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吃醋!
    谢嘉音跟谢嘉明在这里到处找土匪,时间往后倒退一些,话说习凛带着一批的物资去京城,一路上经过凉州府的时候,把物资放下一批留在凉州府城的青云楼,然后,便接着赶往京城。

    带了一批重货,他的速度慢了不少,终于在好几天后,赶到京城。

    到了镇北王府,第一件事就是去跟墨修辰汇报。

    到了书房,习凛将谢嘉音给的东西全部放倒墨修辰的书桌上,“主子,这是谢小姐给你的信,还有关于那些药的药效跟药量!”

    谢嘉音的信,墨修辰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打开。

    信上的第一句就是,放心,我每天都会想你的,你长得那么好看,不想都不行啊!

    墨修辰心里瞬间就跟抹了蜜似得,不由自主的便笑了!

    习凛站在一旁眼神微微有些诡异的看向自己主子,真的,他发现,自从认识谢小姐之后,他家主子就有点儿不正常了!

    从前的他,几乎从来就没笑过,不是冷笑,就是嗜血的笑,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他见过主子真心笑出来的样子,屈指可数。

    可是自从认识谢小姐之后,主子突然就变了!

    整个人都变了!

    喜欢一个女孩子,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从未想过要娶媳妇儿的习凛,忽然间有些羡慕起来。

    墨修辰一直在看信,谢嘉音说了很多,关于自己,关于作坊,关于空间里的一切进展,只不过这些写的比较隐晦,除了他,别人根本就看不懂。

    最后,说如果年前他回不去,过年的时候,她会让人给他送年礼!

    音儿要给他送礼物了!

    墨修辰简直乐疯了!

    从前每年都要打仗的他,第一次这么期待过年!

    桌子上还有一个水囊,墨修辰打开闻了闻,便知道是灵泉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音儿这是关心他的身体呢!

    谢嘉音给墨修辰的,自然是浓度很高的灵泉水,毕竟他身上有千年寒毒在,所以这水囊的塞子一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气息传来。

    为了确保安全,谢嘉音甚至还加了很多药材进去,熬制了一番,才给习凛带来。

    习凛闻着那沁人心脾的香气,不禁好奇的伸着脑袋,“主子,这是谢小姐熬制的药水吗?她也给了我一些,闻着香气,跟您这个有点儿像呢!只是我那个不浓!”

    也不知道是最近墨修辰终于有点儿人性让人觉得他好相处了不少,还是习凛实在太好奇谢嘉音给他的那东西,毕竟这一路上,他每天都喝,这效果,他已经尝到了,自然,也就更好奇!

    所以,一向话不多,甚至如果是之前的墨修辰跟习凛,习凛是绝不会问出这样的话的。

    可是今天,他问了!

    墨修辰动作一顿,看向了习凛腰间的水囊,“你是说,你那个水囊,也是音儿给你的?”

    习凛一愣,点点头!

    墨修辰的脸色瞬间冷了几分,“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习凛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但墨修辰的问话,他本能的便回答,“谢小姐说,这是好东西,让我省着点儿喝,每天不能喝多,调养身体,疏通经脉,帮助练武的。”

    习凛没说一句,墨修辰的脸色就更加冰冷几分,习凛越发的疑惑了,见自家主子盯着自己腰间的水囊,那目光……他怎么感觉似乎有些仇视?

    呃……

    “主……主子!”

    周围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了,习凛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给我!”墨修辰伸手。

    习凛赶紧把水囊递给墨修辰。

    墨修辰打开,闻了闻,见里面灵泉水的浓度要远远低于自己的,并且没有专门加药材熬制,就是普通的稀释的灵泉水,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下去吧!”扔给习凛,墨修辰下命令道。

    习凛一把接住,如蒙大赦般的逃出了书房。

    妈呀主子那眼神太吓人了!

    剩下的信封,是关于祛斑霜跟舒痕膏的药效和用量的,墨修辰没有细看,便让人把管家给叫了过来,将剩下的信封交给他。

    “去把这些交给药局的李如风,那些药给他,剩下的交给青云楼,记住,亲自交到他们手上。”

    这个王府,除了老王妃,墨修辰就是最大的主子,见墨修辰这般郑重的吩咐他,管家连忙躬身道:“是!”

    习凛是暗卫,任务只是随身保护他的安全,在京城这个地方,一般外出做事,墨修辰都不会派习凛跟流川去。

    京城几乎没人认识这两人,所以他才敢带着他们出现在谢嘉音面前,以后,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这些事情,还是派管家去方便。

    话说习凛跑出去之后,依旧习惯的待在不远的暗处,他是暗卫,习惯性的不离墨修辰太远。

    在暗处,他遇到了流川。

    因为是在镇北王府中,两人的心情要放松很多,镇北王府的防御,可不是一般人能破的,尤其,现在还是大白天,所以,安全的很!

    见习凛这个样子,流川笑了,小声道:“怎么了?看你吓的脸色都发白了,还真是稀奇啊!我以为你跟主子那个冰山脸一样呢!从来就没有其它表情!”

    “主子最近变了好多!”习凛嘟囔!

    流川咧嘴一笑,“变了好啊!终于知道喜欢姑娘了啊!太不容易了!我都快愁死了,你说这主子不成亲,咱们总不好跑在主子前头,他不着急,我着急啊!我想娶媳妇儿!”

    习凛愕然的看着流川,“你……你想娶媳妇儿?我怎么不知道?”

    流川:“……我想娶媳妇儿为什么一定要让你知道?”

    习凛:“……”

    忽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不过想起刚才主子收到谢嘉音信时的期待与欣喜,习凛忽然又有些向往。

    “哎……你刚才怎么了?好像吓得不轻啊!”流川打断了习凛的思绪。

    习凛便把刚才的情况全部说了一遍,完了还疑惑道:“你说,主子为什么突然变脸啊?我哪里做的不对吗?”流川一愣,想了好久,这才噗嗤一声笑了,他们躲在隐蔽处,周围没人,但他依旧笑的很压抑,可肩膀却不停的抖动,“完了完了!你完蛋了!主子吃醋了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