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夺妻之恨
    谢珊的尖叫声差点儿刺破周围人的耳膜!

    谢家众人全部吓了一跳,连忙就要制止,可是习凛又岂是他们能够制止的了的。

    长年隐于暗处的暗卫,此刻气场一开,身上那股冰冷至极的杀气便释放开来,一个眼神,便吓得谢家众人全部脸色煞白!

    墨修辰笑着看向躺在地上疼的直冒冷汗却被吓得嘴唇哆嗦一句话也不敢说的李杰,“啧啧啧!这么废物,还敢肖想我的未婚妻。”

    墨修辰转过头,看向谢壮,“老爷子,看着谢嘉沣的面子上,这件事到此为止,那么我便算了,如果你还是不识抬举,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谢壮虽然气势已经完全弱了下去,但是,他依旧不想承认这门婚事。

    “云公子,我孙女是真的已经跟李杰订了亲,她的名声毁不毁,都跟您没关系,我们很感激你救了她,三丫头年纪太小了,会耽误你的,你……啊……”

    谢壮话还没说话,墨修辰的剑便已经抬了起来,那冰冷的长剑直直的对着自己,谢壮咽了口唾沫,不敢说话了。

    “音儿跟别人订了亲?呵!那之前我跟音儿订亲办酒席的时候,怎么没人告诉我?音儿的父母大哥都不知道,她订的哪门子亲?”

    “谢老爷子,你们谢家这是故意耍我吗?小小一个谢家,我想毁了,轻而易举!”

    “你……”谢壮大骇!

    “习凛!”

    “在!”

    墨修辰冰冷的脸上泛起戾气,“去给我查,把谢瑞,谢礼还有那个谢智轩所在的书院,拜的夫子,全部给我查清楚!”

    “是!”

    这下谢壮彻底慌了,“你……你想干什么?”

    “呵!”墨修辰一笑,“干什么?自然是为自己出口气了!我要你们谢家子孙,在整个朝阳县没有一家书院,没有任何夫子敢要你们!”

    “你敢!”

    这下,不仅谢壮急了,连谢瑞都有些气急败坏了!

    其实像现在的谢瑞谢礼还有谢智轩,都不是每天都要去自己的书院读书的,有些学子是可以选择在家自己读书的。

    但自己选择,跟被人逼着完全不一样!

    一旦墨修辰真的做到了,那么谢家子孙,在读书人的圈子里,就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墨修辰笑了,一张冰冷至极的脸上此刻狂妄无比,“谢老爷子,你要不要试试,我能不能做到?”

    “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本公子看上谢嘉音了,我管她是谁的孙女,小爷是娶定了,谁敢拦着,我要他狗命,滚!”

    周围的人都被墨修辰身上那骇人的煞气给吓得双腿发软,再也没有人敢说出半个不字了!

    一旁的谢心儿吓得脸色发白,大脑嗡嗡直响,她本以为,爹爹回来了,谢嘉音跟云深的亲事今天就要取消了,然而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直到现在,她都没想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谢嘉音跟谢嘉沣对视一眼,见闹的差不多了,便上前一步。

    “云深!”

    “云深!”

    谢嘉音:“爷爷只是有些偏心,如今四姑无家可归,还被人逼债,爷爷只是心疼女儿,才会用我们做挡箭牌的,他也是有苦衷的!”

    谢嘉沣:“音儿跟别人没有婚约,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家里的女儿,音儿排行第三,玉莹跟玉颜都还没说亲事,小姑都十六了同样也没说亲,家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先给音儿订亲的,跟你那是意外。”

    “你放心,爹娘还有我说话算话,你的信物我们都收了,这门亲事不会改变,至于爷爷……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只是可怜四姑而已……”

    墨修辰跟两人相当的默契,听这两人这么说,立马道:“行了!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他看着谢嘉沣,一副多年好友的语气,“我说,你就是太善良,心地太正,你爷爷这么对你,他的目的谁看不出来?大家又不是傻子,就这样了你还维护他,也就你谢嘉沣能有这度量了。”

    谢嘉音心里已经笑疯,但面上却半分不显。

    墨修辰转过头看向她,一副未来丈夫调教媳妇儿的口气,“还有你,音儿,你可是云家未来的少夫人,做当家主母,可不能一味的乖乖听话。”

    “长辈也是人,也有可能犯错,你明知道长辈错了,那就要阻止,不然,只会害了整个家族的人,明白?”

    谢嘉音非常配合的垂着脑袋,“我知道了!”

    谢嘉明看了看自家大哥,又瞧了瞧自家妹妹,再挑着眉看了墨修辰一眼,立马加入了这群戏精上身的人。

    “云大哥,妹妹还小,以后我跟大哥会好好教她的,至于爷爷……”谢嘉明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那毕竟是我们爷爷,我们气急了或许会跟他耍耍脾气,但是……我们终究姓谢!”

    墨修辰嘴角一抽,这几个家伙一个比一个腹黑,谢嘉沣刚才都快把谢壮气疯了,自己跳出来求情装好人也就算了,这谢嘉明又把谢嘉沣的行为说成是孩子闹脾气。

    这下,谢壮连说谢嘉沣不孝,都没有理由了!

    墨修辰一副拿你们的善良没办法的模样,摆摆手道:“行行行!你们谢家的事情,我懒得管,不过有一点,谁要是来抢我的未婚妻,那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谢嘉沣笑了,“这是自然,夺妻之恨,杀了对方,也不为过!”

    说着,还看了李杰跟谢珊一眼,李杰跟谢珊被吓得一抖!

    对于男人而言,夺妻之恨确实差不多赶得上杀父之仇了,墨修辰家世出众,这样的人,谁敢惹他,只能自认倒霉。

    这一点,大家心里全都清楚。

    一开始,谢壮跟周氏一脉还仗着自己是长辈,是一家之主,所以能左右谢嘉音,可是却没想到,墨修辰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他竟然会那么维护谢嘉音。

    一般人被这样无视,不是应该生气才对吗?谢嘉沣缓缓走到谢壮面前,温和又无奈道:“爷爷,音儿的婚事,既然已经答应了,便不能反悔,既然你这么心疼四姑,那就……留她在谢家多住一段时间好了,欠赵家那几百两银子,对谢家来说……也不

    算什么!”谢嘉音差点儿笑喷,这个黑心的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