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五百年的老山参
    一旁的黄靖微微有些受宠若惊的看了谢嘉音一眼,其实他想说的是,谢嘉沣就算教训的再厉害一点儿,他也不敢求情啊!

    得罪了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下场绝对会很惨滴!

    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谢嘉音把谢嘉沣拉过来,“大哥你来看看,这是梅大师的画作吧?你喜不喜欢?”曹平安黄靖两人也围了过来,众人一瞧,瞬间惊喜,谢嘉沣喜道:“这确实是梅大师的画作,这上面有字,说了是北境地区的山水,梅大师的山水画大部分都是有真实场景的,看他的画,有时候就跟看地图

    一样准确。”

    “这幅画这么大,算是梅大师的山水画中比较少有的了!”谢嘉沣的声音带着激动,可见,他确实是很喜欢的。

    一旁的曹平安摇着扇子,笑道:“难得啊!咱们今天运气这么好,遇到了梅大师的画作!”

    大掌柜显然是认识这几位的,还真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是谢嘉沣的妹妹!

    “几位公子好眼光,呵呵!这是店里刚到的画作,我们也是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有幸弄来这一副呢!”

    谢嘉音笑盈盈道:“掌柜的,这幅画我要了!”

    谢嘉音话音刚落,周围便静悄悄的。

    曹平安跟黄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意外。

    他们跟谢嘉沣认识很久了,知道他家里贫寒,梅大师的画作,少说得一千多两银子,这些银子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都不是笔小数目,更何况是谢嘉沣?

    谢嘉沣皱眉看向谢嘉音:“音儿……”

    谢嘉明拉了拉谢嘉音的袖子,“妹妹,梅大师的画作很贵的,少说得一千多两银子,我们可买不起!”

    他们家穷这很多人都知道,所以谢嘉明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一旁的黄薇薇听了不屑的勾起嘴角,她这样的富家千金也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谢嘉音这样的一个乡下野丫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银子?

    想讨好哥哥想疯了吧?自不量力!

    谢嘉音道:“我知道,这幅画刚才掌柜的已经说了,要一千五百两……”

    说着,谢嘉音看向那大掌柜,认真道:“掌柜的,我的确没有那么多现银,不过我这里有一样宝贝,跟你换行不行?我这绝对是好东西哦!”

    谢嘉音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是一愣,掌柜的也愣住了,心里微微有些尴尬,他们这是笔墨铺子,一般只收现银的……

    不过看在谢嘉沣的面子上,再加上这小姑娘刚才一番作为,也不像是个胡闹的人,便耐着性子,笑道:“哦?姑娘有什么宝贝?可否先拿出来瞧瞧?若是我们需要的好东西,我也好跟东家交待!”

    这掌柜的人还不错,谢嘉音想。

    谢嘉音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布包里,这小布包是她这两天刚做的,古风的款式,绣着漂亮的花纹,斜跨在肩膀上,跟她这一身的古装,并不突兀。

    她有红莲空间在,东西一般都是装在红莲空间里,但是她总不能突然就拿出什么东西吧?所以,便弄个小布包,掩人耳目!

    谢嘉音假装从这小布袋里,拿出一根人参,人参用一块花布包着。

    谢嘉音打开花布,对大掌柜道:“掌柜的,这是我在山上发现的一根野山参,大概有五百年的年份了,很难得的哦!跟你换行不?”

    这人参是她空间里的,人参是一味很珍贵的药材,她是医者,自然是会收集的,只不过从前她经常炼药,空间里的不少人参都被炼成药了,目前存量并不算多。

    只不过如今这个情形,也只有拿人参最简单方便了,人参这东西珍贵,但也很常见,只要说是她在山上挖到的,便没人会怀疑。

    这人参一拿出来,大掌柜眼都瞪直了,激动的吞了吞口水,“这……这是野山参?”

    老天!这绝对有五百年的年份了!

    黄靖跟曹平安也是惊得不轻,周围人都惊呆了!五百年的人参啊!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这小姑娘运气也太好了点儿!

    黄薇薇脸色再次僵住,感觉今天连老天爷都不帮着自己。

    谢嘉沣谢嘉明也愣住了,还真没想到,自家妹妹竟然有这样的宝贝!

    大掌柜激动的伸手就要来接,却被谢嘉沣一把拦住了,“掌柜的,这画我们不买了!”

    呃……

    掌柜的呆了!

    这……怎么突然又不买了?这若是真的五百年的野山参,他非常乐意换啊!谢嘉沣把人参拿过来包好,在谢嘉音不解的目光中,回道:“这人参留着给爹爹用,五百年的人参非常难得,有钱也未必能随时买到,这留着对我们来说比买幅画强,爹爹长年卧病在床,他需要这根人参!

    ”

    谢嘉明一顿,立马惊醒:“对对对!这人参我们不能卖,留给爹爹用,说不定爹爹的病能好呢!”

    “哎……这……这……”大掌柜急了!

    曹平安看着那人参也眼热的很,他也是从小身体就弱,再说了,家里还有年迈的长辈,五百年的老山参啊!他也想要!

    谢嘉音明白过来,笑了,大哥二哥都很孝顺,家里爹爹虽然常年身体不好,但在他们几个孩子心中,依旧是最好的父亲。

    这样的家庭,让前世从未感受过家庭温暖的她,觉得很舒服,很想要……保护!

    “大哥二哥,不管是什么病,都要对症下药才行,人参虽然珍贵,但它只是在关键时刻保命,是一种补品之类的,并不是所有的病症都能用人参治好的!”

    “那也不行!”谢嘉沣很坚决。

    家里很穷,为了能让他跟弟弟读书,家里奶奶娘亲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用这么一个宝贝换一幅画,他还没那么自私!

    即便不用这人参治病,卖出去,也能让家里生活好点儿,决不能就这么浪费了!谢嘉音有些无奈,爹爹的病有她在根本不是问题,梅大师的画作很难得,大哥这么喜欢,当然要弄到手了,又不是没那个条件,只是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