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吃霸王餐?想都别想!
    谢嘉音把所有的菜全部上桌,有红烧小猪蹄,还有红烧狮子头,最后还上了一份叫花鸡!

    这样新鲜又美味的菜肴让众人吃的啧啧称其!

    墨修辰跟谢嘉沣归位之后,两人都跟没事人一样招呼客人,所以村长刘掌柜傅掌柜还有黄靖曹平安等人都跟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桌上的气氛渐渐热闹起来,小九见周围危险气氛解除,渐渐的就忘了刚才的一切,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桌上的美食吸引。

    “天呐!表哥,这太好吃了!好多我都没见过,嗷嗷嗷我不想走了,小嫂子可以天天做给我吃吗?”

    谢瑞刚想笑着说欢迎他来谢家做客以后天天都会好好招待,那边墨修辰已经一记冷眼瞪了过去,“让我的未婚妻天天给你做饭?不想活了?”

    谢瑞一噎!

    话全部卡在了喉咙!

    小九嘴巴里还塞了一个小羊排,闻言顿时泄气了,表哥的未婚妻,妈呀他哪儿敢?

    表哥会揍死他的!

    墨修辰道:“这些菜以后都会在青云楼推出,你要是喜欢,就去青云楼吃,正好多照顾照顾生意!”

    小九眼睛一亮,“那……我去吃用给钱不?”

    墨修辰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表情!

    小九:“……”呜呜呜青云楼的菜都好贵!

    小九嘴巴塞的鼓鼓的,表哥那里占不到便宜,便眸光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家二哥!

    他们这次来,就是借着表哥的关系,来谈合作的,毕竟,二哥手里也是有酒楼生意的。

    最近青云楼的生意,那真是火爆到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双眼充血,他们有跟表哥的这层关系,自然是比旁人多了机会。

    所以,将来青云楼能吃到的菜色,二哥的酒楼同样也会有。

    二表哥笑眯眯的狐狸眼看了过来,咧嘴一笑,“小九啊!你去表哥的酒楼都是付钱的,那么去你二哥的酒楼,自然也是要付钱的,你不能厚此薄彼哦!”

    他可是个爱钱的,想去他那里吃霸王餐,想都别想!

    “呜呜呜……”小九这回是真的想哭了,一双大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不行,我得多吃点,以后都吃不到免费的了,不多吃点儿亏大了!”

    说着,拼命往嘴巴里塞!

    二表哥扶额,这个熊孩子!

    一顿饭菜,众人吃的热闹非凡,那些工人们更是吃的热火朝天,谢家这一顿酒席办的,可谓是相当有面子!

    然而,谢壮等人,表面上笑盈盈的,内心,却憋了一肚子气!

    本以为,风光都是自己的,本以为,他们能更好的结交云深,没想到,最后竟然丢了这么大的脸!

    谢壮带着一众人回来,脸色非常难看!

    周氏面色铁青,她从未丢过这样的脸。

    从前只是吴氏自己在哪儿瞎嚷嚷,从来没别人跟着瞧不起她,可是这一次,她深刻的感觉到了耻辱!

    然而,她觉得耻辱的,并不是怪墨修辰那些人羞辱她了,而是因为,她没有名正言顺的正妻身份!

    她想要那个身份!

    名正言顺的正妻!

    这样,将来就再也不会有人看不起她了!

    谢心儿眼睛红红的,还在擦着泪水!

    谢玉颜跟谢玉芳则是吃的相当满足,两人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周氏看着谢心儿哭了,很是心疼!

    墨修辰身份那般尊贵,他带来的两个公子看着同样也很尊贵。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身份低下的时候,别人就会把错怪到你的头上,而当你身份高贵的时候,即便你做了跟之前同样的事情,他们也会把错自动怪到别人身上。

    比如,现在的周氏!

    她一点儿也不怪墨修辰,只恨自己身份不够名正言顺!

    她很想得到墨修辰的承认,很想让墨修辰对女儿刮目相看,很想……让女儿嫁给墨修辰那样的男人!

    周氏的老眼里泛出阴狠,吴氏,她一定要打败她!

    啪!

    一声清脆的瓷器破裂的声音,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谢壮气的狠狠地摔了桌子上的杯子,脸色青紫!

    谢瑞眼里划过一抹幽光,温和的语气开口道:“爹爹,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今天……我也没想到,大哥会一声不吭!”

    谢壮眸光一顿!

    谢冬!

    谢瑞继续道:“这些年来,因为大哥的病,爹爹你对他的关注自然就少了些,家里家外一大家子事儿,全靠爹一个人忙活,这些年没太顾得上他,大哥心里有怨言,也能理解!”

    “今天这件事,其实当时只要沣儿或者大哥开口解围一下,爹就不用丢这么大的脸面。沣儿没有开口,我没有怪他!”

    “他毕竟年纪小,小小年纪读书就这么好,自尊心强是自然,这心性自然就高傲了不少,年纪小不懂事,有时候看不到爹对他的疼爱,若是身边的人再不好好引导,沣儿对咱们有偏见,那很正常!”

    谢老爷子点点头,眸光软了下来,他刚才把怒气全部发在谢嘉沣身上了,现在听了小儿子的话,觉得也有道理。

    毕竟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成就还那么高,受不了别人的轻视心里有点儿怨气也很正常。

    再加上他身边那些人,肯定每天都在他面前说他这个爷爷的坏话!

    哼!

    见谢壮神情的变化,谢瑞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冰冷,爹爹,终究还是在乎谢嘉沣吗?

    “沣儿年纪小,我们不用太放在心上,小孩子将来好好教导一下也就是了,只是大哥……”

    谢瑞低下头,神情有些落寞有些难过,“我没想到,大哥竟然也一言不发任由爹爹被人嘲笑。”

    “他这些年来病重不断,一直要靠汤药养着,爹爹这些年为了给他治病,到处奔波赚钱,还要供沣儿跟明儿读书,这些年爹的付出,大哥似乎都没看到。”

    谢壮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谢瑞看在眼里,连忙又道:“不过,大哥这些年一直病着,谢家的事情他都没参与,没有体会也很正常,一个人病的时间久了,脾气坏点儿也能理解,大哥现在的模样,显然是对咱们有误会!”

    “要不……爹,您去跟大哥说说软话,关心他一下,他肯定会被您感动的,以后,就不会跟咱们这么生分了,长此下去,我怕影响爹跟大哥的父子感情!”谢壮听了这些话,心情非但没好反而更加生气了,想起谢冬,老眼里满是厌恶,“那个畜生,养了他这么多年白养了,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