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遇到熟人
    青山镇与朝阳县附近,都是比较富裕的地方,土壤相对肥沃一些,水源灌溉也好,所以这附近有不少的村子,人口相对比较密集。

    玉泉村其实也有屠户,但谢嘉音没去找,因为那个屠户,是张氏一族的人,很巧的,跟张氏一族的族长走的比较近,在排挤谢家长房的范围内。

    剩下的一个半吊子,就是葛家!

    葛氏的大儿子,其实也是会杀猪的,偶尔也会做一些杀猪的生意,葛家的兄弟两会盖房子,还会杀猪,要不然,怎么说葛家的生活条件好呢?

    可惜!

    谢嘉音不喜欢葛家,自然也就没去找。

    首先去的,就是季家村!

    大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接济娘家,大哥二哥读书的很多费用,都是大姑给的,谢嘉音有了能力之后,自然是要帮助这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

    季家村大部分都姓季,这个屠户也不例外!

    他跟季贤是同辈,只不过年纪比季贤大了不少。

    “季大哥!最近要杀的猪多不?”季贤笑着打招呼。

    季屠户看到季贤,态度很热情,谁不知道季贤最近在季家村受欢迎啊!

    把媳妇娘家那边的活儿都给本村的壮劳力干了,去的人不仅吃了很多肉,而且,每人都拿了好多工钱,大伙儿心里都感激着呢!

    “嘿嘿嘿!”季屠户胖胖的脸上笑容有些憨,“最近快到年底了,要杀的猪,比以往多了不少!”

    谢嘉音跟谢嘉明下了马车,跟季屠户打招呼,然后季贤便道:“我这位外甥女,每天都需要很多的猪肉,包括猪下水之类的,全部都要,你看看,愿不愿意每天往她哪里送货?她家就在玉泉村。”

    季屠户一愣!

    “要很多?我有多少她要多少?”谢家开了一个作坊的事情,季家村的人几乎都知道,毕竟那么多人过去干活呢!村里早就传开了!

    要这些猪肉,肯定是作坊里要的。

    季屠户瞬间激动了!

    谢嘉音笑道:“没错,只要不是生病的猪,你有多少,我要多少,不过,所有的猪下水,我也全部都要,尤其是猪大肠,季伯伯你要帮我收拾干净,然后一起送过去哦!”“价格我就按照你们卖给二道贩子的价格给你,肯定不可能跟零卖的市场价一样的,至于猪下水,平常市面上大概三文钱一斤,我这个需要您给清理干净,所以八文钱一斤,还有猪血,我也要,到了我那里

    ,按斤称,您看怎么样?”

    季屠户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按照二道贩子的价格给,这个季屠户明白,人家是整头整头的要,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价格自然不可能跟市场价一样。

    像他这样的屠户,除了帮一些家境富裕的人家杀猪,平常也自己收些猪回来杀,然后把猪肉卖给镇上那些大的猪肉贩子,他们拿去零卖,最后那一道,才是市场价!

    他自己是很少零卖猪肉的。

    问题是这小姑娘也猪下水也全部都要,还八文钱一斤?

    这东西平常大多都是免费赠送给人的,因为根本就没什么人吃。

    拾掇干净!

    可以啊!他就是干这行的,而且冬天也没什么事儿,拾掇干净就能多赚五文钱一斤,还有多少要多少,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好一会儿,季屠户才傻愣愣的道:“闺……闺女,以后,一直都是这样?”

    那他岂不是发财了?

    谢嘉音笑道:“这个……至少年前的这段时间,是这样的,年后,就不确定了!”

    即便是这样,季屠户也非常激动了!

    搓着手道:“好好好!你放心!我一定给你送过去,都给你拾掇干净!”

    谢嘉音道了谢,便跟季贤离开,去往下一家。

    季屠户激动的在院子里直转圈圈,太好了太好了!虽然只有年前的这段时间,但……也能让他大赚一笔了哈哈哈哈!

    季贤带着谢嘉音跟谢嘉明,跑了周围好几个村子,但却并没有每个村子的屠户都找一遍。

    这里的屠户,杀的猪基本上都是本村村民养的,所以她根本就不需要每个人都找,她找的那些屠户,为了赚钱,等他们把本村的猪全都杀了之后,自然就会去别的村找。

    她找的屠户间隔太近,说不定还会打起来,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谢嘉音只去找了一些季贤认识的人,名声相对较好的屠户。

    这附近,只找了三家,但路过的每一个村子,谢嘉音都把这里的鸡蛋鸭蛋一扫而光,还有村民们养的鸡鸭她也全部要了。

    冬天粮食短缺,老百姓连自己都吃不饱了,自然没有那么多粮食给鸡鸭吃,所以年底的时候,卖家禽的很多。

    对于那些想把鸡鸭全部出手的,她买了,有些愿意一直养着而卖鸡蛋鸭蛋的,谢嘉音便预定好他们的鸡蛋鸭蛋,让他们定时送到谢家去。

    这一路上,季贤都出名了!

    赶着马车,季贤笑的特别得意,“啧啧啧!瞧瞧瞧瞧!两个小家伙,我可是沾了你们的光了,以后,我在这十里八村的,肯定非常有面子!”

    谢嘉音笑盈盈道:“瞧大姑父说的,您本来就非常有面子啊!大表哥读书那么好,您还做着生意,季爷爷还开着私塾,教书育人,那叫一个德高望重,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给您几分面子啊!”

    “哈哈哈哈!”季贤哈哈大笑,小丫头嘴真甜!

    绕了一大圈,来到了玉带河的另一边,这里,靠近青山镇,只是跟玉泉村不是一个方向而已。

    季贤认识的人,可真多!

    马车到了一个小院子门前停下,季贤刚准备去叫人,院子里便出来一个老者,季贤一愣,随即就笑道:“赵老伯,正准备找你呢!”

    谢嘉音看到这老人家,笑了,这不是她那一次在青山镇扫货的时候,雇佣了一辆牛车的那个赶车的大爷吗?

    对于她多给钱大爷却不收的事情,谢嘉音现在还记忆犹新。

    赵老汉显然也认出了谢嘉音,两方笑着打过招呼,季贤便把来意给说了。

    找老伯的儿子也会杀猪,他三个儿子,下面还有孙子孙女,帮忙搭把手的话,速度会很快。“好好好好!”听了季贤的话,赵老汉连连点头,“你放心,我一定让儿子拾掇干净了给你们送去,玉泉村玉带河那边的谢家嘛!我找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