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这亲事 不算数
    周氏拍拍谢心儿的手,安抚道:“心儿啊!你放心,没有你爹的同意,他们即便是办了订亲的酒席,也不算数!”

    “可是……”“傻孩子,难道你忘了,这个家是谁做主吗?那谢嘉音上头还有哥哥姐姐没成亲,没订亲,她怎么可能就先订亲呢!你爹回来,肯定是要反对的,到时候,丢脸的是他们,难不成,他们还敢反抗你爹不成?

    ”

    谢家一直都是老爷子谢壮当家做主,老爷子的决定,以前长房一脉根本就不敢反抗,毕竟,那一家子的老弱病残,可都靠谢家养着呢!

    谢心儿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她一点儿也不想看到墨修辰跟谢嘉音办订亲酒席,哪怕这门亲事没有爹爹谢壮的允许就不算数,她也不想看到。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喜欢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占有了一般,她觉得恶心!

    谢心儿道:“娘,长房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他们当然不敢反抗爹爹,可是,云公子家大业大,我担心,谢嘉沣会抓着人家不放,一旦让他成功了,咱们想收拾长房一脉,可就更难了!”

    听到这里,周氏的老眼阴了阴,这段时间,长房对她的羞辱,她全部记在心里,那帮小崽子们都长大了,再不处理掉,就来不及了!

    周氏的老眼里泛出阴毒的神色,“心儿啊!你还是太小,考虑问题不够长远,谢嘉沣即便再能耐,云家最多也不过就是在他读书方面支持他一点儿,但是,人家能帮他养着整个长房吗?”

    谢心儿一愣!

    见谢玉颜跟谢玉芳一直待在这里没走,周氏把这两人赶了出去,谢玉颜虽然气愤,但终究不敢反抗周氏,只能跟谢玉芳一起离开。

    周氏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笑了!

    “傻丫头!最近一段时间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长房一脉已经越来越不好控制了吗?他们不过就是仗着谢嘉沣读书好,而你爹绝不可能放弃谢嘉沣而已。”

    “咱们如今,最重要的,不是阻止谢嘉音跟云深订亲,而是彻底让你爹对长房失望,从而放弃长房!即便云家对愿意扶持谢嘉沣,他们也不会养着整个长房的,长房其他人,还是要靠谢家养着。”“那个丫头如果真的跟云深订亲了,你爹回来肯定大怒,到时候你爹不同意,这订亲就不算数,或者,你爹会直接跟云深退亲,云深那样的贵公子,若是被退亲了,肯定恼羞成怒,到时候,他还会把谢嘉音

    放在眼里吗?他还会继续跟谢嘉沣做朋友吗?”

    “估计,该成仇了吧?”

    谢心儿听着,眼睛瞬间就亮了!

    周氏笑道:“明白了吧?你再想想,那个时候,谢嘉音订亲没订成,那么她的名声依旧是毁了,将来还能嫁出去吗?你爹肯定还是要责罚她,说不定,会直接把她赶出去呢!”

    “谢嘉沣没有攀上云深,还得罪了云深,惹了你爹爹生气,将来长房的日子,肯定更加难过,说不定,咱们还能想办法,把他们全部赶出去呢!”

    周氏越说越得意,谢心儿越听眼睛越亮!

    是啊!这个家的当家做主的终究是爹爹,只要爹爹回来,那么这亲事就不算数,如今他们搞的这个酒席,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娘!还是你有办法,那……女儿就等爹爹回来好了!音儿也确实不像话,爹爹还没回来,她怎么能订亲呢?这不是完全不将爹爹放在眼里嘛!爹爹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回来知道了,肯定会寒心的!”

    见自己女儿已经明白,周氏笑着拍了拍谢心儿的手。

    “娘!他们明天的订亲酒席,咱们全部都不要去,我们不承认,看他们怎么办?”

    “好!咱们当然不去!”

    谢家安静下来,村里不少人都在等着看长房的笑话。

    傍晚的时候,谢嘉明满脸怒气的回来了。

    “怎么了?”吴氏问道,“是不是你二姑那边出什么事儿了?”

    吴氏的语气里很是紧张,那个二女儿,过的实在不好,谢嘉明就是去通知二姑家明天来吃酒席的。

    吴氏两个女儿,大姑家是谢嘉沣去通知的,二姑家就是谢嘉明去通知的。谢嘉明闻言,气道:“奶奶,二姑过的一点儿也不好,那家人也太过分了,我看二姑在那边简直就跟个奴才似得,小表妹也被养的面黄肌瘦的,十岁的孩子了,可看起来跟六七岁差不多,简直……气死我了

    !”

    吴氏听了这话,瞬间沉默了!

    她什么也没说,进了自己的屋里。

    谢嘉音看着吴氏的背影,皱了皱眉,奶奶是个儿女心很重的人,她这一生,没有得到多少来自于丈夫的关心,她几乎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自己的儿孙后代。

    二姑过的这么不好,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如今,是心疼了吧!

    她两个亲姑姑,大姑性格比较泼辣,也很会持家,嫁人后虽然日子过的也辛苦过,但家庭一直都是比较和睦的。

    但是这个二姑,谢嘉音对她几乎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她嫁人以后,就没回过几次娘家。

    不是不想回,而是婆家不让她回。

    二姑没有儿子,曾经还流过产,后来好不容易才生下了一个女儿,这里是古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二姑在婆家的日子,可以说过的非常的艰辛。

    看着吴氏的背影,谢嘉音有些难过,在吴氏即将要进门的时候,开口道:“奶奶,咱们现在有钱了,可以帮帮二姑了!”

    吴氏脚步一顿,是啊!她现在有钱了,女儿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该通知的亲朋好友都已经通知,谢家便静静等着明天的到来。

    玉泉村里,很多人家都像是说好了一样,都没有准备去参加这次的订亲酒席,都在等着看长房的笑话,尤其是周氏一脉的人。

    第二天一早,很多人便开始在长房附近转悠,见他们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纷纷露出不屑的表情。

    想着,他们就不去,到时候一个订亲酒席冷冷清清,看吴氏跟杨氏还不来求着他们去,哼!朱红霞站在人群中,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看吧!到现在都冷冷清清的,谁家办酒席不是提前两三天就开始准备了啊!瞧她们那一副穷酸样,今天他们要是能把这酒席给办起来,我就不姓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