心思不在这上面,也就没有在意到。

    为了转移注意力,秦子渊紧跟着开口了,“关于你爷爷那边,平常的时候你可以对他们说话不客气,强硬点儿无所谓,但该有的孝顺,还是要有,尤其……是钱财上的。”

    “逢年过节,记得送礼物,而且要大方,总之,不能让外人抓住把柄,时间长了,人家就会说,是你爷爷他们不懂事,拖累了你们,懂吗?”

    谢嘉音笑眯眯的点头,“谢谢老师,学生懂了!”

    “叫大哥!”

    谢嘉音:“……谢谢秦大哥!”

    “其实,你是想脱离谢家的吧?”秦子渊道。

    谢嘉音点点头,有些泄气的样子,“我知道这个想法有些惊世骇俗,可是我是真的不想跟他们有半点儿关系,真的……太恶心了!”“而且,对外来说,确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谢瑞那些人,自私尖利,心狠手辣,这样的人将来步入官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他们要是犯了什么错,要连坐的那种,就是要抄家,灭九族的这些,

    那我们岂不是冤枉死了?”

    秦子渊抽了抽嘴角,这丫头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她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表弟表妹将来若是想发展的好,那么谢壮那些人,确实会拖后腿!

    “想脱离谢家,那就要找到你也要留着你们的原因,老爷子不在乎你们,甚至是作践你们,可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抛弃你们,还留着你们正室嫡出的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

    “只要找到这个原因,就能对症下药了!”

    看来,这小小的谢家,他还真是要留下来了,这几个孩子,他总要护住了才行。

    谢家,二房!

    众人进了屋,谢壮气的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甩到了周氏的脸上。

    “啪!”

    “啊……”

    周氏猝不及防,被这猛烈的耳光打的尖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周围人看这情形,纷纷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已经很久很久,老爷子没有发过这样的火了!

    谢玉颜跟谢玉芳吓得瑟瑟发抖!

    “是你让王家来闹这一场的是不是?谢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看着对她横眉怒目的谢壮,周氏有点儿不敢相信,她嫁到谢家这么多年,老爷子也从未这样对待过她!

    “是我让王家休了她的怎么样?谢云那个小贱人,不能被休吗?”

    “你……”谢壮见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气的差点儿说不出话来。

    “娘!你这么做,可以说是把整个谢家的名声都败了,将来外人怎么看待我谢家?”

    周氏看向小儿子,没明白儿子话里的意思。

    谢壮更加气恼了,“你哥蠢货,你平时爱使点儿小手段我就没管过你,可是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今天竟然干出这样的蠢事,将来谢家子孙还怎么见人?心儿还怎么嫁人?”

    从前谢老爷子很少管家里这些小事,周氏都已经习惯了,家里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听她的,如今她不过就是让谢云被休了,让大房丢脸了而已,谢壮就这么质问她,她也很生气!

    “我们怎么就没法见人了?被休的是谢云,跟我的心儿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刚才你不是还说王六贵做的对吗?”

    “你……”谢壮一噎,所有的指责瞬间噎住!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谢礼,闻言看了谢老爷子一眼,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谢瑞脸色有些难看,他当然知道老爷子刚才为什么不阻止,因为他想借由这件事打压大房而已,只是……没有成功!谢瑞道:“娘,以后这种事情,你千万不要做,在外人看来,我们跟大房终究是一家人,他们丢脸,我们同样也不会好过,今天这事儿,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消停下去,最近,大家都低调点儿好了,在

    家里少出去!”

    周氏这下明白了,虽然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错了,但她知道,这些人都知道她错了,却没有阻止。

    周氏愤恨的看着谢壮,”你们一个个的都知道我错了,刚才为什么不阻止?王家算什么东西,刚才你们要是不同意他休了谢云,他还敢吗?”

    “本来王家是要休了谢云的,结果你要是不允许,他就不敢了,那么丢脸的就只是大房,人家还会说我们有能耐,既然你们都知道这样不对,刚才为什么不阻止?却现在在这里一个劲的怪我?”

    谢壮:“……”

    谢瑞:“……”

    众人:“……”

    阮氏眼里闪过一抹嘲讽,忽然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跟谢礼说了一声去看看谢玉莹,便出了上房。

    东偏房的一间屋子里,谢玉莹红着眼眶,对于这样愚蠢的家人,内心很是气恼,无奈!

    阮氏进来,就看到女儿没精打采的趴在床上,正在抹眼泪!

    阮氏心里一疼,“莹儿!”

    “娘!”谢玉莹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丝的哭腔。

    “乖!不哭了,莹儿,别担心,有爹娘在呢!等你大哥明年考中了秀才,咱们就搬去朝阳县住,不待在这乡下了!”

    谢玉莹眼睛一亮,“真的?”阮氏点点头,“本来科举考试应该是今年的,娘跟你爹是准备今年你大哥考中之后就离开,可是没想到 科举推迟到了明年,所以才只能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好孩子,你且再忍忍,明年咱们就想办法离开。

    ”

    谢玉莹皱眉道:“可是,爷爷本来就偏疼小叔,要是咱们再长期不在家里,这个家还有咱们的位置吗?”

    阮氏连一沉,明明他们这一家才是谢家的长子长孙,她儿子还是二房唯一的孙子,可是老爷子就跟看不见似得,一心一意都在那个谢瑞身上。“就是因为你爷爷不重视咱们,所以咱们才要想办法准备好后路,你爹说了,明年你大哥高中之后,大不了咱们娘三个先过去,他暂时留在家里,你爷爷手里,估计还有不少好东西呢!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

    谢瑞!”听说能离开乡下,谢玉莹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